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一百二十二章 军方身份


    毛家菜馆,一片暖和。

    正中间的红色小炉子正火焰乱窜,撩拔着菜馆里面每个人的眼睛,也闪烁着叶子轩的诧异和惊讶,他一边任由军医处理伤口,一边看着对面的秦世皇,没有说话,但对面的老人却完全知道他想法,他笑着把两个番薯翻出来放在托盘:

    “是不是无法接受一个卖番薯的突然变成驻军司令?”

    叶子轩呼出一口长气,脸上绽放一个苦笑:“错了,我是没有想到,驻军司令会去天桥底下卖番薯,更没有想到这个卖番薯的身手如此霸道,一掌就把牧师撂翻了,早知道你老这么彪悍威猛,我就该早点从影院逃出,玩什么命啊。”

    他指指对方和自己:“班门弄斧,让司令看笑话了。”

    叶子轩还端起面前一大杯葡萄糖,咕噜噜的倒入了嘴里,今天一战,让他耗掉太多体力和精力,身上鲜血也流淌了不少,很需要糖分来补充能量,他颇为感慨的看着秦世皇,怎么都难于把番薯老头跟驻军司令联系,但事实没有水分。

    已到知天命年龄的灰衣老人,放下叉子摆弄滚烫番薯,手指轻车熟路的掀开锡纸,露出两个火候正好的大番薯,随后拿起一个向两边一掰,金黄薯肉裸露出来,散发出诱人的香气,一脸笑容递给叶子轩:“这番薯烤了一个多小时。”

    “火候正好。”

    灰衣老人像是一个邻居老爷爷和蔼:“你拼命这么久,该好好吃点东西。”他手指一点快要喝完的葡萄糖道:“这玩意可以给你补充能量,但番薯可以给你力量,相信我,吃掉这两个番薯,你全身就会力劲涌动,消失脸上的疲惫。”

    叶子轩没有丝毫客气,他肚子早就饥肠辘辘了,一把拿过半个番薯,大力吹了几下,然后就慢慢吃起来,入口醇香,软硬适中,还带着一丝焦味的气息,让人食欲大开:“秦司令,这番薯烤的真是不错,比我家老头烤得还胜一筹。”

    秦世皇嘴角勾起一丝笑意,没有在意叶子轩口中的老头,只是拿起叉子又拔了一下火焰:“烤的不错就把它吃完,千万不要浪费,你也知道,我的番薯从来只烤不卖,吃过我烤番薯的人,放眼华国没有十个,而你是唯一吃两次的。”

    叶子轩淡淡一笑:“谢谢司令厚爱。”

    老人眼里闪烁一丝赞许:“不是我厚爱,这是你应得的,你上次在天桥底下,给我足够尊重,我给你送两个番薯,这次你勇破影院恐怖袭击,猎杀二十二人,不仅让我少发了三枚炮弹,也拯救了九百多名人质,算得上一等一功臣。”

    “你这样的人不受到奖励,还有谁可以吃这个番薯?”

    秦世皇微微坐直自己的身躯:“你不用谦逊,影院完好无损以及人质安全,全是你的功劳,跟我没关系,我给牧师他们下达了最后通牒,六十分钟不弃械投降,我就会轰平电影院,至于我敢不敢把它夷为平地,想必你心里有答案。”

    叶子轩动作微微一滞,虽然已从龙秋徽口中知道此事,但老人此刻当着面说出来,他还是感觉到巨大杀意,随即又听到秦世皇补充一句:“或许你觉得我残酷无情,没有人性没有人权,只是我有我的理由,我相信那是我最好选择。”

    “但没想到,你给了我更好的选择,所以我要对你说一声谢谢。”

    叶子轩把手中番薯吃完,摆摆手回道:“我也纯粹是自保使然,如果不是对方见人就杀,再加上我有朋友在影院,我未必会这样玩命。”接着又叹息一声:“只是无论如何都好,事情终究告一段落,结果也还算不错,我心满意足。”

    “你今天杀了二十二人。”

    秦世皇很是欣赏叶子轩的平和,又把另外半个番薯递过去:“他们悬赏价格加起来有三百万美金,牧师也是你及时发现端倪,全力追逐让他来不及反跟踪,让我能够辨认出线路提前半拍等待,这个功劳也是你的,他脑袋值八百万。”

    “也就是说,你今天干掉的敌人价值一千一百万美金,七千万华币。”

    叶子轩一舔嘴唇,眼睛微微放光:“司令,谢谢,这赏金有没有发的?如果发,还要不要扣税?”

    秦世皇闻言微微一怔,似乎没有想到叶子轩抛出这样一句,随后发出一阵哈哈大笑,不咸不淡甚至凝重的气氛多了一丝轻松:“放心,我这人虽然霸道,但他人卖命钱绝不会拖欠,三天内,我用牧师他们的脑袋换到赏金就送给你。”

    “保证一分不少。”

    叶子轩一脸欣喜:“谢谢司令。”

    叶子轩丝毫不觉得自己贪财,这本来就是自己应得的,虽然当时是自保和救何子离,但也是拿命去拼的,如果不是自己有点运气和能力,在洗手间和厨房,就被蜻蜓或者九尾狐杀了,所以他不会忘记七千万:“改天请你吃顿好的。”

    “赏金可以给你,但有一件事需要跟你说清楚。”

    秦世皇的笑容变得玩味起来:“虽然你智勇双全化解危机,杀掉二十二敌,拯救了九百多名人质,但这个功劳不会落在你的头上,不是我想要抢夺你的功劳,而是这个杀敌声名你承受不起,如果你是聪明人,你应该知道我的意思。”

    叶子轩脸上没有半点起伏,把香喷喷的番薯塞入嘴里,咽下之后淡淡回道:“我知道,秦司令这是为我好,杀掉恐怖分子听起来光荣,也确实会获得不少名利,可是也会成为恐怖分子的报复,一旦他们知道牧师等人失败是我所为。”

    “估计我这一生都不用安宁。”

    在秦世皇点头赞许时,叶子轩又轻声补充一句:“所以司令替我拿走这个名声,可以替我化解巨大的潜在危险,我感激还来不及,又怎么会怪你呢?司令放心,我只收钱,电影院一战,全是特警和驻军功劳,我绝不向外泄露真相。”

    叶子轩向来是属于闷声发大财的好孩子:“从今天起,我对影院袭击就完全失忆。”他还寻思给龙秋徽和何子离他们打个招呼,不要对外宣告自己在这起反恐行动中的价值:“秦司令,如果可以,就让我从来没有在电影院出现过。”

    秦世皇竖起拇指赞道:“果然是一个聪明孩子。”

    此时,叶子轩伤口几乎处理完毕,秦世皇挥手让军医离去,接着又给叶子轩倒了一杯葡萄糖,声线保持着平日沉稳:“大功一件,无法承受,换成其余人肯定再闹情绪,你能权衡利弊作出明智选择,难得,这一份心性就远超他人。”

    “你无法出名,但你终究对华国有功,特别是给了我更好选择。”

    秦世皇站了起来,对着叶子轩啪一声敬礼,标准,有力,字眼也铿锵有声:“国家不能让你受勋嘉奖,我秦世皇心里给你敬礼,我和驻军占据你的功劳,为此,我们欠你一个人情,将来有需要帮忙,只要不触犯国家利益,来找我。”

    “我和华海驻军一定全力以赴。”

    叶子轩忙站起来:“司令客气了。”

    “坐。”

    秦世皇见到叶子轩站起来,牵扯到身上伤口马上扶住他,让他重新在椅子上坐下来:“为了对上报告能够有条可据,也为了让影院一战破局看起来顺理成章,过两天,我会给你一个军方秘密身份,你委屈一点,暂做我金牌小卧底。”

    秦世皇对细节习惯性做到极致:“这卧底,不受任务,但有卧底薪水,只对我负责。”

    叶子轩一怔,随后大喜:“这不是吃空响吗?太好了,多年愿望又实现了。”

    “你小子怎么看起来一个小财迷的样子?”

    秦世皇先是一阵无语,随后摇着头开口:“可是我知道敢打断端木雄四肢、敢跟恐怖分子拼命的人,绝不是一个贪财好色的小子,你还真是给我意外和惊喜,很久没见你这样有趣的人了,不怕,来日方长,咱们以后大把机会交流。”

    叶子轩苦笑一声:“没事还是不要见面。”

    “你心里是不是还诧异,我为什么跑去天桥底下烤番薯?”

    秦世皇看着恢复几分玩世不恭的叶子轩:“我从来没有告诉他人理由,但今天不介意跟你说一说,曾经有故人跟我说,当官如果迷茫或者面临艰难选择时,就去街上卖一卖番薯,看看人海茫茫,看看人间疾苦,就知道如何决定了。”

    叶子轩直指佛心:“看来秦司令遇见难题了。”

    秦世皇眼睛微微眯起,随后起身走到餐桌旁边,拿起毛笔,龙飞凤舞,又写了一幅字。

    他把这幅字交给叶子轩,随后大手一挥:“送客。”

    叶子轩站到门口,晚风一吹,白纸猎猎:

    “一身傲骨,两袖杀气;三尺凌厉,四方莫敌;五指挥间,六界沉寂;七弦祀伊,八荒当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