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一百四十五章 黄沙百战穿金甲

第一百四十五章 黄沙百战穿金甲



    cpa300_4();    “呼!”

    一股气流从门口呼啸涌入,还伴随着巨大压力。

    在徐家大少和江静瑶他们举头望向出入口时,正见十三名身材高大的军官冷漠现身,他们荷枪实弹地簇拥着秦世皇走入进来,步履从容镇定,甚至还透着一丝漫不经心的随意,他们冷酷神情和铁血气息,让拥挤百人的大厅气氛一沉。

    叶子轩眼睛微微眯起,没有太多波澜,似乎早料到他会来。

    “谁他妈敢骂我徐洪刚?”

    还没来得及回头的徐洪刚神情狰狞吼出一句,待扭头见到秦世皇就微微一怔:“秦司令?”

    “还知道我叫秦司令啊。”

    秦世皇嘴角勾起一丝冷冽笑意,气势如虹穿过十几名徐家精锐阵营,态势迫人站到桀骜不驯的徐洪刚前面,不待后者有什么反应,他就抬起一脚,毫不留情踹出,砰!徐洪刚腹部又是一痛,整个人噔噔噔后退,撞在桌子才停了下来。

    见到徐洪刚被踹,全场又是一寂,周媛媛还差点尖叫。

    高市长想要出声,却最终把话吞了回去,她清楚秦世皇的底细,这是一个军方老怪物,很不好打交道。

    江大春嘴唇张启:“秦司令,有话好好说,有话好好说、、、”话虽出口,却是林国光都听不到。

    十多名手持枪垩械的徐家精锐神情犹豫,想要吼叫上去给主子讨回公垩道,可又不敢动秦世皇,后者身份摆在那里,而且随行军官一个个军衔比自己高,一旦以下犯上出手,很大概率出不了华海,只能跑过去搀扶徐洪刚,看看有没有事。

    江静瑶喃喃自语:“他怎么会来呢?他来干什么啊?”

    秦世皇半路杀出,让江静瑶感觉到一丝不妙。

    “秦司令,你什么意思?”

    徐洪刚脸上涌现一抹痛楚,但很快就咬牙忍住了,他揉揉自己疼痛的腹部,有些郁闷今天连续被两人飞踹,随即站直魁梧身躯,强势面对咄咄逼人的秦世皇:“你虽然是华海驻军司令,我小上你几级,但你动手,总该有个理由吧?”

    “理由?你觉得我揍你,需要理由吗?”

    在叶子轩俯身给墨七熊和梅子书止血时,秦世皇不置可否的看着徐洪刚,随后手指一点叶子轩他们:“就好像你开枪动他们,需要理由吗?你给过理由吗?如果你非要搬出你家老头压我,给你一个能自我安慰的理由,我可以给你。”

    “叶子轩是本司令的人,他是本司令精心挑选的卧底。”

    秦世皇目光阴冷扫视众人一眼,随后伸手拍打徐洪刚的脸:“你们这些军情处的人,千里迢迢来到华海,不仅不跟我打个招呼报备,还以多欺少痛揍我的兵,甚至还要拿枪敲断他的双腿,给你这个人渣下跪,你觉得我不该踹你吗?”

    徐洪刚眼神一冷:“你的人?”

    秦世皇的人?

    这一个消息不仅炸得徐洪刚和江静瑶他们目瞪口呆,就连龙傲天和白秋画等人也是无尽讶然。

    除了吃惊叶子轩什么时候成了军方卧底之外,更是惊讶他跟秦世皇有交集有交情。

    谁都知道秦世皇是军方出了名的老怪物,这个经常漠视军权漠视王权的家伙,向来眼高于顶看不起芸芸众生,以及自以为是的权贵,除了踩过不少不长眼的权贵外,就连军方屈指可数的几个大人物,秦世皇也是以一种强悍态势并存。

    他就像一个春秋霸主面对周朝天子,遵循于一切宗教礼仪礼节却又超脱于军方。

    可以说他是一个有组织无纪律的驻军司令,但就是这样一个我行我素的家伙,却当众宣告叶子轩是他的人,还为叶子轩踹飞徐洪刚,这让江静瑶和刘援朝他们实在不懂,这叶子轩究竟是一个什么家伙?何德何能获取驻军司令的青睐?

    叶子轩淡淡一笑:“谢谢秦司令还能想起我。”

    此时,秦世皇没有说话,只是掏出一张纸巾,给处理完墨七熊和梅子书伤口的叶子轩擦拭双手:“你呀,就是调皮,有事也不打声招呼,更死撑着不对他们公开你的军方身份,今天如果不是我及时赶来,你知道后果有多么严重吗?”

    “他们会把你打死,而我也会把他们枪毙。”

    他目光炯炯的看着叶子轩:“我虽然是一个铁血司令,常常残酷无情,但也不是随意牺牲手下的畜生,你为军方做卧底付出这么多,如今遭人诬陷面对特审,我再不出现还是人吗?身为你的顶头上司,我是绝不能让你流泪又流血。”

    “哪怕因此得罪一大批权贵,我也要把无辜的你保护下来。”

    秦世皇这一番话像是在教训叶子轩,但其实是在狠狠扇打徐洪刚他们的脸,摆明是说叶子轩轮不到他们管教,叶子轩看着眼前捉摸不透的老狐狸,苦笑一声回道:“谢谢司令关心,我这不是知道你日理万机,加上这就是一件小事。”

    “所以不想打扰你吗?”

    “放心,以后有困难,一定找你出来。”

    高市长和江大春他们听到这些,眉头变得紧皱,开始感觉到案子棘手,各自拿出手机运作。

    “秦司令!”

    这时,已经缓解过来的徐洪刚咬着牙站上来,嘴角咧咧摆出一副强势样子道:“叶子轩是你的人?我怎么不知道?你是不是跟他有私下交情,见到他要上审判台,所以就冒出来保人?虽然你是驻军司令,但规则也不是你这样玩的。”

    秦世皇微露讥嘲:“本司令的卧底,还要向你这个酱油报备?真把自己当你爷爷了?”

    徐洪刚嘴角上扬:“我只是想告诉你,暗箱造作,我不服。”

    “爷爷敬佩你的血性,但也不会容忍你胡来。”

    “今天,你要说叶子轩是你的人,你就要拿出让大家信服的证据。”

    他还拿出一把枪,啪一声拍在木桌上:“不然,你就不得插手今日的审问,如果非要插手,只有两种结果,要么你毙掉我,要么我毙掉他,只是我要告诉你,虽然我没什么出息,但还是有不少叔叔伯伯厚爱,爷爷逢年过节也记得起我。”

    “我死了,他们绝不会善罢甘休,一旦爷爷他们动怒,只怕连叶家都保不了你。”

    秦世皇冷笑一声:“小东西,够猖狂啊,拿你爷爷来压我啊?”

    “不敢!”

    徐洪刚显然要死磕到底:“没有爷爷他们,我就是一个渣,但没有叶家,秦司令也什么都不是!”

    说到最后两字时,他手指还猛地一戳木桌,充满着挑衅和怒意。

    “砰!”

    秦世皇毫无征兆又飞出一脚,又把徐洪刚踹了出去,在后者跌出去时,他又一步踏了上去:“你这样跟上级说话?”

    江大春他们齐齐喊道:“秦司令息怒,有话好好说,徐科长,有事情好好说。”

    “不需要好好说,我这是学秦司令的啊?”

    徐洪刚以为秦世皇恼羞成怒,对这一脚不仅没有生气,反而一丝流露胜利者的笑容:“秦司令不是出名的军中异类吗?只做自己对的事,蔑视不合规矩的王权军令吗?怎么?我走你的路,你就感觉到不爽?秦司令可是双重标准啊。”

    “啪啪啪!”

    秦世皇哈哈大笑,大步流星随后走到徐洪刚面前,伸手揪住后者军服猛地一扯,哗啦一声,钢铁纽扣落地,露出徐洪刚宽阔胸膛和膀子,上面有七八个撞击或者石头磕中的小痕迹,这些疤痕配合他的强壮腹肌,生出一点军人的阳刚。

    徐洪刚也干脆,反手扯掉衣服,露出强壮的肌肉:“怎么的?”

    “啪啪啪!”

    在江大春和高市长他们诧异看着这一幕时,秦世皇也一垩手扯开自己的军服。

    一样是纽扣落地,他还直接把上衣全部脱掉,露出狰狞恐怖的身躯来。

    这一露,不仅是白秋画和江静瑶他们瞠目结舌,就连徐洪刚他们也都流露出错愕的表情,墨七熊也是呼吸一滞。

    胸膛,背部,遍布四十多道交织伤疤,一道道狰狞刺目,其中也蕴含一股无法言语的悲凉和苦楚,其中有三个对穿的弹孔,更是让人掌心出汗,虽然伤疤已经愈合,没有鲜血流出,也不见新的疤痕,但许多伤疤看上去依然让人震撼。

    很难想象,有这么多伤疤的人,能够活到今天,相比之下,徐洪刚骄傲的痕迹和脸上刀疤,显得微不足道。

    “记住了,没有徐家,你渣都不是。”

    秦世皇走到徐洪刚面前:“但没有叶家,秦世皇依然是秦世皇。”

    没有人出声,也没有人怀疑。

    随即又听到秦世皇喝道:“我早就知道,你们会觉得我跟叶子轩有交情,所以临时伪造一个身份给他。”他手指轻轻一挥,一名副官递上一份资料,秦世皇啪的一声,拍在徐洪刚脸上:“这是叶子轩的军籍,看看是不是今天编制。”

    “瞪大点眼睛,上面还有你爷爷的批示呢。”

    徐洪刚脸色难看翻阅资料,很快确认叶子轩属于军方没有水分,并非这两天临时伪造的,只是他依旧傲然:“是军方的人又怎样?犯了法,伤了人,就要面对惩罚,我也是军方的人,但我还有专案组的临时调令,我对付叶子轩,秦司令无权干涉。”

    他还重复一遍:“秦司令,无权干涉。”

    秦世皇微微偏头,望着叶子轩一笑:“天冷了,怕你冻着,所以带了一件衣服。”

    “有这件衣服,就不会再着凉了,也不会再有人拿枪戳你。”

    一个木盒递了上来,秦世皇掀开,一件黄色衣服赫然入目。

    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誓不还。

    江静瑶第一个僵直身躯:“黄金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