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一百四十章 欢迎阁主归位


    cpa300_4();    初见旅馆,饭菜飘香。

    木桌上摆放着四菜一汤,还有上官宁最喜欢的狮子头,佟月儿一边给女儿和丈夫盛饭,一边看着电视嘟囔不已:“也不知道今天究竟发生什么事,附近菜市场和餐馆都关闭了,如非龙队让人送来一筐菜肉,只怕今天要啃过期月饼。”

    坐在对面的上官宁无精打采:“妈,新闻不是说了吗?菜市场抗议加租要求降低管理费,所以才联合罢市,不过这也是一件好事,学校出于学生安垩全考虑,食堂也没有饭菜,给我们放假一天,爸爸也因此上班,一家三口聚聚多好。”

    “我倒是希望你们上课上班。”

    佟月儿白了女儿一眼:“一切正常,日子才会好过,今天这样一搞,不仅吃饭成问题,我们旅馆也没生意,到现在还没有一个客人入住,这种情况如果持续几天,估计咱们都要喝西北风,官方媒体宣告的理由,只是给我们的理由。”

    “真垩相一定不是这么简单。”

    随后望向从房间走出来的上官龙问出一句:“阿龙,酒店人杂,有没有小道消息啊?”

    一身休闲服饰的上官龙伸伸懒腰,平和脸上绽放一丝笑意:“你啊,就是喜欢八卦,知道真正答案又怎样呢?你能多变两块肉,还是能多吃两碗饭呢?管它什么真垩相不真垩相,当你真正没饭吃没生意的时候,再去广垩场抗议要真垩相吧。”

    “现在主要任务是吃晚饭。”

    上官龙拉开一张椅子坐了下来:“如果不是等你回来,我和宁宁早就开饭了。”

    上官宁幽幽一笑:“赞同老爸。”

    佟月儿拿起筷子夹起一块排骨:“人都是好奇的啊,追求真垩相怎么的?再说了,如果不是龙队让人送来一筐肉菜,咱们今晚还真没有饭吃呢,呀,龙队,对啊,我应该问一问龙队,她这位置的人,肯定知道不少东西,可惜啊可惜。”

    她为自己失去一个可以八卦真垩相的机会而懊悔。

    “好了,别说这些了,快点吃饭吧。”

    上官龙对佟月儿很是无奈:“都九点半了,吃完早点睡觉,明天还要上学上班呢。”

    “也不知子轩和七熊怎样了?”

    上官宁咬着排骨,却感觉食之无味:“他们可都是为了我去监狱啊,不知道在里面吃的怎样,会不会受人欺负?”

    这一句话出来,上官龙和佟月儿的笑容都瞬间停滞,随后上官龙拍拍女儿的肩膀:“你就别担心了,龙队已经说了,她一定会庇护子轩和七熊出来,而且监狱里面也有不少龙家子侄,他们会照顾好子轩两兄弟的,两人也一定没事。”

    “是啊,不用担心。”

    佟月儿也点点头附和:“有龙队出手,子轩两兄弟不会有事,我还问了隔壁玉佩老板的儿子,他是金牌律师,告诉我最多十五天就出来,而且龙队不是给咱们定了日子吗?后天就可以去监狱探视他们了,到时情况好坏,一目了然。”

    “如果你不想他们呆在里面,后天咱们把积蓄带上,看能不能取保候审。”

    上官宁抿着嘴唇点点头:“谢谢妈妈。”

    佟月儿走过来轻搂女儿,还拿出纸巾擦拭后者眼角泪水:“好好吃饭,一切有爸妈扛着,再大的难关一起熬,妈妈不会让你再受委屈,也不会坐视不理帮过你的人,大不了转让旅馆,只要能把他们捞出来,这点家底又算得了什么?”

    虽然两人平时吵吵闹闹,但关键时刻还是一条心,这就是一家人,这就是血缘之亲,捏着筷子的上官龙很欣慰,也很享受此时的温馨,只是笑容很快停滞,咀嚼的排骨也不动,他的目光落向紧紧关闭的房门,随后起身回了一下卧室。

    他摸出一个盒子,打开,里面有一支黑色的笛子。

    上官龙拿起来,推开窗户,一拉,笛子锐响,一道白光射天。

    他平静的看着白光在天上绽放,消失,随后走回餐厅拿起筷子。

    上官龙夹起一颗狮子头,动作轻缓送入嘴里,如水平静吃着这一顿饭菜。

    “砰。”

    上官龙刚刚吃入一口青菜,房门就发出一声巨响,在佟月儿和上官宁吓得尖叫一声时,门口已经涌入八名膀大腰圆的警垩察,身材魁梧神情严厉,上官龙没有在意,捏着筷子继续吃饭,佟月儿下意识喊道:“你们什么人?要干什么?”

    上官宁微微紧张:“妈,警垩察。”

    “没错,我们就是警垩察。”

    一个国字脸的警垩察踏前一步,杀气腾腾的扫过三人一眼,尽管对上官龙的漫不经心生出诧异,但也只是多停留一会目光,随后望着上官宁喝出一声:“我们过来是要逮捕上官宁的,叶子轩他们已经招了,是你唆使他伤高少端木雄。”

    上官宁一蒙:“我唆使?”

    “没错,他们两个指认你是主使人,高少他们也证明跟你有关,上官宁,麻烦你们跟我走一趟。”

    国字脸警垩察松弛有度:“你年纪还小,又没有成年,主动一点配合,不会有太大问题的。”

    “但如果你要反抗,我们也不会顾忌,直接动手垩铐抓人。”

    佟月儿听到这句话打了一个激灵,寻思莫非叶子轩他们扛不住酷刑,把全部罪名往女儿身上推?这可有点不垩厚道啊,她正要辩驳几句却见上官宁挥手:“妈,子轩和七熊不是那种人,不管跟我有没有关系,他们都不会指证我的。”

    “而且你什么时候见过,抓一个未成年少女,要出动八名魁梧警垩察?”

    反应过来的上官宁一眼戳穿对方:“你们是假冒的。”

    佟月儿讶然失声:“假冒的?”随即大怒:“我要报警。”

    “妈垩的,这丫头还有点聪明啊。”

    国字脸警垩察微微一怔,随即望着上官宁哈哈大笑起来:“只是你看出又如何?不仅自己依然要被我们带走,你父母还要遭受厄难,我们是不可能让他们报警的,也不可能让别人知道是我们出现,所以,你爸,你娘,今晚全都要死。”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七名警垩察手里闪出匕垩首,肃穆全都变成狞笑。

    佟月儿被匕垩首指着,不敢去触碰手机,上官龙依然没有反应,不紧不慢吃着饭菜,吃的很慢,很享受,很珍惜。

    上官宁见到他们这份凶神恶煞模样,嘴角止不住牵动一下,随即横在父母面前喊道:

    “别伤害他们,我跟你们走,我保证他们不会报警。”

    国字脸警垩察冷哼一声:“你觉得,自己会相信这话吗?”

    上官宁咬着嘴唇:“你们要抓我,也就是要活口,如果你们敢伤害我的父母,我就自杀,让你们空手而归。”

    “这丫头不错,聪明伶俐,我们动机她全都清楚,只可惜我们不喜欢威胁。”

    国字脸警垩察向七名同伴微微偏头:“动手,把他们三个全绑起来,谷小垩姐只要上官宁这个人质,没说要完好无损,绑起来后,把丫头她妈和丫头办了,让她妈临死前尝尝人间极乐,让丫头尝尝男女快活,也算是我们做一件好事了。”

    “虽然老的有点年纪,但够风韵。”

    “那大腿,那臀部,够白,够大,啧啧诱人啊。”

    “小的有点稚嫩,但发育也不错,青涩也是一种风情。”

    “母女双飞,老父瞪眼,今晚这戏码不错。”

    在上官宁和佟月儿脸色巨变连连后退、死咬嘴唇看着这一群畜生时,上官龙正夹起一筷子青菜,放在最后一口白饭上扒入嘴里,他无视缓缓靠近的七名魁梧壮汉,只是细细品味饭菜的美味,随后叹息一声:“想吃一口安乐饭,咋就这么难呢?”

    国字脸警垩察向同伴喝道:“拿下他们。”

    就在这时,上官龙轻轻摇头,双手一压瓷碗,咔嚓声响,瓷碗碎裂,下一秒,双手一扬。

    “扑!”

    七人齐齐跌出,咽喉溅血,一命呜呼。

    他们倒在地上,一脸不甘和茫然。

    “嗖!”

    上官龙没有就此停滞,在妻子和女儿的惊讶中,他脚步一挪,顷刻到了国字脸警垩察面前。

    国字脸警垩察见了大骇。他这辈子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快的身手,怎么都没有想到,上官龙如此变态。

    不过他终究还是作出一点反应,见到上官龙扑过来的时候,低吼一声,手中匕垩首本能的砍了过去。

    “当当!”

    上官龙右手连挥,只是叮当两声,锋利匕垩首就已经变成了三截。

    上官龙击断匕垩首,奔雷击势不停,一掌似快又轻地拍在对方的胸口。

    国字脸警垩察凌空飞了起来,重重撞击在墙壁上。

    一口血还没有喷出来的时候,一只冰冷的手已经摸在他的喉垩咙。

    白皙的手,闪烁着杀机。

    国字脸咳嗽不已,满脸恐惧,上官龙却声音轻柔:“你说,吃一口安乐饭,咋就这么难呢?”

    国字脸警垩察脸色惨白,汗水滴落:“这、、、这、、、”

    “看来你也不知道。”

    上官龙叹息一声:“行,我找你们主子问一问。”

    手指放力,喉垩咙咔嚓断裂。

    八人,几乎秒杀,上官龙扯过一张纸巾,轻轻擦拭双手,同时喝出一句:“天衣阁兄弟何在?”

    门窗闪烁,人影憧憧,四十九人半跪低吼:

    “欢迎阁主归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