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一百二十九章 高抬贵手
readx();    一秒记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一百二十九章高抬贵手

    第一百二十九章高抬贵手

    岗仇地秘结冷学月通太月地毫

    克仇不技艘月球闹通察艘战考

    黑色车子开了差不多一个小时,最后停在一个破旧却坚固的铁门前。

    如果不是知道自己要来监狱,以及楼门顶端的铁丝网和警徽,叶子轩都有点不相信眼前建筑就是夕阳监狱,倒像是一个荒废多年的工业区,他好奇的扫视着周围环境,铁门千斤,围墙至少有五米高,裸露的外表昭示它是石块建成的。

    岗仇地羽孙月恨阳诺后克所

    星地地秘结闹察冷指考由通

    监狱老式肮脏,但安全系数不低,方圆两公里都是开阔之地,十二座塔楼把守着各个方向,每个塔楼上面都是三人为哨,还拥有一挺高射机关枪和两把冲锋枪,各个出入口也是六人为队的交替巡逻,想要在这里越狱无异于自取灭亡。

    见到车队出现,公文手续齐全,厚重大门缓缓被推开,咯吱咯吱的声音让人难受,同时一股浑浊气体涌出。

    克科仇考艘月球闹诺学战孙阳

    克科仇考艘月球闹诺学战孙阳“撑到明天再说吧。”

    克远科太后月术阳显陌情指太

    叶子轩想不到现代化社会,还有这种几近古代天牢的地方,同时也就清楚江大春不怀好意,以后者的性格和作风,是不会来这种恶劣环境办公的,之所以过来,更多是针对自己和墨七熊,毫无疑问,这个监狱适合江大春他们做手脚。

    想到这里,他的眼里闪烁一抹戏谑,夕阳监狱,意义昭然啊。

    星不不技艘孤球阳指帆羽技吉

    岗地地羽后冷学孤诺通恨岗太

    “知道这里为什么叫夕阳监狱吗?”

    在江大春带着林国光办理手续时,曾被叶子轩差点踹成重伤的三角眼警察,握着一根电棍狞笑着上前:“因为这里关押的都是重犯,其中还有不少死刑犯,而且是最具有暴力倾向,和破坏力的那种,他们常常见不到第二天的太阳。”

    克不仇考后阳察闹通情主克我

    岗地不秘孙闹球月通指球艘毫

    “所以就叫夕阳监狱。”

    岗地不秘孙闹球月通指球艘毫墨七熊微微挺直胸膛,瞪大眼睛审视他们,听到对方挑衅毫不在乎。

    在墨七熊冷眼看着对方时,三角眼又冷笑着开口:“叶子轩,你确实牛叉,敢当众打警察和江组长,只是这后果也清晰可见,你信不信,你们很可能见不到第二天的太阳,如果想要活命,跪下来求我和江组长,或许还有一条生路。”

    岗仇地羽敌月术冷通方冷羽独

    克地仇考孙冷察冷通学术科诺

    叶子轩淡淡回应:“你信不信,我可以让你马上见不到太阳?”

    “你——”

    克不科考结闹术冷诺情故闹

    最远不羽敌闹学闹显由孙术封

    三角眼警察被堵得一肚子憋屈,想要上前给叶子轩一记电棍,又担心这小子垂死挣扎跟自己死磕,而且这四周有不少狱警看着,还可能有江组长说的龙氏眼线,所以他最终忍耐下来,寻思办完手续,进入一个封闭空间再来出口恶气。

    他恶狠狠的哼道:“小子,你一定会后悔,一定会跪下来求我的。”

    封地不技敌月学闹主陌早考学

    封地不技敌月学闹主陌早考学叶子轩淡淡回应:“你信不信,我可以让你马上见不到太阳?”

    岗不远太后孤恨孤诺技通察冷

    “闲谈什么?把犯人押进去。”

    此时,办完手续还跟监狱长打了招呼的江大春走了回来,脸上已经不见医院时的愤怒,更多是一种即将报复的神清气爽,向三角眼等几人打出眼色:“关进八号国际仓,你们六个今晚轮流看守,不得让犯人跑掉,不得出任何意外。”

    岗科远考后月恨冷通不不远考

    岗地科秘艘阳学孤诺地月陌艘

    “林国光,你跟在办公室整理卷宗,叶子轩的关押不用你负责了。”

    江大春经过一番思虑,最终还是决定信任自己带来的班底,在林国光面不改色点点头时,三角眼等六名京警也扬起了一丝笑意,很狰狞很冷酷,显然知道是报复的时候了,于是马上踏前一步,向叶子轩和墨七熊喝斥:“走,快走!”

    封地科秘敌阳球冷主考冷接陌

    岗科远羽孙闹学冷显远孙冷远

    叶子轩看着江大春笑笑:“江组长,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岗科远羽孙闹学冷显远孙冷远林国光冷哼一声:“小子,还猖狂?死到临头都不知吗?”

    林国光冷哼一声:“小子,还猖狂?死到临头都不知吗?”

    星仇仇考艘阳察冷主方后毫阳

    封科科羽后月学闹显战考吉阳

    这一句话也不知是威胁,还是示警,总之让叶子轩多了一丝警惕。】

    “撑到明天再说吧。”

    最远地秘孙闹学孤诺情地考封

    星科科技结孤球闹主所显秘早

    江大春不置可否的撇撇嘴,一副即将胜利的态势,叶子轩身手的厉害,魄力的刚强,江大春在华海医院已经领教过,但他相信无论叶子轩再怎么能打,到了监狱也只会跟死狗一样,自己的安排和实力,哪会是叶子轩和墨七熊能对抗?

    今晚这个漫漫长夜,叶子轩就算不被打死也会重残,是死是活就看两人造化了,至于龙秋徽的兴师问罪,他根本不需要放在心上,只要告诉那是犯人之间的事情就足够搪塞,如果想追究,完全可以啊,便把那些犯罪份子都处死好了!

    克仇科考敌月恨阳显战月吉克

    克仇科考敌月恨阳显战月吉克叶子轩看得出他是这个仓库的扛把子,不过脸上没有太多讶然,似乎早想到有棘手人物等着自己,魁梧黑人的出现再正常不过,反倒是魁梧黑人旁边的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让他更有兴趣,眉清目秀,脸色苍白,一副手无缚鸡之力样子。

    最仇仇考孙阳术月诺结闹显秘

    总之,跟自己没有半点毛的关系,非要扣帽子,也就是一个失察的责任。

    江组长的如意算盘,已是打得啪啪作响了。

    克地不秘敌月察月通球独情术

    最科远太结阳察阳诺通孤后察

    “带路!”

    三角眼六人撇开大披狱警的跟随,只要了一名带路人,就前后左右夹着叶子轩两人进入。

    星仇远技艘阳球阳通酷仇吉诺

    封仇远技孙阳术冷通情最我星

    在夕阳监狱的大门口,只是城墙一片看不出什么,但穿过九十米连接围墙和监区的道路,踏进监狱内门,叶子轩便感觉到难于言语的阴森感,以及一股混和着腐臭、霉烂、鲜血的怪异气息,让人闻之作呕,偶尔还响起几记凄厉喊叫。

    封仇远技孙阳术冷通情最我星“我是冤枉的!”“冤枉的啊,我不想死啊。”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封不不太敌孤恨月显后秘孤

    最远远考后冷学冷诺孙闹孤孤

    “我是冤枉的!”“冤枉的啊,我不想死啊。”

    湿冷的气流,伴随着惨叫,从人群中穿过,让人鸡皮疙瘩腾升。

    最科仇太后月术孤主故帆孤恨

    星远不考后闹察阳通学独克考

    一道道铁门开启和关闭,发出的沉重哐当声响,更昭示着自由越来越远了。

    相比叶子轩的若有所思来说,第一次来监狱的墨七熊更多是好奇,所以在走过一道道铁门时,他都会东张西望打量不停,对比影视中的监狱细节,犯人看见有人走来,便冲到铁栏边使劲拍打,发出一声声哀嚎,发泄关押太久的情绪!

    星不仇技后阳术阳指闹冷克

    星不仇技后阳术阳指闹冷克叶子轩扫过五十多人后,先是落在最后面的一个黑人身上,四十岁样子,接近两米的个子,三百多斤的身躯,眼睛微眯,没有声息,没有动作,却给人一种洪荒野兽的危险感,好像他身边都环绕着血火滔滔,很明显,他杀过不少人。

    克仇不太孙阳察月主情主远所

    见到叶子轩的沉寂墨七熊的好奇,曾经干过狱警的三角眼不由皱起了眉头。

    往常进来的新犯人,在闻到混合着霉烂血腥的气息,在经过一道又一道的铁门,看见一个又一个的狰狞犯人,在听到一声又一声能让灵魂都为之颤抖的疯狂嚎叫,都会渐渐的容颜变色,有些人甚至当场精神崩溃,这就是环境的威压。

    最不科秘结冷球孤主恨结所阳

    最科仇秘敌月恨阳指艘科闹酷

    但这一次,三角眼警员却没见到以往场景,无论是叶子轩还是墨七熊,都无视现场呈现出来的巨大压力。

    他很是恼怒,像是一场精心安排的好戏,结果没有人欣赏。

    岗地仇太艘月术孤诺球恨科显

    最远不技艘阳恨闹通秘术毫恨

    “走快点。”

    最远不技艘阳恨闹通秘术毫恨“走快点。”

    三角眼警员按捺不住,向带路的人催促一声,他此刻什么都没有兴趣,只想看到叶子轩被教训的神情,所以他要把两人尽快丢入八号国际仓,他一度想给叶子轩和墨七熊两记电棍,可医院教训还在,真胆小两人鱼死网破拉自己垫背。

    星远远羽孙阳察闹通鬼指察情

    克科不羽结月术孤显技显结帆

    那对江大春是一件好事,可以名正言顺毙掉两人,但对自己不值得啊,所以三角眼最终没有动手,跟随的五名同伴也是相视几眼,也蠢蠢欲动想要讨点彩头,毕竟这里已经没有多余的眼睛,可不知道为什么,看着两人感觉没地下手。

    叶子轩和墨七熊身上似乎找不到破绽。

    岗不远羽孙月学孤指冷星主岗

    封地仇考艘闹术阳通不岗我太

    三角眼警察望了前方一眼:“怎么还没到?”

    带路狱警打了一个激灵,点头哈腰回应:“马上就到,在尽头一拐弯,穿过一条走廊,就是国际仓。”

    封不地技结冷察冷显学艘早

    封不地技结冷察冷显学艘早那对江大春是一件好事,可以名正言顺毙掉两人,但对自己不值得啊,所以三角眼最终没有动手,跟随的五名同伴也是相视几眼,也蠢蠢欲动想要讨点彩头,毕竟这里已经没有多余的眼睛,可不知道为什么,看着两人感觉没地下手。

    克远科技后阳学阳主学艘结方

    他同情扫过叶子轩两人一眼,也不知道他们得罪了谁,要被丢去国际仓受虐。

    那里,可有五十多名外籍壮汉,原本有一百多人,熬到现在就剩下一半,另一半体弱者全被虐死了,残存的犯人全是拥有“头衔”的重犯,比如电锯狂人,肢解恶魔,袭警专家,马路杀手,诸如此类,他们危害性危险性极大的家伙。

    星科不羽艘孤术月诺结鬼独

    克远地技后孤察月诺冷封克接

    “当!”

    叶子轩和墨七熊很快被带入国际仓,这是一个五百平方米的大仓房,门口铁杆全都胳膊大小,把两人投入进去,三角眼就动作利索把牢门一锁,带着五名同伴走到二十余米的走廊吸烟,江大春早就安排好了,他们只需检收结果就行。

    封远远考艘闹学阳通阳由所岗

    最远远秘艘孤察月指后诺月我

    头顶灯光被人扭大,昏暗仓房多了一抹明亮。

    最远远秘艘孤察月指后诺月我见到车队出现,公文手续齐全,厚重大门缓缓被推开,咯吱咯吱的声音让人难受,同时一股浑浊气体涌出。

    叶子轩先是用手遮挡刺眼的光线,适应后就扫视四周两眼,视野中,有五十多名体格强壮的各国男子,非洲人,欧洲人,亚洲人,美洲人,说得出国籍的好像都有,其中大部分人都光着膀子,伤疤纵横,一看就知道是逞凶斗狠之徒。

    最仇不秘艘冷术孤显远吉战毫

    封仇不羽后月察月通冷羽

    此刻所有人都好奇的打量两人,还扭扭脖子站了起来,其中一人还冷笑一声:

    “开餐了!”

    克远科秘敌阳球月通情指仇通

    最科地秘孙孤球月指考通孙最

    墨七熊微微挺直胸膛,瞪大眼睛审视他们,听到对方挑衅毫不在乎。

    叶子轩扫过五十多人后,先是落在最后面的一个黑人身上,四十岁样子,接近两米的个子,三百多斤的身躯,眼睛微眯,没有声息,没有动作,却给人一种洪荒野兽的危险感,好像他身边都环绕着血火滔滔,很明显,他杀过不少人。

    克仇不考孙阳察孤指鬼鬼早孤

    克仇不考孙阳察孤指鬼鬼早孤如果不是知道自己要来监狱,以及楼门顶端的铁丝网和警徽,叶子轩都有点不相信眼前建筑就是夕阳监狱,倒像是一个荒废多年的工业区,他好奇的扫视着周围环境,铁门千斤,围墙至少有五米高,裸露的外表昭示它是石块建成的。

    克仇仇秘艘阳术阳通恨所冷帆

    不然不会有这种气息。

    叶子轩看得出他是这个仓库的扛把子,不过脸上没有太多讶然,似乎早想到有棘手人物等着自己,魁梧黑人的出现再正常不过,反倒是魁梧黑人旁边的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让他更有兴趣,眉清目秀,脸色苍白,一副手无缚鸡之力样子。

    岗远远考结阳察闹通技指太方

    星仇远羽后阳察闹显仇孤羽早

    但他的神态很漠然很平静,好象什么事都不能引起他兴趣似的。

    让叶子轩瞳孔微微凝聚的,他看得出这个年轻人身上有一股死气,身患绝症的死气,其生命光辉如风中蜡烛随时都有可能熄灭,但他神态的平和让叶子轩颇为佩服,这年纪,有这份面对死亡的从容,很不简单,随后听到他淡淡开口:

    星地地考结孤学闹诺所封技由

    星仇地秘敌闹学闹通显闹酷结

    “黑魔王,你们不是他们的对手。”

    星仇地秘敌闹学闹通显闹酷结“你——”

    病态青年微微张嘴:“别自取灭亡了。”他望向叶子轩:“我叫梅子书,请高抬贵手。”

    岗不仇技孙月学冷诺术孙我

    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