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一百二十五章 华衣贵妇

天才布衣 第一百二十五章 华衣贵妇

  第一百二十五章华衣贵妇

  苍狼像是一具尸体卧在停尸间的冰床上(天才布衣125章)。

  叶子轩答应给他治疗之后,苍狼马上按照叶子轩的吩咐,找到这样一个隐秘地方,给叶子轩足够的空间和安静救治自己,叶子轩让墨七熊去买了一些药垩品和银针,随后就站在脱得只剩裤衩的苍狼面前:“如果你是一个美女该多好。”

  苍狼嘴角牵动一下,苦笑一声回应:“叶少,我的价值比十个美女都有用。”

  叶子轩让墨七熊点上三盏酒精灯,然后把银针在上面烧了一遍,还不忘记回应苍狼的话:“这倒是事实,如果你没什么价值,冲你以前对我吹胡子瞪眼,我才懒得救你一命,只是你要记住,千万不要过河拆桥,不然你会死得很惨。”

  “我能救,也就能杀你。”

  苍狼连连点头:“明白,明白。”

  现在的苍狼把未来幸福和希望,全部落在叶子轩的身上,叶子轩此刻让他去杀江静瑶,估计苍狼都不会有太多犹豫,念头之间,叶子轩又把银针放入酒精消毒,随后捏出两支十五厘米的银针,苍狼看到这一幕,心惊胆战,连连说道:

  “叶少,稳重一点,别出什么意外。”

  叶子轩淡淡一笑:“你放心,没事的,我下手有分寸,我也不是第一次给人针灸。”

  他没有告知苍狼这是第二次给人针灸,以前都是用简单实用的推拿配合药物解救他人疾苦,就如驱除江静瑶身上的寒毒一样,一双手可谓是游遍片片肌肤,但对一个大男人,叶子轩实在无法下手,只能用针灸缓解苍狼身上的疾病了。

  银针落入一支针水里面,随后裹着针水刺入苍狼的背部,下手极快、急准、苍狼都没有反应过来,下一秒,叶子轩又一口气拿起其余银针,依次是承扶、会阳、长强、腰俞、承山、合阳、委中、股门,几乎身体的每个**位都不落下。

  苍狼则一直提心吊胆的,看叶子轩半天没有动静,以为他还没针灸呢:“叶少,我准备好了,可以动手了?”

  叶子轩淡淡开口:“我都施针完了,你放松就好,等针水流入进去,你就会生出感觉。”

  苍狼一脸惊讶:“我怎么没感觉啊?”

  墨七熊一笑:“我哥是圣手,哪能让你知道感觉啊。”

  随着墨七熊的话音落下,苍狼开始感觉背部和大腿发热,像是用火把炙烤一样让人难受,还生出一股股痕痒,他下意识伸手去挠,却发现四肢根本无法动弹,只能从嘴里发出一记记闷哼,他用哀求的目光望向叶子轩:“怎会这样?”

  叶子轩走到洗手池消毒双手:“忍着。”

  在苍狼死死咬着牙齿五官扭曲的时候,叶子轩又从墨七熊买的东西里,挑出十几样要用到药物,神情专注的开始配起药来:“苍狼,你这个病有些日子,现在算是晚期,不好治,我只能暂缓你的病情,再给你一些药粉压一压痛苦。”

  “如果想要根治,需要三年时间。”

  叶子轩声音平和:“你的病和你的身体器官都紧密的联系在了一起,是慢性病,必须慢慢的调养过来,才能根治,每三个月找我针灸一次,再吃不同时期不同配制的药粉,这样才能把你这病治好,放心,不会收你太贵,十万一次。”

  疼痛显然还在苍狼身上蔓延,他抖动着嘴唇艰难回道:

  “三年、、十三年、、我也治。”

  叶子轩配药差不多耗费半个小时,苍狼也承受了三十分钟的疼痛,他已经发现,刚才的炙烤就是每天晚上都会来一次的折磨,只是比以往来的更加凶猛和疼痛而已,所以此刻的他没有半点力气,脸色惨白的跟纸一样,呼吸很是急促。

  叶子轩走回到冰冷床边,看着苍狼背部凝聚的红色颗粒,脸上涌现一抹满意:“刚才的针灸,是激发你身上的疾病,让它们全部跑出来肆虐,这样,我就可以大面积铲除他们,你可以因此多活半年,苍狼,忍着,我要烧掉它们了。”

  苍狼艰难点头:“谢谢。”

  叶子轩让墨七熊给他嘴里塞上沾有酒精的毛巾,随后手里拿起一个小喷灯,随着“蓬”的一声轻响,苍狼针灸处的红色颗粒跳起璀璨火光,有烤肉的味道弥漫扩散,“咯崩!”苍狼五官在这个瞬间明显扭曲,满口钢牙都几乎咬碎、、

  一个小时后,苍狼全身几近虚脱的下床,半死不活,但当他从镜子中看到以前的红斑变成一个个烧焦的疤痕,先是一愣,随后就欣喜如狂:“真的不见了,真的不见了。”他抬头看着叶子轩无尽感激:“谢谢叶少,这恩一生铭记。”

  叶子轩手指轻轻一挥:“回去吧。”

  在苍狼感恩戴德的离开停尸间后,墨七熊站到叶子轩的身边,低声问道:“哥,你真要救苍狼?三年啊,耗费的时间和精力不是一般的多,它很可能影响你日常生活和正事,最重要的,苍狼野心不小,你不怕是过河拆桥的白眼狼?”

  叶子轩似乎早料到这个话题,重新走回洗手台消毒修长双手,“白眼狼也不是我们的白眼狼,而是江静瑶的白眼狼,其实他的病对我只是小事,我要救他,三次针灸就可以,之所以跟他说要三年,就是要让他死心塌地为我们做事。”

  “他是江静瑶的贴身保镖,我们跟宋禁城的恩怨又不会轻易落下,他听到的消息,对我们来说很有价值。”

  他很直接告知自己盘算:“我们还会跟宋禁城他们圈垩子交锋的,有苍狼这个棋子不是坏事。”

  “哥,还是你想得长远。”

  墨七熊点点头,随后问道:“专案组要对你动手,你有什么对策没有?”

  “有,配合调查,接受审问。”

  叶子轩拍着墨七熊肩膀一笑:“我要让江静瑶他们知道,请神容易送神难。”

  几乎同个时刻,华海静心寺,重兵环围!

  荷枪实弹的华垩国驻军把守着每一个出入口,还拉起警戒线阻止香客进入寺庙,整个寺庙除了一堆和尚之外,就只有一个华衣贵妇在大殿,这是一个四十多岁的女子,容貌跟香港女星赵雅芝很是相似,全身上下更是流淌大家闺秀气质。

  一身素服,一脸雍容,岁月无情,却不曾给她太多痕迹,只是眉间有一抹淡淡忧郁,那份神韵好像是永远无法化解,她此刻像是一个虔诚垩信徒长跪不起,目光平和且真挚的看着佛祖,嘴里念念有词,字眼在幽深大殿若隐若现的回荡。

  “小妹,你来了?”

  在她声音呢喃念完一卷经文时,身穿一袭灰衣的秦世皇背负双手走进来,看了高高在上的佛祖一眼,随后把目光落在贵妇身上:“怎么来华海也不提前知会一声?还每次一下专机就跑来寺庙,难道你还等着佛祖显灵给你一个奇迹?”

  “大肚能容容天下难容之事,开口常笑笑尽天下可笑之人!”

  秦世皇念了一遍大殿的条幅,随后重重哼了一声:“这对联也就欺世盗名,真能做到大肚能容,开口常笑的世人,只怕全世界也没一个,就连佛祖都怕没有这境界,我就不信,当香火陨落,寺庙破落,它还能高高在上,毫不在乎。”

  “而且世人达到那境界,谁还来寺庙上香求佛?”

  他冷冷开口:“我从来不相信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的谎言。”

  “大哥!”

  没等秦世皇把话说完,华衣贵妇就侧头低喝一声:“不准你这样亵渎佛祖。”

  “我跪拜佛祖不是我要它显灵,而是要给我自己一线希望。”

  “你难道还不明白,我到现在还活着,就是那一丝希望撑着吗?”

  她幽幽一叹:“生要见人,死要见尸,不然,我这一辈子都不会死心的。”

  “也许,哪一天,他就真的回来了呢?”

  一脸萧杀冷酷的秦世皇,眼神忽然一柔:“对不起,小妹,我不是有意打击你,只是希望你能走出来。”

  “你煎熬了十三年,难道还要再煎熬十三年?人生有几个十三年呢?”

  “你苦,我也苦,秦家苦,叶家也苦,只是人终究要向前看,被以往死死绊住,你觉得有意义吗?”

  华衣贵妇抬头,望着佛祖呢喃:“孩子,你在哪?”

  “你可知道,妈妈打下了一片江山,就为了你回来继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