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一百零八章 以后多多亲近
第一百零八章以后多多亲近

    清晨七点半,叶子轩出现在华海佘山度假区(天才布衣108章)。

    佘山国际高尔夫俱乐部就坐落于这里,总占地面积三千亩,其中两千亩为十八洞七十二杆国际锦标级球场,由顶尖公司所设计,设计规划极力保护原生植被,精心营造华海唯一森林丘陵型生态球场,此外还有三十道练习场。

    此时,龙傲天和古大佛正在草坪上聚精会神的较量,明争暗斗差不多十三年的两人,不忘记在球场上分个胜负,叶子轩没有马上过去打扰他们,而是走到侧边专门休息的地方坐下,休息区放眼望去,整个球场情况一览无遗。

    叶子轩靠在白色椅子上,挥手要了一杯椰子汁,还没有喝两口就见白秋画出现,她手里捧着一个托盘,上面有一些点心和水果,见到叶子轩顿时嫣然一笑,大大咧咧的坐到他腿上:“弟弟,喝什么椰子汁啊?来瓶特仑苏(天才布衣108章)。”

    “咳咳!”

    叶子轩差点把嘴里的椰子汁喷出来,好不容易咽下却呛个半死,良久才放下手中饮料道:“白小垩姐,我吃过早餐了,牛奶就不喝了,哪个,旁边还有不少椅子,你到那里去坐好不好?我这双腿昨晚走路多了,承不起你啊。”

    今天的白秋画穿了一件黑色的纱织竖领女式汗衫,开得有点低,一对饱满丰盈的**,被挤得紧紧贴在了一起,圆圆鼓鼓,让人不敢直视,下身是条七分的黑色打底裤,露着嫩白的脚踝和雪白的小腿,性垩感迷人,光彩靓丽。

    她这样坐在叶子轩的身上,叶子轩当然有点受不了。

    白秋画看出叶子轩的尴尬,脸上笑容更加娇媚:“怎么?还怕羞?你可是摸过姐姐两次的人,最后帮我驱毒的时候还把我衣服都扒了,你我之间早就没有隔阂,怎么还一副羞涩样子?莫非你还是处的?弟弟,你是不是啊?”

    白秋画变得兴奋起来,还用**有意无意往叶子轩脸上凑,叶子轩一把按住她的双肩:“白小垩姐,摸你两次都非我本意,纯粹是救你的需要,你让我负责有点不垩厚道,哪个,你还是先坐旁边吧,你坐我身上给我好大压力。”

    “害羞小子。”

    白秋画也没有继续调戏叶子轩,免得引起后者反感毁掉两人关系,只是起身的时候,突然在叶子轩的脸颊上亲了一口,虽然如蜻蜓点水一般一闪而逝,不过女儿香气和瓣般柔软嘴唇所带来的湿润热感,还是让叶子轩一怔。

    尤物啊尤物。

    叶子轩给白秋画作出判断,恨不得把这妞就地办了,只是他心里很清楚,白秋画看似随便,实则很有底线:“白小垩姐,你前世肯定是一条狐狸精,不然今生怎会变得如此尤物?把你丢去妇女协会,估计你会被人当场撕碎。”

    “你这是赞我,还是贬我啊?怎么感觉你在骂我小三啊?”

    白秋画坐在叶子轩旁边的椅子上,拿起一个刀叉刺起一个点心,轻轻咬了一口:“不过姐姐就算做小三,也只做你的小三,这些年,从我面前晃荡的男人没有一百也有八十,比你帅比你有钱的大把人在,可我就对你顺眼。”

    白秋画修长双腿一错,勾出一道撩人的弧度:“我想,我是爱上你了。”

    叶子轩看着远处的古大佛和龙傲天:“爱上我了?咱们才见四次面,你就爱上我了?会不会太儿戏?”

    白秋画幽幽一笑:“一见钟情都有,四次相爱很正常,好了,不调戏你了。”她也把目光望向龙傲天和古大佛:“十三年了,龙爷和佛爷是第一次一起打高尔夫球,看到他们这个样子,我有些遗憾,但又为佛爷感到高兴。”

    叶子轩接过话题:“遗憾是龙氏和雄鹰,经过赵一冰一事之后,不仅会化解掉昔日恩怨,还会双雄携手,双方再也不会明争暗斗,雄鹰多年来一统华海的雄心,要就此止住或消沉,高兴是佛爷破掉了心结,可以安心念佛。”

    白秋画伸出脚尖,摩擦叶子轩小腿:“正解。”

    在叶子轩把腿挪开时,白秋画又幽幽一笑:“听说昨天除了赵一冰的事情之外,还发生了很多影响华海格局的风垩波,你跟江静瑶他们的冲突加剧,还站入了沈万千的圈垩子,怎么?你终于不再做你的临时工,准备大展拳脚?”

    “你的消息还挺灵通的啊。”

    叶子轩没有意外白秋画洞悉一切,拿起椰子汁抿入一口笑道:“我还是想要做临时工的,每天斗斗地主,跟警斗斗嘴,一个月就有两千二,还有饭补,这是何等的好工作啊,如果不是形势迫人,我一定不会离开警局的。”

    “我知道卷入风云不是你本意,得罪端木雄他们也确实棘手。”

    白秋画媚意丛生的眼睛流淌一抹关怀:“我也不否认,有沈万千这棵大树,你可以躲过很多麻烦,未来的日子也会风风光光,可是你要想清楚,沈万千的路,是一条比我们更危险的不归路,要么位至巅峰,要么碾碎成泥。”

    她压低声音补充一句:“我前天已经跟佛爷说了,希望他出手帮你解决端木雄一事,佛爷答应了,佛爷实力没有沈氏雄厚,但这些年也不是只顾念佛,手里还是有不少东西的,他运作起来,一样可以把华垩国搅得风起云涌。”

    “而且现在龙爷也很器重你。”

    白秋画显然不希望叶子轩卷入派系之争:“他已经在帮你化解此事,他们两个为你出头,再给时间周旋,端木雄一事肯定没有问题,子轩,如你还没跟沈万千有死契的话,希望你从他的圈垩子跳出来,让佛爷他们为你解决。”

    “谢谢白小垩姐。”

    叶子轩嘴角勾起一丝笑意,眼里蕴含一抹感动,不管昔日跟白秋画有过什么恩怨,至少她此刻是真的关心自己:“沈少让圈垩子深似海,佛爷的人情也难欠啊,不过你不需要担心,我没有进入沈少的风云榜,没做武卷第一。”

    “你没有入他圈垩子?”

    白秋画眼睛微微睁大:“那他怎么全力为你运作?一大早还飞回广东,听说找沈老撑腰。”

    原来沈万千大清早急忙回去,是要给自己彻底解决事端,叶子轩算是明白沈万千临时离开的原因,心里腾升一股暖意,随后坦然迎接着白秋画的目光:“我没进风云榜,我只是跟他结拜了,撒鸡血,烧黄纸,烧生辰那种。”

    “什么?”

    白秋画一脸讶然:“你们结拜兄弟?”江湖出身还是雄鹰二当家的白秋画,自然知道拜把子跟进圈的区别:“他跟你成为兄弟?这怎么可能?这沈万千虽然为人疯癫,出手豪爽,聚集一大批精英卖命,也有不少狐朋狗友。”

    “可是他从来没有跟人结拜兄弟,你究竟给他下了什么迷垩药?”

    她心里知道,两人如果真的结拜兄弟,叶子轩无论地位还是关注度都会瞬间提升,以沈万千的义气,叶子轩的才华,不用三五个月,叶子轩一定会成为上流圈垩子焦点,至于端木雄和高胜寒一事,最终也会雷声大雨点小化解。

    沈氏不会允许沈万千的结拜兄弟被人践踏。

    看着白秋画不可思议的样子,叶子轩很装叉的抛出一句:“天机不可泄露。”

    随后,他望向戴着白色太阳帽的古大佛和龙傲天,两人正谈笑风生向这边走过来,手指摩擦着椰子汁杯子:“白小垩姐,古先生和龙先生叫我过来干什么呢?”龙秋徽只是把消息通知他,并没有告知两位大佬请他过来的缘故。

    白秋画幽幽一笑:“天机不可泄露。”

    叶子轩摇摇头:“真是调皮的孩子。”

    他又想起赵一冰的事:“看两位大佬笑容,昨天事情应该解决得很顺利很满意,你们是怎么撬开赵一冰的嘴?”

    没等白秋画出声回应,叶子轩眼前一闪,一个瘦小的人儿像是魅影一样,出现在叶子轩的椅子旁边,一张苍白的面孔映入后者眼里:“赵一冰?很好玩,很好吃,白姐姐让我跟他聊聊,我只是吃掉他两只耳朵,他就哭了。”

    “然后就跪了。”

    他还扳起手指:“还有那位姐姐的手指,也很好吃,咬起来,嘎嘣脆。”

    “吃了?哭了?跪了?”

    叶子轩看着面前的苍白青年,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你是谁?”

    “我是空小寒。”

    空小寒绽放一个迷人笑容,还有一排森白锐利的牙齿:“白姐姐的弟弟。”

    “靠!”

    叶子轩见到空小寒尖锐牙齿,全身顿起一阵鸡皮疙瘩,连人带椅子向旁边翻了出去,空小寒正要条件反射地扑上去,白秋画脸色一变,喝出一声:“小寒,退下,这是佛爷的贵宾,也是姐姐的好友,不得无礼,乖乖坐下。”

    空小寒停滞脚步,乖乖在旁边坐下。

    叶子轩总感觉这孩子阴森森的:“白小垩姐,这是什么鬼啊?”

    白秋画幽幽笑道:“这是我弟弟,很可爱,很单纯的孩子,你们以后可以多亲近。”

    叶子轩摆摆手:“没事还是不要亲近。”

    如果拍鬼片,叶子轩觉得空小寒完全可以本色出演,那身上阴森,实在让人难受。

    两人打趣中,龙傲天和古大佛已经走了回来,见到叶子轩都绽放和蔼笑意,还先后跟叶子轩来了一个握手,给予后者足够的尊重,短暂寒暄之后,叶子轩开门见山问道:“龙先生,古先生,你们今天让子轩过来,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

    龙傲天笑容亲切:“叶老弟,我们今天叫你来,是有一个不情之请。”

    古大佛轻声补充:“我们想见唐薛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