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一百零二章 人生污点

天才布衣 第一百零二章 人生污点

  cpa300_4();  

  “子轩,你少了以前的飘逸和平静。”

  走入石头坞,来到楼下的阔大厅堂,叶子轩一眼见到白衣飘飘的垩江静瑶,她正把两份意大利粉和牛扒,放在一张临时摆放的狭长石桌两端,中间则放有一筐菠萝包和黄油,见到叶子轩出现,江静瑶淡淡一笑:“性子有点急了。”

  今晚石头坞显然是清场了,现场只有江静瑶和苍狼几个保镖,再也不见其余人包括老板的身影,大厅也重新布置了一下,除了中间差不多三米长的石桌外,还有就是多了一个开放式吧台,毫无疑问是江静瑶今晚烹煮食物的地方。

  苍狼领着几个保镖站在楼上,看了一眼平静的大厅,神情警惕。

  没有搜叶子轩的身,他始终有点不放心。

  同时他又纠结叶子轩门口的话,那小子能看出他身体症状,估计也能化解,只是求他,苍狼觉得太憋屈。

  在桌子上摆放两份食物后,江静瑶又亲自倒了两杯红酒,一杯放在叶子轩的手里,声音清幽:“性格和作风变了不少,还多出一抹不该有的戾气,怎么,这几年过得不顺?被生活磨得快发疯?很正常,人人都会有面对这压力。”

  “我曾经也有巨大压力。”

  在叶子轩端着高脚杯保持沉默时,江静瑶像是一个大姐姐谆谆教导:“可是我从来没有对生活失去信心,更没有把命运不公倾泻在他人身上,而是调节自己情绪,成长自己能力,一步一个脚印的打拼,让自己成为生活的强者。”

  江静瑶挥手让叶子轩坐了下来,摇晃着杯中红酒把话说完:“当你站在一定高度的时候,你会发现很多事情都不是事,根本不值得你去生气苦恼,你的心胸也会变得宽容,你心胸一宽,做事更会得心应手,这是一个良性循环。”

  “我说这么多,其实意思很简单,与其埋怨,不如奋斗。”

  她还手指一点楼上苍狼:“苍狼以前是地下拳手,跟老板签的还是死约,就是此生打到死为止,他的人生应该算悲哀了吧?赢十场一百场,都没有自由没有暴富,只有寿命的一点延长,换成你估计早已绝望,可他却乐观对待。”

  叶子轩瞄了苍狼一样,有点意外他的来历,随即笑容变得玩味,这让看过来的苍狼很不舒服。

  “他努力赢每一场,让自己活得久一点,久一点,等待命运的逆转。”

  “事实命运也照顾了他,他恰好遇见我朋友看拳赛,觉得他是一个好苗子,于是保他下来,做了我的保镖。”

  “从必死的境地,到今日的垩江垩家保镖,可谓地狱和天堂的转变,这就是他努力的结果,所谓努力越幸运。”

  叶子轩安静地等江静瑶把话说完,然后靠在冰冷椅子上望着对方,两人各自一端,相距三米,这距离不仅隔开了彼此的温情,也昭示着两人的差距,叶子轩脸上划过一丝苦楚,随后淡淡一笑:“静瑶,看来你还是不了解我啊。”

  “你觉得我会是一个抱怨的人?”

  江静瑶笑容恰到好处:“以前不是,现在说不准,社会太残酷。”

  叶子轩低头抿入一口红酒,随后轻轻摇头道:“不管社会多么残酷,叶子轩就是叶子轩,我可能会变,但原则和底线不会变,命运再怎么不公,我也会笑着泰然处之,你之所以觉得我全身戾气,只不过是我的底线恰好被踩了。”

  他淡淡一笑:“无论是端木事件,还是刚才苍狼态度,我都一样会强硬对待,叶子轩虽然玩世不恭,但也不是可以任意践踏,对一个可歌可泣的烈士,我会毫不犹豫下跪,但如果不长眼的家伙想要我跪,我会直接打断他的腿。”

  “你啊,还是心浮气躁,说再多的理由,也掩饰不了你对社会的怨恨。”

  江静瑶拿起刀叉切了一块牛肉,自认为很了解叶子轩似的:“不长眼的人?什么是不长眼的人?敢让你下跪的人,一般都是非富即贵,对方有显赫背景广阔人脉,你让着一点不应该吗?你不会真以为华垩国没有等级平起平坐吧?”

  江静瑶显然要给叶子轩灌输天下之大莫非王土的思想:“就如你们打伤送医的端木雄,人家背景**的,你们不忍着点退让点,反而出手把他四肢打断,或许在你们看来很痛快人心,可是于我们来说,你们却是愚蠢到家了。”

  “本来吃点亏就算的小事,现在却搞得满城风雨,也把你们置于生死境地。”

  听完这一席话,叶子轩的脸上划过一丝戏谑:“静瑶,你的意思就是,我们背景不如人家,不仅不能招惹人家,被人家欺负的时候还不能反抗,甚至打完左脸送右脸,一旦试图反抗或叫板,那就是我们的心浮气躁,大逆不道?”

  “差不多这意思。”

  江静瑶幽幽一叹:“想想,当时你们只是被端木打一顿,哪会有现在的天垩大垩麻烦。”

  看着那张依然俏丽动人的脸,叶子轩再也找不到昔日的心动感觉,他甚至发现自己无话可说,因为两个人的三观完全没有交集,不过想到墨七熊和上官宁,叶子轩还是挤出一句:“静瑶,你今晚邀我过来,该不是纯粹说教吧?”

  “三个目的垩!”

  江静瑶散去几分咄咄迫人的气势,把一块滑嫩的牛肉送入嘴里,细嚼慢咽后笑道:“一是请你吃饭,感谢你当年的援手,你不肯收钱,饭总要吃一顿吧?二是想要向你告知林黛儿她们态度,三是想要再听你唱一次《南山南》。”

  叶子轩淡淡一笑:“感谢我?”

  “是不是觉得我那天在石头坞做得不好?”

  江静瑶似乎知道叶子轩心里想些什么,手指摩擦着杯子边缘开口:“其实那天中午在这里遇见你,我真的很高兴,六年不见,我对你的知己情感却依然没变,之所以没有流露出兴奋,是我不想被林黛儿她们知道我们交情不浅。”

  江静瑶向叶子轩绽放一个无奈笑容:“他们都是一群八卦之人,也是一伙生性多疑的家伙,如果知道我跟你关系密切,如果你还为我解掉多年的寒毒,一定会追根究底挖你老底,你曾经跟我说过,你不想被人知道过去和家人。”

  “所以我就跟你保持距离,刻意生分来让他们熄灭好奇。”

  叶子轩脸上没有情绪起伏:“是吗?”

  江静瑶言语带着歉意:“我知道当时让你很难受,我心里也是无尽愧疚,毕竟你出手救过我,我却如此轻描淡写,换成任何人都会失望,这也是我安排今晚见面的要因之一,希望可以弥补你一二,也希望能让你知道我的心声。”

  她还从桌边拿起一张支票,嫣然一笑走过来放在叶子轩面前,香风袭人:“一百万,那天当场开支票,也是迷惑林黛儿她们的意思,你的真实反应,让他们认为我们不再有关系,其实他们哪里知道,你的恩情哪是三十万能比?”

  “就是眼前这一百万,也不足于表达我对你的谢意。”

  在叶子轩眯起眼睛看着桌上支票时,江静瑶修长手指轻轻敲击桌子:“这只是我一点心意,将来有机会,我一定会再好好弥补你,希望你不要再嫌弃,也不要再赌气,一百万,在这个城市不多,但可以让你付个首付买套房子。”

  “它会是你在华海扎根的基础,有这一百万,子轩,你可以少奋斗十年。”

  叶子轩从怀里掏出一张银行卡,啪的一声丢在石桌上:“我这里有三千万,我可以少奋斗多少年?”

  “子轩,别这样,没意思。”

  江静瑶先是微微一怔,听到叶子轩卡里有三千万,以为他还是在怄气:“你我也算熟人,别为了一点男人面子,丢掉让你扎根华海的一桶金,你是不是还在生气昨天的生疏?我刚才不是已经解释过了吗?我也向你道过歉了啊。”

  她脸上多了一丝清冷:“你还生气,还倔强,那就无趣了。”

  言下之意,别闹了。

  叶子轩呼出一口长气,脸上带着一丝失望:“其实,在你拿出这一百万前,我差点就相信了你的理由,相信你是担心刘援朝他们挖我牢底而刻意生疏,可你丢出一百万,我才发现,那只是你编造的借口,你实质是想跟我割离。”

  “不然也不会两次给我支票,你这是钱讫两清的意思。”

  叶子轩脸上带着一丝忧伤,很痛心的撕掉江静瑶脸上的面具:“你从来不惧怕他们对我起底,你只是担心他们知道我跟你的过去,知道我如何替你疗伤驱毒,知道你曾经有一段卑微真实的过去,让你高高在上的资垩本荡然无存。”

  “毕竟按照你刚才的等级来说,一个跟马夫差点有染的公主,是不可能再获得王室的尊敬和拥护。”

  在江静瑶脸色微微一变时,叶子轩目光悲凉的看着她,神情苦楚的抛出一句:“静瑶,在你心里,在你如今的心里,我恐怕再也不是昔日玩伴,也不是什么救命恩人,更不是一个无话不谈的知己,我对你来说,对现在的你来说、、、”

  “只是一个人生、、、、污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