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一百四十一章 人头落地

天才布衣 第一百四十一章 人头落地

  cpa300_4;夜深,东海花园,灯光璀璨,酒菜飘香。

  谷小曼正摇晃着红酒,吃着精美食物,一脸雀跃等待上官宁到来。

  她很满意自己的设局和想法,抓住上官宁要挟叶子轩是一个极其有效的手段,绝对可以让叶子轩低头认罪,也可以让高市长他们惊艳一把,想到小伙伴们惊呆的神情,她就很高兴,一扫这两天的郁闷情绪,心情愉悦等待猎物的到来。

  她还望了门外一眼,月光朦胧,被黑暗笼罩的景物静谧安详,涌入的风中还有着清草气息。

  一切都是那么美好,一切都是那么惬意。

  “司空如,司马剑,你们也过来吃点,喝点。”

  喝了两杯红酒之后,谷小曼扬起红彤彤的俏脸,挥手让司空如跟另一个矮小男子过来,分享桌子还没吃完的精美食物:“大半夜的,一直戳在那里干吗?没意义,过来吃点东西暖暖身子,待会才有力气教训小贱人,对了,司马剑。”

  谷小曼看着矮小男子喊出一句:“听司空如说,你剑法很厉害,一招七式,杀人无形,耍两下来看看?”

  “小姐,对不起,我的剑,不表演,只杀人。”

  被称呼为司马剑的矮小男人冷冷开口:“哪天你要我杀人,你就可以看到我的剑法了。”他长得跟香港演员洪金宝差不多,也一样是冬瓜头发型,但比洪金宝的气势还要凌厉,特别是凸出的眼睛,不转动还好,一转绝对会把人吓倒。

  “有个性。”

  有即将到手的上官宁这个棋子,谷小曼罕见的没有发飙,相反竖起拇指赞道:“好,我就等着你杀人的剑。”

  司空如笑着挤出一句:“他的剑,真的很厉害。”

  “啊——”

  话音落下,就听到外面传来一记凄厉惨叫,似乎是把守大门的几名兄弟出事,三人心头一颤扭头望去,正见洞开的大门外,通往这里的石道上,走着一个中年男子,他手里提着一把刀,走的很慢,很从容,却给人一种无法遏制态势。

  十多名洪帮子弟下意识围攻过去,只是连对方衣衫都没有碰到,就在璀璨的刀光中四分五裂,鲜血溅地。

  “这是什么人?”

  谷小曼杯中红酒一倾,倒了一大半在高跟鞋上,白皙滑嫩的脚踝也变红,一向爱漂亮的她罕见没有理会酒液染脚,只是看着无法抵挡的中年男子靠近,司马剑和司空如没有回答,他们目光全部落在对方身上,两人都嗅到了巨大危险。

  空气中流动着血腥和杀戮的味道,四周灯光似乎也因这可怕场面而黯淡些许。

  “啊——”

  又是两声惨叫响起,两名挥刀杀出的洪帮子弟,拿捏火候从楼顶悄然扑飞,想要从背后给中年男子一刀,只是刀锋刚刚劈到途中,中年男子就反手一刀,气势惊人斩断他们的战刀,斩入了胸膛,刀断,人落,抽动两下就没有了声息。

  惨白灯光漫天血雨中,清晰可见一个个挥刀冲锋的洪帮子弟,被中年男子一刀一个如同割草般的轻易斩杀了。

  中年男子的举手投足,都挟带着风卷雷鸣的强大力量。

  这还是人么?实在是太可怕了!

  在谷小曼的惊恐眼中,那人身影是如此的暴戾、残酷、高大,但又儒雅,仿佛是传说中的骑士,她的脑海一片空白,下意识向后倒退着,似乎要远离门口才能喘息,同时几乎牙痛一般地问道:“这、、这人是谁?这人究竟是谁啊?”

  “上官龙!”

  也就是这时,中年男子的脸庞在灯光中清晰呈现,对上官家摸过底的司空如下意识喊出对方名字,脸上涌现难于置信的神情,谷小曼也张大了嘴巴,脑海依稀告知这是上官宁的父亲,只是她怎么也想不到,那厨子会有这等惊人能耐?

  “扑。”

  上官龙踏入大厅的红色地毯,手里战刀滴落着浓稠鲜血,背后更是躺着数十具尸体,能够站在他面前的,只有司空如等六人,想到五十名洪帮好手,连华海的饭都没吃两顿,就只剩下司马剑四人,司空如神情很是愤怒:“上官龙。”

  “你敢杀我这么多兄弟?你敢跟洪帮三万子弟作对?”

  “你认得我?”

  平日老好人的上官龙此时不见亲和,只有高高在上的上位者威严,他望向司空如他们的时候很不屑,那种绝对蔑视就如面对蚂蚁:“居然认得我,知道我是一个老实厨子,你们为什么就不能高抬贵手,给我们一家三口一口安乐饭?”

  他说的很无奈也很痛心,让人感觉迫上梁山的纠结。

  门外的风徐徐吹入进来,还带着一股子血腥气息,外面没有人赶赴过来,也听不到一点动静,包括惨叫声,司空如知道洪帮子弟怕是死伤殆尽,看着残存的三名精锐,以及司马剑和自己,他也想哭:为什么想成一点大事就这么难呢?

  “上官龙,你干什么?”

  谷小曼从惊惧中反应了过来,色厉内荏的喝出一声:“你竟然敢擅闯私宅,还敢当着我的面杀这么多人,我告诉你,我一个电话就让你牢底坐穿,你要想活命,马上放下武器投降,可以免你一死,不然警察赶到,神仙都救不了你。”

  上官龙脸色没有半分,只是淡淡开口:“你们谁能告诉我?为什么吃一口安乐饭,就这么难呢?”

  司空如低声喝道:“我八名兄弟呢?是不是也死了?”

  上官龙叹息一声:“为什么就没人告诉我呢?国字脸无法回答,你们也无法回答吗?”

  “竟然给不了我答案,那留着你们也没意义了。”

  此话一出,谷小曼他们脸色一变,谁都听得出国字脸已经死掉。

  司空如拿出手机想要召集支援或报警,却发现没有半点信号。

  在谷小曼感觉到上官龙散发的危险时,矮小的司马剑握着一剑上前,声音沙哑而出:“你究竟是谁?”

  上官龙一抖刀把:“出手吧。”

  他缓缓走到司马剑面前,不但静如磐石,竟像是石雕般不可撼动。

  司马剑握剑的手背上已暴出青筋,杀气不断堆积,面目越来越狰狞。

  谷小曼下意识喊出一句:“杀了他!”

  上官龙看着他,忽然开口:“你走吧,放你一人。”

  司马剑瞳孔收缩,忽然大喝一声,剑已出鞘,刺眼的剑光,如闪电白练。

  只有眼力最利的人,才能看得出白练闪电中仿佛有淡淡的血光一闪。

  “当!”

  一声刺耳声响,所有动作突然凝结,天地间的万事万物,在这一刻似乎都已全部停顿。

  上官龙的刀依然低垂,像是从来没有抬起过,只是血迹更加浓稠,司马剑刺出的剑就在他心脏位置,衣服已经有了缺口,但司马剑却没有再刺下去,他整个人像是突然被寒霜冻结,然后他手里的剑慢慢裂开,一分为二,脑袋也发生错移。

  “扑!”

  鲜血从伤口喷出。

  司马剑原本杀气盎然的脸,此时却充满了惊骇与恐惧,又是“叮”的一响,半个脑袋掉落在地上,剑也掉落在地上。

  灯光仍然闪动不息,大厅却死寂如坟墓。

  上官龙扫过倒在地上的对手,嘴角勾起一抹冷冽:“不错的对手,可惜站错了队。”

  “小姐,快走。”

  司空如见到向来强悍的司马剑,在上官龙手里竟然走不出一刀,原本的愤怒被惊惧所代替。

  他一扯谷小曼就向后面奔去,还向残存的三名洪帮子弟吼出一声:“拦住他!”

  三名洪帮子弟迟疑一下,最终还是视死如归冲了上去。

  “走!”

  在司空如一边拉着谷小曼全力后退,一边不死心回望最后战局时,他的嘶喊声蓦然中断,嘴巴张大的如同遭受蹂躏的河马,只见刚才还杀气盎然悍猛绝伦的三名同伴,随着利器撕裂空气的锐响,在纵横交错的眩目刀光之下四分五裂。

  唯有一记临死前的惨叫,在大厅上空死死回荡。

  “小姐,快走。”

  司空如知道要挡一挡了,于是推开谷小曼后,拔刀转身面对上官龙,厉声疾喝:“你究竟是谁?”

  “司徒斯假冒我们,你还问我是谁?”

  上官龙身影一闪,一刀捅入司空如的腹部,避无可避,挡无可挡,司空如横在胸前的匕首,没有起半点作用,只是在刀刃从腹部拔出的瞬间,他惊讶的目光终于亮了一下,他总算想到了上官龙的身份,艰难挤出三字:“天、、衣、、阁?”

  “太迟了。”

  上官龙一把推开他,身影又是一闪,横在正要拉开后门的谷小曼面前,谷小曼尖叫一声,随即歇斯里底吼道:

  “你知道我是谁吗?”

  “我是谷小曼,我是谷家子侄,我是高市长后辈,我是洪帮子弟。”

  “你杀我,一定会不得好死,一定会全家诛杀。”

  上官龙脸上绽放一丝笑意,上前一步,伸手摸掉谷小曼脸上的泪水:“一个男人,最重要的财富就是妻子,孩子,上官宁和佟月儿比我的命还重要,你可以践踏我,但不可以羞辱她们,谁想要她们的命,我就要谁的命,不管对方什么身份。”

  “你明白我的意思吗?你明白一个男人的责任吗?”

  谷小曼依然色厉内荏:“我死了,你女儿她们全要死,谷家他们一定会报仇。”

  “扑!”

  上官龙一刀劈出,谷小曼人头落地。

  一个小时后,夕阳监狱的国际仓门口,一道瘦小的人影蹲了下来,梅子书靠了过去,聆听片刻点点头。

  待黑影消失不见后,梅子书走到最角落的一张床边,对着像是深睡的叶子轩低语:

  “一直保护上官宁的唐薛衣来了消息。”

  “谷小曼,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