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一百二十三章 剑拔弩张

天才布衣 第一百二十三章 剑拔弩张

  叶子轩从毛家菜馆出来后,就被送入华海医院治疗(天才布衣123章)。

  虽然他的精气神都还可以,也经过军医简单的处理,但还是需要稳定身体各项系数,于是被当作受伤人质免费治疗一番,而七叔出于他和何子离的安垩全着想,也亲自带了几名警员轮流保护,这让叶子轩睡得很舒服,一觉就到了天亮。

  清晨,当窗户涌入一抹潮湿和清凉气息时,睡了差不多八个小时的叶子轩就睁开眼睛,他小心翼翼舒展了一下四肢和脑袋,虽然伤口的疼痛还存在,但他感觉少了昨日的疲惫,显然一晚休息给他带来恢复,于是他挪移双脚坐了起来(天才布衣123章)。

  吊着一只手的叶子轩深深呼吸,趁着病房还算安静开始练功,他把《易筋经》和《洗髓经》从头到尾练了一遍,虽然瓶颈还是卡在最后一层,死死压制着他无法突破,但叶子轩能够感觉丹田的蠢蠢欲动,毫无疑问厚积薄发起了作用。

  叶子轩没有蛮横地突破瓶颈,运行碰壁后就停下来,然后起床去洗手间洗漱,刚把自己好好收拾一番,房门就被人轻轻敲响了,叶子轩喊了一声请进,墨七熊就探头探脑现身,还露出一张憨厚的笑脸:“哥,起床了?我来看你了。”

  “你怎么来了?”

  叶子轩看着墨七熊问道:“你该留在旅馆保护宁宁。”

  墨七熊把脚在门口吸尘毯蹭蹭:“昨天有龙队去了初见旅馆,告知你在电影院遇见恐怖分子,遭受攻击受了伤入院治疗,当时把我们吓个半死,恐怖分子啊,杀人不眨眼的家伙,如不是听到你平安无事,估计上官宁他们都要晕了。”

  “我听到也是心一抽。”

  叶子轩倒了一杯开水:“有没有那么夸张?”

  墨七熊手里提着水果和牛奶:“一点都不夸张,毕竟我们都没见过恐怖分子,更多是影视上凶神恶煞的形象,他们动不动就爆人家脑袋,手里还有重武器或炸垩弹,听到你跟他们有接触,你又手无寸铁,我们纯粹想一想画面就后怕。”

  “他们都很关心你,一大早,就叫我做代表过来探望你,看看伤势严不严重。”

  墨七熊走进来环视一眼病房环境:“本来上官宁或佟阿姨要一起来,可是初见旅馆今天有不少人入住,佟阿姨一时无法走开,上官宁又被书画协会邀请参加一个座谈会,听说一个国手级人物很欣赏她的画,所以点名让上官宁参加。”

  “佟阿姨不想她浪费机会,就让上官大哥送她过去。”

  他还扬了扬手中的礼物:“这都是佟阿姨他们让我带来的!”他把水果和牛奶放下后,从里面取出几个水果,主动跑去洗手间清洗:“哥,昨天究竟咋回事啊?恐怖分子什么来历?被警方干掉没有?哪天有机会,我找他们练一练。”

  “他们连你都敢动,我非一拳爆一头不可。”

  墨七熊言语中带着一股笑声,只是语气却蕴含着无尽杀机,显然很是愤怒恐怖分子让叶子轩受伤。

  叶子轩拉开窗帘,让外面的空气涌入进来,房间多了一股清新:“他们具体诉求,我也不清楚,我只知道他们好像叫什么圣火组织,你也不用找他们拼命了,昨天那伙人早被军警爆掉脑袋,横死这么多人,官方怎可能让他们离开?”

  “圣火组织?”

  墨七熊念了一下名字,随后端着一盘水果出来:“这玩意有点意思,行,以后没遇到就算了,如果发现,见一个杀一个!”他在叶子轩对面坐下,盯着后者吊起来的胳膊:“哥,你的伤怎样了?这样吊着胳膊,估计是不小的伤吧?”

  叶子轩绽放一丝笑意:“运气不好,被流弹打中了,好了,别说我的伤和昨日的事了,以后在上官宁他们面前也要少提,一是已经过去了,再揪着也没意思,二是免得他们一家三口担心。”他拍拍肚子:“我饿了,陪我吃早餐去。”

  叶子轩还想吃完早餐去看看何子离。

  “早餐来了。”

  就在墨七熊拿起一个苹果起身时,房门再度被人敲响了,一身警垩服的七叔提着一个精美食盒,满脸笑容的走进来,随后把食物摆了出来,八款点心,一壶牛奶,散发着香气:“子轩,这是龙队给你订的早餐,刚从华海酒店送来的。”

  “全都是新鲜出炉,你趁热吃了它。”

  他还补充上一句:“龙队说,这是命令,待她忙完,她就会亲自过来看你。”

  墨七熊把桌上的水果挪到一旁,然后拿过一个杯子给叶子轩倒牛奶,憨厚笑容多了一丝玩味:“哥,龙队对你还真是不错啊,上次石头坞替我们解围,昨晚亲自跑到旅馆告诉我们消息,今天又给你订美味早餐,她对你真是厚爱啊!”

  七叔哈哈大笑,附和一句:“那当然,子轩可是我们龙队宝贝。”

  接着又感觉这话有歧义,忙笑着补充一句:“虽然龙队平时有空没空训斥子轩,其实她是希望鞭策子轩早日成长,她从昨天下午忙到现在,焦头烂额,觉都没睡两个小时,可却能惦记子轩的伤势,人手不够,却依然让我们来保护。”

  “子轩,你该看得出龙队对你的、、、器重啊。”

  七叔本来想说满满的爱意,可觉得不该搅合进两人情感,而且也涉及到何子离,于是临时改了几个字眼,叶子轩没有理会七叔的打趣,端过牛奶抿入一口叹道:“恐怖分子虽然被歼灭,危机也化解,但龙队肯定很多手尾需要处理。”

  “警局人手怕是严重不够,七叔,你们几个不用保护我们了,回去帮龙队一把,这里有七熊跟着就足够了。”

  七叔摇摇头:“你的安垩全也是手尾之一,龙队交待过,一定要全天候保护你,直到伤势痊愈。”接着他又轻声宽慰叶子轩:“你放心吧,龙队忙了一天一夜,事情应该忙的差不多了,何况她不是行动总指挥,不用坚持到案子结束。”

  “真正要忙的怕是秦司令。”

  听到七叔这一番话,叶子轩却轻轻摇头:“恐怖分子通过什么途径潜入?武器又是哪个渠道运来?别忘了,华垩国可是枪垩支管理最严,判刑最重的国度,黑市上的军火商在华垩国几乎会饿死,恐怖分子如入无人之境,只怕有要人接应。”

  七叔神情微微一怔,随即绽放一丝笑容:“说的有道理。”接着他又苦笑一下:“只是你觉得,多我们几个对案子又有什么作用?对方连重武器都能运进来,可见接应者能耐就算不通天也是只手遮天,我们隔靴搔痒没有多少意义。”

  “七叔,连我这个临时工都有所作为。”

  叶子轩总是充满着乐观,捏起一块橘子糕丢入嘴里:“正式警员又怎会没作为呢?你们就回去援手龙队吧。”他还拍拍自己胸膛:“我虽然有伤,但没大碍,自保能力还是有的,何况还有墨七熊在我身边,宵小之徒对付不了我的。”

  七叔大笑起来,竖起拇指赞道:“好,我们回去做事,替龙队分点忧。”接着他又把目光转向墨七熊:“墨兄弟,我就把你大哥的安垩全交给你了,一定要好好保护他,不能受到任何损伤。”他想说这是英雄,可最终把这句话吞回去。

  龙秋徽已经叮嘱过,不得泄露叶子轩反恐中的作用,七叔是一个老警垩察,自然清楚龙秋徽的用心良苦,这是保护叶子轩的安垩全,毕竟昔日教训太惨重了,多少缉毒英雄,就是因为在媒体上披绿戴红曝垩光,被残存毒贩分子杀害或灭门。

  沉默的英雄,比光荣的烈士更有意义。

  墨七熊站了起来,拍拍胸膛喊道:“七叔放心,我哥的命就是我的命,想要伤害他,先要从我尸体上踩过去。”

  “停停停!”

  叶子轩挥手打断墨七熊的话:“大清早,说什么尸体呢?无论什么环境,都要努力生存下来。”他站起来亲自送七叔出门,快到门边时,叶子轩想起一事,压低声音道:“七叔,回去跟龙队说,如果可以,分点目光到谷家或洪帮。”

  叶子轩想起石头坞的两名杀手。

  七叔一脸惊讶,微不可闻:“你怀疑他们?”

  叶子轩拍拍他的胳膊:“只是建议,龙队懂得。”

  七叔点点头:“好,我知道了。”

  拉开门的时候,他回头叮嘱一句:“子轩,林国兴昨天中午出院了,京垩城来了几个神秘人物,指名道姓要他带队过去帮忙,昨天忙着影院袭击的事,只知道他受到重用,具体是干什么不清楚,你小心一点,他这人小气,睚眦必报。”

  “我知道你厉害,但还是谨慎一点,毕竟小人难防。”

  叶子轩若有所思:“谢谢七叔,我会小心的。”

  送走七叔他们之后,叶子轩就把早餐和牛奶一分为二,跟墨七熊吃了一个干净,然后就给何子离打了一个电话,得知后者还在睡觉就没去打扰,转而让墨七熊陪着自己去楼下园散步,今天太阳不错,叶子轩想要好好的晒一晒自己。

  楼下园不错,有鲜,有草地,有凉亭,还有小湖泊,叶子轩和墨七熊一边欣赏着吃面包的鱼儿,一边绕着林荫小道缓缓前行,另一端,也有十数人缓慢前行,走在最前面的是两张轮椅,后面则是一票衣饰华丽的男女,神情傲然。

  最终,迎面走来的两拨人在小道中间碰面,双方几乎同时一愣,继而停下脚步。

  “真他妈的巧啊。”

  端木雄阴阳怪气,扯开一个衣服扣子,眼神渐冷。

  墨七熊很直接顶上一句:“对,你他妈的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