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一百三十七章 血光之灾


    cpa300_4();    

    “什么?六名警员被杀?谁干的?黑魔王?”

    上午,阳光明媚,准备出门参加影院家属安抚工作的高垩丽娜,握着电话定在主建筑门口,喊出来的分贝让谈笑风生的端木雄和江静瑶他们瞬间安静下来:“江组他们不是在监狱坐镇吗?怎么会发生这种恶性垩事件?究竟真垩相是什么?”

    “江组长呢?他暂时不理会这事,先准备叶子轩卷宗?”

    一脸凝重和威严的高垩丽娜比常人多一份敏锐,虽然电话中呈报出来的事件有理有据,但她还是感觉到一抹阴谋气息,只是电话另端给不了太多有价值的消息,所以挂掉电话的时候,她的脸上流露一抹犀利,还有一丝挥之不去的凝重。

    这时,江静瑶他们几个走了过来,他们原本来华海是散散心,游一游快没什么印象的黄浦江,在大陆第一座迪士尼门口题个字,然后在华海即将对接的第九大桥合个影,谁知叶子轩的搅入,让他们计划全部泡汤,还影响了玩乐情绪。

    叶子轩对他们来说微不足道,可就像是喉垩咙里面的刺,让他们颇为不舒服,因此见到高市长的愤怒神情,江静瑶他们就知道又出了大垩事,于是走过来问出一句:“高市长,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关于叶子轩?有没有我们可帮忙?”

    “江组长带来的六名京警死在夕阳监狱。”

    气势迫人的高垩丽娜没有丝毫隐瞒,她从来没把这几人当成小孩子,艰难之际,她还希望利用他们能量帮忙:“听说是被斗殴的囚犯不小心捅死,可是我知道事情没那么简单,江组长选择夕阳监狱肯定有他考虑,也有一定掌控能力。”

    “横死六名警员实在让人匪夷所思。”

    “什么?死了六名警员?”

    江静瑶无比讶然,不假思索判断:“肯定是叶子轩做的。”

    “你怎么肯定是他做的?”

    高市长好奇看着江静瑶:“监狱方面告知,叶子轩第一时间被送回仓房,杀死六名警员的犯人叫黑魔王,犯人方面也有四百多人受伤,江湖大乱斗,警员上前制止,犯人杀红眼刺死警员,整个事件一目了然,为什么认定是叶子轩?”

    “直觉。”

    在刘援朝他们同样奇怪看着江静瑶,江静瑶抿着嘴唇犹豫了一下,想要告知一些东西却最终压制:“我对叶子轩也算了解,他不仅脾气有点暴躁,手段也很霸道,看他打败林黛儿和端木雄就知道,六名警员横死跟他脱不了关系的。”

    “总之,揪着叶子轩审就是,只要多问几次,一定可以找出破绽。”

    高市长有些失望的点点头,随后继续刚才的话题:“我想要联系江组长了解情况,但他电话又打不通,听说在准备明天的卷宗特审叶子轩,对了,你们几个人,包括胜寒和端木雄,明天全要到场做人证,尽量一次性把案子坐实了。”

    “只要坐实,江组长就可以把他押去京垩城关押,只要出了华海这块土地,乱七八糟的束缚就会少很多。”

    她重重哼了一声:“类似龙秋徽这些狐假虎威就会失去作用。”

    江静瑶点点头:“高市长放心,我们明天一定到场。”

    刘援朝也呼出一口长气:“明日过后,叶子轩也该人头落地了。”

    就在这时,六辆豪华奥迪驶入了高家花园,在四周警卫眼睛一冷要包围上去时,车子停了下来,钻出十几个政垩府成员的男女,高垩丽娜见到他们忙挥手制止警卫,随后向来者低声喝道:“李主任,现在上班时间,你们跑来这里干吗?”

    “高市长,不好了。”

    一个肥胖男子上前一步,擦拭额头汗水喊出一句:

    “华海市内八十九个大市场,不知什么原因,齐齐罢市。”

    “一百零八间大小超市,也挂出东主有喜,暂停营业牌子。”

    “淮海路近百间铺子也都关门,各大领事馆门口出现大批乞丐。”

    在高垩丽娜和江静瑶他们脸色巨变时,一个年轻女子也符合一句:

    “迪士尼工地传来消息,今天无法顺利竣工,五百工人要求先发上月工资和补贴。”

    “黄浦江码头出现撞船,两方人马就地开战,整个港口被硬生生堵塞,不能出,不能进。”

    “四大国有银行出现挤兑,超过千人在各个银行排队。”

    “还有超过千人的市民,抗议政垩府不公带给他们伤害。”

    被称李主任的中年胖子汗如雨下:“高市长,你要想想办法,不然要乱了。”

    如果说监狱横死六名京警只是给高垩丽娜带来一股压力的话,现在李主任他们的汇报则像是利剑一样刺她的心,身为华海市长,这些民生和工程跟她个人跟她仕途有着密切关系,如果这些情况持续下去,整个华海不出三天变会成死海。

    到时民众生活不便,肯定会游垩行示威甚至发生动垩乱,一旦闹的沸沸扬扬,或者出现人命,自己明年高升也就泡汤了,高垩丽娜的神情很是难堪,开始还有点茫然怎么会这样,随即灵光一闪吼道:“龙傲天,肯定是龙傲天,这王八蛋!”

    “打电话,给我打电话。”

    高垩丽娜似乎想清一些东西:“找到龙傲天,让他马上来见我,不然我抄了他的家。”

    李主任他们闻言微微一愣,随即拿出电话手忙脚乱拨打起来,听到李主任等人喊叫的垩江静瑶他们这时也都想到了龙傲天,脸上都流露一丝惊讶,似乎没想到龙氏集团会玩这样一出,更没有想到龙傲天对华海的影响到了这种恐怖地步。

    民生,基建,水电,件件普通,却招招致命。

    曾设想过如何做好一个州长的李援潮,稍微思虑华海现在的局面,就清楚高市长面临人生一大难题,华海乱成这样只有一次,那就是领垩袖刚刚解放华海的时候,当年陈大将军耗费九牛二虎之力才稳定,没想到高市长也遭遇这种考验。

    他盘算一下,只有跟龙傲天谈判,事情才能得于解决,不然最多三天,高垩丽娜就要被民众爆出三条街。

    “高市长,龙傲天不在家。”

    “高市长,龙傲天也没去会所。”

    “龙氏集团回应,龙傲天刚刚去了非洲。”

    李主任摸着汗水汇报:“去刚果谈几个矿产开发权,要一个星期后回来,现在飞机刚出境内,无法联系。”

    “继续联系,一定要给我联系。”

    高市长彻底明白是龙傲天搞鬼了,早不去晚不去,偏偏这时候消失,毫无疑问是逃避责任,而且从时间上掐算,老家伙是一出高家花园就去机场,显然来见自己时就做好两手准备,她有点恼怒当时没发现端倪,只是此刻没时间自责:

    “一定要找到他,一定要让他跟我联系。”

    江静瑶低声抛出一句:“找不到龙傲天,就找龙秋徽,必要时候把她抓起来。”

    “虽然没有证据表明事情跟龙秋徽有关,但是乱世必用重典,非常时期非常手段。”

    在李主任瞄了一眼狠辣的垩江静瑶时,高垩丽娜连连点头:

    “对,龙秋徽也要找,一定要让龙傲天出现。”

    “敢跟我玩花样,老娘毙掉他,毙掉他女儿。”

    在李主任向几名助理偏头去干事时,年轻女子握着手机上前:

    “高市长,一千多名各种受冤市民,开始失去理智,要冲击市政垩府大门了。”

    “这些刁民,真是不知死活,政垩府大门也是他们冲击的吗?”

    高垩丽娜挺直高大身躯,随后向李主任喝出一句:

    “李主任,回市政垩府,召集五套班子,开会,同时知会防暴队支援。”

    她还扫视江静瑶他们一眼:“瑶瑶,援朝,事情严重,希望你们能援手帮帮忙,阿姨会记住你们的人情。”

    江静瑶马上出声:“高市长放心,我们一定尽力垩化解此事。”

    高垩丽娜欣慰笑笑,有些惨白,一个市长找小辈要支援,自己也算是丢脸到家,只是事关重大,无法轻视:

    “李主任,你亲自开车,走。”

    李主任点点头,立马走到一辆奥迪车旁边,拉开车门把高垩丽娜迎接进去,六辆车子很快驶离了高家别墅,在横贯小区的水泥大道上缓缓行驶,没有多久,助理他们所在车辆就驶出大门,在保安恭敬的敬礼中,高市长所在奥迪也缓缓驶到岗亭。

    “呜——”

    就在黑色奥迪探出半个车身时,一辆时速超过一百公里的无牌法垩拉利,像是魅影一样从右边冲了过来,黑色轮胎与路面剧烈摩擦,兹兹作响散发出一阵焦灼气味,两边树叶随之一晃,声势很是惊人,事出突然,踩着油门的李主任愣了一下。

    握着电话的高垩丽娜也僵直身体。

    在高垩丽娜下意识的颤抖喊叫中,李主任条件反射一踩刹车,同时一转方向盘,他本意是想偏转车头,减少被对方直接撞中的局面,只是忘记自己先踩油门了,所以方向盘的转动,只是偏转了车轮,原本向前滑动的车子反而停死在原地等待撞击。

    “砰!”

    红色法垩拉利狠狠撞在奥迪右侧,撞在副驾驶座上,奥迪整个右边车头凹陷下去,副驾驶座空间也被狠狠挤压,如果有人坐在上面,绝对是必死无疑,裂开的车门尖锐,都快触碰到李主任的右手了,饶是如何,李主任也猛地晃动撞在玻璃,渗出一抹殷红的鲜血。

    坐在后面的高垩丽娜也是狠狠撞左边玻璃,额头多出一个拇指大的伤口,鲜血流淌。

    在高垩丽娜和李主任逃出冒烟的奥迪,其余人喊叫着围过来时,红色法垩拉利一转方向,停在高垩丽娜的身边。

    车窗落下,一张青涩苍白的脸呈现,空小寒露出牙齿一笑:

    “高市长,叶少要我转告一句,他夜观天象,发现你主位有凶,让我提醒你,近期有血光之灾。”

    他手指轻轻一转:“出入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