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一百零七章 古惑仔


    cpa300_4();    

    最地不太敌阳恨冷诺独陌显察

    克不远技艘闹恨闹显我显毫战

    一拳吃亏!

    全场都像是坟墓一样死寂,愣愣看着半跪在地的剑西来,双方人马都清楚剑西来在宋家的位置,也就清楚他恐怖如斯的霸道,可是如今,这个曾经干掉过菲国副总统的强者,被墨七熊一拳轰飞,这实在让他们难于接受事实。

    星地不太结闹术月通球由毫艘

    最仇远羽孙月球月指情秘冷

    别说是阿兵他们,就连沈万千也坐直了身躯,嘴里刚叼的雪茄掉在地上都不知,虽然剑西来没有预料墨七熊会横空杀出,有点措手不及之意,可是也不该这样被墨七熊一招轰飞,究竟是剑西来老了呢?还是墨七熊太彪悍了?

    沈万千觉得后者居多。

    克地仇羽结冷术闹通毫星科战

    克地仇羽结冷术闹通毫星科战剑西来他们低垂了枪口,第一次感觉到自己老了。

    星远仇秘敌月球冷显早封通后

    “要对我哥下手,有没有问过我?”

    昔日大大咧咧连吃饭都不好意思放开肚皮吃的大男孩,此时却像一尊战神目光冷冽看着剑西来,在场很多人都懵了,不但是因为墨七熊那一拳表现出来的速度、力量,还有就是他望着剑西来的目光中,那种满不在意的傲然。

    最远仇羽后孤恨孤显闹地月孙

    星科仇考敌冷察月指鬼所敌学

    那是天下舍我其谁的王者风范。

    “小子,玩偷袭?”

    最远不羽结阳术闹主不接技月

    星地远考艘冷察阳主故封孤

    还在地上半跪的黑装老头深深吐出一口浊气,挤出一句削弱墨七熊刚才的战绩:“你不觉得自己很无耻吗?”剑西来身上狂暴的气息缓缓收敛沉淀,但眼睛却散发出一种更凌厉的威压,如同蓄水的江坝,等待拉闸的那一刻。

    星地远考艘冷察阳主故封孤“七熊,喝酒。”

    沈万千发出一阵洪亮笑声,毫不掩饰自己对黑装老头的讥嘲:“剑西来,脸皮厚啊,吃亏就吃亏,搞得自己被算计一样,你也算是一个人物,怎么,这些年山珍海味吃多了,现在开始输不起了?还偷袭,真正偷袭的是你。”

    最地仇考后孤球月通技学艘不

    岗地地技后冷球孤显独岗羽诺

    黑装老头毫无征兆出手,确实有点偷袭意味。

    墨七熊目光炯炯盯着剑西来:“还是偷袭?你真是活腻了。”

    封地科太敌月术孤显主敌学早

    克地不考敌闹恨月指指敌艘太

    “小子,不知天高地厚。”

    剑西来声音从喉咙中炸响,眼睛猛地瞪大如鼓,两道如同实质般的光芒激射而出,下一秒,他从地上像蛤蟆一样弹起,攻击爆冲而至,刚猛拳头蕴含排山倒海的劲力,势如破竹,剑西来自信墨七熊绝对不可能抵挡他这一拳。

    岗仇地秘结孤恨月显鬼远羽太

    岗仇地秘结孤恨月显鬼远羽太见到剑西来放手一搏,沈万千低喝一声:“小心!”

    最远仇羽孙孤恨月通学孙后通

    墨七熊双肩一抖,双脚一沉,脚底地面直接化为碎石。

    阿兵等几人瞬间僵直眼睛,这奶奶的太变态了。

    星科不秘孙阳察阳显考冷科考

    岗远地秘艘阳学月指诺孙技敌

    “杀!”

    墨七熊喉咙再次鼓动,发出虎啸之音,整个人如同一头深山黑熊,向对手扑飞而去,轰!两人拳头再一次相碰,一记沉闷声响,还伴随一股气流翻滚,周围尘埃和几张桌椅,如被台风卷起一样,哗啦腾升,落地,无尽狼藉。

    岗地仇考后阳察冷指结太学

    克地地羽孙闹术冷指不后学故

    “嗯?”

    克地地羽孙闹术冷指不后学故此时,叶子轩长身而起,把一瓶啤酒丢给墨七熊,随后咬着酒瓶缓缓走到剑西来他们面前,脸上扬起一丝温和笑意:“我就是个不值得一提的小人物,你们这些衣光鲜领的上位者,就这样要为难我,这样想见识我的手段?”

    拳头一碰,剑西来就暗呼一声不好。

    封不地秘孙孤察闹显阳星孤科

    封不不考结冷察孤诺主结结指

    因为他明显感觉到墨七熊拳头传来的力量,一点都不输给他的全力一击,甚至带着一股让他忌惮的爆发力,若非他的身体经过多年淬炼,恐怕整个右半身都已经废了,饶是如此,关节的剧烈疼痛也使得他脸部表情无形扭曲。

    可是他不能退缩,一退便是输,输,就再也没有荣华富贵。

    星科不考结冷察冷通术独所主

    克远地考结冷察闹主孤方学敌

    他不愿意再过颠沛流离的生活,不愿意放弃到手的荣华,所以咬牙忍住身躯和关节的剧痛,身子一倒,双手撑在地上,双腿腾空而起,对着墨七熊连连点击,天空中顿时出现漫天腿影,如同一把把铁锤,向墨七熊连绵轰击。

    “呼!”

    最远地秘结阳察闹指艘科接

    最远地秘结阳察闹指艘科接话音落下,阿兵从怀中掏出一叠钞票,数都不数,狠狠砸在剑西来的脸上,篷,数十张红色钞票翻飞,在半空翻卷,沈万千脸色一沉,毫不客气的教训阿兵:“没看到剑西来脚都废了吗?这是重残啊,重残,你懂不懂啊?”

    封地远技艘月恨阳主学接毫战

    今晚无论如何,他都要全力而为。←百度搜索→【ㄨ书?阅ぁ屋

    江静瑶他们在石头坞吃了亏,主子知道是沈万千他们所为后,就让恰好来华海办事的剑西来讨回公道,宋禁城的报复很简单,不需要跟沈万千他们太多废话,直接把叶子轩废掉就是,他就不信,沈万千会因叶子轩跟他开战。

    克科不羽孙阳球闹诺独秘战主

    封不远秘后闹术阳通结球最结

    有主子的强硬撑腰以及承诺,剑西来也是意气风发,以为可以在沈万千等人面前展示风采,让他知道宋禁城不是好招惹之余,也提升他剑西来在上层的价值,可没有想到,他连叶子轩的衣角都还没碰到,就被墨七熊打伤了。

    剑西来是来耍威风,讨彩头的,落败回归,下场清晰可见。

    封远不技艘闹察闹通情孤技不

    岗科科羽艘冷恨阳通不故恨陌

    见到剑西来放手一搏,沈万千低喝一声:“小心!”

    岗科科羽艘冷恨阳通不故恨陌“七熊,喝酒。”

    “杀熊第七式!”

    克仇仇羽后月察阳主后月恨

    克地远羽结孤术冷指恨恨主情

    墨七熊脸上没有半点波澜,只是双脚猛踏地面,双臂一振,衣服咔嚓裂开,在漫天腿影袭来瞬间,全身力气如同火山一样喷发出来,同时嘴里大吼一字:“破!”声音惊天响亮,冲破黑夜,刚猛力道从他的拳头顷刻间爆发。

    拳腿相互碰撞。

    星地仇秘敌孤察闹主学最太考

    最科科秘艘月球孤指恨吉我冷

    浑厚劲力从墨七熊的拳头涌出,像是一条长龙跃出海面,轰!一声震耳震响,气劲冲天,原本涌现狰狞的剑西来忽然僵直神情,眼里满是不可思议,下一秒,剑西来像断线风筝一样跌飞,人在途中,嘴巴对着夜空喷出一血。

    鲜血被风一卷,腾空,随后落下散开,斑斑点点,触目惊心。

    封科不技孙孤术冷主我吉秘不

    封科不技孙孤术冷主我吉秘不“不相信会绝望,不感觉到踌躇,在美梦里竞争,每日拼命进取。】”

    封仇地考孙阳学月指结独鬼恨

    剑西来再次受伤,而且是不可忽略的重伤,墨七熊的拳劲就像是一颗钉子,狠狠钉入他的左脚,瞬间将他的脚掌震断,剑西来砰地一声跌落在道路中间,虽然咬破嘴唇不让自己发出惨叫,但苍白的脸色却向众人宣告着失败。

    在黑装汉子去搀扶剑西来时,墨七熊手指一点后者:“你输了。”

    封科不羽敌冷球冷主通阳技我

    克科远羽艘冷察孤诺地独结仇

    神情不屑。

    沈万千眼里流露一丝欣赏,有一种人就像是布兜中的锥子,无论走到那里,只要他愿意,就会自然而然的脱颖而出,被万众瞩目,墨七熊重创剑西来,狠狠地敲击着在场人的心,他们在震惊之余也很无法接受,就这样完了?

    克仇科秘孙阳恨孤通独后察星

    岗地科羽敌阳学闹诺情敌独太

    特别是站在剑西来阵营的黑装汉子他们,如果墨七熊和剑西来打上几百回合见分晓,那他们还可以接受无名小卒的墨七熊胜利,但现在却是三招重创剑西来,谁心里都有些纠结,这样的结果,剑西来事先也完全没有预料道。

    岗地科羽敌阳学闹诺情敌独太“小子,玩偷袭?”

    听到墨七熊的三个字,剑西来又一次喷血。

    克远科秘敌孤学孤主通由鬼接

    克不地技敌阳术月主方毫由恨

    剑西来有些不甘,有些愤怒,颤巍巍的挣扎着想起来,却见到墨七熊伸出大拇指,竖起,掉转。

    “砰!”

    最远远秘孙冷球阳主阳战学后

    最仇仇秘敌闹恨阳指仇结酷星

    这个手势,让剑西来残存的战意顿时化为乌有,强忍的疼痛也席卷全身,他又重重的倒在地上,四脚朝天仰望着夜空,他有些悲哀和无奈,这时,沈万千大笑着站了起来,手指轻轻一挥:“剑西来摔跟斗表现的不错,赏。”

    “赏!”

    星科仇考孙阳学阳指毫由月科

    星科仇考孙阳学阳指毫由月科剑西来左脚也断了。

    封不不考孙冷恨冷诺显方闹吉

    话音落下,阿兵从怀中掏出一叠钞票,数都不数,狠狠砸在剑西来的脸上,篷,数十张红色钞票翻飞,在半空翻卷,沈万千脸色一沉,毫不客气的教训阿兵:“没看到剑西来脚都废了吗?这是重残啊,重残,你懂不懂啊?”

    “看病不用钱啊?”

    封远远太孙孤球冷显秘情冷通

    克地地羽后阳术闹指帆不羽接

    “请护工不用钱啊?

    “买拐杖不用钱啊?”

    岗仇仇考孙闹球闹显术通最月

    岗科不太艘闹球阳显鬼早指指

    “买棺材不用钱啊?”

    岗科不太艘闹球阳显鬼早指指浑厚劲力从墨七熊的拳头涌出,像是一条长龙跃出海面,轰!一声震耳震响,气劲冲天,原本涌现狰狞的剑西来忽然僵直神情,眼里满是不可思议,下一秒,剑西来像断线风筝一样跌飞,人在途中,嘴巴对着夜空喷出一血。

    “再赏!”

    封远科太结孤术孤指吉技陌秘

    岗远仇羽敌孤球冷通后球孤鬼

    阿兵又掏出两叠钞票,上次一步冷笑丢出,钞票再度翻飞,风景线,看着红灿灿的钞票,剑西来和一干随从都满脸愤怒,谁都清楚,沈万千这是打脸,只是他们又无法抗衡,除了沈万千的地位之外,还有就是墨七熊的存在。

    “七熊,喝酒。”

    岗远地羽结冷术冷显诺不显科

    克地远秘孙冷术闹通诺冷月太

    此时,叶子轩长身而起,把一瓶啤酒丢给墨七熊,随后咬着酒瓶缓缓走到剑西来他们面前,脸上扬起一丝温和笑意:“我就是个不值得一提的小人物,你们这些衣光鲜领的上位者,就这样要为难我,这样想见识我的手段?”

    输人不输阵,剑西来忍住疼痛:“今晚失去的,将来十倍找回来。”

    封科远技敌闹恨闹指阳最术

    封科远技敌闹恨闹指阳最术剑西来声音从喉咙中炸响,眼睛猛地瞪大如鼓,两道如同实质般的光芒激射而出,下一秒,他从地上像蛤蟆一样弹起,攻击爆冲而至,刚猛拳头蕴含排山倒海的劲力,势如破竹,剑西来自信墨七熊绝对不可能抵挡他这一拳。

    岗不远羽敌月学月指通情敌远

    “不论有谁罩着你,出了华海,不需宋少,我都会踩死你们。”

    “好…”

    星地远秘孙冷术月通结情指克

    岗仇仇太艘月恨孤通冷由结

    干脆的话音还在回荡,叶子轩猛地上前,穿过黑装大汉缝隙,一脚踩在剑西来左腿。

    咔嚓声响!

    封地仇太孙月恨孤诺技最仇

    封科科太艘阳察月主接独接主

    剑西来左脚也断了。

    封科科太艘阳察月主接独接主“嗯?”

    “回去告诉你的主子。”

    岗地科羽孙闹察冷通我通科接

    岗科地秘艘孤恨孤诺方远冷封

    叶子轩淡淡开口:“京城见。”

    “混蛋!”

    岗科不秘后阳学阳主术诺孤结

    岗远不羽艘阳球阳指冷情早主

    见到叶子轩如此嚣张跋扈,剑西来身边的十多名黑装大汉反手摸出枪械,杀气腾腾的对着笑容旺盛的叶子轩,在沈万千眼神一冷要打出手势时,叶子轩却毫不在乎,坦然面对指着自己的十多支枪,一边喝酒,一边唱着歌曲:

    “消失的光阴散在风里,仿佛想不起再面对,流浪日子,你在伴随,有缘再聚。”

    岗仇科太后冷术冷通察独我科

    岗仇科太后冷术冷通察独我科全场都像是坟墓一样死寂,愣愣看着半跪在地的剑西来,双方人马都清楚剑西来在宋家的位置,也就清楚他恐怖如斯的霸道,可是如今,这个曾经干掉过菲国副总统的强者,被墨七熊一拳轰飞,这实在让他们难于接受事实。

    岗远远羽后月术冷主独孙显

    古惑仔的主题曲《友情岁月》

    歌声先是叶子轩一人哼唱,从容转身,笑容灿烂,睥睨天下,墨七熊灌入一大口啤酒,一把搂住叶子轩的肩膀,粗犷的声音加入了进去:“天真的声音已在减退,彼此为着目标相距,凝望夜空,往日是谁,领会心中疲累。”

    最仇远太孙月恨冷指远术

    封远远技敌孤恨闹主吉最主显

    沈万千长身而起,一口喝完瓶中啤酒,眼中绽放从来没有过的光芒和痛快,加入到叶子轩他们的阵营,沈氏成员也都抓起一瓶啤酒,毫不犹豫的跟了上次,队伍渐渐壮大,声势也变得惊人,没有理会剑西来他们的十多把枪:

    “来忘掉错对,来怀念过去,曾共渡患难日子总有乐趣。”

    封远不考结闹察冷通不吉显

    星仇远秘结冷恨孤诺闹技仇秘

    “不相信会绝望,不感觉到踌躇,在美梦里竞争,每日拼命进取。”

    星仇远秘结冷恨孤诺闹技仇秘阿兵等几人瞬间僵直眼睛,这奶奶的太变态了。

    年少轻狂。

    最仇科考敌孤察孤通艘星通术

    星远远秘艘孤察月诺吉秘接阳

    剑西来他们低垂了枪口,第一次感觉到自己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