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一百一十五章 铁血将军


    在恐怖分子按部就班时,叶子轩也从容走出洗手间(天才布衣115章)。

    他没有直接提着枪杀入九号影厅,除了不知道里面具体情况之外,还有就是这时解救他们绝非上策,各个出入口被堵住,把他们从九号影厅放出,他们也无法顺利逃出电影院,相反会激怒恐怖分子,到时来一个扫射怕是要死几百人。

    与其铤而走险赢取一线生机,还不如让他们继续呆在影厅。

    只有先摸清楚影院情况,尽量杀掉恐怖分子,再结合外面军警的施压,人质伤亡才会降到最低,叶子轩心里作出一个初始计划,随即就提着枪大摇大摆走动,他早已经换上恐怖分子的衣服,加上黑色面罩掩护,他相信能撑一段时间。

    途中,叶子轩还生出一丝奇怪,恐怖分子大概有二十多人,其中一半戴着口罩,一半露出五官,面目露出的人,就是叶子轩在后门见过的那批,而戴着口罩的更多是次级成员,他开始有点疑惑,但捕捉到一人有些皱褶的皮肤就大悟(天才布衣115章)。

    露出面目的家伙,全都带着极其高仿的面具,叶子轩心里一动,知道他们这样做怕是为了让人深刻记住假面目,这样离开时扯掉就容易转移官方注意力,让军警去严查一批根本不存在的面孔,远比让军警查看每一个人身份要有意义。

    叶子轩心里一叹:这些家伙真是狡猾啊。

    “蜻蜓,蜻蜓,我是黄蜂,你们在哪?”

    就在叶子轩跟两名悍匪转角相遇时,一人正握着对讲机呼叫:“你们要去扼守西门,听到请回答!听到请回答。”

    对方没有反应!

    黄蜂眉头轻轻一皱,又拨弄了两下对讲机,还是没有任何回应,正跟叶子轩相对而行的他,忽然停止步伐望向前者,看着他腰部不断闪烁红灯的对讲机,目光一沉厉声喝道:“你的对讲机干吗不打开?不知道要随时保持联系吗?”

    叶子轩笑了笑没有说话,伸手打开对讲机。

    黄蜂见状也没再说什么,只是转身的时候,对着对讲机又喊出一句:“蜻蜓,蜻蜓、、、”

    “蜻蜓,蜻蜓、、、、”

    重复的声音在走廊炸起,叶子轩和黄蜂他们几乎同时回头,在后者一脸惊讶看着叶子轩对讲机时,叶子轩已经冲了出去,对着最近一名悍匪就是一拳,后者也反应极快,枪口一移一扣,砰,子垩弹擦着叶子轩胳膊过去,打在墙壁反弹。

    弹头没入黄蜂胳膊,打得他闷哼一声。

    “砰!”

    在开枪悍匪脸色微变时,叶子轩已经一拳轰至,狠狠打碎悍匪高挺的鼻梁,也打碎对方整个面部骨架,还摔了出去,叶子轩出手一改昔日温和,全是招招致命的心狠手辣,毕竟碰上这些带着枪垩械的悍匪,再留着余力就跟找死差不多。

    这个时候,对敌人仁慈,也就等于对自己残忍了

    当然,叶子轩也没有停顿,重伤完这名悍匪后,就腰一弯向前扑出,他已经从走廊玻璃中见到,黄蜂正忍着手臂的伤痛,也不管流弹在狭小空间的跳跃,从后面瞄准自己,几乎是叶子轩刚刚扑出,子垩弹打在墙壁上,弹起一大片石屑。

    几颗弹头还弹到黄蜂面前,多出几个触目惊心的小洞。

    “砰砰砰!”

    黄蜂杀红了眼睛,枪口向下继续扣动扳机,这一会的功夫最少射出了十发子垩弹,一名同伴已经血溅当场,蜻蜓也怕是凶多吉少,他发誓要干掉这个伪装者,他不相信这个人会比子垩弹还要快,可他却骇然的发现一点,对手真比子垩弹快。

    十多发的子垩弹连续轰出,却一发都没有伤到叶子轩,有一次好不容易瞄准,叶子轩却反手抓起重伤的同伴,让后者承受了两颗子垩弹,鲜血溅射,一命呜呼,黄蜂神情变得更加震怒,子垩弹再度疯狂点射,只是依然没有取得相要的效果。

    子垩弹打中的只是墙壁或躯体,弹起一抹抹刺鼻的白烟,当他打光子垩弹摸出弹夹换上时,死去同伴的尸体横空砸来,黄蜂下意识偏头躲闪,待他再举枪向前靠近击杀,却诡异的发现叶子轩不见踪影,于是止不住的一愣,枪声随之停下。

    就在这时,他突然胳膊一麻,叶子轩竟然射到他的身边,扣住了他的手腕。

    力道如铁箍般紧实!

    黄蜂心中暗呼一声不好,毫不犹豫扣动了扳机,手臂却是不由自主向上一扬,打到走廊上面的天板,白色木板轰然炸开,碎片四溅,露出一个窟窿,黄蜂这一刻只觉得半边胳膊都是麻的,放了一枪后,竟然握不住手垩枪,心中大骇。

    无奈之下只能忍痛挪动左手,拔出一把匕垩首向叶子轩扎过去。

    但还没碰到后者身躯,就觉得一股大力由手腕传过来。

    咔嚓!他两只手被叶子轩硬生生折断,

    黄蜂剧痛不已,但依然倔强的仰着头,仿佛是面对屠刀的勇士。

    脸上的每一个表情,都代表着悲壮、愤怒、仇恨、不甘等种种情绪。

    “砰!”

    叶子轩手起手落,狠狠打在他的后脑勺,势大力沉,黄蜂眼睛一黑,就晕了过去。

    叶子轩扛着他迅速撤离,他已经听到脚步声靠近。

    “怎么回事?”

    刚刚转角,他就见到一名悍匪冲来,只是误认自己为同伴,叶子轩抬手就是一枪,随着枪响,悍匪身子往后一仰,便烂泥般的倒在了地上,他是胸口中枪,一时间没死,在那里张着嘴发出啊啊声,手脚抽搐,生命之光从他眼中剥离。

    叶子轩低呼一个数字:“五个。”

    “呜——”

    此时,电影院外面正涌现十几辆警车,一个个闪着刺眼的警垩灯,拉响着警笛正从四面八方的包围了过来,虽然距离颇远,但汽车轰鸣和各种各样的喊叫声,却震颤着空气,龙秋徽的吉普车更是一马当先,顷刻横在拉好的警戒线前面。

    “七叔,情况怎样?”

    跳出吉普车的龙秋徽全副武装:“对方究竟是什么来历,胆敢劫持华海影院?”

    “听说是恐怖分子。”

    提前到达的七叔了解到部分情况:“对方已把整个影院控制了,各个出入口都有悍匪身影,门把还装有跳雷,里面还开了不少枪,估计有不小伤亡,我看了一下今天电影的排坐率,虽然不是放映的黄金时间,但保守也有一千人在。”

    “对方连线了官方,但上面还没具体指示,只让我们负责外围警戒。”

    龙秋徽的眉头紧皱起来:“一千人?对方还真是大胃口啊,胆敢劫持这么多人做人质,还敢肆意开枪杀人!”她叹息一声:“看来恐怖分子对官方有很高诉求,不然不会把阵势搞得这么大,要知道,此次事了,华垩国必然全球追杀。”

    她清楚华垩国官方向来爱好面子,这次被人冲到家里扇一大耳光,怎么也会报复对方讨回彩头。

    “尽人事,听天命吧。”

    七叔苦笑一声:“刚刚结束烟凶案,又来一出影院袭击,华海最近真是不平。”他环视着四周越来越多的军警,又看看远处不明真垩相的群众:“虽然电视台和媒体对外宣告反恐演习,但涉及太多人质,他们家属迟早会扩散消息。”

    龙秋徽呼出一口长气,看了一眼面前的电影院:“谁负责这次事件?”

    虽然她是华海刑侦队长,但她清楚此事超出她的能力,她也没有资格主持大局,七叔向后面微微一偏头,一队队全副武装的士兵正散开包围:“听说是华海驻军的秦司令,恐怖分子指名道姓要找他对话,双方怕是有什么旧时恩怨。”

    “不过我们都无权过问这些,安分做好份内事就行。”

    “秦司令?”

    龙秋徽俏脸一变:“这可是鹰派分子。”她眼睛看着前方影院:“搞不好他会轰掉影院。”

    七叔眼睛瞪大:“轰掉影院?这、、这会吗?”

    龙秋徽问出一句:“秦司令在哪个位置?我要去找他!”

    “在西侧毛家菜馆坐镇指挥。”

    七叔拉住龙秋徽:“你找他干吗?”

    “叶子轩在里面。”

    此时,戒备森严的毛家菜馆里,六十八寸屏幕,正浮现牧师那种坚毅却不乏温润的脸,他看着灰衣老者绽放一抹笑容:“秦司令,你好,我叫牧师,来自圣火组织,很高兴见到你,我率二十六名兄弟和九百名人质,向秦司令问好。”

    笑容灿烂,言语轻柔,但字眼却蕴含一股杀气。

    屏幕还多了一个画面,那就是九百名人质的现场,恐怖分子,枪垩械,匕垩首,手雷,场景很是刺激人心。

    菜馆中,灰衣老者看都没有看牧师的脸,只是用一个叉子把两个拳头大的番薯埋入火炉,火苗翻飞,杀意弥漫:

    “牧师,你有两条路选择。”

    “第一,放下武器,来这里跟我一起吃番薯。”

    “第二,番薯熟了,我吃了,然后夷平整个影院。”

    “记住了!”

    他宣告道,声音中有一种让人肝胆俱寒的力量:“我叫秦世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