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一百四十三章 针锋相对

天才布衣 第一百四十三章 针锋相对

  cpa300_4();  几乎同个时刻,华海八号法庭,散坐着六十多号人,江静瑶、刘援朝和端木雄他们坐在左边,五十多号人显得兵强马壮,叶子轩这边则显得冷清,除了等待审判的他们三个之外,还有就是白秋画和几个雄鹰子弟,人数差距实在太大。

  “哥,真的下雨了。”

  当墨七熊见到几个记录员撑着雨伞走入法庭,还不断伸手拍打身上雨水时,脸上腾升一股惊讶,似乎没想到真的下了雨,叶子轩蜷缩了一下身子,靠在椅子上苦笑一声:“我真希望自己算得不准,雨水一下,天就冷了,双脚也冰。”

  梅子书望着前方主席台:“叶少不用担心,你很快就会热起来。”

  坐在后面的白秋画嫣然一笑,捏着身上唯一长裙开口:“真冷的话,要不要我给你脱件衣服披一披?”

  她伸出修长手指,落在叶子轩的肩膀,力度适中按摩起来,叶子轩没有拒绝她的温柔,就着刚才的话笑道:“算了,你就这么一件,脱给我,你穿什么?而且你这样一脱,今天特审还要不要开始?江大春他们只会盯着你的身材看。”

  “哟,还挺会怜香惜玉的?”

  白秋画风情万种瞥了叶子轩一眼,接着声音忽地压低:“高胜寒搞定了,三个保镖也摆平了。”

  叶子轩没有说话,只是望着空荡荡的主席台:“江大春怎么还不来啊?他不是很心急要搞定我吗?”

  “听说他把庭审延迟了三十分钟,好像亲自去接什么人。”

  白秋画扫过寥寥无几的庭警和京警,继续贴着叶子轩的耳朵开口:“估计这两天感觉到阻力,所以又去搬救兵了,高市长也往京垩城打了不少电话,这女人不要看她四肢发达,头脑并不会太简单,有一个很多常人都没有的自知之明。”

  白秋画淡淡开口:“她是一个戏子出身,在我们面前耀武扬威,但在上面大佬面前,从来不把自己当成上等人,做回真实的自己,能屈能伸,所以在京垩城圈垩子人缘不错,毕竟他们无聊的时候,看一个戏子取悦自己,也是一件乐事。”

  “娱乐圈,有某冰星睡出半壁江山,权贵圈,也有高市长睡出一席之地。”

  在梅子书眼睛微微睁开时,白秋画声音轻缓开口:“昨天高市长还给徐家打了一个电话,佛爷在京垩城的关系网来了消息,让我们今天小心一点。”她犹豫着挤出一句:“高市长能给龙秋徽和徐三少牵线,她对徐家影响力不容小觑。”

  叶子轩望向不远处闭目养神的高垩丽娜:“人生如戏,全靠演技啊。”

  白秋画玩味一问:“龙秋徽跟徐三少要大婚,你怎么就没有一点焦急呢?真不在乎她?还是故作坚强?虽然我对龙秋徽向来看不顺眼,但不得不承认,她对你还是极其照顾和关怀,我从来没有见过她这样维护一个人,还狼狈为奸。”

  “这次因你一事,怕是要搭进多年声誉。”

  叶子轩耸耸肩膀:“我连伤人一案都没搞定,想那么遥远又干什么呢?”

  白秋画娇笑一声:“其实在我的角度来说,我是恨不得他们两个马上结婚,这样,就没有人跟我抢你了,我就可以独自霸占你。”接着又摇摇头道:“不对,还有两个小女朋友纠缠你,一个何子离,一个上官宁,看来任重道远啊。”

  “冤家,怎么得到你那么难呢?”

  叶子轩躲开她的抚摸:“大庭广众,摸来摸去,成何体统?”

  不远处,江静瑶看着打情骂俏的两人,笑容不受控制变得难看,似乎没想到心高气傲才艺双绝的白秋画,也会对叶子轩如此厚爱,她心里有一丝忿忿不平,她从来不希望,自己不要的东西变成抢手货,只能自我安慰白秋画脑子进水。

  此时,林黛儿握着手机,向刘援朝他们低语一句:“怎么小曼他们还没来?”

  周媛媛抛出一句:“估计路上塞车,华海一下雨,就容易堵塞。”

  林黛儿还是眉头轻皱:“可他们电话也打不通,真是奇怪。”

  “今天还真是人齐啊。”

  在刘援朝他们微微一怔想要拨打号码时,虚掩的木门被人重重打开,二十余人气势如虹的走入了进来,一身白色唐装的龙傲天和黑色服饰的古大佛,他们笑容满面走进法庭,立刻让空荡荡的法庭气氛一沉,似乎空间都被他们填充了。

  不少知道龙氏和雄鹰恩怨的人,见到这副阵仗都止不住一愣,因为这十几年来,从来没有见两人在同一个地方一起现身,更不曾有现在的融洽,显然传闻中的龙古化干戈为玉帛不是空穴来风,刘援朝他们相视一眼都感觉到一股压力。

  华海两大巨头携手,放眼华海,还有几个人能抗衡?

  白秋画带着雄鹰子弟喊道:“佛爷,龙爷。”

  梅子书和墨七熊也跟着叶子轩起身打招呼:“龙先生,古先生。”

  两人先叶子轩他们笑着点点头,随后带着人大步流星的走了过来,挥手让手下自己找位置坐下,其中有几个律师。

  江大春给了被告和原告双方各五十个位置的名额,显然有绝对信心打垩压叶子轩他们。

  “龙傲天,你不是去非洲吗?飞机来回还真快啊?”

  高垩丽娜睁开眼睛,言语犀利的哼道:“我还以为你要在刚果老死了呢。”

  龙傲天笑了笑:“领垩导没死,小民哪敢先死?”

  高垩丽娜脸色一变,眼神多了几分冷意:“龙傲天,你真是越来越嚣张,前些日子还夹着尾巴讨好我,现在却敢出声呛我了,看来你跟古大佛和解之后,野心和优越感开始膨胀了啊,行,下午我就要经济调查科去龙氏集团转几个圈。”

  “希望龙氏清清白白,不要让他们找到污点,不然封了你整个龙氏集团。”

  龙傲天不卑不亢笑道:“高市长不在乎那一成干股,龙傲天又哪敢在意啊?高市长,尽管查,尽管封,大不了整个龙氏全停下来,六个码头,百来间超市,十三处基建,停就停,反正这些年已经赚够了,不在乎一百八十亿的损失。”

  “好,还好。”

  听到龙傲天这几句话,高垩丽娜心里很是愤怒,却又担心恶劣情况再度发生,也就不敢再针对龙傲天,转而望着古大佛哼道:“古大佛,你不是在家里念经吗?要做一个清心寡欲的和尚吗?怎么也来搅这浑水?还跟龙傲天狼狈为奸?”

  她保持着应有的强势:“还有,别以为你昨晚适当收手,让超市加班到十二点,我就会放过那畜生,事情都是由你们搞出来的,自然该由你们结束,畜生必须死,如果你不想将来跟龙傲天一样下场,最好按照我告诉白秋画的去做。”

  “路是自己选的,可不要跟唐云天一样,为一个女人执迷不悟。”

  古大佛绽放一个温和笑容,声音轻缓开口:“高市长,你是华海之主,你想要怎么来,就怎么来吧,只是希望高市长不要太过分,雄鹰三万子弟虽然都是乌合之众,但一个个都是血性男儿,他们心中偶像不是古大佛,而是王亚焦。”

  王亚焦,昔日华海一个混混,也就是这个混混,连杀华海几名大员,包括警垩察厅厅长,后来还枪击宋字文和蒋光头。

  高垩丽娜等人脸色微微变黑,古大佛意思很是明显,如果雄鹰集团真被官方打垩压的连饭都吃不上,他们就会一拍两散,高垩丽娜他们连蒋宋十分之一都及不上,又如何抵挡雄鹰子弟的鱼死网破?江静瑶伸手一扯高垩丽娜,低声宽慰后者道:

  “高市长,没必要跟他们逞口舌之争,待今日事了,他们就知道错了。”

  “来的挺齐啊。”

  这时,木门再度被人重重推开,随着一股气流呼的涌入,江大春和林国光他们出现在门口,只是凝聚众人目光的是,除了专案组的十余人之外,他们身边还多了一批体格强壮身穿黑色制服的男子,他们中间簇拥着一个华衣公子哥。

  华衣公子哥,一米八左右,额头有一道疤痕,双目炯炯有神,神情高高在上,比起刘援朝他们要狠厉不少。

  端木雄眼睛一亮:“徐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