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一百三十五章 一击必杀


    cpa300_4();    如狼似虎要扑向叶子轩的壮汉瞬间停滞脚步。

    他们跟着身躯庞大的黑魔王下意识转头,脸上震惊和诧异很快变成一脸惊惧,他们赫然发现,自己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七八百人,正如钢铁洪流一般从两边涌了过来,密密麻麻的围着他们,水泄不通,让人感觉天空都灰暗不少。

    马大彪带领的雄鹰子弟站在左边,一个个身穿黑色囚衣,手里没有拿武器,但双手戴着铁质手套,揍人力量加倍,龙氏精锐则围在右边,双手没有任何东西,只是看他们一米八身材,还有快要撑破衣服的肌肉,又都知道战斗力不弱。

    自称龙世凯的青年,脸部好像瘫痪,没有什么表情,但眼神很是冷酷,光头也相当扎眼。

    昔日水火不容的华海两大集团,今天难得的同一阵线,动作利索堵住黑魔王他们去路,面容冷寒,一言不发,目光放射出一股股让人心悸的光芒,仿佛是同一个模子精心铸造出来的,他们神情就像某种食肉动物,随后准备收割生命。

    晨风沉寂,像是死去。

    有人开始回想马大彪他们刚才的两句喊话,很快意识到这是佛爷和龙傲天的人马,一起来保护叶子轩了,只是这两家向来不对路,今天怎会齐齐听从叶子轩的安排呢?黑魔王也是嘴角牵动,一时无法适应从猎人变成猎物的角色转换。

    只是无论如何都好,不少人脸色都变得难看,他们都是附庸黑魔王等人旗下的犯人,今天也是领命过来对付叶子轩,这些属于要把牢底坐穿的硬主,向来天不怕地不怕,愤怒时连狱警都敢袭击,但现在涌出的对手让他们感觉到绝望。

    实力太悬殊了。

    谁都没有想到眼前小子来头如此巨大,更没想到监狱里有那么多人保护叶子轩,而且个个都是精锐中的精锐,最重要的是,这清晰表明了是佛爷和龙傲天的人,得罪他们,以后日子绝对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黑魔王感觉锁骨又痛了。

    马大彪和龙世凯齐齐踏前一步:“叶少。”

    在梅子书和墨七熊舒心的笑容中,叶子轩淡淡回应:“谢谢兄弟们了!”

    八百人齐声回道:“叶少吩咐。”

    清晨的风忽然变得很大,卷去远处的草屑不断翻飞。

    龙家精锐和雄鹰子弟任凭灰尘吹拂,击打在脸上,身上,但他们都仿佛雕像一般,身体笔挺的静立在那里,他们的喊声透过清冷晨风,传达出一股冷酷和嗜血,让黑魔王他们都悚然心惊,倒吸冷气的声音,仿佛面条摊上火热的生意。

    虽然黑魔王等囚犯,也有不少是从刀山血海中滚出来的,平日里,吹嘘自己天地不怵,但在这一刻,他们都感觉到了自己的渺小和脆弱,虽然他们努力使自己的眼神、面目、表情,流露出无惧,但后退的脚步,还是无耻地出垩卖他们。

    马大彪站在叶子轩的身边,运足力气向远处犯人喊道:“今日一战,是雄鹰龙氏跟黑魔王的私人恩怨,无关人等,最好不要跟我们作对,如果想要为佛爷龙爷出力者,佛爷和龙爷有令,以后大家就是兄弟,一切用度家人妥善安排。”

    此话一出,黑魔王他们脸色更加难看,这摆明就是鼓动其余犯人加盟,有古大佛和龙傲天这两块招牌,有几个犯人不趁火打劫,事实也如此,随着马大彪的话音落下,不少抱头蹲下的边缘犯人,眼睛绽放光芒,舔着嘴唇缓缓站起来。

    这些没有进黑魔王圈垩子的犯人,平时就跟黑魔王他们有仇,受了不少欺负,如今有翻盘打脸的机会,他们自然不会放过,最重要的是,可以一战成为雄鹰或龙氏子弟,这一战实在划算,所以纷纷挪移脚步,饿狼一样壮大龙古的阵营。

    至少,四百多人走了上来:“愿为佛爷卖命,愿为龙爷卖命,愿听叶少吩咐。”

    全场气氛一沉。

    黑魔王笑着挤出一句:“叶少,我们其实可以谈一谈、、、”

    身边几位老大也讪笑着出声:“是啊,我们可以谈一谈。”

    “谈个球。”

    墨七熊吼出一声,如狼似虎扑向黑魔王:“废了你这个老东西。”今天如不是龙氏精锐和雄鹰子弟出现,三个人还不被黑魔王他们揍个半死?墨七熊习惯趁胜追击,痛打落水狗,从不喜欢什么得饶人处且饶人,自己饶人,谁来饶他?

    见到墨七熊扑过来,黑魔王大叫一声,扯过两名亲信堵了上去。

    “砰砰!”

    在两名黑人被墨七熊打得向后翻飞、黑魔王转身要跑路时,叶子轩向马大彪他们发出一个指令:

    “一个都不能少,全给我打断手脚!”

    “是!”

    不需马大彪他们出声吩咐,雄鹰子弟和龙家精锐轰然响应,千余人如狼似虎从两边压过去,黑魔王带来的犯人大惊失色,想不到要猎杀他人的自己,反成了叶子轩围杀的目标,当下也没有拼死奋战的念头,立刻撒腿往漏空之处钻去。

    雄鹰和龙家当然没给对方机会,杀气腾腾的逮住要对手无情狂殴,八百对五百,几乎是两个人打一人,这些犯人虽然身负重案有些强悍,但相比古大佛和龙傲天精心挑选的打手来说,还是相差一个档次,再加上士气低迷,差距更大。

    而临时加入龙古阵营的犯人,出于表现需要更加卖命,拳打脚踢,撕咬锁喉,用尽方式重击黑魔王等人。

    “啊——”

    放风场地很快混乱起来,近千人在狭小的空间厮杀起来,惨叫连连,鲜血四射,喊叫声纷乱而起,既有着愤怒,又有着惊慌,远处观战的犯人见状惊愣不已,但还没有看清结果就被狱警驱赶回房,随后狱警也以最快的速度消失不见。

    叶子轩看着乱哄哄的场面,知道这一战不会有什么悬念,于是向梅子书轻轻一笑:“跟我杀几个人?”

    梅子书笑着回应:“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叶子轩向马大彪和龙世凯偏偏头,两人踏前一步聆听吩咐。

    “妈垩的!怎么会这样?”

    捏着时间出现要来枪杀叶子轩的三角眼警员,看着面前混乱不堪惨象连连的场景,眼睛瞪大难于置信,今天不是黑魔王他们群殴叶子轩三人吗?怎么变成监狱囚犯大乱斗?叶子轩他们呢?三角眼警员扫视全场,却因灰尘翻滚看不清。

    “叶子轩呢?”

    身边五名同伴齐齐摇头,他们也看不清,现场实在太乱了。

    三角眼本来还想说其余狱警哪里去了,但想到是早上自己叮嘱过监狱长,不要让狱警在现场出现或管事,给足他们对付叶子轩的三十分钟,于是就把嘴边的话吞了回去,随即瞪着前方低喝:“一不做二不休,走,趁乱干掉叶子轩。”

    五名同伴齐齐点头,显然对叶子轩早就不满。

    三角眼手脚麻利打开三道铁门,站到放风场地的边缘,踹开几个蹲在墙边怕事的囚犯,然后目光炯炯搜寻叶子轩的影子,他们手里的枪垩械已经打开保险,随时可以锁定目标射杀,这种环境,这种争斗,他们开再多的枪也是情有可原。

    “找我?”

    在三角眼警垩察带着五名同伴贴着墙壁走出三十多米时,一个声音忽然漫不经心传来,叶子轩?熟悉后者的三角眼警员打了一个激灵,注意力从激战中心转到旁边,正见叶子轩笑容恬淡看着他,他手中枪垩械一转,下意识就要扣动扳机。

    身边五名警员也都偏转枪口。

    “砰!”

    就在这时,一根木棍狠狠抡在他们的手腕上,墙根处端着的十余个老实囚犯瞬间暴起,棍起棍落,毫不留情打断六个人的手,谁都没有想到,这些囚犯会出手伤人,还是如此毫无顾忌,三角眼惨叫一声,枪垩械落地,剧痛从手腕传来。

    只是还来不及缓解手上疼痛,棍棒又狠狠抡在他的身上,三角眼警垩察又是闷哼一声,身躯踉跄,刚要站稳,马大彪冲了上去,一棍打在他的小腿,三角眼警垩察身子一晃,半跪在地,马大彪要当头一棒时,另一名警垩察扑上去扭打一起。

    三角眼警垩察趁机缓了一口气,他终究不是窝囊废,左手一抓,抓住一根木棒。

    “杀!”

    三角眼警员怒吼一声,猛地一扯,把一名囚犯的木棒硬生生扯了过去,随后猛地起身,膝盖撞击到对方脑门,在囚犯头破血流后退出去时,三角眼警员挥舞着夺来的木棍,砰砰砰!连连打翻三人,垂死挣扎声势惊人,随后向叶子轩冲了过去:

    “叶子轩,干垩你姥姥!你竟然敢袭警。”

    “扑。”

    在三角眼警垩察挥舞着木棒快要冲到叶子轩面前时,一直贴着墙壁不声不响的梅子书,忽然,抬手。

    一伸,一刺!

    只是一刺,因为简单,所以专注,因为专注,所以强大。

    一片尖木,穿脖入喉,不徐不疾,不差分毫。

    三角眼警员轰然倒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