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一百四十七章 无情打脸

天才布衣 第一百四十七章 无情打脸

  cpa300_4();  一枪洞出,一血飙射,徐洪刚跌坐回去。

  整个八号法庭鸦雀无声,连风都像是已经死去。

  大厅内加起来差不多近百人,大部分人都认为,叶子轩有了象征军方荣耀的黄金甲披身,心里百分百是庆幸可以免除羞辱,谁都没有想到,叶子轩并没有满足战衣带来的自保,他还悍然出手攻击徐洪刚,为墨七熊和梅子书讨回公垩道。

  原本神情各异关注黄金甲的众人。此刻像是被定格了一般。

  刘援朝送到嘴边的水都忘记喝,一脸震惊看着发了狠的叶子轩,他们的目瞪口呆倒不是因叶子轩身手强悍,而是讶然这小子竟敢当众攻击徐洪刚,还敢夺枪射穿后者的小腿,一名徐家精锐下意识靠前,手中枪口抬起:“你干什么?”

  “扑!”

  叶子轩手中的枪口一转,对着徐家精锐毫不犹豫开火,一声突兀闷响,喝叫汉子的小腿顿时也被洞穿一个血口,鲜血直流,惨叫一声栽倒在地,几个时尚女子立刻尖叫起来,全场也不受控制发生骚垩乱,白秋画则眼勾勾的看着叶子轩。

  十多名徐家精锐脸色巨变,上前扶住受伤的同伴时也举起枪垩械。

  这一动,秦世皇身边军官也右手一闪,枪口顶在徐家精锐脑袋,秦世皇没有制止手下,也没有喝止叶子轩,他的目光跟龙傲天和古大佛一样,都多了一丝难于言语的深邃和恍惚,似乎叶子轩的所为,让他们回到昔日年轻少狂的日子。

  墨七熊和梅子书微微挺直胸膛,这一刻,他们发誓,叶子轩是永远的大哥。

  “没听秦司令的话吗?”

  叶子轩看着十多名抬枪的徐家精锐:“你们对身穿黄金甲的将士,竟然敢拿枪对着?信不信我毙掉你们?”

  十多名制服男子嘴唇紧咬,一脸不甘,却又无奈,憋屈的低垂枪口。

  缓过神的徐洪刚狂笑不已:“小子,你敢开枪射我?”

  “砰!”

  就在高市长和江大春要硬着头皮喝斥时,在场众人再度不受控制的尖叫,只见叶子轩直接把短枪戳在徐洪刚脚上,极其冷漠的扣动扳机,子垩弹洞穿军靴,穿透小腿,直接钉入大厅地板,穿过瞬间的鲜血,像火苗一样在众人眼里划过。

  周媛媛身躯止不住僵直,右手不知不觉握住刘援朝,指尖微微抖动。

  看着小腿上,再度出现的血肉模糊的伤口,正在不可遏制的沁出鲜血,徐洪刚连疼痛和吼叫都忘了,完全无法接受现实,他没有想到叶子轩还敢开枪,更让他没想到的是,叶子轩没有就此停滞,扳机一扣,第三枪穿入徐洪刚的小腿。

  “砰!”

  从墙壁投射下来的惨白灯光,正斜洒在叶子轩的身上,子垩弹再次穿出一道血线,在地上漂染的触目惊心。

  不远处的垩江静瑶差点摔倒在地。

  “你让人射我兄弟两枪,我还你三枪!”

  叶子轩把枪丢在角落,笑容温润看着徐洪刚:“连本带息,很公垩道,很公平,不要以为我不敢杀你,留你一命是给秦司令面子,也是因为我身上穿着黄金甲,下一次,你如要找人对付我们的话,最后一枪或一刀雷霆干掉我们三个。”

  “不然,我会毫不留情杀了你,哪怕你是什么徐家大少!”

  他看着徐洪刚因流血而惨白的脸,站起身来居高临下补充:“没有人可以践踏叶子轩兄弟的尊严,我更不会允许你们拖打死狗一样欺负他们,想要报仇,光明正大的来,我会给你们一个公平机会,如果玩阴的,那我只会更没底线。”

  在江静瑶他们脸色极其难看时,叶子轩傲然向他们宣告立场:“反正我叶子轩来华海时就什么都没有,所以我也不怕失去什么,你们拿我和我兄弟开刀,我无所谓,有本事就放马过来,但如果对付无辜身边人,我一定会弄死你们!”

  墨七熊和梅子书眼里,都闪烁一抹光芒。

  “叶子轩!”

  徐洪刚的猖狂在三枪下分崩离析,再多不满也只能暂藏心里,他仿佛是面对屠刀的勇士,脸上的每一片肌肤,都代表着悲壮、愤怒、仇恨、不甘,鲜血顺着被子垩弹击穿的小腿,滴落而下,打在橘黄地板上,发出水滴轻响,刺耳惊心。

  “我要做的,要说的,已经做完说完,江组长,你可以开庭了。”

  叶子轩拍拍手走回自己位置:“风大,雨大,早点开完早点回家。”

  秦世皇淡淡一笑没有出声,他径直在龙傲天和古大佛身边坐了下来,摆出一副跟进案子的态势,他要做的基本做完,剩下的就看叶子轩慢慢发挥,古大佛看了秦世皇一眼,嘴角牵起一抹弧度:“十三年了,我们终于又坐在一起了。”

  秦世皇身躯微微一震,刚毅的脸上划过伤感,但稍纵即逝:“你们还恨我吗?”

  龙傲天把目光从前方收回,声音平缓而出:“十三年前很恨你,恨的还想杀死你,你不去援手大哥已是不义,带兵包围我们更是无情,当然,我也恨自己恨古大佛没有勇气冲出去,只是最近设身处地一想,你只怕比我们更加艰难。”

  古大佛接过话题:“一边是结义大哥,一边是妹妹外甥,妹妹九死一生还落下病根,自闭的外甥更是不见踪影,换成其余人也一样会暴怒,你没有直接带兵杀入唐宫已算不错,算了,事情都过去了,唐宫已毁,人已死,多想无益。”

  “我们有错,但真正有错的是唐飞飞。”

  谷大佛轻轻咳嗽一声:“如果不是这个纨绔子弟,酒驾把你妹妹车子撞出大桥,我们又哪会反目成仇?唐宫又哪会毁灭?唐飞飞倒好,一死百了,苦的是大哥和嫂子,还有我们,不,嫂子应该也不算苦,委身那人日子过得滋润呢。”

  听到嫂子两个字,秦世皇和龙傲天都没有再说话,只是把目光重新转回台上。

  三人都看着叶子轩,神情复杂。

  秦世皇淡淡开口:“在他开枪之前,我对他只有欣赏,在他开枪之后,我很感动。”

  龙傲天点点头:“夹着尾巴十三年,这次总算因这小子发泄不少,血性也回来了。”

  “与其说我们因为各个人情庇护他,还不如说我们是想要通过他跟京垩城较量一番。”

  古大佛一针见血:“不关输赢,只在血性。”

  “胡闹!大胆!无法无天!”

  在徐家精锐上前搀扶起徐洪刚还处理伤口时,江大春一脸阴霾的看着叶子轩,他跟在场人一样没想到叶子轩敢开枪,原本以为叶子轩就是装腔作势,谁知,叶子轩二话不说就是三枪,这让邀请徐洪刚来坐镇的垩江大春再也按捺不住了:

  “叶子轩,你践踏国法,目中无人,当庭开枪打伤专案组员,但这一条,就足够告你伤人罪了。”

  他也不顾秦世皇在场,必须作出一些姿态,不然无法向徐家交待。

  他指着叶子轩吼道:“一定会受到法律制裁的!”

  “法律?法律是什么东西?”

  走回到位置上的叶子轩拿起一瓶净水,咕噜噜的灌入一大口,随后不置可否地冷哼一声:“徐洪刚让人对我兄弟拳打脚踢的时候,法律在哪里?徐洪刚掏枪射穿我兄弟小腿的时候,法律在哪里?徐洪刚要打断我双腿的时候,法律又在哪里?”

  叶子轩昂首挺胸,淡淡开口:“他身为执法人员,却肆意践踏法律,江组长不仅没有制止,反而暗暗叫好,如今风水轮流转,你倒是跟我谈起法律,法律只不过是你们上垩位者践踏草根的东西,如果江组长心中真有法律,不如先判一判徐洪刚罪名?”

  徐洪刚刚眼神阴冷,想要说话却被小腿剧痛遏制,他咬着牙由医生处理。

  在江大春神情愠怒时,叶子轩又抛出几句:“不要说案子复杂,刚才那么多人见证,谁挑衅,谁伤人,一目了然!”

  高市长喝出一声:“年轻人,不要太猖狂!”

  叶子轩踏前一步,针锋相对:“对不起,我今天就是来猖狂的!”

  “叶子轩,你怎么说话的?”

  一直保持沉默的垩江静瑶柳眉一竖,上前一步娇喝一句:“一个高市长,一个专案组长,你不懂得尊重吗?还有,不管徐科长做过什么,你这样仗恃黄金甲动手打他,还当众连开三枪,这就是犯罪,严重犯罪,足够枪毙你十次八次。”

  她气势迫人的喝道:“专案组长代表中秧代表国法,他的权威岂是你能冒犯的?”

  “他以前是,但现在不是了,江大春涉嫌权钱交易,组长一职改由本少担任。”

  此时,门口又传来一个响亮的声音,沈万千拿着白扇子领人走入进来:“本少新官上垩任,心情大好。”

  他扇子一点江静瑶:“专案组长代表中秧代表国法,权威神圣不可侵犯,这句话,我喜欢。”

  “赏。”

  阿兵掏出一叠钞票,啪一声砸江静瑶脸上。

  “再赏!”

  “大大的赏。”

  第三叠钞票打脸。

  漫天飞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