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一百三十四章 梅子书的实力


    cpa300_4();    在龙傲天准备让龙氏搞出大动作时,叶子轩、墨七熊和梅子书正被赶到放风场地,这是一个比标准足球场还要大的空地,至少五千名身着不同颜色囚服的犯人在呼吸新鲜空气,四周厚实的墙壁和铁丝网,牢牢束缚他们飞出囚笼的心。

    “他大爷的,连早饭都不给吃。”

    三人在放风场地找了一个干净点的高地,双腿一弯就坐了下来,墨七熊把昨晚没吃完的零食摆了出来,蛋糕,辣条、三瓶牛奶:“小梅,还是你厉害,猜到小春子不会给咱们吃早餐,昨晚留了一点零食,不然今天早上怕要饿肚子。”

    他把牛奶抛给叶子轩和梅子书,又把带来的食物分发出去。

    或许是食物原因,也或许是靠墙太久,食物摆出来后,就多出几只苍垩蝇飞来飞去,嗡嗡嗡的很是让人心烦,墨七熊驱赶几次无果后也不再折腾,看着手中食物问道:“小梅,你猜一猜,小春子会不会连午饭、晚饭都不给咱们吃啊?”

    叶子轩伸伸懒腰:“放心吧,饿不着你的。”

    “七熊,今天最好别想三个小时后的事,你只能想着这个小时怎么过。”

    梅子书撕开一个蛋糕吃起来:“因为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的,我的猜测算什么厉害?只不过是在夕阳监狱呆久了的经验,江大春下定决心要惩罚你们,昨晚一战他虽然失败,但他哪会就此罢休?肯定会使出更厉害招数来对付我们。”

    “监狱是一个资源奇缺的地方,而体力和精力又因神经绷紧容易消耗,所以断水断粮关小黑屋是杀手锏。”

    梅子书笑容很是风轻云淡:“再厉害的人,饿上几天,关小黑屋几天,都会跪的,你们刚进来不懂得监狱险恶,但我这老油条知道常规手段,你们昨晚打残黑魔王他们,江大春可以名正言顺不给咱们吃饭,因此我就留了一点食物。”

    叶子轩靠在后面墙壁笑道:“你这经验好啊,可以让我们不用饿肚子,不然待会没力气打架了。”

    墨七熊微微一愣,环视四周喧杂却规矩的人群:“打架?谁?还有谁敢来招惹我们?”

    在墨七熊看来,连水牛一样的黑魔王都倒下了,还有谁敢过来招惹他们三个?

    几个苍垩蝇绕着他的脑袋转圈圈,墨七熊伸出手掌驱赶。

    叶子轩往嘴里塞入半块蛋糕:“你真当江大春好心放我们出来放风?”

    梅子书赞许地看了叶子轩一眼,轻轻点头笑道:“叶少推断没错,我们今天怕是还有一架,打残黑魔王他们,固然可以威慑不少人,一般犯人不会来找我们麻烦,但牛魔王他们的手下,却绝对不会就此罢休,一定会来找我们麻烦。”

    “一,他们没看到你们打残黑魔王过程,场面的残酷对他们大打折扣,威慑不了他们。”

    梅子书平静开口:“二,他们要找回一点面子,出来混,混的就是钱和面子,监狱跟钱没关,面子就格外重要;三,人一扎堆,胆气就壮,五十多人的手下加起来起码五六百,这么多人一站,别说我们三个了,就是警垩察都敢冲击。”

    叶子轩吸了一口牛奶笑道:“正解。”

    “靠!”

    墨七熊张大嘴巴,扳起手指:“五六百人?我十秒解决一个,五千秒,差不多两个小时,手都要累死。”墨七熊丝毫没考虑五六百人带来的冲击,只是想着要耗费自己多少力气:“看来我要吃饱一点,不然真没有力气揍这么多人。”

    梅子书闻言哈哈大笑,似乎很是喜欢墨七熊这种憨厚性格,他拿着一支辣条取下来的细长竹签,声音轻缓而出:“如果待会真的大打出手,你们尽管出手,不用顾虑我保护我,我能在国际仓坚持这么久,多少还是有一点自保能力。”

    “自保能力?”

    在叶子轩笑容玩味点点头时,墨七熊却以为梅子书不想拖累两人:“你这么文弱,黑魔王一根手指头都能戳倒你,你拿什么自保啊?咱们说好是兄弟的,自然要共同进退,我们绝不会丢下你不管的,你也不要想着什么不拖累我们。”

    他反手拍拍自己背部:“待会,我把你背在后面,你抱住,保证不会让你有事。”

    “嗖!”

    梅子书淡淡一笑,眼里有感动,有宽慰,但没有出声回应墨七熊,他捏着的细长竹签,平缓往前一刺,嗡嗡嗡飞来飞去的苍垩蝇,瞬间停滞半空,墨七熊瞪大眼睛,看着被刺死的苍垩蝇,一脸难于置信,还没说话,梅子书的竹签又一转。

    “嗖!”

    又是一只苍垩蝇被洞穿身躯,跟同伴紧紧相邻在一起。

    这份眼力,这份手法让墨七熊很惊讶,似乎没想到文弱的梅子书还有这一垩手,他一拳轰死苍垩蝇没有问题,但用竹签刺死苍垩蝇怕是有难度,而且有一点让墨七熊感觉最不可思议,苍垩蝇都不是刺在竹签尖端,而是滑过大半签身悬挂中间。

    墨七熊心里清楚,苍垩蝇体积小,重量轻,竹签一刺,九成九都会落在尖端,很难受力往中间移动。

    如果是他拿着细长竹签,哪怕能刺中苍垩蝇,一支竹签也只能刺一只,绝无可能串上两只。

    可梅子书手中的竹签,刺的不仅精准到位,还能让竹签穿过苍垩蝇躯体到中间,这其中玄妙怕是没有几个人能做到。

    在墨七熊吞着口水时,梅子书又轻轻递出细长竹签,他的动作很优雅,幅度也不大,力道看起来也很温和,就像是午夜昙花盛开一样,不紧不慢,却又不可遏制,当他手腕停下前伸的时候,墨七熊又见到,竹签尖端,刺着一支山蚊。

    两蝇一蚊,在风中微微抖动。

    “兄弟啊,你太牛叉了。”

    墨七熊马上没有骨气的抱大腿,看着梅子书大声喊道:“要好好保护我。”

    随后他又望向叶子轩:“哥,这小子如此厉害,也不知会我一声,害我刚才出洋相。”

    “我也是刚知道他有这实力。”

    在梅子书摆摆手时,叶子轩悠悠一笑:“但我昨晚就清楚他有自保能力,能在国际仓混下来的人,哪会是任人宰割的主?”随后他又把牛奶放在地上:“不过他也没有骗你垩,他确实只能自保,无法保护你垩,他身体无法持久作战的。”

    梅子书笑着点头:“我这半年来,一千米都跑不下来。”

    叶子轩呼出一口长气,抓过梅子书的手腕把脉,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变化。

    梅子书一笑:“是不是时日不多了?虽然我不是医生,但对身体变化还是能感觉得出的。”有时想一想,下个月死刑也不是坏事,早死早超生。“

    叶子轩没有说话,把脉一分钟后,他才把手移开,声音平缓:”放心吧,遇见我,你不会死的这么快。“”再说了,大仇未报,何必眼中只盯着一个死字?“

    梅子书叹息一声:”有时,不甘真没用,命运的残酷不是世人能抗衡。“”总是要斗一斗的。“

    叶子轩拍拍衣服站了起来,扫视前方开始聚集走来的人群:“该来的始终要来,今天绝对不是干一架这么简单,群殴之后最好的结局是关小黑屋,坏一点就是趁乱就地枪毙,不过这些都在我的预料之中,就看这一场斗法谁能斗赢。”

    墨七熊也见到现场的变化,把最后几个蛋糕塞入嘴里,一口喝完瓶子中的牛奶,牙齿闪烁寒芒。

    梅子书也站了起来:“我相信你。”

    手中竹签一抖,苍垩蝇和山蚊顷刻解体,四分五裂落地。

    冷风起,大战近,黑云欲压城。

    无数膀大腰圆的囚犯像是一支支溪流,向叶子轩他们这个方向汇聚过来,大步流星扬起的尘埃草屑,迷蒙着其余犯人的视线,他们杀气腾腾的簇拥着黑魔王靠近,一个个眼里闪烁桀骜不驯的敌意,只是不见昨晚投降的十三名小头目。

    黑魔王脸上也是一股子怨毒,他吊着被墨七熊差点断了锁骨的肩膀,带领各路联军把叶子轩三人围了一个水泄不通,他咬着牙齿望向差点废掉自己还践踏尊严的三人,昨晚的疼痛和求饶全化成仇恨:“就是这三人,使诈伤了我们。”

    “小子,敢伤我们老大,找死是不是?”

    “别跟他们废话了,上去爆掉他们。”

    “干他狗垩日的!打断他们四肢,打断他的命根子。”

    见到是叶子轩三人给黑魔王他们造成重大伤害,数百名囚犯凶神恶煞靠前,一个个卷起袖子要大打出手,一些无辜犯人立刻如惊弓之鸟跑开,避免殃及池鱼,四周把守的狱警也神奇消失无踪,似乎已经默许这一场激战在监狱中上演。

    黑魔王一脸狞笑:“叶子轩,今天,我要给你点天灯。”

    就在这时,放风场两边,又如潮水一样涌出两大批囚犯,半空中,还传来两记喊声:

    “雄鹰弟子,马大彪,率五百精锐,听从叶少吩咐。”

    “龙氏外堂,龙世凯,摔三百战将,听从叶少差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