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一百零一章 求我


    cpa300_4();    

    子垩弹凌厉!

    叶子轩几乎没有任何思虑,纯粹是本能的向地上扑倒,胸膛刚刚触碰地面,弹头就擦着后背过去,一击未中,车内杀手马上枪口一偏,叶子轩没有停滞,身子向侧一滚,子垩弹扑扑打在原地,石屑四溅,弹得叶子轩脸上有些生痛。

    对方枪口一垂,叶子轩立刻做了一个空中前翻,加一个屈身跳跃,子垩弹全都从他的下方射过去。

    子垩弹再度落空,叶子轩也躲入一棵梧桐树后,杀手脸色多了一抹凝重,但还是毫不犹豫的又开出两枪,子垩弹轰在树干上,巨大力量打得树皮啪啪作响,连续七颗子垩弹,杀手都没有伤到目标,他踹开车门冲了出来,扳机连连扣动。

    树干被打得砰砰震动,待三枪过后,梧桐树已是一片狼藉,杀手跟叶子轩的距离也拉近,他反手拔出另一把枪,枪口再度喷出枪火,子垩弹连续击中了树干的同一点,树干出现了四五条裂纹,枪垩械的消音器,绝佳阻挡了声音传播。

    杀手迫近梧桐树,只有两米距离,他举起了双枪。

    躲在树后的叶子轩没有任何动静,双方刚才迅捷似电的动作,又都在此刻变成了静止,仿佛两个人都被石化,这种动静之间的转变,突兀凝重的让人窒息,下一秒,杀手狞笑着窜前,扑扑扑!抬手就是三枪,三颗子垩弹呼啸而出。

    弹头分别打在树干和左右两侧,显然枪垩手计算了叶子轩躲闪的路线,只是没想到子垩弹冰没有击中目标,因为叶子轩不在树干背后,三枪依然落空,杀手一脸讶然,似乎没想到叶子轩消失,见到目标消失,他心里就暗呼一声不好。

    “嗖!”

    杀手脸色巨变向后退出几步,同时枪口往上抬起,这次他虽然判断正确了,叶子轩确实躲在了树干上面,可是动作已经慢了半拍,叶子轩轻飘飘落在他面前,双手一探,叼住对方手腕,毫不留情一扭,咔嚓声响,杀手腕骨断裂。

    杀手闷哼一声,咬着牙死死忍住剧痛,下一秒,两支枪垩械到了叶子轩的手里,同时杀手腹部一阵剧痛,他像是断线风筝一样被叶子轩踹了出去,撞在一棵树干滑落下来,一脸扭曲,叶子轩没有半点同情,上前几步站在对方面前。

    “砰!”

    杀手挣扎着扫出一腿,想要放倒叶子轩窜回出租车跑路,只是这一脚踹出没有半点意义,叶子轩直接用左手垩枪托一砸,咔嚓声响,小腿直接断裂,杀手按捺不住疼痛,终于发出一记惨叫,随后脸色苍白跌回地上,眼睛迸射怨毒。

    “杀我?”

    叶子轩上前用枪垩械挑开对方口罩,露出一张满是麻子的脸,年纪三十岁左右,叶子轩百分百肯定自己不认识他:“你是什么人?谁派来杀我的?”他心里过滤了一遍,他跟雄鹰恩怨已经化解,现在想要自己性命的只有端木雄了。

    莫非今晚相见是一个陷阱?叶子轩眼里闪烁一抹光芒,随后把枪垩械顶住对方眉心:

    “说,谁派你来的,不然我就打断你另一条腿,这样,你以后只能在桥底下讨饭吃了。”

    麻子杀手咬着嘴唇,死死不说话,叶子轩俯身盯着他,目光炯炯看着他的眼睛:

    “告诉我,我给你一条生路。”

    麻子杀手依然没有说话,相反瞪大眼睛狞笑对视叶子轩,叶子轩嘴角牵动,他忽然从麻子杀手的瞳孔中见到,还没熄火空无一人的出租车底下,诡异闪出一个相似装扮的女子,对方一样摸出一支枪垩械,悄无声息对着自己的后背。

    毫无疑问,这是双重保险。

    “扑!”

    叶子轩没有给女子偷袭得手的机会,一扯麻子杀手转身,把后者作为自己挡箭牌之余,也扣动手中枪垩械,扑扑!两方几乎同时射出子垩弹,在半空中划出一道弧线,偷袭者的子垩弹狠狠打在麻子心口,叶子轩的子垩弹则击中对方胸膛。

    两股鲜血同时迸射出来,像是烟一样灿烂,麻子杀手身躯巨震,眼里腾升一抹难于置信,还有无尽的不甘,似乎没有想到,自己最后会死在同伴的手里,而偷袭者身躯也晃动一下,随后捂着伤口连连退后,撞到出租车后倒下。

    叶子轩开出的那一枪,也重伤了她的身体,女杀手挣扎两下勉强坐起,想要抬起枪垩械却没有力气,还没等叶子轩提着尸体靠前,她就喷出一口鲜血,随即一头栽倒在地,叶子轩提着麻子窜了上前,确认对方没有使诈就迅速把脉。

    “狗垩日的,来杀我,我还要救她。”

    叶子轩扯掉女杀手的口罩,清晰可见一张清秀的脸,他丢掉死去的麻子之后,就动作利索为女杀手止血,不是他心善,而是他想要留下一个活口,这样才能问出谁是幕后黑手,要知道,根据华垩国法律,非法持枪都要判无期徒刑。

    所以要在华垩国搞到一支枪,难度相当的惊人,今晚对方不仅非法持枪,还敢开枪袭击自己,背后没有靠山是不可能的,因此叶子轩要想法让她活下来,他还第一时间给龙秋徽打了电话:“龙队,石头坞附近发生枪战,死人了。”

    龙秋徽声音一变:“枪战?死人?你、、千万别说是你干的。”

    叶子轩轻轻咳嗽一声:“正是在下。”

    “你妹!”

    听到耳边传来龙秋徽的吼叫时,叶子轩把手机放到旁边,随后把重伤女子伤口简单包扎,他还轻车熟路检视对方脖子和手脚,看看有没有什么标记,让他眼睛微微眯起的是,对方脚踝处有一个稻谷图案,尾指大小,却雕刻清晰。

    叶子轩把女杀手丢在地上,又扯过麻子两条腿查看,一样见到稻谷图案,他喃喃自语:“这是什么组织啊。”

    在叶子轩掏出手机拍下对方脚踝图案时,电话另端的吼叫已经消弱,龙秋徽一如既往的庇护他:“巡垩警三分钟内会抵达事发现场,你把尸体和伤者留下就是,你不要留在那里,现在端木雄他们想要你死,会掐住每个机会发难。”

    “如果警方真找上你,你就让他们找我要解释。”

    龙秋徽在警队混了这么多年,见识过很多官场黑暗,叶子轩虽然是自卫杀人,放在平时有功无过,还能领个破掉军火交易的功劳,但如今,叶子轩跟端木雄他们矛盾僵持,来自京垩城的电话,今天更是响个不停,处境可谓很微妙。

    在没有十足证据的情况下,一旦被端木雄他们知道这事,一定会颠倒黑白告叶子轩跟人斗殴,运用他们的能量,叶子轩必会被扣上持枪杀人的罪名,所以龙秋徽要叶子轩远离现场,只要不是被警方当场撞见,就有不少余地迂回。

    叶子轩一笑:“谢谢龙队。”

    他知道龙秋徽的想法,也清楚确实要感谢,听着龙秋徽恨铁不成钢的语气,叶子轩心里没有不耐烦,相反更多是一抹感动,来华海这么久,三次遭遇大难题都是龙秋徽出手解决,白秋画的袭击,石头坞的冲突,还有今晚的枪战。

    一分钟后,处理完手尾的叶子轩揣着两支枪垩械迅速离开。

    他没有叫出租车回初见旅馆,也没有去警局找龙秋徽,依然不改初衷绕了石头坞一圈,确认没有危险后就径直向入口走去,门口站着两名黑装保镖和苍狼,一个个身躯笔挺,神情肃穆,见到叶子轩就伸手一拦,叶子轩淡淡一笑:

    “江小垩姐邀请我过来的。”

    苍狼冷冷开口:“我知道,只是见小垩姐前,我们需要搜身。”

    他补充一句:“这是规矩。”

    “再见。”

    叶子轩掉头就走。

    “苍狼,让子轩进来。”

    在叶子轩头也不回走出四五步的时候,一个清甜的声音从石头坞幽幽传了出来,还带着一股威严,让两名保镖更加绷紧身躯,俨然就是江静瑶的声音,苍狼神情变得难看,对叶子轩恨意又多了几分,他抬头看着门口一个摄像头:

    “小垩姐,不搜身,我不放心啊。”

    叶子轩哼出一声:“请我来,还要搜身,什么道理?”

    苍狼脸色一沉:“这是江垩家定下的规矩。”

    叶子轩毫不客气:

    “我又不是江垩家人,又不是我求着来赴宴,规矩关我球事?我叶家还有规矩呢,你这样的人,见了我要磕三头。”

    “小子,找死?”

    苍狼眼神一冷:“你没资格跟江垩家相提并论,摆正你自己的位置懂不懂?”

    此时,江静瑶的声音又传了出来:

    “好了,苍狼,别争执了,让子轩进来吧,他不会伤害我的,他以前帮过我的忙,江垩家规矩为他破例一次没什么。”

    苍狼呼出一口长气,毕恭毕敬回应一个是。

    然后他侧头看着叶子轩,语气生硬开口:“请!”

    叶子轩瞄了他一眼:“你身上是不是有几个紫红色的原斑?每次一跟女人上垩床就不垩行?”

    苍狼如雷劈一样僵直:“你怎么知道?”

    “求我。”

    叶子轩大摇大摆走入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