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一百三十六章 黄马褂

天才布衣 第一百三十六章 黄马褂

  cpa300_4();  

  “砰砰砰!”

  当放风场上空响起凌厉的枪声时,一直静等消息的垩江组长终于按捺不住,带着林国光他们火急火燎赶到事发地,狱警也从四面八方赶赴过来,此时,数千名浑身血迹的囚犯已经抱着脑袋蹲在了地上,一个个低眉顺眼像是温顺的绵羊。

  而冲突中间则倒着数百名想要挪动却无力挣扎的囚犯,一个个四肢断裂神情痛苦,毫无疑问刚刚遭受一番肆虐,还有六名身穿警垩服一动也不动的警员,江大春一眼认出,这些警员全是自己的忠诚部属,其中三角眼警员死得尤为突出。

  他的脆弱脖子被硬物穿透,就像是吊在明净橱窗中的烧鸭,眼睛瞪大如铜锣,而且他的胸口,有三个弹孔。

  死不瞑目。

  “嗯哼。”

  在江大春呼吸一滞脑袋一片空白时,受伤的囚犯堆里挣扎着站起一个庞大身影,浑身是血的黑魔王双脚完好的起身,他的一只手也还能活动,或许是身躯过于魁梧的缘故,他这一直立身子,不仅让空中光线一暗,也让众人无形受压。

  此时此刻的黑魔王实在像是一个沾染鲜血的魔鬼,不仅眼睛红红的流露嗜血杀意,嘴里喷出的气也让人感到一股子凶意,在场众人下意识后退一步,站起来的他有点神志不清,双手前伸,对着众人怒吼不已:“来,来,还有谁来?”

  “小心,他手里有枪。”

  在黑魔王前伸双手的时候,林国光向众人大喊一声,同时横在江大春前面,拔出警枪砰砰扣动扳机,随着他的射击,身边六名京警也都举枪喷火,子垩弹像是雨水一样,狠狠倾泻在黑魔王的胸膛,脚步后退,身躯扭动,血花点点迸出。

  “轰。”

  一轮子垩弹打了一个干净,硝烟弥漫着众人视野,至少中了五十枪的黑魔王瞪大着眼睛,难于置信看着林国光他们,更无法接受自己掌心有一把警枪,自己,什么时候有这把枪?混战中一度昏迷的黑魔王,眼中有太多疑问,太多不甘。

  他想要呐喊,想要伸冤,可是胸膛的疼痛抽走了他的力气和生机。

  “谁让你们开枪的?谁让你们开枪的?”

  已经反应过来的垩江大春,见到黑魔王像是铁塔一样倒在人群中,顿时冲了出来拍打林国光他们的枪垩械,他没有跟黑魔王有过亲自接触,但清楚他是属于自己阵营的炮灰,绝对不会伤害自己,他还想从后者口中问点实情,如今全没了。

  六名京警张张嘴巴,想要辩驳最后吞了回去,林国光一抬下巴,小心翼翼的示意:“江组长,我看到六名兄弟倒在现场,黑魔王手里又有他们的枪,于是本能的想要保护你。”六名京警也都齐齐点头,纷纷表示纯粹想要保护江大春。

  江大春止不住一愣,这才见到黑魔王掌心中的枪垩械,当下不再对林国光他们喝斥,从程序和忠心来说,他们也没有什么错,他转而把目光落在三角眼警垩察他们尸体,向四周犯人和狱警愤怒吼道:“这是怎么回事?究竟是怎么回事?”

  林国光也跟着厉喝:“是谁杀了警员?”

  他上前一步,一把揪住一个闷哼不已的囚犯,杀气腾腾的喝问:“说?他们是怎么死的?大声点。”

  被揪住的囚犯神情惊惧,颤颤巍巍的回应:“黑魔王他们为了抢夺香烟打群架,六名警官见状就上来劝阻,还拿枪威慑杀红眼的牛魔王,牛魔王他们一怒就把六名警官也捅死,还夺了一把警枪轰击,这不,那警官,被他打了三枪。”

  其余犯人也都纷纷出声附和,表示三角眼警员是黑魔王杀的。

  “不可能,这不可能。”

  江大春完全不相信,随即想起一事,眼睛瞪大:“叶子轩呢?叶子轩呢?”

  “报告江组长。”

  此时,一个年老狱警挪移脚步上前,声音轻缓而出:“这里一打架,我们就把其余犯人全部驱赶回去,叶子轩三人也第一时间被我们押解回国际仓,毕竟监狱长吩咐过,无论何时何地,发生何事,都不能给叶子轩他们越狱的机会。”

  “刚才场面实在混乱,我们不敢大意,所以早早押解他们回去。”

  他还手指一点几名狱警:“他们是跟我一起押解的。”

  被点名的狱警纷纷点头,表示自己参与了押解叶子轩。

  江大春的脸色很是难看,他总觉得此事疑点多多,黑魔王他们怎会为香烟打架呢?三角眼他们又怎会去劝架呢?即使现场真是为香烟开战,三角眼也应该趁乱杀掉叶子轩,傻乎乎劝架干什么?可是现场证据,却让他找不到半点破绽。

  他想要调看监狱的各录像,却想起自己叮嘱监狱长用检修理由关闭一个小时,江大春很是憋屈很是愤怒,但最终只能转身离去:“告诉监狱长,我会赔偿一切损失,但是,我也要监狱给我一个报告,一个关于六名警员横死的报告。”

  “还有,我要尸检,尸检!”

  林国光恭敬回应:“明白。”

  江大春没有直接回办公室,而是阴沉着脸冲向国际仓,很快,他就站在阴森森的国际仓门口,视野中,铁门紧锁,狱警把守,叶子轩、墨七熊和梅子书坐在地板上,三人正谈笑风生的玩着自制飞行棋,像是完全不知道外面出事一样。

  “我跟你们讲一个故事。”

  叶子轩像是没见到江大春他们过来,一边玩着飞行棋,一边向两人悠悠开口:

  “武松醉打蒋门神、替施恩夺了快活林之后,却中了张都监、张团练的计,几乎命丧飞云浦。”

  “武松是一个血性男儿,他杀了张都监的几名爪牙,寻思了半晌,怨恨冲天,不杀得张都监,如何出得这口恨气?”

  “他便去死尸身边解下腰刀,选一把挎在腰上,手里再拿一把锋利的,然后直奔孟州城张都监的后花园。”

  “张都监、张团练、蒋门神正在鸳鸯楼吃酒,冷不防武松闯了进来,噗噗几刀砍死蒋门神、张团练。”

  武松踏着张都监的脑袋喝道:“你们这帮贼子,为何黑道白道勾结、串通一气害我?”

  张都监颤颤巍巍地答道:“说句实话,官匪勾结的重要原因,是我们的待遇过低了,一年几百万哪够花啊!”

  听到这一番话,江大春脸色一变,拳头瞬间握紧,这是他有一次接受国家电视台采访时,就华垩国出现‘警匪勾结’这种情况的重要原因是警垩察待遇过低,还透露自己一年几百万不够用,这让他成为民众的谈资笑料,也是他心头一根刺:“叶子轩,你讥讽我?”

  “呀?”

  叶子轩回过头来,像是刚见到江大春一样,一脸讶然的开口:“江组长,你什么时候来了?来了也不打声招呼,跟鬼一样站在后面干什么?是不是习惯做亏心事了?还有,我刚才没有讥讽你,我只是说武松和张都监,历史,懂不?”

  “叶子轩。”

  江大春反手就要拔京警的枪:“信不信我现在就毙掉你?”

  叶子轩站了起来,笑容恬淡的靠近栏杆:“江组长,你是专案组长,胡乱说话,胡乱开枪,很容易招惹麻烦的。”

  “三角眼他们都是你杀的对不?”

  江大春攒紧握枪的手:“就是你杀的!血债血偿,我毙掉你,只是给他们讨回公垩道。”

  叶子轩双手一摊:“别冲动,人多嘴杂,容易给你惹事。”

  江大春杀意凛然:“明天,我明天就借法庭特审你们。”

  叶子轩悠悠一笑:“我又想讲个故事了。”

  墨七熊拍掌喊道:“太好了,哥,我就喜欢你讲故事。”

  叶子轩笑容玩味看着江大春:

  “有一日,窦娥碰到苏三、杨乃武、小白菜等人,就问他们:你们都平反昭雪了吗?众人说:都昭雪了。”

  “窦娥又问:那刘柱席、彭将军、古妹妹呢?众人说:也都平反了。”

  “窦娥便道:我说什么来着,咱们的司法就是公正!那么多案件从错的纠成正的,这难道不是司法公正的体现吗?”

  江大春的脸黑得跟乌云一样。

  墨七熊摸着脑袋喊道:“哥,这窦娥也真无耻,事前公正才算公正,最后公正有个鸟用,期间冤屈不算了?”

  “江组长,是不是感觉这故事好熟悉?”

  叶子轩笑了笑:“这好像是你半年前的奇葩言论,你冤枉了一个无辜的人,关押了他二十年,然后把他无罪释放,你不仅没有愧疚,反而洋洋得意,宣称这是司法公正的胜利,因为最后把错的纠正过来,你是不是准备明天也重来一次冤枉我们?”

  “毙掉我们之后,熬上十年八年,再给我们洗白,以此来作为你的政绩?你脸皮要不要这么厚啊?”

  墨七熊盯着江大春:“靠!原来是你这傻叉的言论啊,你真够无耻啊。”

  江大春咬牙切齿:“叶子轩,别给我瞎叫唤,我告诉你,明天当场对峙,当场定罪,用人证物证直接把你们钉死。”

  “血债血还,我一定会让你们死刑的。”

  “血债血偿?”

  背对着的梅子书起身,回头:“江组长,我妹妹的血债,你什么时候还?”

  见到梅子书,江大春眼睛一跳,像是遇见鬼一样后退、、、、

  一个小时后,华海驻军司令部,一份份情报摆在秦世皇的面前,其中有两份是关于叶子轩的,秦世皇低头喝了一口茶水,随后拿起来翻阅两下,嘴角勾起一丝笑意道:“这小子真是没让我失望,在江大春他们威压下还能撑到现在。”

  “不容易啊,是一个人才。”

  年轻军官低声一句:“秦司令,你不是要扶他一把吗?怎么一直忍着不出手?”

  “太早出手有什么意义?”

  “只有关键时刻,凶险时分出现,叶子轩才会感激我们。”

  秦世皇淡淡开口:“而且我想要看看他的坚韧和斗志,看看他值不值得我以后深交,所以昨晚到现在也是对他一个考验,很幸运,他通过了,我对他更加欣赏了,情报说,江大春明天会在华海法院八号庭,对叶子轩他们进行特审,要定罪了。”

  叶子轩没有熬住,死了,残了,秦世皇也会给他一个好归宿,但关系绝对不会深入。

  青年军官点点头:“江大春特权不小,定了罪,很难翻案。”

  “我们是时候出来走两步了。”

  秦世皇手指微微一挥:“把我那件叶老亲自授予、象征军方至高荣耀的‘黄马褂’拿出来。”

  “天冷了,不能让叶子轩着了凉,寒了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