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一百二十七章 各自斗法

天才布衣 第一百二十七章 各自斗法

  readx();  一秒记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江组长摔飞出去,砸翻两名警员停下。

  江组长忍痛爬了起来,还第一时间冲了过来,同时夺过一把警枪,叶子轩全身却散发着一种杀气,没有给对方机会,一拳重重击在了江组长小腹上,发出“嗤”的一声钝响,这一拳的力量可谓十足,打得江组长的身子不受控制弯曲。

  在众人惊愣没有反应过来的目光中,江组长就如一个大,那张威风八面、红光满面的脸一下变得煞白,嘴巴大大的张开,却发不出丝毫声音,宛如垂死之人,但变化最大的,却是江组长的那一双眼睛,痛苦的几乎从眼眶中掉出。

  特别是眼中那不能置信的神色。

  谁都知道,众目睽睽下袭警察是大罪,还是他这种专案大员,就算叶子轩再怎么背景深厚,也不一定能够得到幸免,何况叶子轩还没有背景,但让他震惊的还在后面,下一秒,叶子轩又一脚踹在他的腹部,让他再度直挺挺摔飞出去。

  江组长以一种悲壮神情,缓缓的倒在了地上,尘土飞扬。

  一切都是电闪之间,快得其余人根本无法反应过来。

  叶子轩这一脚势大力沉,让江组长痛得死死捂住腹部,一时说不出话来,这个变故,让全场瞬间变得死寂,不仅林国光等警员目瞪口呆,就连端木雄刘援朝他们也是僵直神情,谁都没有想到,这种时候,这种局势,叶子轩竟敢出手?

  还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出手。

  十多名京城来的警察也是第一次遇见这种状况,平时习惯耀武扬威的他们当场懵了,这小子敢打专案组长?愤怒有,但更多是震惊,随后反应过来蜂拥而上,枪械齐齐举起对着叶子轩脑袋,厉喝严厉无比:“你胆敢袭警?敢袭警?”

  叶子轩无视诸多枪口,风轻云淡握住何子离的手:“别怕。”

  林国光把张大的嘴巴闭上,他不爽叶子轩跟何子离的亲密,但不得不承认,这小子比自己带种。

  墨七熊挺直胸膛,心里暗呼轩哥够爷们。

  “叶子轩!”

  在墨七熊也竖起拇指一脸赞意时,江静瑶正脸色难看搀扶起远方表叔,随后一脸恼怒向叶子轩喝道:“你干什么?干什么?混蛋!你真是无法无天,这是江组长,警察部高官,也是我的表叔,你敢当众踹他?你以为自己是什么人?”

  江静瑶的俏脸罕见涌现一股怒意,这份失态不是因为叶子轩打了她的表叔,而是她觉得叶子轩挑衅了权威,践踏了她圈子的尊严,江组长代表着高高在上的官方,叶子轩面对专案组应该温顺低头,老老实实配合调查接受专案组审问。

  这也是草根面对权贵应有的态度。

  可叶子轩却完全无视他们的威严,一脚踹飞的不仅是江组长,还是他们高高在上的优越感,王权至上,草根反抗就是大逆不道,所以江静瑶对叶子轩第一次生出怨恨,远远胜于叶子轩在石头坞宣告恩断义绝的打脸,她双手一摊喝道:

  “表叔,你秉公执法吧,不用给我面子了。”

  谷小曼也咋咋呼呼:“这种流氓,就该直接毙掉,抓起来都浪费空间。”

  刘援朝也深沉摇头:“真是不知死活。”

  端木雄和高胜寒没有说话,但从惊愣中反应过来后都冷笑不已,叶子轩做护花使者的举动够爷们,可是没有实力的叫嚣,完全就是自取灭亡,他们几乎可以预见,不需要他们这些人出手,江组长等人就会给叶子轩一个终生难忘教训。

  在何子离微微攒紧掌心时,叶子轩轻声笑道:“别怕,天塌下来有我呢。”

  此刻,叶子轩眼中只有何子离,这个为她握过锋利玻璃,挡过匕首袭击的女人,叶子轩再怎么玩世不恭,也不会允许她受到一点委屈,他用手掌擦拭何子离肩膀血迹,深邃眸子里满是温柔歉意:“是我牵连了你,是我没保护好你。”

  “我没事。”

  何子离扬起一丝笑容,明媚此时沉重的气氛,在她疼惜的眼里,叶子轩既是放荡不羁的才子,又是冲冠一怒为红颜的枭雄,她不知道两人将来会有什么交集和结局,但她很是欣慰两人有这些共同经历:“区区小伤,我能够扛得住。”

  “你不要跟他们对抗了,我待会马上找龙队。

  见到两人卿卿我我,周媛媛她们不置可否,江静瑶却是一种不舒服,像是玩具被人抢走了,哪怕是自己不要的玩具。

  江静瑶娇喝一声:“表叔,赶紧抓人,审案吧。”

  “咳咳咳!”

  这个时候,牛高马大的江组织才彻底直立身躯,用仇恨而又忌惮的目光瞅着叶子轩,肥厚的嘴唇正倒吸着凉气,发出模糊不清的声音,同时伸出两根手指,鸡爪疯般的对叶子轩指指点点:“把他抓起来,胆敢反抗,给我就地毙掉!”

  “抓!”

  恢复中气的他怒吼一声:“抓住后就地打残,然后再带走。”

  显然江组长已经愤怒了,丢脸,被踹,他这个京城权贵可谓丢脸到家了,就当十多名警员吆喝着要冲上去时,门口又涌来一大批警员,七叔他们荷枪实弹占据房间各个角落,在江组长他们扭头望去时,一身警服的龙秋徽踏入了进来。

  江组长喝出一声:“龙队长,你来干什么?这是专案组案子?”

  “啪!”

  龙秋徽对江组长敬了一个礼,然后不卑不亢回道:“江组长是京城贵人,又有警察部特殊手令,龙秋徽哪敢妨碍你们做事,我们只是路过,但听到有人叫嚣打残他人,出于职责的需要,我就过来看一看,没想到会是江组长在办案。”

  “江组长,你可是警察部高官,保护人民利益为己任。”

  “如今却喊叫着要打残人民,这觉悟是不是不合格啊。”

  江组长脸色一沉,低声喝道:“龙秋徽,你不要胡搅蛮缠,更不要揪着字眼小题大作,我们手续合法,正当执法,刚才打残只是一时气愤之言,而且这种情绪的产生,全是叶子轩咎由自取,他们不仅对抗执法,还敢出手袭击警员。”

  “在场数十双眼睛都看到,龙秋徽,你挑不出什么毛病的。”

  他的眼里还闪烁一抹光芒:“而且端木雄和高胜寒状告你包庇叶子轩,出于避嫌也为了案子公正性,警察部已经开过内部会议,一致决定,你无权过问这个案子任何细节,更不得阻挡专案组办事,不然就放你大假甚至把你抓起来。”

  龙秋徽冷冷一笑:“连我都威胁?”

  “我不能威胁你吗?”

  江组长喝出一声:“我比你高三级,如果不是戴局长的庇护,你父亲的面子,徐少的叮嘱,我早把你撂了。”

  “有点意思。”

  龙秋徽俏脸不为所动,勾起一抹戏谑开口:“在京城,我让你三分,在华海,你敢咋咋呼呼?真当我是花瓶?”

  “华海怎么了?”

  江组长一副大义凛然:“红旗飘飘,华海就不是王土了?”

  江静瑶也出声抛出一句:“龙队,你上次在石头坞已庇护叶子轩他们一次,这次依然要徇私枉法强行介入此事吗?”

  刘援朝目光炯炯:“龙队,我跟徐少交情不错,一句忠言,不要把自己搭进去。”

  谷小曼娇哼一声:“你对叶子轩也够拼,知道他出事,就连滚带爬来保驾,可惜这次不是你主持大局。”

  龙秋徽双手一摊:“哪敢介入啊,你们官大一级压死人,我只是听到动静来看看,当然,我也是过来办公事的。”她把目光落在谷小曼身上,随后厉声娇喝一句:“谷小曼,警方刚刚破获一起杀手持枪案,两名杀手供认跟你有关。”

  “麻烦你跟我们走一踏。”

  龙秋徽俏脸一脸:“胆敢反抗,就地毙掉。”

  七叔他们齐齐呼应:“是!”

  叶子轩暗呼一声漂亮。

  谷小曼身躯抖动一下,脸色瞬间苍白,江静瑶他们齐齐偏头,眼中蕴含恼怒。

  江组长声音一冷:“龙队,公报私仇?”

  龙秋徽左手一展,一张逮捕令在掌:

  “这是逮捕令,公事公办,不要阻碍我们办案,不然就把你们也抓起来,专案组也没情面讲。”

  “带走!”

  七叔他们一把铐住谷小曼,很直接很果断的敲山震虎。

  江组长眼睛瞪了几下,最终制住江静瑶他们闹腾,随后向林国光他们也喝出一声:“把叶子轩他们带走。”

  十五分钟后,一个年轻军官大步流星走入华海驻军司令部,秦世皇正跟华衣贵妇悠然喝着茶,面前摆着一副黄浦江地图,上面各个支流都标的清清楚楚,青年军官啪一声敬礼,喊出一句报告后,动作迅速走到秦世皇的身边低语一句:

  “叶子轩被江大春抓走了。”

  秦世皇眼睛微微眯起,毫不避忌吐出三字:

  “娘希匹!”

  ps:1:第五更杀到,这几天更新都很猛,猛到连我自己都怀疑这斗志。

  2:有花有赏的兄弟姐妹多多支持,让天才布衣在榜单势如破竹,谢谢疯狂的,可爱的你们。

  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