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一百四十二章 下一个?

天才布衣 第一百四十二章 下一个?

  cpa300_4();  下午两点,天空云来云去。

  在太阳躲入一块白色云层时,六辆一模一样的黑色车子在警车引领下,缓缓驶出破旧厚重的夕阳监狱,向华海法院方向驶了过去,三点钟就要对叶子轩进行特审,江大春为了避免生出事端,也想多躺一会儿,所以掐着时间离开监狱。

  坐在其中一辆车子后座的叶子轩,看着被冷风不断卷向空中的落叶和纸屑,轻嗅前窗吹入进来的潮湿空气,清秀的脸上绽放一丝笑容:“最多三十分钟,华海就要下雨了,而且还是大雨,出门的时候,真应该让人送几件衣服过来。”

  随行特垩警不置可否,天气预报都说无雨,天空也确实明媚,当下认为叶子轩哗众取宠。

  坐在另一侧的墨七熊坐直身子,瞪大眼睛看着外面天空,想要打开车窗却被随行特垩警喝斥,随即扭头望着叶子轩喊道:“哥,你怎知道要下雨?我越来越崇拜你了,文武双全,心地善良,为人义气,以后谁嫁给你就是她最大福气。”

  “咳咳,七熊,你就别说话了,好好睡一会,四十分钟路程呢。”

  一直看着前方的梅子书咳嗽两声,打断墨七熊撩拔叶子轩心底脆弱的言语,墨七熊好像也想起什么,憨笑一下不再说话,叶子轩知道梅子书顾虑什么,于是轻轻摆手:“没事,我已过了最艰难最茫然的时刻,现在可以坦然面对了。”

  “她走了吧?”

  梅子书轻轻点头,声音轻缓回道:“走了,全都走了,他们用自己的渠道离开,华海再也不会见到他们影子,你猜到了开始和结果,却没有猜到过程,他隐藏的身份比你想象中还厉害,放心吧,有他在,小丫头绝对不会受到委屈。”

  叶子轩靠在座椅上,手指在车窗轻轻敲击:“他们都是好人,希望他们永远开心。”

  “你们一定还会在见面的。”

  梅子书给叶子轩一个鼓励:“只要你在华海活下来,她迟早会回来找你。”

  叶子轩眼神一柔:“她那时估计都成年了。”

  梅子书大笑一声:“怎么?你还真想泡萝莉啊?”

  叶子轩也跟着笑起来,心情阴霾又消减不少。

  面对三人的高谈阔论,随行特垩警想要喝斥一声,却最终忍耐下来闭嘴,他们被马大彪塞了不少钱,但也被警告过,如果叶子轩三人有什么闪失,哪怕走路摔跤受伤或不小心撞墙,雄鹰和龙氏都会记在他们头上,连带家人一个个活埋。

  他们根在华海,老婆孩子也在华海,再怎样也要顾虑家人安垩全,所以只能对三人的谈笑风生无视,甚至还拿出海绵耳塞戴上,耳不听为净,只要三人不想着跑路就是,随即全神贯注开向华海法院,想要早点把叶子轩交到江大春手里。

  梅子书没有在意特垩警的举动,忽然轻声问出一句:“下一个是谁?”

  叶子轩没有出声,只是对着车窗玻璃呵了两口气,随后伸出手指写了一个字:高!

  当初在校医室留下的小手段,该开始起点作用了。

  两点三十分,华海医院八楼特护病房,高胜寒眼睛盯着墙壁上时钟,脸上有些焦急和不快,他原本三十分钟前,就该跟换了药的端木雄前往华海法院作证,给叶子轩他们一记痛击,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忽然感觉到伤口发痒和剧痛。

  主治医生简单检查一番后,告知伤口好像被什么咬过或者撕扯,重度发炎,必须进行抽取血液化验,然后针对性注射几支消炎针,需要用时四十五分钟,高胜寒原本想要出庭作证完回来再治疗,可是伤口的发痒和疼痛让他无法死撑。

  所以他最终决定留下来处理伤口。

  端木雄和江静瑶等人没有等待高胜寒处理完再一起走,他们告知几人先去特审法庭作证,高胜寒处理完伤口再赶赴过来补最后一枪,面对时间的紧迫和纷乱的局面,担心夜长梦多的高胜寒只能无奈点点头,遗憾无法见证叶子轩陨落。

  当化验完毕打上小瓶消炎点滴时,时钟已经指向两点三十分,窗外原本明媚的天空也阴沉下来,细雨开始毫无征兆的飘飞,敲打着明净窗户,也敲打着高胜寒的心,他一边忍受着伤口痛痒,一边盯着药水不断呼喊:“快点,快点。”

  高胜寒很焦急,也就变得烦躁,所需药水不多,速度也很快,二十分钟就去了九成。

  掐算着时间,高胜寒督促三名保镖把充电器、零食等零散物件收拾好,然后把轮椅抬入进来,等针水完结时,高胜寒让人把电话拿过来,戴上耳塞,同时在保镖的陪同下走出医院,其中一人还特地走快几步,去停车场把奔驰车开来。

  “瑶瑶,情况怎样了?”

  坐在医院阶梯前面的高胜寒微微眯起眼睛,承受忽然变了脸色的老天,飘飞的雨水,袭人的冷风,让他条件反射向后仰头躲避那份清冷,他扫视放慢速度的进出车辆,还有撑起雨伞来来往往的人群,感觉整个世界都因雨水慢了半拍。

  他对着电话呢喃:“我已经处理完伤口,没有那么痒和疼痛了,我现在等车子过来,很快就能抵达华海法院了。”

  “我们一切顺利。”

  江静瑶语气不带太多情感,她对高胜寒更多是泛泛之交:“除了你和小曼没来,其余人全都到位了,叶子轩他们也坐在被告席上,但特审要延迟三十分钟开始,因为江组担心龙古他们兴风作浪,也怕叶子轩他们桀骜不驯不服判决。”

  “所以他从京垩城请了一队人来压阵,路上有点塞车,要迟缓一点时间。”

  “京垩城又来人了?”

  高胜寒一脸欣喜:“是谁啊?”既多一股压制叶子轩的力量,也给自己一个从头看到尾的机会。

  江静瑶漫不经心地回应:“暂时还不知道,但听高市长口气不是小角色,一个个武力值不低,为的就是压制叶子轩他们,避免医院逮捕的耻辱再度发生,你如果没事,就尽快过来吧,你和端木雄都是苦主,没有你,杀伤力少一半。”

  高胜寒咳嗽一声,随即出声回应:“好,我尽快过去!”接着又向两名保镖喝道:

  “车子怎么还没来啊?去催一催。”

  两名保镖相视一眼,最后一人点点头,撑起雨伞冲进了雨中,去停车场看看车子怎么还不过来。

  冷风袭人,雨水飘飞,或许是等待,也或许是紧张,挂掉江静瑶电话的高胜寒,皱眉调出谷小曼的号码打出,但正如江静瑶所说,谷小曼的电话无人接听,高胜寒沉思一会,又打出几个比较私隐电话,司空如等几个洪帮子弟的手机。

  谷小曼曾经跟他说过,如果无法联系上她,可以通过司空如等人找她,只是电话依然让高胜寒失望,司空如几个人的手机也没人接听,谷小曼毫无征兆的失联,让心情刚刚得到安抚的高胜寒,又变得心烦意乱起来,寻思她是否出事?

  “不会的,不会的,她冰雪聪明,还有诸多保镖。”

  高胜寒自我安慰自己:“她还是谷家小垩姐,谁也不敢动他,也许她已经去了特审法庭。”

  相比江静瑶他们注意力只放在特审上面,高胜寒对表姐多了一丝亲人的关心,也就多了一股去法庭探个究竟的急切,他不想打扰蓄势待发的母亲,也不敢再通过江静瑶他们探听消息,他清楚自己在圈垩子的地位,所以还是自己去看看。

  “怎么还不来啊?赶紧打电话问问。”

  时间不知不觉又过了五分钟,他让身后保镖打电话过去,得知停车场出入口出现车祸,两个车主还就地打起来,估计要缓几分钟,高胜寒等得很是不耐烦了,向第三名保镖喊道:“去拦一辆出租车,不等他们,直接赶去华海法庭。”

  “也就十分钟车程,不要再浪费时间了。”

  华海医院出入口和过道,不断有悬挂空车字样的出租车穿过。

  身后保镖低声开口:“高少,为了你的安垩全,还是等一等吧?”

  虽然不觉得有人会对高胜寒下手,可丢下他一个人拦车也不是事。

  “等毛啊。”

  高胜寒想到特审快要开始,他不想错过叶子轩面如死灰的好戏,同时也担心谷小曼的安垩全,于是摇着轮椅喊道:

  “你不去拦出租车,我去拦。”

  “好!”

  保镖一把拉住高胜寒的轮椅,犹豫一下开口:“高少,你在这里稍等一下,我去叫出租车。”

  就这保镖冲到前面去拦出租车时,挂着高家牌照的黑色奔驰忽然从两人中间出现,不紧不慢行驶到阶梯处,等得心烦意乱的高胜寒呼出一口长气,奶奶的球!总算来了!他也没有去叫被路人和雨伞挡住的拦车保镖,滑动轮椅靠过去。

  “开门!”

  车门打开,涌出两名撑着黑伞的保镖,挡住高胜寒视线之余,一人抱住他的身子放入车里,一人提着轮椅放到后面。

  高胜寒靠在座椅上:“快去华海法庭,一路闯过去。”

  车门啪的关上,不紧不慢驶出华海医院。

  在车子消失后,拦好出租车的保镖返回原地,却发现高胜寒已经不见踪影,四处张望时,又有一辆一模一样的奔驰车开了过来,车门打开,两名高家保镖撑着伞一脸诧异,似乎不明白同伴在找什么,随后同时喊出一声:“高少呢?”

  风雨变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