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一百三十章 真正的虎狼

天才布衣 第一百三十章 真正的虎狼

  cpa300_4();  

  “梅子书,闭嘴。”

  端坐不动的黑魔王睁开眼睛,手指点着梅子书的脑袋,厉声喝斥:“我们五十多人,个个都是杀过不少人的主,怎么就不是他们对手?你再说这种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的话,我今晚就不再念叨你的价值,把你丢给兄弟享受一番。”

  何况两人双手都戴着手垩铐,三角眼警员故意不给他们取下,就是要减少两人的灵活性和战斗力,面对这样两个送上门的羔羊,黑魔王怎么可能听梅子书的话放弃呢?他挪移庞大身躯靠前:“不管什么人,进了这里,都应该叫我王。”

  他态势狠厉展现出来的威压,让整个仓房气氛都一沉。

  梅子书淡淡开口:“忠言逆耳啊。”他抬头望着墨七熊跟叶子轩,随后苦笑一声:“魔王,我就是感激你半年来的照顾,所以才劝告你不要对付他们,我知道监狱给你承诺了好处,但有些东西,有命拿也要有命花,不然没有意义。”

  “既然你不肯听我劝告,我也不再多说什么。”

  梅子书捏一捏衣衫,望着其余囚犯开口:“各位,听我的,收手吧,黑魔王带你们走的路,是死路,是绝路。”

  五十多名囚犯先是一怔,随后不置可否的笑笑,丝毫不把梅子书的话当一回事。

  在叶子轩跟墨七熊感慨梅子书眼光不错时,黑魔王正重重哼出一声:“梅子书,你越来越没有规矩了,昔日庇护你留着你,是因为你可以代表我们跟监狱捞点好处,你真当自己是一号人物啊?没有我撑腰,在场哪个人会给你面子。”

  “你现在不仅没有自知之明,还敢挑唆他们跟我唱反调。”

  “等我收拾完这两小子,就把你也绑在栏杆给大家蹂躏。”

  梅子书脸色更加苍白,但情绪却依然平静,他摇摇头,保持沉默。

  黑魔王以为他被自己威慑了,就直立身躯望向两人:“叶子轩?墨七熊?”

  没等叶子轩回应,墨七熊扭扭脖子:“怎么的?找虐?”

  “小子,真是死猪不怕开水烫啊!”

  一个独眼白人见状腾升怒意,一脚踏前,一边蔑视着开口,一边用手去拍墨七熊的脸,虽然墨七熊体格看起来也很强壮,可是他觉得都是一堆赘肉,哪里有他每天逞凶斗狠来的结实:“你是不是,还不清楚,究竟现在身处哪里啊?”

  墨七熊脸色一沉,出声喝道:“滚开!”

  黑魔王眼露诧异:还真有点血性啊。

  “妈垩的!到这里还敢拽啊?”

  早看不惯墨七熊的独眼白人气势汹汹靠前,吼出一句就干脆利落的一记直冲拳,叶子轩不动声色横挡了过去,没有让黑魔王和犯人所想的雷霆反击,砰!独眼白人的一拳势大力沉打在叶子轩肩膀,发出一声脆响,刺激着每个人耳膜。

  叶子轩噔噔噔退出三步。

  墨七熊脸色一变:“哥?!”

  梅子书眼里划过一丝光芒:这小子做事老道,出手也不忘记师出有名啊。

  黑魔王看不透叶子轩的用意,眼里流露出一抹蔑视:这俩小子也就是不成熟的愣头青,捏捏就碎,自己还以为他们有什么胆识斤两,现在看起来纯粹是一种错觉,说起来天下无敌,做起来有心无力,监狱方面未免太把他们当回事了。

  这是黑魔王给叶子轩两人作出的最终判断!

  他向病态青年哼道:“梅子书,你看走眼了,你真是越来越不垩行了。”

  其余壮汉也都抱手在胸大笑:竟然是两个窝囊废,今晚就有的欺负了。

  在他们不怀好意看着叶子轩时,叶子轩正一脸惊讶:“你打我?你敢打我?”

  一脚扫中目标的独眼白人放声狂笑,摆出一副天下唯我独尊的态势,良久后,收住张狂笑意,一脸讥嘲地回道:“没错!老子就是打你,怎么的?要反抗还是控诉?别幼稚了,告诉你,这里就是强者为王的地方,拳头大,你就大。”

  “你不服老子就打到你服,赶紧跪下来求饶,我保证饶你一命。”

  他在叶子轩面前挥舞拳头:“赶紧给老子跪下,听到没有?”

  叶子轩揉揉疼痛的肩膀,露出一个笑容:“拳头大,人就大。”

  话音刚刚落下,叶子轩就脚步一挪,整个人高高跃起,同时魅影般踢出一脚,一连串动作瞬间完成,快若电闪,让人眼花缭乱,面对毫无征兆的凌厉杀招,大惊失色的独眼白人已来不及向后躲闪,只能双手交叉去格挡叶子轩的攻击。

  “砰!”

  手腕与脚腕撞击发出低沉闷响,接着啊的一声凄厉惨叫,独眼白人像是断线风筝一般摔了出去,直接跌入同伴人群中才停了下来,想要支撑起来却倒喷出一口鲜血,随后就痛苦的跪在地上,他的双手颤巍巍低垂,不用说也知道断了。

  仓房再次死寂下来,似乎连空气都停止涌动。

  谁都没想到叶子轩战斗力这么变态,一招就撂倒独眼白人,这家伙比不上黑魔王,但也是一个人物。

  五十多人眼里多了一丝凝重,开始感觉到目标的棘手。

  “七熊,热身吧。”

  叶子轩一招撂翻对手,就向蠢蠢欲动的墨七熊偏头:“只要不死人,放开手脚,干。”

  “太好了。”

  墨七熊眼睛顿时精光大盛,二话不说双臂运力,咔嚓一声,手垩铐像是薯片一样断掉,接着墨七熊就向对方阵营冲了过去,一个麻花辫的非洲大个子也激起血性,吼叫着迎战墨七熊,其余囚犯也紧跟着扑向叶子轩,俨然是群狼扑击战。

  这些都是残存下来最彪悍最凶残的外籍壮汉,一个个都背负足够枪毙的血债,他们的鱼死网破更是声势骇人,可惜他们注定今晚要失败,因为他们遇见的是叶子轩两兄弟,面对囚犯虎狼般围攻,墨七熊不退反进,手上手垩铐狠狠横掠。

  “扑!”

  精钢铸造的手垩铐夹带着墨七熊的霸力,划着弧线撞在非洲大个子的脑袋,一股鲜血迸射,后者惨叫着向侧跌飞出去,嘴里也喷出一口浓郁鲜血,紧接着,墨七熊一脚踹在另外一个东瀛人胸口,随后小腿一转,脚尖又踢中印度人下巴。

  “咔嚓!”

  连续两记响起,东瀛人的肋骨断裂,印度人的下巴重创,两人都失去战斗力的倒在地上哀嚎,手里紧握的拳头还是一血未染,他们终于尝试到昔日欺负别人的痛苦,墨七熊却连看都没看他们,双手像是风车一般转动,把对手全拍飞。

  “砰砰砰!”

  叶子轩没有加入战团,他相信墨七熊搞得定,他只是慢条斯理走在后面,对着倒地伤者踩上两脚,把他们小腿一一踩断,让他们彻底失去战斗力,光与影的交错,再加上灰尘的腾升,使人影憧憧的牢房,看上去就如万千鬼怪在跳舞。

  闷哼,惨叫,断骨,哀嚎,无数声音叠加一起,撒溅的鲜血很快漂染了半个仓房。

  梅子书冷眼看着现场,没有惊诧没有惊惧,只是多了一抹兴趣。

  五分钟不到,黑魔王身边就只剩下十三人了,其余人全被墨七熊打翻在地,后者出手很霸道很无情,一招重创就绝不留余力,但更让他们眼皮直跳的是,温润儒雅的叶子轩,不紧不慢踩着同伴小腿,断骨声响,给他们无尽心理压力。

  猛!太猛了!出水海鲜一样猛。

  平时他们一个人就能欺负八垩九个菜鸟犯人,但如今墨七熊却一人打翻四十多号人,其战斗力不可谓不变态,更重要的是,墨七熊下手的狠辣凶猛丝毫不输于这些重囚,每次出手都能听到人身上响起的骨断声,让黑魔王脸色变得凝重。

  这两小子究竟是什么人啊?怎么会这样棘手?

  黑魔王开始有一丝懊悔:早知道就不接这个任务了,相比得到的好处来说,风险太大,太大。

  走廊的三角眼京警正跟同伴悠哉吸烟,一边不去聆听仓房里面的动静,避免写报告引来麻烦,一边跟同伴伸出手指悄悄打赌,叶子轩和墨七熊会被打成什么样子,偶尔迫不得已传来的嚎叫,不仅没让他们感觉不对劲,反而笑容满面。

  六个人都以为,叶子轩两人正遭受折磨。

  “砰。”

  墨七熊提起膝盖,把一个欧洲壮汉脑袋撞破,然后折断三根手指丢到后面,随着叶子轩补上的一脚,谁都知道欧洲壮汉已成废物,至此,他四周已不见围攻人群,他一副很是不过瘾的样子,向黑魔王他们勾勾手指:“老黑,过来。”

  墨七熊瞳孔中散发着野兽光芒,戴着手垩铐的手高高举起:

  “你们不是要对付我们吗?怎么还不过来动手?”

  黑魔王神情复杂的看了梅子书一眼,这一战,后者自始至终没有说话,眼中也没有半点波澜,似乎早料到这个结果,黑魔王有点懊悔没有听从他的话,导致现在骑虎难下,思虑一会,他呼出一口长气,从绷紧身体的同伴中走了上去,皮笑肉不笑:

  “两位,我想,我们可以谈一谈,和平相处,远比打打杀杀要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