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一百零三章 你爹比我爹大吗


    偌大的石头坞安静了下来。

    江静瑶笑容僵滞地看着叶子轩,她想要大声否认叶子轩的推断,想要宣告自己不是忘恩负义的人,可是面对叶子轩清澈的眼睛,江静瑶又发现自己无法对视,再多理由也掩饰不住真实心声,这一刻,她清楚任何狡辩都是苍白的。

    叶子轩拉开了椅子,缓缓走到江静瑶的面前:“我觉得自己就跟那血滴子一样,曾经是四爷最得力的黑暗部队,可是等四爷成为雍正皇帝后,血滴子就成了他的耻辱,不择手段把血滴子一一铲除,不让它成为自己的人生污点。”

    “你的心态跟四爷差不多,只是我比血滴子冤枉。”

    叶子轩的脸上竟然绽放一丝笑意:“血滴子被灭也算血债血偿,毕竟他们手上沾染太多无辜鲜血,而我呢?只是出手救过你,知道你的过去,就成为你无法承受的存在,静瑶,是不是我的出现,我跟你的交情,让你如鲠在喉。”

    “但可惜你又无法灭掉我,所以想用三十万,一百万,来一个一刀两断?”

    江静瑶没有回应叶子轩,也没有看着他的眼睛,只是沉默着走回自己的位置,走的很慢,很沉重,重新落座之后,她才向叶子轩挤出一抹笑容:“子轩,你这样想我,我很失望,我以为你会懂我,可是没想到,你反而伤了我。”

    “你知不知道,你刚才说出的那番话,让我的心很痛,很痛。”

    江静瑶靠在冰冷的椅子上,笑容苦楚:“就如当初我悄悄离开你一样,或许在你眼里,我病好了就走人,是过河拆桥的无耻行径,可是你知道我的真实心声吗?我是不想让人知道,是你治好了我,让家人把目光聚集在你身上。”

    “过去的事,不说也罢。”

    叶子轩也走回了自己位置,拿起刀叉开始吃起牛扒,有些事情说快了,没有那点情分遮掩,他反倒变得从容:“江小垩姐也请放心,我这里向你保证,你我那点事,我不会向任何人透露,我帮你驱毒一事,我也不会在嘴里念叨。”

    他把一百万支票推回到桌子中间:“我当时救你纯粹是心性使然,没带任何功利目的,也没有想过回报,所以这一百万我不能收,那是对我自己的侮辱,我再蠢也不能自我羞辱,不过你以后要找我看病,我会开出天文数字的。”

    “我真不知道如何评判你现在这个行为。”

    江静瑶原本想要辩驳几句,向叶子轩昭示自己不是小人,可见到他已经承诺死守当初秘密,深知叶子轩为人的她,就适时打住话题,免得刺激叶子轩毁掉诺言:“这一百万,你可以把它当成朋友的赠送,哪怕是我借给你也行。”

    “没有钱讫两清的意思,只是想扶你一把。”

    江静瑶淡淡开口:“这样你在华海就不会太辛苦。”

    叶子轩把碟中的牛扒吃完,又拿起一个菠萝包啃着,动作很是豪放,他伸出左手拿起银行卡,随后在桌子上轻轻一敲:“看来你是真不相信我有三千万,不怕告诉你,这是我替警方缉拿凶手的赏金,区区一百万我真不放眼里。”

    江静瑶摇摇头:“死要面子活受罪。”

    显然,她依然不相信叶子轩有三千万,叶子轩也没有去证明自己财大气粗,只是大口啃着干瘪瘪的菠萝包,随后把话转入正题:“不说这些废话了,江小垩姐,现在说第二件事吧,我们跟端木雄的冲突怎么解决?他们什么态度?”

    “江小垩姐?”

    江静瑶苦笑一声:“看来你还在赌气。”接着话锋一转:“端木雄和林黛儿没有生命危险,但是端木雄断了手脚,这对我们这个圈垩子是一大耻辱,对端木家垩族也是一大耳光,端木老爷子很生气,很愤怒,天天去警垩察部闹腾。”

    她恢复了应有的傲然:“经过我的大力周旋,以及出让个人利益,他们最后愿意给我一个面子,不追究你的任何责任,甚至不需要你对端木雄道歉,但是你必须交出墨七熊和上官宁,我们总是需要拿他们给端木家垩族一个交待。”

    叶子轩目光一冷:“这不可能,他们是我朋友,是因我而起,我不能让他们承担,这是不垩厚道!”

    江静瑶似乎早料到叶子轩这个反应,修长手指轻轻一压,示意他不要这么激动:“子轩,能不能理智一点,成熟一点?我知道你想要庇护他们,讲义气,可是你要清楚,你连自己都快保不住,都需要我全力周旋才能安然脱身。”

    “你又有什么能力去庇护他们?”

    她眼里闪烁光芒:“难道你大义凛然吼几句,或叫出一堆无知学生作证,就能把事情顺利压下去吗?你们打伤的不是普通人,而是端木雄,背景显赫的端木雄,一定需要有人承担责任,这人不是你,那只能是墨七熊和上官宁。”

    “因为你对我的救命之恩,我愿意竭尽全力让你全身而退,可他们两个,我却不能再介入插手。”

    “除了他们跟我没有任何关系之外,还有就是我不能对不起端木雄,援朝他们也不允许我保护他们。”

    叶子轩淡淡开口:“我没求你保护他们,只是我要站在他们前面。”

    江静瑶的俏脸出现今晚的第一脸戏谑:“我知道你有勇气和魄力,也相信你会站在他们前面,可是很多时候,不是单纯依靠魄力就能破局,而是需要实力,撇开我这个故人不说,如果没有龙秋徽,你和墨七熊他们早被废掉了。”

    “就算是龙秋徽,也快保不住你们了。”

    江静瑶把残酷现实向叶子轩摊开:“她这两天估计接了不下百个电话,子轩,龙秋徽庇护你们确实有点用,但不是绝对有用,她扛不住太多压力,她如果要死磕到底,刘援朝他们就会让警垩察部来人,直接成立专案组调查此事。”

    “没有人能阻挡端木家垩族讨回公垩道。”

    她向叶子轩摇摇头:“无能为力的事,你又何必站出来?还把摘干净的自己搭进去?”

    “子轩,听我一句劝,不要再固执了,也不要有心理压力,你已经尽力了,事实你也无能无力啊。”

    “实在觉得心里过不去,你换一个城市,很快就会忘掉这事。”

    叶子轩脸上没有半点波澜,他目光坦然迎接着江静瑶的眼神:“静瑶,首先,我要谢谢你对的关怀,你不遗余力让我安然脱身,这点我很感激,我也知道你尽力了,我不会再强求什么,甚至我会念叨你这点好,将来相应偿还。”

    “但是,我绝对不会让墨七熊他们承受所有压力,就算我无法给他们庇护,我也会跟他们站在一起,共同进退。”

    叶子轩很平静的开口:“再残酷的结果,我也会跟他们共同面对。”

    “这就是我叶子轩的底线,也是我的原则。”

    “今晚饭菜很可口,谢谢你的招待,改天,有机会,再见。”

    “叶子轩!”

    就在江静瑶一脸无奈看着叶子轩的时候,楼上大门忽然被推开,一伙时尚男女意气风发走了进来,听到叶子轩最后几句话的刘援朝和周媛媛他们,大步流星走到楼下大厅:“瑶瑶,你已尽力了,不用在他身上浪费口水和时间。”

    江静瑶叹息一声,没有回应什么,苍狼也看着叶子轩,目光若有所思。

    在刘援朝看着叶子轩微微摇头,觉得这小子真是不知死活时,周媛媛柳眉倒竖盯着叶子轩:“他以为自己是一个奥特曼,可以拯救全世界,却不知道,自己都是被拯救的可怜虫,没有静瑶替你撑着,你早已被端木家抓去毙掉。”

    叶子轩不置可否一笑:“要毙我?端木家起码一百条命来填。”

    “小子,还这么猖狂?”

    刘援朝眉头一皱:“你真是不知死活,还是无知无畏?”

    谷小曼也是眼神一冷,附和着刘援朝的话头:“就是!他就是一个狂妄自大的人。”

    “你觉得自己能打,就以为天下无敌。”

    “瑶瑶已经给足你面子了。”

    “端木一事,她完全不需要跟你商量,通知你一声已是仁义。”

    “今晚浪费时间见你,就是念叨一点旧情。”

    “结果你却不知好歹,还喊着什么原则什么底线。”

    “再不识好歹,你今晚就不要走了。”

    叶子轩眼神一冷。

    周媛媛手指都快戳在叶子轩肩膀:“你以为你是谁啊?你就是一个穷小子。”

    “本小垩姐真要踩你,就跟踩一只蚂蚁一样。”

    “你有钱吗?你有人吗?你有爹吗?”

    “谁要踩我沈万千兄弟?”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拉长传来,楼上又涌现一大批光鲜靓丽的男女,沈万千叼着雪茄领着同伴蜂拥而下,不等江静瑶和刘援朝他们变脸,他已径直走到周媛媛的面前,伸出厚厚的手掌,毫不客气拍打着周媛媛的俏脸,一下轻,一下重,口里猖狂叫嚣:

    “你钱比我多吗?”

    “你人比我多吗?”

    “你爹比我爹大吗?”

    啪啪作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