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九十六章 相约石头坞


    拔掉埋在心里的那一根刺后,佟月儿整个人都焕发出新的活力,不仅频繁给叶子轩和上官龙他们倒酒,还把自己那份饭菜给了墨七熊一半,似乎只要他们吃得高兴,她看着也会开心,这样融洽的气氛,午饭足足一个小时才落幕。

    酒足饭饱。

    佟月儿手脚麻利的收拾桌子,上官宁架起小腿看着母亲忙碌,脸上扬起一抹享受的神情,似乎难得自己有机会不用洗碗,不过墨七熊很快把碗筷抢了过去,嗖的一声溜进厨房洗碗,还反手把门关上,不给佟月儿一点争抢的机会。

    在上官龙拿出茶杯泡着茶水的时候,叶子轩神情犹豫了一下,最终从口袋掏出一叠钞票,塞入佟月儿的口袋:

    “佟姐,这是五千,这个月的房租和伙食。”

    “呀?给我钱?还这么多?”

    佟月儿忙把钞票掏出来,态度坚决的拒绝:“大家都那么熟了,一家人了,你也帮了我们不少,干吗还给钱呢?就算给,也不用这么多,一天五十,房费和伙食!”她拿出一大半塞给叶子轩:“快拿出回去,不然佟姐翻脸了。”

    上官宁歪着脑袋:“妈,难得见你不爱财啊。”

    “死丫头,挤兑你娘,找打是不?”

    佟月儿坚决不收这笔钱:“子轩,听姐的话,拿回去,一家人了,不要这么客气。”

    叶子轩摇摇头:“佟姐,你都说一家人了,何必拒绝呢?我们两兄弟吃你住你,一个月给一千五,连我们自己都看不下去,以前掐着钱包厚着脸皮吃住,是因为口袋没多少钱,我最近发了奖金,又兼职赚了点钱。”

    “你就要我在这里吃住个心安理得行不?”

    叶子轩把钱塞在佟月儿手里:“如果你不收的话,我和七熊就搬出去了,不能让你太吃亏。”

    “妈,你就收着吧。”

    在佟月儿一脸犹豫时,上官宁喊出一句:“不收五千,收个三千吧。”

    她可不希望叶子轩因此搬出去。

    此时,墨七熊也探出脑袋:“佟姐,趁着我哥有钱,还大方,你赶紧收点吧,不然到时别说住了,吃,我都不敢吃了,你们刚才已经见到了,我就是饭桶,吃起来连我自己都震惊,所以佟姐多少收点,让我吃饭没有后顾之忧。”

    “两个傻孩子,就知道跟佟姐开玩笑,吃饭能吃多少?”

    佟月儿见到叶子轩他们坚持,就微微感动,随后数了三千放入口袋:“行,一天一百,就这个数了,再多就轮到我翻脸了,五十房租,五十伙食,绰绰有余了,吃饭不就添两双筷子,原料又基本不用垩钱,再能吃也吃不了多少。”

    墨七熊摸摸肚子:“这可不一定。”

    上官宁他们笑了起来,笑的很温馨,上官龙也呵呵张大嘴巴,很是享受现场的打闹。

    “子轩,喝茶。”

    上官龙给叶子轩倒了一杯热茶,动作轻缓,神情自然,叶子轩端起茶水的时候,也瞄了上官龙一样,这个居家男人看着不出彩,在家庭也像是没什么地位,可是叶子轩能够发现,上官龙不管做什么事情,都是不温不火极其从容。

    换句话说,这是一个耐得住性子的人。

    再结合满屋子乱丢乱放的古玩,叶子轩心里清楚这不是一个简单的人,不过他也没有狗血的去试探,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上官龙选择泯然众人,喜欢居家平凡的日子,自己又何必去戳穿呢?想通这一点,叶子轩轻松了很多。

    他端起茶水抿入一口,还目光柔和看着上官宁他们,其乐融融的场面,让他心底很温暖很感动,也让他下定决心不让这一家人受到伤害,这时,上官龙也端着一杯茶走了过来,站在叶子轩身边眺望窗外:“子轩,想些什么呢?”

    “来华海还习惯吗?”

    叶子轩双手捧着茶杯,感受着掌心温暖:“一到华海就遇见上官大哥你们,完全就是回到一个家的感觉,怎会不习惯?我刚才确实想了点东西,宁宁这么有绘画天赋,学习成绩也这么好,又能够自律,干吗还要按部就班学习?”

    “直接送去国外深造几年,或许可以更好的开发她的能力。”

    叶子轩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说出这种话,或许是真希望上官宁天赋得到发挥,也或许是希望她远离这个漩涡。

    上官龙闻言微微一怔,随即好奇看着叶子轩:“宁宁不喜欢国外,不然早被她妈妈送走了,她喜欢一家人在一起,她妈妈也妥协了,不过定下了一个条件,那就是考上清华,你怎么突然提起这个问题,是不是最近有事情发生?”

    他的言语带着诚恳:“相信我的话,告诉我,我不会让丫头难做。”

    叶子轩看着上官龙探索的目光,犹豫一会最终把高胜寒的事告知,连带昨天石头坞的冲突也说了出来,脸上涌起一抹歉意:“叔叔,都是我的错我的冲动,是我无限扩大了事件,虽然龙队告知会摆平此事,但那些人不是善茬。”

    “我担心龙队压不住,他们会伤害到宁宁。”

    叶子轩能够看到问题关键:“我重伤了端木雄,他们不会轻易吞下这口气的。”

    龙秋徽昨天只是暂时遏制冲突,在没有一方彻底惨败之前,这个冲突就不会轻易结束。

    “你知道,他们都是有权有势的人,动动手指头就足够我们焦头烂额。”

    听完叶子轩这一番话,上官龙没有忧心忡忡,也没有暴跳如雷,相反如水一样平静,似乎叶子轩说的只是小事,也似乎早经历风浪,他拍拍叶子轩的肩膀:“事出有因,而且你也是出于保护宁宁伤了高胜寒,我又怎能怪你呢?”

    “相反,我和月儿应该感谢你才对。”

    他的眼里闪烁一股光芒:“不是你和墨兄弟,只怕她已经受到伤害,如今还能完整无缺,是你们的正义使然,所以叔叔不会责怪你们,都是我们忽略世道险恶了,你们也不用担心宁宁,以后,我会保护好她,也会保护好你们。”

    “我绝不会让她们受到伤害,谁要伤害她们,我就踩着谁的脑袋过去。”

    最后两句话,不仅流淌强大自信,还有一股迫人杀气,上官龙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这变化让叶子轩一怔,正要说什么时,电话响了起来,上官龙向他一笑,随后识趣的离开,只是拉开距离的时候,叶子轩微不可闻的听到一句:

    “想要吃口安乐饭,怎么就这么难啊。”

    此时,叶子轩耳边传来一个轻柔声音:

    “子轩,今晚八点,石头坞,不见不散。”

    江静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