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一百零五章 你要战,我便战


    第一百零五章你要战,我便战

    江静瑶的脸一下子就沉了。

    除了沈万千喊叫叶子轩是他的结拜兄弟之外,还有就是他要自己用北京话回答的深意,江垩家祖辈是从华海这个经济中心发家,然后凭借历史机遇成为京垩城一线势力,虽然江垩家已在京垩城沉淀数十年,但祖宗牌位和风水还是在华海。

    沈万千意思很明显,江静瑶数典忘祖,为了融入宋禁城的圈垩子,都快忘记祖宗埋哪里了。

    当然,也有对江静瑶圈垩子的鄙视。

    “沈万千!”

    江静瑶娇喝一声:“放尊重一点。”

    沈万千扇了扇手中的白色扇子,一脸的不置可否:“尊重?尊重是自己挣来的,不是别人给的!”他随后走到叶子轩的身边,摆出并肩作战的态势:“我已经说过,子轩是我大哥,上官宁是我嫂子,你们欺负她,就是欺负我!”

    沈万千振臂一呼:“你们说,沈万千能不能被人欺负?”

    阿兵等人齐声怒吼:“不能,不能!”

    排山倒海,席卷着整个石头坞,气势瞬间压过周媛媛他们!

    在刘援朝他们脸色变得难看,叶子轩流露无奈时,沈万千很是满意同伴的反应,神情更加飞扬跋扈:“听到没有,我兄弟姐妹说不能!”他点着江静瑶他们:“现在,我再给你们一次机会,还会不会为难我的兄弟,我的嫂子?”

    刘援朝和周媛媛他们都一脸寒霜,目光愠怒看着嚣张跋扈的沈万千,虽然恨不得一拳打烂面前的笑脸,可是他们都清楚,除了千里之外的宋禁城之外,他们还真没有实力跟沈万千叫板,论钱,论人,论爹,他们都要逊色上一分。

    江静瑶冷冷地看了沈万千一眼,随后把目光转到叶子轩脸上:“子轩,你什么时候拜了这样一个兄弟,恭喜啊,有沈少这棵大树,你可以衣食无忧了,怪不得你看不上我的一百万,原来早有新主庇护,看来我对你还是走眼了。”

    “停!”

    没等江静瑶把话说完,沈万千就毫不犹豫打断,拍拍胸膛喊出一句:“什么叫靠上我这棵大树?是我死缠烂打要跟轩哥结拜兄弟,是我跪下来抱着他大腿哀求的,轩哥这样有情有义的人,你江静瑶走眼,我沈万千可不会错过。”

    他还用白色扇子点点双方:“这也是你我之间的差距。”

    言下之意,江静瑶的脑子不如他。

    沈万千还冷哼一声:“你一百万很多吗?轩哥会看得上你一百万?我拿十个亿跪着他收,他都没有理会我。”

    不得不说,沈万千确实是一个人才,能上能下,踩起人来肆无忌惮,连消带打让对方不敢反抗,捧起人来又无谓卑微,让人心生暖意,此时沈万千再度喝出一句:“江静瑶,别废话,给个痛快,你们还会不会对付轩哥和嫂子?”

    江静瑶没有直接回应:“端木雄可是断了手脚,你觉得,事态你我控制得住吗?”她还留了一点余地:“我对子轩从来没有恶意,不然昨天也不会保他全身而退,今晚也不会邀请他烛光晚餐,何况他现在有你这靠山,谁能动?”

    “直娘贼!”

    沈万千按捺不住丢了一句粗活,白色扇子敲的啪啪作响:“跟你们这些人说话真是费劲,转弯抹角说了一大堆,结果却没有半点用处,你直接跟我说,端木雄断了手脚,你不会动轩哥,但会对上官宁和墨七熊下毒手不就行了?”

    江静瑶没有否认沈万千的总结,目光看着叶子轩淡淡开口:“沈万千,我跟你目的一样,都希望叶子轩全身而退,只是他现在好像钻了牛角尖,你既然是他的拜把子兄弟,那你就劝劝他,不要一根筋走到底,那会毁掉他前程。”

    “甚至把你沈万千拖入万丈深渊。”

    “劝毛。”

    沈万千踏前一步,气势迫人看着江静瑶:“沈万千出来混,还有今天的成就,靠的不是坑蒙拐骗,不是偷奸耍滑,而是豪气冲天,有情有义,你问问我身边这些兄弟姐妹,我沈万千什么时候抛弃过他们?什么时候出垩卖过他们?”

    阿兵他们又齐齐高举拳头:“没有,没有!”

    在江静瑶不置可否一笑时,沈万千重重哼出一声:“听到没?你们现在该清楚我的人品吧?我从来不会出垩卖兄弟,也欣赏有情有义的人,轩哥跟嫂子和墨七熊共同进退,只会得到我的尊重和全力支持,我绝不会劝他抛弃两人。”

    “这是沈万千的原则,也是我跟你们圈垩子的不同。”

    沈万千神情前所未有的肃穆:“我现在告诉你们,不管你们憋着什么坏,也不管端木家垩族玩什么花样,我跟轩哥共同进退,也会全力庇护上官宁和墨七熊,江静瑶,讲道理,我就跟你们讲道理,讲法律,我就跟你们讲法律、、”

    “玩阴的,我就跟你们捅刀子,”

    有大量人证物证,还有监控视频的沈万千,不忌惮跟江静瑶他们走程序,只怕这些人背后算计,所以先把话说清。

    在谷小曼他们脸色微变时,刘援朝冷哼一声:“沈万千,你还真赌上了。”

    沈万千一脸傲然:“本少玩得起。”

    江静瑶叹息一声:“话已至此,没什么好说的了,援朝,媛媛,小曼,我们走吧,石头坞,就让给沈少玩吧。”

    “等等。”

    一直沉默着看两方斗法宛如置身度外的叶子轩,忽然看着江静瑶神情落寞地开口:“静瑶,你今晚跟我说了三个来意,一是感谢我曾经的援手,请我吃一顿饭,二是谈一谈上官宁和墨七熊的事,三是听我再唱一次《南山南》!”

    “如今,饭吃了,谈判也破了,就让我为你再唱一次歌吧。”

    全场微微沉寂,下意识看着江静瑶,江静瑶淡淡一笑:“还有必要吗?”

    “总是要划上一个句号的。”

    叶子轩伤感笑笑:“这样,你也安心。”

    说话之间,他已经转身向旁边的舞台走去,石头坞专门播放歌曲和电影的地方,那里有一架白色钢琴,安静的在灯光下散发奢华光辉,也像是等待着弹奏的主人,捏着扇子的沈万千微微一怔,似乎没有想到叶子轩还会弹钢琴。

    智慧,身手,才艺,三绝啊,沈万千眼里放光。

    江静瑶轻轻摇头,觉得这是小孩子赌气,最后扔玩具求快垩感的举动,不过她愿意留几分钟,给沈万千一个面子。

    在谷小曼和周媛媛等人嗤之以鼻目光中,叶子轩缓缓走到白色钢琴前面,像是一位大师优雅登场,阿兵等几名沈氏成员迅速扯掉布罩和打好灯光,叶子轩动作轻缓坐下,修长的手指,轻轻一抚,如同流水一般在钢琴键上面滑过。

    一阵美妙的琴声荡起,彷若流光一般,穿过了在场之中每一人心间。

    听到这调试的琴声,原本还有些喧闹的全场都渐渐的静了下来,苍狼等保镖也望了过来。

    “这一曲,献给江静瑶小垩姐。”

    简短的说词,不过那伤感的磁性嗓音,在这一刻却是显得十分吸引人,江静瑶没有什么反应,只是平静看着舞台,沈万千则及时打出手势,制止阿兵他们鼓掌破坏气氛,谷小曼看着灯光璀璨中的叶子轩,轻轻摇头:“不知所谓。”

    周媛媛撇撇嘴,也是相似的不屑:“一个山里小子,能弹出什么花样?”

    刘援朝背负双手,一脸傲然,寻思要不要自己露一垩手,让叶子轩知耻后退?为了泡妞,他可是钢八的水准。

    “叮!”

    琴声响起,音符跳跃,叶子轩的声音也飘飞石头坞。

    “徐徐回望,曾属于彼此的晚上,红红仍是你,赠我的心中艳阳,如流傻泪,祈望可体恤兼见谅!”

    “明晨离别你,路也许孤单得漫长,一瞬间,太多东西要讲,可惜即将在各一方、、、、”

    没有江静瑶熟悉的《南山南》,相反是《千千阙歌》,耳熟能详的旋律,瞬间引起不少人瞩目。

    叶子轩充满了伤感和落寞的声音,随着琴声的节拍一起一伏,然后转入让人心柔的低音,升华,每一个字眼都与跳跃的黑白琴块相互辉映,引人共鸣的沉郁、让人怀旧的嗓音、令人淡淡忧伤的孤独,起伏跌宕,却又释放高垩.潮。

    全场安静,竖起耳朵聆听,像是在听一场告别演唱会。

    玩世不恭的沈万千已经停下白色扇子,整个人沉迷于叶子轩深情的演唱之中,双眼涌现一抹连自己都不知的伤感,似乎想起了一些事,一些人,一些错过的美好,就连最淡然的垩江静瑶都发现,自己竟然失神了数秒,然后一脸愕然。

    叶子轩,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强大?昔日《南山南》还是自己教他的,哼几句消遣可以,何时变成这种大师级水平?

    “来日纵是千千阙歌,飘于远方我路上,来日纵是千千晚星,亮过今晚月亮,都比不起这宵美丽。”

    “静瑶,恩义已断,今日起,你我陌路。”

    一曲终了,叶子轩长身而起:

    “你要战,我便战!”

    飘然离去。

    PS:1:码字是需要时间的,成功打字速度不快,所以写一章很慢。

    2:今天写这五章,从早上八点开始到现在才完成,差不多十五个小时,所以请大家多包涵。

    3:大家放心,有思路,有体力码字,成功就会尽量多更。

    4:最后再呼呼鲜花和打赏,让这个月辉煌一把HO,谢谢大家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