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九十五章 风云榜


    “哎哟!”

    光头小子叫的跟杀猪一样,几乎引得半个市场人侧目,得知情况后都哄然大笑,显然都认为光头小子是自作自受,海鲜老板虽然也骂着活该,但还是竭尽全力去解救,他让人拿来筷子,一边去触碰龙虾背部一边捅它腹部排泄口。

    只要把筷子从虾的排泄口捅入,然后插入到头部位置,龙虾就会完全不动,只是也不知道是紧张,还是光头小子晃动厉害,筷子捅了几次都没有效果,反倒疼痛让龙虾夹的更紧,光头小子更加哇哇直叫:“痛,痛死了,快点。”

    “停停!别动!”

    海鲜老板已经能见到光头小子手指渗出的鲜血,原先的笑骂变成了不加掩饰的紧张,天知道这只龙虾会爆发出什么力量,搞不好把光头小子手指夹断,自己可是要赔偿不少,他看得出光头小子服饰昂贵,也就能判断他非富即贵。

    于是马上停下手中筷子,准备想另外法子来解决龙虾。

    “拿个锤子和剪钳过来。”

    海鲜老板看着满头大汗神情扭曲的光头小子,知道不能再无休止的等下去,咬咬牙作出了最后决定,他向服务员喊出一句:“王岗,待会你跟我同时下手,我一锤爆掉龙虾脑袋时,你也一钳子剪断它的钳子,记住,速度要快。”

    在服务员握着钳子一脸犹豫时,光头小子艰难挤出一句:“能行吗?千万不要剪断我的手指。”接着一脸哭丧埋怨:“早知就不自告奋勇来体验生活,如今龙虾没有买成,手指还可能被夹断,沈少知道,估计又要骂我无能了。”

    “哎哟,这狗日的又用力了。”

    “嚓!”

    就在海鲜老板喝斥服务员赶紧过来冒险一搏时,叶子轩提着海鲜站在他们面前,脸上没有幸灾乐祸,只是轻声劝道:“这龙虾上了一定年纪,虾壳和夹钳都足够坚硬,如你们不能一锤和一钳瞬间搞定它,剧痛会让它缩紧夹钳。”

    “他的手指必断无疑。”

    听到这话,光头小子脸色惨白,向海鲜老板连声喊道:“老板,别弄,别弄,本少还不想截指呢。”

    “不锤死它,那怎么弄?”

    没有多少经验的海鲜老板瞪着叶子轩:“就这样夹着?”

    叶子轩扫过神情痛苦的光头小子一眼,犹豫一下最终摸出一个手套,戴在右手之后就一把抓住龙虾,还没有等海鲜老板和光头小子反应过来,就听到一记冰块碎裂的声音,随后,光头小子就感觉手指一松,原先的疼痛也减半了。

    他和海鲜老板望去,正见龙虾碎成一块块掉落。

    叶子轩把掌心的虾壳丢给海鲜老板,随后掏出纸巾擦擦手套揣回,无视光头小子他们目瞪口呆的神情,提起刚刚买的海鲜向出口走去,只是不忘记叮嘱光头小子一句:“伤口先用酒精消毒一下,然后去最近的医院打破伤风针。”

    “好,我欠你一个人情。”

    光头小子点点头,随后想起什么喊道:“我叫朱富贵,你叫什么?”

    叶子轩轻飘飘丢出三个字:“叶子轩。”

    朱富贵念叨了一遍,再次抬头,却发现叶子轩已不见踪影,他散去刚才的咋咋呼呼,目光若有所思落在地上碎裂的龙虾,制止海鲜老板收拾地上狼藉,掏出手机对着龙虾连拍十几张,然后还让老板把这些龙虾碎块盛入袋子带走。

    他一边向医院走去,一边拨出一个号码:

    “沈少,龙虾没买成,但我发现一个高手。”

    朱富贵把照片全部发了过去:“你不是要广招人才吗?他绝对是座上宾啊。”

    叶子轩自然不知道自己无意落的一手,让他不知不觉上了别人的琅琊榜,他只是提着海鲜最快速度回到初见旅馆,刚刚出现在接待台,他就被佟月儿拉进了家里,还没等他开口,佟月儿就笑指在厨房挥舞菜刀砍白切鸡的墨七熊:

    “子轩,他真是你表弟啊,怎么看起来两种风格?”

    叶子轩先是一愣,随后见到桌上饭菜马上释然。

    桌子已经摆着三个菜,一个红烧肉,一个酱骨架,一盘白萝卜,只是每一个菜肴都不见昔日精致,更多是一种大开大合形式存在,红烧肉只有五块,每块三两,酱骨架更是汤锅盛着,每个骨头怕是有一斤,白萝卜也是半截一块。

    墨七熊住进初见旅馆已经得到佟月儿的同意,还让后者也一起到家里吃饭,当然,为了便于沟通和信任,叶子轩直接告知墨七熊是自己表弟,前天刚刚来华海找工作,佟月儿对叶子轩早已信任无比,所以对墨七熊也是照顾有加。

    这不,今天中午,趁着周末上官龙不用上班,佟月儿就取了一瓶好酒,想要大家聚一聚,就让上官宁喊墨七熊来家里吃饭,墨七熊也没有磨磨唧唧,带着两包土特产径直走入佟家,还从上官龙手里活,告知自己来完成中午饭菜。

    墨七熊的热情让佟月儿很高兴,前者的坚持也让他最终掌起大勺,只是后者展示出来的气势,让她有点胆战心惊,斩起白切鸡跟杀人似的,所以调笑着向叶子轩抛出一句,叶子轩还没有回答,墨七熊探出脑袋,洁白牙齿一露道:

    “哥,你回来了?正好,再过三分钟开饭。”

    墨七熊还嘿嘿一笑向佟月儿回道:“佟姐,我哥志向做一个教授,我却从小想着做屠夫,风格自然不同。”

    此话一出,听得佟月儿笑声连连,也不再纠结墨七熊的彪悍,声音娇柔而出:“教授也好,屠夫也好,只要心好人品好,都值得我佟月儿敬重,我一个小女人,不懂得什么大道理,只清楚心中无恶,那这人就怎么也不会可怕。”

    墨七熊端着一盘白切鸡出来,少说四斤的湛江鸡,却只有五块,而掀开的电饭锅也是满满的,饭菜就跟墨七熊的风格一样,粗犷,豪放:“佟姐,我将来会不会杀人放火不敢保证,但我绝对不会欺凌弱小,做出违背良心的事。”

    “这孩子,跟子轩一样实诚。”

    此时,上官龙从房间走了出来,脸上扬起一抹赞意:“相信将来也会有大作为。”

    “当然!”

    佟月儿轻轻哼了一声:“我的眼光哪会错?”言下之意是她把叶子轩留在旅馆。

    拿着画板的上官宁不忘记打击母亲:“妈,你就别自我吹捧了,现在大家都这么熟了,也不怕把你当时心声说出来了,你留下子轩哥哥,完全就不是感激他,而是想要叶良辰他们找上门的时候,你可以把子轩推出去化灾免祸。”

    “死丫头,又胡说八道!”

    佟月儿脸颊微微一红,正要给上官宁一记板栗,却被叶子轩笑着伸手拦住:“佟姐,宁宁跟你开玩笑呢,你对子轩这么好,又哪会是哪种心机的人?”接着又一转话题:“对了,佟姐,我发了奖金,就去海鲜市场买了点海鲜。”

    “你晚上不用买菜了,这些海鲜足够我们吃一顿了。”

    叶子轩忙提起大闸蟹和龙虾,上官宁顿时蹦跶起来:“太好了,有龙虾。”

    佟月儿一脸不好意思:“子轩,都一家人了,干吗这样破费啊。”

    接着像是下了决心一样,拉着叶子轩坚定开口:“子轩,有些事我还是想向你坦白,不然我这心里始终不得劲,其实死丫头不是胡说八道,我当时留你确实是想稳住你,避免叶良辰找不到你迁怒初见旅馆,小女人,有点自私。”

    在上官龙父女惊讶看着佟月儿时,把心里一根刺拔出来的佟月儿,整个如释重负下来,目光歉意:“我知道自己不厚道,你出手帮了旅馆的忙,我还窝藏居心摆你一道,我不求你原谅,只是想要你知道,我当时真不是有意的。”

    “这个曾经有过的心机,像是一根刺扎了我很久,今天趁着宁丫头添乱,我就把它认了。”

    “姐对不起你,这里说一声抱歉。”

    上官龙和上官宁脸上惊讶散去,眼中多了一丝欣赏,似乎难得见到佟月儿这样承认错误,平时都是一条道走到底,墨七熊摸着脑袋没有出声,他不知道当时内情,所以也不捣乱,只是把目光落在叶子轩身上,等待着后者的反应。

    “佟姐,你不用说对不起。”

    叶子轩脸上绽放一抹温润笑意:“你只是有这个念头,你又没有对我造成伤害,相反,我还占了你不少便宜,而且我当时也确实出手太重,所以你有自保念头很正常,我如果在意这些,我还会住在旅馆还会把表弟也拉过来吗?”

    “因此这事不用放心上,就此烟消云散吧。”

    佟月儿一怔,随即欣喜:“这么说,你不怪姐?”

    叶子轩双手一摊:“从来就没有怪过。”

    “好了,别说教,收拾桌子吃饭吧。”

    上官龙适时出来主持大局,笑容温和:“我都快饿坏了。”

    上官宁也大声喊叫:“吃饭,吃饭。”

    几乎同个时刻,华海医院,一间特护病房,一个长相很有纨绔特色的公子哥,正一把按住刚刚打完针的朱富贵,随后挥手叫过一个天然白发的老头,扯开朱富贵带的塑料袋子,指着一堆龙虾碎片:“黄老,帮我看看这些碎片。”

    “判断一下,出手小子在我的风云榜上,能排第几名?”

    老头上前,扫视一眼,身躯一震,声音疾出:

    “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