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一百三十三章 给脸不要脸


    cpa300_4();    清晨,阳光未绽,一丝晨风吹拂高家花园。

    当江静瑶和刘援朝他们在游泳池来回翻出水花构建美丽风景线时,一身黑色唐衣的龙傲天正沉默着站在不远处草地,身边除了一个龙三支持再不见其余保镖,而他正前方的八角凉亭中,一个五十岁的高大女子,正行云流水练着太极。

    高大女子至少一米八的个子,站在凉亭就像是一根刺眼柱子,虽然她上了一点年纪,脸上也有岁月留下的痕迹,但整个人的白白净净,气势不凡,还是给人一种风韵犹存的感觉,高大女子正是华海市长,高垩丽娜,一等一的实权人物。

    华海是直辖市,相当于一个州,和州一样都是正部级。

    华海市一把手和一个州长的权力是对等,如果再深入一点考虑到它的跳板位置,很多华海市长最终都进入京垩城担任要职,所以华海市长比一般州长其实还要大半级,而且前途更好,当然,这一般州长是不包括疆、粤、藏、江等六地。

    政商两大圈垩子也一再流传高市长即将高升,最迟不过明年六月就会有新的任命下来,待华海迪士尼等几大瞩目工程竣工,她就可以一飞冲天直赴京垩城,过不了多久,她就可以触碰华垩国最顶尖权力的边缘,因此高垩丽娜有足够资垩本威风。

    包括让龙傲天等待。

    一套中规中矩的太极拳,高垩丽娜不厌其烦打了六十分钟,期间一言不发,神情专注,龙傲天也跟着沉默,像是一个小跟班似的,低眉顺眼看着高垩丽娜动作,不远处,江静瑶和刘援朝等人的谈笑和摇头落入耳朵,龙爷却依然不以为意。

    打完太极拳的高市长又盘腿坐下,来了一段吸收日月精华的调息,龙傲天如水平静的眼睛,自始至终没有波澜,就那样沉默等待着对方开口,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高垩丽娜从地上站起来,接过助理递过来的毛巾,一边擦拭,一边开口:

    “老龙,你女儿脑子进水?”

    高垩丽娜的丹凤眼多了一丝犀利:“她吃饱撑着抓小曼干什么?难道不知道是我的表亲?不知道这会损害小曼名誉?如果她真犯了罪,龙秋徽抓她,我不会说半句闲话,毕竟国有国法,可是你女儿有什么证据,指证谷小曼买凶杀人?”

    “人证呢?物证呢?”

    高垩丽娜大义凛然的样子:“警方拿得出来吗?拿不出来吧?我告诉你,别以为我不知道龙秋徽心里打什么算盘,她就是滥用权力,公报私仇,她想要庇护叶子轩那个小瘪三,所以就把谷小曼拿去做筹码,她能不能不要那么幼稚啊?”

    龙傲天挤出一丝笑意:“高市长教训的是,秋徽年少轻狂,冲动,不成熟。”他还拍拍胸膛补充一句:“待会回去,我就督促她放人,只要谷小曼是清白的,我保证她今天下午就能回来,如果谷小曼有嫌疑,我也让秋徽拿出铁证。”

    “疑罪从无,绝不让谷小曼受委屈。”

    听到龙傲天这一番话,高垩丽娜眼睛微微眯起,嘴角勾起一丝玩味:“谷小曼有嫌疑?龙爷,你这话说的可不垩厚道,我看着那丫头长大,她能有什么嫌疑?她连蚂蚁都不敢捏死,还会买凶杀人?龙爷,咱们关系也算近,提个忠告。”

    “不要玩什么栽赃陷害的小把戏。”

    她语含警告:“你对付平民百姓还好使,谷小曼有我作证,你们谁都别想冤枉她,谁要是乱来,我就直电京垩城控告,把你宝贝女儿直接撂了,别忘了,叶子轩一事,已让京垩城很不满意她,再出谷小曼的乱子,她的队长就不用做了。”

    龙傲天点点头:“明白,一定让她尽快释放谷小曼。”

    高垩丽娜把毛巾丢回托盘:“我希望她今晚可以回来吃饭。”

    说完这一句,她就扬起威严的脸庞,举步稳重向游泳池走去:“谷家老爷子他们给我打了电话,埋怨我没保护好她之余,也一再追问谷小曼什么时候回来,我答应了他们,谷小曼今晚就会回来跟我吃饭,龙爷,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龙傲天没有直接回答,只是转身跟在后面笑道:“高市长,我今天过来其实是有一件事相求。”

    高垩丽娜没有停下脚步,目光落在远处的儿子身上:“龙爷有事求我?你千万不要说是叶子轩一事,这损害你我交情,也妨碍司法公正,家有家规,国有国法,专案组按照程序做事,咱们就必须给予足够的尊重,不要做过多的干涉。”

    她似乎忘记刚刚干涉过的谷小曼一案:“龙爷,我也是一个讲道理的人,换成其余母亲,见到儿子被人打成这样,只怕早拿刀跟凶手拼命,依我的等级和权力,我连命都不需要拼,只要向警方施加几下压力,叶子轩绝对碾碎成灰。”

    “我静观事态发展,心平气和等待案子结束,这已是天垩大克制。”

    她扭头瞄了龙傲天一眼:“龙爷如果求情,可是对一个母亲的挑衅。”

    龙傲天苦笑一声:“高市长,没挑衅你的意思,只希望你高抬贵手,给无知小子一条生路吧,他就是懵懵懂懂的一个山里小子,初生牛犊不怕虎,所以才得罪高少和端木家垩族,希望高市长给他一个认错改过机会,何况事出有因嘛。”

    “事出有因?”

    高垩丽娜忽然停下脚步,神情变得狠厉:“什么事出有因?就你女儿传的视频?胜寒怎么了?端木怎么了?不就是给上官宁一个攀附高枝的机会吗?也不看看上官宁是什么身份,胜寒他们玩弄她是给她面子,说不定她心里乐意之极。”

    “叶子轩直接断他们双腿什么意思?”

    她目光炯炯的看着龙傲天:“你情我愿的角色扮演游戏,到他眼里就是霸王硬上弓了?就算霸王硬上弓又怎么了?难道他们两个上不起吗?上官宁和叶子轩算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断他们的腿?就算有错,也是我和端木家垩族来管。”

    龙傲天呼出一口长气,不让自己情绪被对方强词夺理影响,随后挤出一丝笑意:“是,是,叶子轩断腿不对,但他们还年轻,高市长给一个改过机会如何?只要高市长跟江组长他们大垩事化小,我愿意拿出五百万来赔偿高家和端木。”

    龙傲天手伸出五个手指头:“一人五百万,如何?”

    在高胜寒和端木雄他们一脸讥嘲看着龙傲天时,高垩丽娜嘴角勾起一丝戏谑,看着龙傲天不置可否哼道:“龙爷,你觉得一千万很多吗?高家和端木缺这个钱吗?我在丹麦银行随便一个户头,就超过一千万华币,而且这不是钱的事。”

    “这是尊严和公垩道的问题,不把叶子轩他们往死里整,以后我的脸往哪里放?我又怎么面对儿子?”

    她走到高胜寒的身边,俯下身子拍一拍:“这次不让叶子轩把牢底坐穿,以后阿狗阿猫都会来欺负我儿子,甚至会再一次打断我儿子的腿,因为他们觉得这腿就值一点钱,所以我不会被你金钱打动,我必须要告诉他人,血债血偿。”

    “还是十倍偿还。”

    “好!”

    话音落下,刘援朝和周媛媛他们齐齐鼓起掌来,为高垩丽娜的慷慨激昂叫好:“高市长说的太好了。”

    正如叶子轩说的,他们这个圈垩子对什么真垩相和公垩道无所谓,在乎的是维护圈垩子权威和面子,叶子轩的实力、龙秋徽的庇护,以及沈万千的捣乱,让习惯肆意横行的他们吃了瘪,束手束脚难有作为,如今高市长坐镇出气,自然很痛快。

    在龙傲天苦笑着摇摇头时,泡在游泳池里的垩江静瑶淡淡一笑,单手一撑边缘跃出:“龙先生,你没必要为叶子轩求情的,他就是一个白眼狼,我不顾端木雄他们的伤竭尽全力保他下来,他却不领我的情,还故作尊严跟我恩断义绝。”

    “昨天江组长逮捕他归案,他竟然还敢出手打京警。”

    江静瑶幽幽一叹:“你就别费心机了,何况让他在牢里呆着也不是坏事,他这种火爆脾气,出来只会给报复社会,结果就是让自己死无全尸。”接着她又流露一丝自责:“当然,他的脾性可能跟我有关,可能是我当初给了他错觉。”

    “他喜欢我,也误认为我喜欢他,结果我拒绝他,他就赌气刻意跟我作对。”

    她修长手指轻轻一挥:“龙先生,不要再纠缠高市长了,没有意义的。”

    周媛媛伸手轻拍江静瑶背部,示意她不需要自责。

    高垩丽娜也看着龙傲天,声音清晰:“老龙,听到没有?叶子轩已经走火入魔,你保不保他都没有意义,就算我看你面子想法子让他出来,如果瑶瑶不跟他相恋,他也还会故意跟我们和瑶瑶作对,这种人,就让他在监狱自生自灭吧。”

    “何况一个草根,不值得你浪费时间。”

    她眼里闪烁一抹玩味:“话说,你这样全力以赴保他,究竟为了什么呢?难道你女儿看上他了?”

    龙傲天没有回应这个话题,只是憨厚一笑,拱手:“告辞。”

    他很果断的转身向出口走去,龙三也挪移脚步跟了上去,高垩丽娜看着龙傲天的背影,不以为然的摇头:“这老家伙越来越不像话了,如不是还有点榨取价值,高家每年可以从他身上捞取不少好处,我真想把他也弄去监狱牢底坐穿。”

    江静瑶嫣然一笑:“高市长放心,他迟早会进去的。”

    此时,钻入林肯车的龙傲天靠在座椅上,向龙三淡淡发出一个指令:“去机场!两个小时后宣告各方,我去非洲谈项目,这一个礼拜不在华海,关闭一切通讯,有什么事等我回来再说,另外,让龙世凯下手狠点,事情尽量给我闹大。”

    在龙三点多头时,龙傲天望向窗外天空笑道:

    “潜龙,始终要上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