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一百二十一章 犯我华国者,虽强必诛

天才布衣 第一百二十一章 犯我华国者,虽强必诛

  “杀!”

  奄奄一息的棕熊忽然一踢墙壁,疯狂吼叫着撞开两名要铐他双手的特垩警。

  整个人像是猎豹一样扑向叶子轩,手里还捏着一把锋利匕垩首,就如一道裂破长空的闪电,发出震慑人心的刀啸。

  棕熊视死如归向叶子轩的身上要害疾刺。

  何子离还清晰见到棕熊那一张狞笑的脸,带着愤怒,带着狡猾和疯狂。

  这是垂死挣扎的节奏!

  “子轩。”

  何子离发出一记喊叫,扑在叶子轩的身上。

  何子离是警校出来的,虽然不算骁勇善战,但多少有点身手底子,而且她所站位置正是叶子轩的身后,这一扑,正挡住在叶子轩的后面,那把匕垩首森然刺入其左肩处,刀尖还在脖子留下一道痕迹,棕熊体格强壮,垂死力量更是惊人。

  “杀!”

  匕垩首斜穿过何子离的后肩,从前面破出并抵向叶子轩后背,直至刺破叶子轩的衣服后才停了下来,溅射出一股鲜血。

  刀锋凌厉,何子离眼神痛苦,但硬生生扛住没有惨叫。

  当转身的叶子轩感受到刀尖锋利,见到何子离身上迸出的鲜血,整个人仿佛被千年寒霜冻住了一般。

  叶子轩那双清冷的眼眸,也变得迷茫和痛苦。

  近在咫尺,棕熊想要把刀刺入叶子轩胸膛。

  “杀———”

  叶子轩一把抱住一脸痛苦的何子离后退,同时狠狠踹出一脚,棕熊庞大身躯顿时被踹飞出去,重新砸在墙壁喷出一口鲜血,叶子轩反手拔出何子离肩膀上的匕垩首,猛地一抛,刀尖与空气摩擦发出嘶嘶声响,闪电一般地刺入了棕熊的胸膛。

  连人带刀钉入墙壁,像是壁虎一样连成一体。

  顽强的棕熊没有立即死去,眼神还带着不可置信的恐惧。

  “哒哒哒!”

  下一秒,特垩警枪口齐齐抬起,十多把枪垩械开火,子垩弹密集轰入棕熊体内。

  棕熊低垂脑袋,再也没有生机。

  “子离,子离!”

  叶子轩从怀中摸出一个白色药丸,神情焦虑塞入何子离的嘴里:“挺住!挺住!”

  他向军警喊道:“快叫救护车!”

  “快叫救护车!”

  何子离挤出一丝温暖笑容:“放心,死不了。”

  叶子轩眼神疼惜:“你怎么这么傻啊,替我挡这一刀。”

  “你替我挡的更多。”

  何子离咳嗽一声:“我欠你太多,这点不算什么。”

  接着侧头望向斑驳弹孔的屏幕:“今天本来请你看电影,放松放松苦闷的心情,谁知却遇上这等大案,我今年出门的运程真是差到岂有此理,还把你连累了,我差点以为咱们也要上演生离死别呢,所幸吉人天相,我没事,你也没事、、”

  “这很好,很好、、、、改天,你还愿意陪我一起看泰坦尼克号吗?”

  何子离眼里有着期盼,叶子轩点头一笑:“我来买票。”

  何子离巧笑倩兮:“一言为定。”

  叶子轩紧握她的手:“一定要好好的。”

  何子离轻轻点头:“一定。”

  两分钟,何子离被医生抬上了救护车,随后呼啸着驶去医院治疗,叶子让反恐队员安排人手保护后,就脱掉衣服跟随九百名人质涌出电影院,他没有跟着何子离去医院,是叶子轩觉得自己还有事没做完,他要确认一米九大汉的生死。

  数十名大粽子一样的拆弹专家逆流而上,一个个脚步匆匆神情肃穆的样子。

  与此同时,一批批救护车、消防车驶入,接走受伤人质,安抚其余人疏散。

  虽然牧师最后派出的三名恐怖分子都被消灭,但危机并没彻底得到解除,电影院有十几个定时炸垩弹,还有三个人在天台被缠了手雷,唯有化解这些,今日危机才算真正落幕,叶子轩轻轻咳嗽着走到警戒线外面,七叔等警员立刻迎上:

  “子轩!”

  七叔直接捶了一拳,一脸欣喜:“好样的!”

  “哎哟!”

  叶子轩叫了一声,七叔伸手扶住他:“子轩,怎么了?哎哟,你全身是伤呢。”

  “对不起,对不起。”

  七叔一边向叶子轩道歉,一边向警员喊道:“快叫救护车。”

  “不用,我还扛得住。”

  叶子轩接过一瓶水,咕噜噜灌入一大瓶:“先让我缓一缓,龙队呢?”

  他想要问一问牧师情况,看看一米九汉子是死是活,刚才询问特垩警都没人知道。

  七叔笑了笑:“她在安排事项,很快就会过来。”

  他扶着叶子轩:“子轩,先去医院吧,一切处理完伤口再说。”

  接着他又看看四周,好奇问出一句:“子离呢?他不是跟你在一起吗?”

  “她受了重伤,但没有生命危险。”

  叶子轩舔舔湿润嘴唇:“已经送去医院了。”

  七叔点点头:“我派两个可靠兄弟保护她。”

  就在叶子轩把手里瓶子丢到车上时,他的余光扫视到一个身穿衬衫的中年男子,脸色血污,披着一件警垩服外套,不紧不慢从缝隙中穿过车队,向不远处的一个巷子走去,对很多人来说,他一点都不起眼,就是九百人质中的普通一员。

  但叶子轩的目光却变得锐利,他一边盯着中年男子,一边向七叔枪袋勾勾手指。

  七叔也算机灵,尽管茫然,但还是第一时间把枪垩械递给叶子轩,叶子轩拿住就向前奔跑,拉近两人之间的距离。

  七叔想要喊叫,又担心打草惊蛇,他知道,叶子轩不会无的放矢,于是也带着人跟了上去。

  “嗖!”

  中年男子似乎也感应到有人盯着自己,下意识侧头望了叶子轩一眼,脸色一变,随后低头加快脚步穿行。

  叶子轩喝出一声:“站住!”

  话音刚落,中年男子撒腿就跑,同时,所过之处腾升白烟,阻挡叶子轩视线和骚垩乱人群。

  惊弓之鸟的人群见到白烟,再见到叶子轩浑身是血提着枪,立刻尖叫着四处散了开来,警员也包围上来,叶子轩前冲身躯硬生生被阻滞,跳上一辆警车扫视时,已经不见中年男子的身影,他狠狠踩了一下警车,很是恼怒给对方跑掉。

  他可以肯定,对方就是一米九的汉子,也就是龙秋徽口中的牧师。

  他轻轻嗅了一下空气,待七叔他们作证后,就向牧师追击过去,虽然渺茫,但也要尽力一试。

  “靠,好险!”

  窜入一条巷子的牧师迅速扯掉外衣,擦擦脸上鲜血扔掉,目标明确向前方一辆车子走去,他扭头看了一眼,没有见到叶子轩的身影,暗松一口气之余也对天发誓,有朝一日,一定要杀回来干掉叶子轩,不然难于发泄今日憋屈和仇恨。

  “大路不走,走小路?”

  就在牧师走到一半路时,侧边接口走出一位灰衣老者,背负双手,一脸平静。

  “秦世皇?”

  牧师一眼认出对方身份,脸上无形涌现惊讶和紧张:“你怎么在这?”

  秦世皇淡淡开口:“华海不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

  牧师下意识环视周围一眼,担心有大批士兵或者保镖,可是却没有见到多余人员,一颗心既松懈又疑惑,不过没有多想,盯着秦世皇重重哼了一声:“华海驻军拦截了圣火的东西,你们再霸道,我们也要讨回来,无论死多少兄弟。”

  秦世皇叹息一声:“输成这样,还要说硬话,有意思吗?”

  “杀!”

  牧师忽然眼神一冷,脚步一挪,身体如同炮弹一样冲向老人,他不知道对方为何一人来拦截自己,也不知道老人仗恃身份,他只清楚,自己要想离开就必须撂翻秦世皇,同时生出一抹贪念,如果把后者拿下,今日失败岂不是有转机?

  一个秦世皇比九百人质有价值。

  铁拳轰出,气吞山河。

  只是牧师竭尽全力的一拳,连秦世皇的胸膛都没碰到。

  老人右手一伸,一掌穿过双拳,先快半拍抵达对方胸膛。

  “砰!”

  低沉而刺耳的脆响炸起,牧师整个胸口直接凹陷下去,后背也隆起一大块。

  “扑!”

  一口鲜血对天狂喷,牧师双眼凸出,面露惊恐之色。

  这时,叶子轩恰好出现在巷口,秦世皇淡淡一笑:

  “叶子轩,番薯烤好了。”

  牧师仰头倒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