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一百三十九章 还有谁可以保护她?

天才布衣 第一百三十九章 还有谁可以保护她?

  cpa300_4();  华灯初上,国际仓渐渐黯淡了下来。

  吃饱喝足的墨七熊正玩着没有信号的平板电脑,有叶子轩在,他什么事情都不放在心上也毫不在乎,梅子书吃完叶子轩临时配制的药丸,就把目光落在站立一扇墙壁前的叶子轩,后者脸上如水沉静,思虑的眉间蕴含着一抹淡淡歉意。

  梅子书的眼里闪烁一抹光芒,他认识叶子轩虽然只有两天,但印象早已经刻在脑海里,乐观,积极,果断,还有一抹捉摸不透,这就是叶子轩,所以见到他此刻悲凉神情,梅子轩心里还是一动,起身,上前,凝视叶子轩视野中东西。

  谷小曼!

  墙壁上刻着的名字清晰可见,梅子书知道谷小曼是叶子轩手里名单中的一个,也是他即将要下死手的角色,他清楚叶子轩不是优柔寡断之人,如今神情悲凉怕是另有内情,于是轻声问道:“突然起了恻隐之心?还是跟她有过交情?”

  “不是。”

  宛如雕像一样屹立不动的叶子轩没被惊吓到,似乎早料到梅子书会上来问自己:“谷小曼跟我没有密切关系,相反她是一系列事件的始作俑者,势如水火,我也没有什么恻隐之心,决定要走唐薛衣的路,我就不会有太多妇人之仁。”

  运策帷幄的叶子轩能够预料要发生的事:“之所以情绪不好,是因为计划启动后,会涉及到我另一个朋友,一个好朋友,虽然不会对她造成生命危险,但势必会让她举家离开华海,这一走,可能还会有联系,也可能永远不再相见。”

  梅子书一笑:“你很喜欢她?”

  叶子轩淡淡回应:“她很可爱。”他的脸上有一丝挣扎,竹签在指尖缓缓转动:“只是我又不能停止计划,除了这是我掀起华海风云的关键一步之外,还有就是她留在华海已经不安垩全,得罪端木雄他们,她不换个地方处境很危险。”

  “如果留在华海,他们肯定会无孔不入对付她,所以我希望她暂时离开。”

  梅子书一拍他的肩膀:“只是,你舍不得,要不,收回计划,或许有更好的法子呢?”

  叶子轩摇摇头:“落子无悔。”

  晚上八点,谷小曼从警局走出来。

  龙秋徽跟着龙傲天从华海消失,虽然警局告知她带人去外地执行任务,但却无法跟她联系,谁都知道她怕是躲避高家等人压力,高垩丽娜虽然派人找她一天都没有结果,但也让她轻而易举把谷小曼保出来,算是给谷家和洪帮一个交待。

  不过迎接谷小曼的车队却不是高家或江静瑶,后者正忙着处理华海乱哄哄的局面,高垩丽娜去雄鹰花园吼叫一通后,各区水电开始恢复正常,大小超市也相续打开一半,一定程度上缓解了高垩丽娜压力,但还是有很多手尾需要亲自处理。

  前来迎接谷小曼的是司空如等人。

  “谷小垩姐,受苦了。”

  司空如拉开车门把谷小曼迎接了进去,随后自己坐到了驾驶座上,他的脸上扬起一丝笑意:“总算出来了,我已经让人在希尔顿酒店给你准备了酒菜接风,待会去到酒店洗个澡,你就可以好好享用美食了,吃完后再舒服做个保养。”

  “案子的手尾不需要担心,我们已经安排人去自首。”

  谷小曼拍打着身上气息,一脸厌恶的开口:“你们早就该叫人顶替自首,我就不用在那个小房间呆两天,也不用看龙秋徽他们的脸色,更不用吃垃圾食物,搞得现在全身晦气死了,走,走,赶紧走,这种鬼地方,我一刻都不想呆。”

  她还娇哼一声:“叶子轩、龙秋徽,今日之仇,本小垩姐十倍偿还。”

  “是。“

  司空如一脚踩下油门,车子嗖的一声窜了出去,前方霓虹灯闪烁众人眼睛,驶出两百多米后,司空如扫过停止拍打衣服的主子,低声抛出一句:“谷小垩姐,司马广亲率五十名好手抵达华海,现在正藏在东海花园,随时配合你行动。”

  谷小曼脸上没有半点欣喜,似乎对洪帮好手失去了兴趣,拿过一瓶纯净水喝着:“现在有什么好行动的?让他们在那里安分呆着就是,难道派他们去杀叶子轩和龙秋徽?叶子轩已经在监狱,江组长会踩死他,我们不需要做无用功。”

  “龙秋徽现在不知躲哪,就算知道她的踪迹,你们也不敢动手。”

  在司空如习惯性被狠批一顿时,谷小曼双腿一错靠在座椅上,手指摩擦着矿泉水瓶子:“我在里面看了一点新闻,知道华海现在乱糟糟,好像罢市罢垩工,这两天究竟发生什么事了?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你把重要的情况跟我说一遍。”

  司空如似乎早料到主子这个问题,于是把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全部告知谷小曼,接着补充一句:“高市长正指挥各个部门全力恢复秩序,各区警员也都全天候工作,江小垩姐和刘少他们也都协助高市长熬过难关,所以今晚没空来接你垩。”

  “他们要我跟你说一句抱歉,等明天休整下来,再给你安排酒宴洗洗晦气。”

  “这叶子轩还真是够命好啊。”

  谷小曼的俏脸有着忿忿不平:“这么多人给他出头,先是龙秋徽死命庇护,还把我也抓进去做筹码,现在又是龙古联手,为此还不顾后果搞乱华海,真是岂有此理,如果不是明天就可以定他们死罪,我真想带人去监狱爆他们脑袋。”

  司空如嘴角勾起一抹弧度:“江组长和高市长让我转告你,明天下午三点出席作证,争取一盘钉死叶子轩他们。”他压低声音补充一句:“听说沈家也在为叶子轩活动,沈老今天也飞了京垩城,如明天不能扣死叶子轩,变数就大了。”

  “龙古施压,沈家活动,叶子轩很容易出来,但如果明天人证物证钉死叶子轩,沈家就不会再做多余手脚。”

  “沈老会看在沈万千份上帮叶子轩一把,但绝不会耗费过度人力物力,更不会没有足够利益就跟宋家死磕。”

  谷小曼微微一挺胸膛:“放心,叶子轩明日一定入罪!”

  随后,她环视四周的商铺、扎堆人群以及来回呼啸的警车,能够意识到今日事态的严重:“司空如,不用带我去酒店了,直接把车子开回高家花园,高市长他们正跟恶势力战斗,我也不能舒舒服服的闲着,我看看自己能否帮点忙。”

  “谷小垩姐,高市长说了,你刚出来,应该好好休息一番。”

  司空如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把话说出来:“这样明天作证才有足够精力,而且你在里面呆了两天,很多东西都不够深入了解,帮忙容易事倍功半,与其浪费这些时间和精力,还不如全力准备叶子轩一案,明天来一个漂亮全垒打。”

  听到司空如小心翼翼的措辞回答,谷小曼神情愣了一下,随即颇为不甘靠回座椅上,叶子轩一案确实要准备,但根本不用她耗费太多精力,按照早就串好的口供走走形式,叶子轩伤人事实就板上钉钉,所以她今晚和明天注定是闲着。

  她知道高市长对自己有点恨铁不成钢,搞出杀手袭击失败的乱子,所以暂时不希望自己回去落人口实,谷小曼心里有些不舒服,一边让司空如继续往酒店开动,一边拿出手机过一遍案子,很快,她的眼睛就微微眯起:“上官宁呢?”

  “上官宁怎么没被抓?”

  司空如一怔:“一是她未成年,二是火力聚焦叶子轩,三是抓她无关痛痒啊。”

  “你们傻啊。”

  谷小曼忽然坐直了身躯,俏脸焕发出一抹红润,似乎发现什么重要东西:“叶子轩出头伤人为了谁?就是为了上官宁啊,无论胜寒还是端木的伤都因上官宁而起,可见上官宁对叶子轩何等重要,这样一颗重要棋子,你们竟然忘记?”

  “叶子轩现在有人庇护,身手强悍,全身找不到软肋,所以才敢目中无人。”

  司空如嘴角牵动,好像猜到了一点东西:“抓上官宁威胁叶子轩?”

  “对啊。”

  谷小曼一脸欣喜:“只要我们把上官宁扣在手里,我敢保证猖狂的叶子轩,肯定会变成绵羊一只,绝对不敢对我们耀武扬威,为了上官宁免刑或者活着,我们要叶子轩往东,他就不敢往西,要他当场认罪,他肯定不会抵抗的认罪。”

  “到时什么龙古什么沈万千都没用,叶子轩只会跟狗一样俯首称臣。”

  “高市长他们必会因此计对我们刮目相看,也就会给洪帮一个进入机会。”

  司空如眼睛亮起:“是啊,上官宁确实是叶子轩致命软肋,我们怎么没想到呢?还是谷小垩姐聪明。”

  谷小曼冷哼一声:“我全程跟着此事,自然比你们这些人清楚,眼光也你们开阔。”接着话锋一转:“你刚才不是说司马剑来了吗?让他马上派八名洪帮好手去初见旅馆,一定要把上官宁抓回来,我也不去希尔顿酒店了,我就在东海花园等着他们。”

  “叶子轩他们都被抓了。”

  谷小曼一脸得意:“还有谁可以保护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