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一百三十一章 一飞冲天


    cpa300_4();    

    “在监狱,和谐才是王道,才是双赢。”

    黑魔王还挥手让人从里面拖出一个箱子,掀开俨然是香烟、啤酒以及十多种零食,黑魔王拍拍箱子补充:“如你们愿意化干戈为玉帛,我也愿意把这箱子东西拿出来平分,你知道,在这个监狱,这里面任何东西都极其珍贵,价值连城。”

    身边十三人也艰难点头,这本来是属于他们的东西,如今分给两人一半,心里多少有些纠结,毕竟有钱都难买这些东西,墨七熊扫过箱子一眼,不屑的撇撇嘴:“化干戈为玉帛?刚才人多势众的时候怎么不说?现在不感觉太迟吗?”

    “再说了,我把你们都打倒了,整箱子东西都是我们的。”

    “你很强,但我们也不弱。”

    黑魔王眼里也流露一股血性:“而且你们已经消耗不少体力,强弩之末,真要鱼死网破,你们也讨不了半点好。”他沉声摆出利弊关系,为了证明他所言真实,他暗中运劲,瞬间轻响不停,手臂处的肌肉变得坚硬,展露盘结的青筋:

    “与其放手一搏两败俱伤,不如大家各自归位,井水不犯河水度过这晚!”

    他还恶狠狠补充一句:“而且不怕告诉你们,我在其余仓房还有三百名黑人兄弟,再加上地上这些人的死党,少说还有八百人手,一声令下,他们会毫不犹豫替我卖命,就算今晚栽了,明天我们也能讨回彩头,何不收手做个朋友?”

    叶子轩望向病态青年:“梅子书,给个建议,我要不要跟黑魔王化干戈为玉帛?”

    病态青年揉揉心口,睁开眼睛一笑:“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而且双方已经闹成这种局面了,你觉得还能井水不犯河水吗?黑魔王之所以主动示弱,只是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如真听从他们鬼话,你们今晚眯个眼就会被垩干掉。”

    “今晚要想睡个好觉,只有把他们一一打残!”

    叶子轩笑了笑:“精辟。”

    黑魔王厉喝一声:“梅子书,你叛我?”

    病态青年苦笑一声:“我跟你已经分裂了,我也清楚你的个性,你一定会因我初始提醒秋后算账,你们打赢了他们,会觉得我多嘴影响士气,打输了,一样会看我不顺眼,那就是我看出了这两人的危险,却没有坚持制止你们围攻。”

    “而且你刚才已经说了,事后要狠狠收拾我。”

    “我左右都是死,不如死得痛快点,拉你们一起来陪葬。”

    黑魔王咬牙切齿:“梅子书,我一定让你不得好死。”

    “老黑,别吹了,先照顾自己吧。”

    说到这里,墨七熊扭着脖子再次踏出一步,十三个人下意识向黑魔王身边挤靠,似乎想要抱团来取得一些信心,地上伤者也都全力挪移,担心双方再度开战伤及自己,没有人希望,自己被墨七熊打上一拳,或者被黑魔王踩踏上一脚。

    黑魔王嘴角牵动,没想到心中阴谋被戳穿,他确实寻思半夜来个痛击,没想到墨七熊不是楚霸王,完全不被糖衣炮弹左右,看着他缓缓靠近的身躯,他的眼皮止不住跳动,想要挪后,却被多年积累的名头压住,这一退,以后怎见人?

    墨七熊向他们勾一勾手指开口:“动手。”

    “你们觉得不动我们已是恩赐,所以铁定以为我不会动你们?”

    “你们太天真了,太幼稚了!老子杀熊,从来都是割喉再休息。”

    墨七熊一边冷笑,一边向前靠近,双方距离越来越近,气氛再度剑拔弩张。

    在墨七熊跟黑魔王他们态势强硬对峙时,叶子轩却晃悠悠走到梅子书身边,扬起一丝笑容开口:“你好,梅子书。”

    病态青年睁开了眼睛,脸上也多了一抹温润:“叶子轩,你好。”

    叶子轩靠在墙壁上,手指点一点眼前人员:“对这场景不想说点什么吗?”

    梅子书淡淡一笑:“天造孽,犹可为,人造孽,不可为。”

    叶子轩竖起拇指赞道:“精辟!以后跟我混了。”他拍拍梅子书的肩膀:“我让你多活三年。”

    “多活三年?”

    梅子书黯淡的眼睛,瞬间腾升一抹亮光,他侧头看着叶子轩:“你、、知道?”

    “我睡一会。”

    叶子轩没有回应梅子书的惊讶,挪移身躯坐到黑魔王的床上,一脚把黑魔王乱七八糟的东西踹出去,什么经书啊,脸盆,水杯,毛巾,十字架,相册,当当当散落一地,随后在铺有毯子的木床躺下:“三角眼警垩察来了,你再叫我。”

    “另外,帮我想个借口搪塞他们。”

    梅子书恭敬点头:“是。”

    “混蛋!”

    见到叶子轩大摇大摆占垩据自己地盘,还嚣张跋扈踹飞自己东西,尊严连续被践踏,颜面还被狠狠扇打,黑魔王凝重的老脸瞬间暴怒不已,拳头握紧向身边十三人吼出一声:“士可杀不可辱,本王今晚跟他们拼了,兄弟们,一起上。”

    黑魔王直接冲了上去,身在途中,却发现,只有他一个人冲锋。

    其余十三人都留在原地甚至向后挪移。

    狗垩日的!没义气啊没义气。

    没有退路的黑魔王恼怒同伴关键时刻背叛自己,只是他们可以做缩头乌龟,他黑魔王不垩行啊,低头了以后怎么混?

    很多时候,名头就是一把枷锁,让你能伸不能屈。

    “杀!”

    黑魔王大吼一声,两只臂膀一伸,拳头紧握,像一只大猩猩一样朝着墨七熊扑去。

    “来得好!”

    墨七熊右手一沉,随着一声低吼,身体瞬间暴垩动。

    他如一支断弦之箭般窜出,迎着黑魔王庞大的身躯狠狠的顶了过去。

    同时手掌前伸,一把挡住对方拳头。

    “砰!”

    拳掌相交,一声巨响,墨七熊退出半步,黑魔王却滑出两米。

    “杀!”

    黑魔王稳住身躯后,扯开衣服露出浓黑胸毛,随后又吼叫着冲上去,右手轰出最强的一拳。

    墨七熊没有退后,也来了一个硬碰硬。

    “轰!”

    两个拳头碰撞,力道肆虐,激荡起一阵阵气浪向四周扩散。

    两人再度各自向后退出,墨七熊脸色没有丝毫变化,依然一副战意滔天,黑魔王眼里却是腾升一股苦楚,脸色狰狞,肌肉颤动,关节被墨七熊震伤了,不过黑魔王的动作没有丝毫停顿,晃荡两下疼痛拳头,歇斯底里再次爆发出一拳。

    他就不相信墨七熊的坚韧力胜过自己。

    黑魔王快,墨七熊更快。

    黑魔王的拳头刚刚击出一半,墨七熊已经穿过对方双臂。

    拳头轰在黑魔王胸膛。

    “当!”

    一声闷响,黑魔王被拳头打得肋骨断裂,后背猛地撞在坚硬的墙壁上。

    他痛苦的闷哼了一声,感觉背部也好像要断裂了,墨七熊没有就此罢休,揪住失去战斗力的黑魔王胸.毛,毫不留情地嗤啦一声拽下一大把来,黑魔王痛的又是一声惨叫,墨七熊左手轻轻一动,轻车熟路把黑魔王的下颌骨给卸下来。

    黑魔王惊恐的瞪大了眼睛,单手拖着自己的下巴,痛的他又蹦又跳也喊不出声来,本能让他抬起另一只手,鱼死网破朝着墨七熊狠狠抡去,墨七熊冷哼了一声,一下拿住了他的手臂,接着顺势狠狠一拧,传来了清脆的“喀嚓”一声。

    黑魔王的右肩,竟然被生生脱臼。

    看着靠在墙壁上痛得倒吸冷气的黑魔王,墨七熊慢慢的走到了他的面前:“还玩吗?”

    黑魔王摇着头后退,身后囚犯动作敏捷散开。

    十三人双手抱着头,一副人畜无害、跟黑魔王划清界限态势。

    “去,带着你的人,去门口。”

    墨七熊手指一挥:“大声一点,喊江大春是傻叉。”

    梅子书眼皮跳了一下,但很快又恢复平静。

    黑魔王下意识摇头,他不知道江大春是谁,但清楚绝对不是好事,墨七熊上前一步,一把按住要躲避的黑魔王,伸出左手的手指,猛地戳进对方锁骨下面的肌肉里,接着食指勾住锁骨,使劲的往上一提,全部囚犯身躯一僵脸色变绿。

    他们能够感受那份疼痛。

    如果黑魔王此时下巴完好无损的话,他痛苦的嚎叫肯定会震彻云霄。

    就在黑魔王脸色惨白感觉左肩的锁骨,即将被生生的拉出体外时,墨七熊松开了自己的手指,他用满是鲜血的左手扶着黑魔王的下巴,接着使劲一推,咔嚓,一记轻响,把他脱臼的下颌给接了回去,拍拍他的老脸:“现在,可以去门口了吧?”

    黑魔王连滚带爬跑到门口,其余囚犯也都跟了上去。

    “江大春,你这个傻叉!”

    幽深的监狱,响起黑魔王他们凄厉吼叫:

    “江大春,你这个畜生——”

    听着外面响起的警哨和脚步声,叶子轩微微睁开眼睛,看着天花板叹道:“这风,确实从来没有停过啊。”

    也就在这个晚上,古大佛走出了常年念经的斋堂,看着门口等候已久的白秋画,淡淡一笑:

    “很多人,都以为我老了,却不知,雄鹰只是打盹。”

    “是时候,让他们见识,什么叫一飞冲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