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一百零四章 案件重演

天才布衣 第一百零四章 案件重演

  “住手!”

  沈万千平时看起来吊儿郎当,但一旦嚣张就有一股威压气势,虽然周媛媛背后还有空间,可被沈万千迫上来竟然忘记挪动,直到脸上感觉疼痛才反应过来,但这时根本没有机会后退,沈万千的巴掌连续不断扇来,根本躲无可躲。

  最重要的是,她有点蒙了,完全想不到有人敢扇自己。

  刘援朝这时候发挥一个大少的水准,一个箭步冲上去拉开被打懵的周媛媛,横在几个女伴的前面喝道:

  “沈万千,你干什么?”

  他手指点着沈万千吼道:“干什么打媛媛?”

  随着刘援朝冲上去英雄救美,周媛媛他们圈中的男生也都涌了上去,平时双方就各自看不顺眼,现在见到周媛媛被打更是怒火丛烧,江静瑶和谷小曼没有掺和,只是用诧异目光看着沈万千,有点不解这个南方太字在石头坞出现。

  刘援朝他们一动,沈万千身边同伴也涌了上去,双方都举起手指纷纷喝叫,双方距离只剩下最后一米,随时会越过进行群殴,一个个华衣时尚的大少,此刻跟香港街头的古惑仔差不多,气氛变得紧张,空阔的石头坞顿时变拥挤。

  苍狼他们无奈,无法出手,只能过来阻挡。

  这是圈垩子之间的冲突,保镖出手,那就等于找死。

  在叶子轩微微皱眉沈万千出现时,沈万千正瞪大眼睛看着刘援朝,扯了扯衣服领口,阴阳怪气的喊道:“哎哟,这不是援朝吗?你怎么也在这啊?刚才没看到你,不然就把你也欺负了,免得你恼怒我,无视你三号人物的地位。”

  刘援朝脸色一沉:“沈万千,你要开战吗?”

  “开你妹啊。”

  沈万千打出一个响指,一张纸巾到了他手里,他擦拭着扇人的手指狂笑:“宋禁城不在这里,跟你们开战就跟踩泥人一样,没有半点意思,我扇周媛媛的脸,不过是就着她的话,钱多,人多,爹多,不,爹大,就可以欺负人。”

  “我钱比她多,兄弟比她多,爹也比她大,欺负欺负她不是很正常吗?”

  沈万千把纸巾丢在刘援朝身上:“怎么?你觉得她话不对,还是觉得本少没她牛逼?”沈万千脸上堆满笑容,却比声色俱厉更令混迹人群的双方女伴胆战心惊:“周媛媛,告诉他,本少有没有资格欺负你,有没有实力打你脸?”

  “沈万千,本小垩姐废了你。”

  周媛媛已经从呆愣中反应过来,想到自己被对方这样践踏,怎么说她也是华垩国一线圈垩子的人,比不上顶尖那几个,但也不可能这样被人白白打脸,当下娇喝一声就冲上来,对着沈万千就是一记撩阴腿,腿风凌厉,昭示底子不弱。

  沈万千像是早有预料,身子一挪就躲开:

  “靠!想要我断后?你这女人毒啊。”

  在叶子轩静观其变时,一击未中的周媛媛跳跃旋身小半圈,甩腿砸向沈万千,远不如回旋踢华丽的侧摆腿,暗含惊人力量,时机角度的把握极其精准,不给人留反抗余地,换了平常人确实只剩挨打的份,可惜沈万千不是平常人。

  笑嘻嘻的沈家大少这次没有躲避,而是双手一伸一挡一抱,两手一腿凌空贴实,对撞,气流震颤,只是双方并没有退后也没有分开,周媛媛修长的黑丝美腿,被沈万千左手牢牢捏住了脚踝,叶子轩眼睛眯起,沈万千还有两下子。

  他审视沈万千动作之余也猜测着后者的来意,刚才叶子轩清晰听到他喊兄弟两字,想到沈万千要招揽自己的决心,清楚对方想用恩情笼络,不然也不会这时冲入石头坞为自己撑腰,想到龙秋徽的叮嘱,他感觉自己小瞧这家伙了。

  今晚的困境乃至端木雄难题,或许都会因沈万千化解,可自己也会欠上大人情。

  武卷第一,叶子轩笑了一下,暗叹世事无常。

  此时,沈万千的手指在丝袜上划过,笑容很玩味很男人:

  “周媛媛,你这条腿比以前结实了。”

  周媛媛脸色变红:“流氓,放开我。”

  大庭广众,被沈万千这样摸来摸去,周媛媛很是难堪,双手撑在石桌,另一条腿又是一撩。

  沈万千一扯手中的长腿,让周媛媛失去平衡,落入自己怀抱:

  “贱垩人,敢撩阴腿?本少现在就把你上了,观众越多,我越兴奋!”

  在叶子轩感觉台词熟悉时,沈万千解开一个扣子,笑容很是邪恶:“让你知道,得罪我的是什么后果。”

  “刘援朝,知会你一声。”

  沈万千一把按倒周媛媛在狭长桌上:“这女人,我先上了。”

  刘援朝脸色巨变:“沈万千,你敢动他,我要你脑袋。”

  身边同伴想要冲上,却被沈万千的人挡住。

  周媛媛也死命挣扎:“你会为今日猖狂付出代价的。”

  沈万千哈哈大笑一声,流露一抹不置可否:“代价?本少出生到现在,只知道让别人付出代价,从来不知道自己代价。”他还手指一点一名同伴,耀武扬威发出一个指令:“拿出手机,给我录清楚一点,本少还要事后回味。”

  “录好,有赏。”

  几名同伴着拿出手机。

  看着死命挣扎的周媛媛,沈万千放声大笑:“等着,我很快就剥掉你衣服。”

  谷小曼忽然眉头紧皱,似乎感觉哪里见过这个场景。

  叶子轩嘴角勾起一抹笑意,他已经知道沈万千在做什么。

  此时,见到沈万千要霸王硬上弓的样子,刘援朝怒吼一声:“沈万千,是不是要死?”

  群情汹涌!

  苍狼等保镖也冲了过来,两方闹腾可以,但不能出现恶性垩事件。

  “哈哈哈!”

  就当双方人马要就地开战时,沈万千发出一阵爽朗大笑,在周媛媛身上肆意摸了两把,然后才把她推回刘援朝他们的阵营,被吃豆腐的周媛媛脸色难看,想杀掉沈万千的举动都有,只是还没再度上去,就被刘援朝伸手死死拉住。

  他不知道沈万千发什么疯,做出这种触碰底线的举动,所以拉住周媛媛,避免羊入虎口。

  “你们不觉得刚才场景很熟悉吗?”

  沈万千摸出那把白色扇子,啪一声打开扇两下,提醒着刘援朝他们:“我下午去警局观摩了监控录像,就是端木雄要对上官宁霸王硬上弓的场面,我刚才不过是一次案件重演,而且已经大打折扣,比如没先出手把你们揍一顿。”

  “我只是对周媛媛摸两把,你们都打了鸡血一样愤怒。”

  他的白色扇子点着刘援朝,嬉皮笑脸忽然变得大义凛然:“如果你有实力或有一把枪,刚才估计把我毙了,昨天上官宁被端木雄肆虐,墨七熊和叶兄弟愤而出手,不小心打伤端木雄,你们不能理解?还要联手把对方往死里整?”

  “这还有王法吗?这还有法律吗?”

  沈万千毫不客气教训着周媛媛他们:“难道你们又要搬出人命贵贱的理论?你们根红苗正,他们贫贱渺小,所以你们觉得自己比上官宁和墨七熊高贵,你们践踏他们就理所当然,反过来他们对抗你,就是挑衅权威,大逆不道?”

  “这不是扯淡吗?山外有山,人外有人,难道你们没听过?你们都不读书?”

  “如果高贵可以践踏平贱这个理论成立的话,本少也比你们高贵,那我踩踩你们,也是理所当然。”

  “你们干鸟这么群情汹涌?”

  刘援朝和周媛媛他们瞬间语塞。

  话音落下,阿兵等人顿时鼓起掌来:“沈少说的好,沈少说的好。”

  沈万千意气风发,大手一挥:“赏,统统有赏。”

  “沈万千,你究竟要干吗?”

  就在这时,一直沉默的垩江静瑶从后面走了上来,谷小曼他们纷纷把路让开,让江静瑶和沈万千近距离相对,江静瑶看着貌似疯癫实则睿智的老对手:“你不请自来,还故意挑衅,是觉得我们落单好欺负,还是想要展示你威风?”

  “咱们可是向王部长作过保证,大垩事化小,小事化了,井水不犯河水。”

  江静瑶声音清冷:“你今晚这样闹事,可是破坏规矩。”

  “靠!”

  沈万千的白色扇子一收,脸上带着一股不屑:“我跟你说案子,你跟说猖狂,我跟你斗猖狂,你跟我说欺负,我跟你论欺负,你说我耍威风,我跟你比威风,你又说坏规矩,江静瑶,咱们还能不能好好聊天?能不能好好聊天?”

  江静瑶避而不谈端木雄一事:“是你扰乱我们聚会,还搞出欺负媛媛的闹剧。”

  “我摸两把周媛媛,你们就心疼。”

  沈万千放声大笑:“你们这么多人欺负我嫂子,我难道不心疼?”

  “你嫂子?”

  江静瑶一时没转过弯,冷笑一声:“你什么时候有嫂子了?”

  “叶子轩,是我喝鸡血烧黄纸的拜把子兄弟。”

  沈万千用扇子戳着江静瑶的肩膀,一字一句地喊道:“你说,上官宁是不是我嫂子?”

  “用北京话——回答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