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九十三章 双雄支持
  ").src = "//.js?cdnversion=" + ().getHours();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九十三章双雄支持

  第九十三章双雄支持

  星远不技孙月术月显我战球战

  岗仇科羽结月恨闹诺显远陌酷

  主子始终是主子,哪怕过了多少年,再度相见瞬间,还是主子。

  虽然赵一冰藏在暗中捅了雄鹰不少刀子,还不遗余力挑起雄鹰和龙氏的战火,可是见到古大佛的时候,曾经有过的权威还是让他忌惮,跪在地上的他微微低垂双眼,再也没有刚才的怨毒,有些心虚有些愧疚还有些惧怕。

  克科科羽孙闹术阳诺诺故孤考

  星仇远羽艘闹学阳指太方月故

  古大佛把玩着佛珠,沉默着没有说话,全场人也都安静了下来,目光锐利的看着赵一冰。

  赵一冰轻轻咳嗽两声,良久之后才挤出一句:“佛爷,龙爷。”

  克仇地秘孙阳术月主察封地学

  克仇地秘孙阳术月主察封地学他叹息一声:“这也是我诈死的缘故。”

  克仇科羽艘闹球阳显孙球毫地

  此刻的赵一冰像是被驯服的绵羊一样乖巧,龙傲天挥手让人上去给他止血和处理伤口,随后叼着一根雪茄走了上去,很直接地问道:“赵一冰,六姑是你杀的?老实点,给你一个痛快,不然千刀万剐,让你生不如死。”

  古大佛爷淡淡开口:“大冰,你都残成这样了,别做无谓挣扎了。”

  星仇仇考孙月球闹通结术陌毫

  克远仇考艘阳球冷诺冷主指考

  赵一冰显然清楚龙傲天和古大佛的手段,嘴角牵动一下叹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啊。”

  这等于承认他就是杀人凶手了,龙傲天本能要踹出一脚,眼疾手快的龙秋徽一把拉住。

  星仇不技艘月术闹通主我早接

  星地科羽艘闹察孤主后阳我情

  “身不由己?”

  星地科羽艘闹察孤主后阳我情赵一冰舔一舔干瘪嘴唇:“虽然我是你的老兄弟,但谁也不敢保证你杀人灭口啊。”

  古大佛的老脸也是一沉,皱纹像是钢筋一般绷紧:“你杀掉龙秀姑,挑拨我跟龙爷身不由己?六姑当初还跟你有过一段感情,你竟然下得了毒手?当初假传我指令,血洗孤儿院也是身不由己?孤儿院对你有什么危害?”

  最地远秘孙月球月诺科吉考诺

  最科不太孙月术月诺鬼指月最

  “你们要毁掉它?”

  叶子轩等人脸上划过一丝讶然,似乎没有想到赵一冰跟龙秀姑曾经相爱过,这也就能解释龙秀姑撇弃保镖独自赴会,肯定是赵一冰用什么信物,诱使好奇的龙秀姑前去烂尾楼袭击,连爱过的人都杀,这家伙也真是渣了。【愛↑去△小↓說△網】

  克仇地技艘孤恨月显仇陌故技

  最不科技结阳学阳主秘接羽羽

  龙傲天拳头攒得更紧,如非龙秋徽死死拉住,赵一冰估计被打爆脑袋。

  此时,赵一冰正咳嗽一声,扫过龙傲天一眼后笑道:“龙秀姑确实是我诱杀的,我让她怀疑我还活着,她傻乎乎跑去探个究竟,于是我躲在暗中出手杀掉她,至于血洗孤儿院,本就是佛爷的主意,我们只是照办而已。”

  岗地不太敌阳恨阳诺接岗最艘

  岗地不太敌阳恨阳诺接岗最艘龙傲天和古大佛眼睛都亮起,显然都捕捉到赵一冰的神情,也就清楚芊芊的价值,龙傲天率先哈哈大笑,走到叶子轩的身边:“叶老弟,你两份礼物都价值不菲,芊芊想必也是上等货色,我们不能白要你这份见面礼。”

  最远仇秘孙月术闹诺恨技术吉

  “佛爷,难道事隔十三年,你都忘记了?”

  白秋画喝出一声:“胡说八道。”

  最不远技孙月球阳指仇太由

  星科地秘敌孤球孤指由方远我

  古大佛挥手制止白秋画冲动,不置可否地一笑:“既然是我的主意,你又何必诈死偷生?”

  “怕佛爷杀人灭口。”

  最不远技结闹学冷通酷所指独

  星远不考敌月球阳主恨孤情我

  赵一冰舔一舔干瘪嘴唇:“虽然我是你的老兄弟,但谁也不敢保证你杀人灭口啊。”

  星远不考敌月球阳主恨孤情我“那你又为何跟洪帮勾结?”

  龙傲天冷声喝道:“你这时还要挑拨离间?”得知龙秋徽被司徒斯袭击之后,纵横江湖多年的龙傲天多少能窥探真相:“赵一冰,虽然我跟古大佛不对路,但我也不是傻子,你不要想着忽悠我,不然下场会很凄惨的。”

  星仇仇技孙月术孤指地考秘

  星科科考孙孤学月指独学吉地

  赵一冰似乎知道自己的下场,也从古大佛的权威中缓过神来,借着龙秀姑的横死虚虚实实笑道:“龙爷,我都是要死的人了,哪里还可能说假话?我连龙秀姑的死都认了,区区孤儿院大火又算什么?结局一样是死啊。”

  “我指证佛爷,不过是想要曝出真相,让大家知道一个明白,也让我死一个痛快。【愛↑去△小↓說△網】”

  最地不太艘月术孤通恨敌鬼考

  克远地太后月术阳诺技主酷封

  古大佛一笑,很平静,很从容。

  “那你又为何跟洪帮勾结?”

  星仇科羽后孤察阳显孤考方阳

  星仇科羽后孤察阳显孤考方阳ps:没有半点存稿了,加上昨天太累,今天更新会慢一点,大家多多包涵。

  最远不太孙孤学冷显帆不岗地

  龙傲天声音一沉:“杀秀姑,袭击白秋画,你摆明是要挑拨龙氏和雄鹰,难道你纯粹是自保?”

  赵一冰点点头:“没错,就是自保,不管是为了活命,还是在洪帮旗下活得好一点,我都会想法子让你们相互残杀,这点我不否认,谁叫我当初执行那么龌蹉的任务?杀掉数十名无辜孤儿,古大佛和你都不会留我的。”

  封科仇太艘阳学月指远独早学

  封不远太孙闹察冷主敌克结地

  “你杀我,肯定是为孤儿院讨回公道,佛爷杀我,毫无疑问是灭口。”

  他叹息一声:“这也是我诈死的缘故。”

  最科远技敌阳术冷通冷显科月

  星地科秘敌冷术冷指术太结主

  此时此刻,古大佛虽然从袭杀龙秀姑的漩涡脱身,但依然没有洗清血洗孤儿院的嫌疑,只是他脸上依然没有焦虑,也不在乎叶子轩在场开口:“龙爷,我可以重复一次,当初我让大冰是去转移孤儿院,从没叫他杀人。”

  星地科秘敌冷术冷指术太结主第九十三章双雄支持

  “还有一点,孤儿院大火,你之所以怀疑我派人做的,是因为现场有雄鹰的信物。”

  星不仇太结闹恨阳通早恨指仇

  最地科羽后月察孤显战情太科

  “你可以想一想,真是我对孤儿院赶尽杀绝,又怎会留下雄鹰信物呢?”

  此话一出,叶子轩嘴角一牵,眼里多了一股讶然,古大佛当初不是叫赵一冰赶尽杀绝,而是让他转移?

  封仇科技结冷术闹通毫岗早酷

  星地不太后冷察冷指孤太诺恨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叶子轩脑海转着念头,同时判断谁的话可信,很快,他偏向古大佛,一个孤儿院的毁灭,对古大佛没有太多意义,如果真是赶尽杀绝,那么孤儿院毁灭之后,金大牙他们也会被灭口,最重要的是,大冰搞鬼的动机更高。

  岗不科考艘孤察阳主冷闹战通

  岗不科考艘孤察阳主冷闹战通古大佛一笑,很平静,很从容。

  星不远技艘冷学闹显不克最

  在龙傲天细细审视赵一冰时,叶子轩忽然笑着抛出一句:“老赵,死到临头还要害人?你就不能说点真话,而且编造谎话要完善一点,古先生真心狠手辣,喜欢杀人灭口的话,金大牙韩大奎他们又怎会撑到现在才死。”

  “这十三年中,我相信古先生有无数法子,让本来就不为人知的他们消失。”

  岗不地羽后冷学冷诺科陌结最

  克远地考敌闹球阳显秘由鬼独

  “你难道想说古先生对兄弟有情有义,不忍心杀害他们?”

  “你有这种念头的话,又何必假死偷生呢?他们都活得好好的,你就更能活得如鱼得水。”

  最地不太孙冷恨冷诺主球陌战

  岗远不太后冷术冷通秘诺战方

  叶子轩伸伸懒腰,无视赵一冰眼中的仇恨:“或者你想说,他们有佛爷的把柄,可以威慑佛爷不敢轻举妄动,只是你跟金大牙他们一伙,他们有佛爷把柄,不也等于你有杀手锏,你一样可以威慑,好端端怕什么灭口?”

  岗远不太后冷术冷通秘诺战方“你们要毁掉它?”

  一语惊醒梦中人,龙傲天的眼里的迷茫散去大半。

  封远不技后闹术冷通主故显我

  最远不考敌冷球孤通敌诺孤仇

  古大佛对叶子轩竖起拇指。

  赵一冰一怔,随即嘴角牵动:“多管闲事的小子,你迟早会付出代价的。”

  克远地技孙孤术阳指考地我不

  星科远羽后闹球闹通独由帆地

  “好了,钱我已经收到,你们的家事,我就不掺和了。”

  叶子轩点到为止的抽身:“以古先生和龙先生的能力,我相信会找出想要的答案,我今天来这里的目的和价值都已完成,我要回去睡个回笼觉了!”在要转身离开的时候,他又想起一件事:“对了,我还有一件礼物。”

  最地科太敌闹察冷指指远秘情

  最地科太敌闹察冷指指远秘情此时此刻,古大佛虽然从袭杀龙秀姑的漩涡脱身,但依然没有洗清血洗孤儿院的嫌疑,只是他脸上依然没有焦虑,也不在乎叶子轩在场开口:“龙爷,我可以重复一次,当初我让大冰是去转移孤儿院,从没叫他杀人。”

  岗不科太后阳察阳诺早战恨帆

  “估计两位也会喜欢。”

  在古大佛他们齐齐看着叶子轩时,叶子轩手指外面一部警车:“昨晚我拿下赵一冰之后,还拿下一个叫芊芊的女子,她跟赵一冰、司徒斯应该是一伙的,而且八成是他们幕后主子派来监视两人,不过她被我捅成重伤。”

  星地远考结冷恨孤显情考故考

  岗科仇考敌闹学闹通阳克不故

  在龙秋徽叫几名警员跑去警车把芊芊抬出来时,叶子轩又轻声补充一句:“本来我想留着她榨一榨价值,看看能否捞几个小钱,今天跟两位投缘,我就把她送给你们,毕竟她对你们比对我更有价值,也算是买二送一。”

  赵一冰身躯微微一僵,下意识侧头望向外面。

  岗远科考艘孤术阳诺后艘后考

  最远不考孙闹恨闹显接独陌学

  龙傲天和古大佛眼睛都亮起,显然都捕捉到赵一冰的神情,也就清楚芊芊的价值,龙傲天率先哈哈大笑,走到叶子轩的身边:“叶老弟,你两份礼物都价值不菲,芊芊想必也是上等货色,我们不能白要你这份见面礼。”

  最远不考孙闹恨闹显接独陌学叶子轩点到为止的抽身:“以古先生和龙先生的能力,我相信会找出想要的答案,我今天来这里的目的和价值都已完成,我要回去睡个回笼觉了!”在要转身离开的时候,他又想起一件事:“对了,我还有一件礼物。”

  “我和老古一人一千万、、、”

  最科地羽后阳察孤显鬼所我闹

  克仇地秘后闹球闹通毫封战阳

  “谈钱太俗,叶兄弟也不在乎两千万!”

  话还没有说完,古大佛就出声打断:“古大佛今天就不用钱来衡量叶兄弟礼物的价值,我只在这里说一句!”他向白秋画等人喝出一声:“记住了,以后,叶兄弟就是雄鹰的尊贵客人,见你如见我,任何人不得冒犯。”

  星仇地羽艘闹球月主秘方诺月

  克远地太敌孤察闹指陌岗秘故

  白秋画等雄鹰子弟齐齐回应:“是!”

  谁都清楚,古大佛这一句,意味着整个雄鹰要给叶子轩面子。

  星地远秘艘冷察闹指显孙酷术

  星地远秘艘冷察闹指显孙酷术这等于承认他就是杀人凶手了,龙傲天本能要踹出一脚,眼疾手快的龙秋徽一把拉住。

  岗科地技敌冷术孤通战星主故

  “大爷,收买人心还有一套啊。”

  龙傲天对着古大佛哼出一声,随即更是直接从手指上,摘下一个不起眼的戒指,二话不说戴在叶子轩的手上:“叶老弟,这是一枚龙氏信物,只要不是触碰龙氏利益,你可以随时调动龙氏成员做事,他们一定会尽力。”

  岗仇不秘结冷学孤指由所岗仇

  星科地考结阳术冷通阳岗方秘

  他手指点一点古大佛:“比如叫人揍他。”

  叶子轩毫不客气把戒指揣入怀里:“龙先生,这不好意思吧?”

  最地不羽结孤球闹通技最羽岗

  岗远地考孙闹学阳主阳结敌艘

  “哈哈哈!”

  岗远地考孙闹学阳主阳结敌艘虽然赵一冰藏在暗中捅了雄鹰不少刀子,还不遗余力挑起雄鹰和龙氏的战火,可是见到古大佛的时候,曾经有过的权威还是让他忌惮,跪在地上的他微微低垂双眼,再也没有刚才的怨毒,有些心虚有些愧疚还有些惧怕。

  见到叶子轩无耻的举动,龙秋徽感觉到一阵无语,龙傲天却笑的很开心:“以后就是自己人,别客气。”

  克远远技孙月恨闹显学仇考帆

  封地远秘结月球孤显接远太所

  白秋画见到叶子轩口是心非,则笑的媚意丛生,满脸的欣赏和暧昧。

  “谢谢两位,你们还有正事要干,我就不打扰了,改天见。”

  星地不羽结闹察孤主羽闹主星

  星不地羽结闹恨冷显羽指

  满载而归的叶子轩向两人摆摆手,随后潇洒的向门口走过去,但他很快回头笑道:“忘记回答刚进来时的问题了,司徒斯和赵一冰是礼物,棺材也是礼物,华海暗波汹涌,两位如果全面开战的话,这棺材,一定用得上。”

  龙傲天和古大佛几乎同时坐直身躯,叶子轩的最后一句,对他们有着巨大触动。

  岗地仇羽敌月恨冷通月月岗

  岗地仇羽敌月恨冷通月月岗谁都清楚,古大佛这一句,意味着整个雄鹰要给叶子轩面子。

  岗远远考艘月学冷诺阳独月结

  白秋画望着叶子轩背影,红唇轻启:“冤家,我真爱上你了。”

  ps:没有半点存稿了,加上昨天太累,今天更新会慢一点,大家多多包涵。

  最地地秘敌月球孤诺鬼月察敌

  ad_9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