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一百四十八章 横空杀出
    

    红彤彤的场景看起来很喜庆,可是刚才钞票打脸的声音无法从众人耳朵抹掉,见到沈万千这个活宝出现,又见他这样肆意践踏自己同伴,刘援朝依然第一时间冲过去,横挡在江静瑶面前厉声喝道:“沈万千,你干什么?找死是吗?”

    无视众人讶然的目光,沈万千满脸夸张的后退一步,眼勾勾看着无比愤怒的刘援朝:“刘援朝,你什么意思?什么态度?没听江静瑶说吗?专案组长代表中央代表国法,权威神圣不可侵犯,你这样跟专案组长讲话,是想要造反吗?”

    在全场微微一怔江大春目瞪口呆时,沈万千又挥舞两下扇子开口:“不道歉?行,给你一个滚回去的机会,你再这样耀武扬威对我不敬,我就要维护专案组的至高权威,让庭警,不,徐科长带来的执法队,把你拿下痛打五十大板。”

    星科地仇情羽羽术星孙远孤仇秦始皇等人也是眯起眼睛,有点不相信这是事实,他们知道沈万千扮猪吃虎的能耐,也清楚粗俗表面下的精明,可还是觉得匪夷所思,中秧怎会让他来做组长?毕竟他跟叶子轩是兄弟,又没有让人信服的公正,让他做组长摆明偏私。

    江静瑶一拍残存飞舞的钞票,走到沈万千面前喝出一声:“不可能!你不可能是专案组长,中央委派的是我表叔,我们也从来没有收到更换组长的通知,沈万千,这里是法庭,这里是严肃神圣的地方,你不要胡搅蛮缠,不然你吃不了兜着走!”

    岗科仇仇酷技太球克秘太羽技见到他出现,江大春他们都下意识起身,比见到秦始皇还要恭敬,就连徐洪刚也微咬嘴唇,停止跟同伴窃窃私语。

    没有人相信沈万千会是专案组长,虽然谁都知道这专案组什么都不是,就是挂羊头卖狗肉对付叶子轩的小组,但还轮不到年纪轻轻的沈万千做组长,江大春也一脸不满:“沈万千,整天打打闹闹没个规矩,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场合?”

    随着他的动作打出,一名跟班马上从公文包拿出一份委任状,意气风发在众人面前一抖,委任状哗啦一声打开,缓缓转动,上面清晰写着沈万千担任专案组组长,要求各级机构给予配合,林黛儿和周媛媛完全呆住,这小子真是组长?

    秦始皇等人也是眯起眼睛,有点不相信这是事实,他们知道沈万千扮猪吃虎的能耐,也清楚粗俗表面下的精明,可还是觉得匪夷所思,中秧怎会让他来做组长?毕竟他跟叶子轩是兄弟,又没有让人信服的公正,让他做组长摆明偏私。

    沈万千昂首挺胸走到主席台,高高在上的看着江静瑶:“我早就说过,我钱比你多,人比你多,爹也比你大,你江家能搞个专案组长,我就不能撸了他上位?早说了,我也是一个公平公正的人,从来不会因叶子轩是我兄弟就避嫌。”

    江静瑶上前一步,一把抢过委任状审视,她绝不相信对方是专案组组长,扫过几眼喝道:“沈万千,你大爷。”

    岗不远科情太考察岗独故秘沈万千昂首挺胸走到主席台,高高在上的看着江静瑶:“我早就说过,我钱比你多,人比你多,爹也比你大,你江家能搞个专案组长,我就不能撸了他上位?早说了,我也是一个公平公正的人,从来不会因叶子轩是我兄弟就避嫌。”

    随即她打开投影仪把委任状放大,让所有人都能看到清晰这份任命书,这确实是专案组的任命书,也确实跟沈万千有关,上面公章没有水分,但他不是正组长,而是一个协助的副组长,只是这个副字,相比其余字眼小很多,像是蚂蚁一样难于辨认。

    尽管他担任副组长已经让人惊讶,但相比正组长带来的震撼还是小很多,江静瑶他们也如释重负,猜测是沈万千死命纠缠警察部或者砸出大笔金钱,人家给他一个不痛不痒无关紧要的副组长当当,只是并没有什么实权,影响不了特审的大局。

    沈万千瞪大眼睛,一副无辜的样子:“不好意思,都怪我当时太激动太兴奋,没认真看就以为自己上位了,一把揣着聘书跑到这里来了,但也不能都怪我啊,这副字写得这么小,又不是我印的,要骂就骂警察部那些人,一个副字都印不好。”

    克远不仇酷考考恨星秘独通接他们这时才想起,两人的无法联系,只是已经太迟。

    沈万千毫不客气一点刘援朝:“别拿副组长不当官,就算是副组长,我也是专案组要员,专案组神圣不可侵犯,你要打专案组的脸吗?你要挑衅本组长吗?”他手指一点十多名徐家精锐:“执法队,给我上,咬死他,不,抓住他。”

    最科仇仇独羽羽恨岗陌不敌术江大春也喝出一声:“沈万千,胡闹!冒充组长可是大罪。”

    刘援朝嘴角牵动,却也不知如何反驳,敬重专案组,就容易被沈万千打脸,不敬重,又是对江大春无礼。

    江大春大手一挥,拿出组长的威严来:“大家都别打嘴仗了,赶紧办正事!”他皱眉看着沈万千补充:“沈少,你竟然是副组长,也找一个位置安静坐下吧,你可以提合理建议,但是不能干涉我办案,不然我就有权力把你这副组长驱赶出去。”

    最不不远鬼考秘察星仇学接封高市长喊出一句:“我什么时候跟江组长权钱交易?”

    沈万千悠悠一笑,没有把主席台位置让开:“我当然明白副组长的有限权力,只是江先生不明白自己处境啊,没听到我进门时说的话吗?你涉嫌权钱交易,已经不再是专案组长了,如果还不清楚,我就清晰点告诉你,这里不是你做主了。”

    岗地仇科情羽考球最不酷球酷“不过情况很不乐观,三名随行保镖亲眼所见他放火,他的电话也有拨打谷小曼记录。”

    “我好不容易去京城休假几天,却偏偏被你们一档子事扯回来,你们就不能消停一点,让我吃几顿安乐饭吗?”

    在龙傲天他们的玩味目光中,光着脑袋的戴局长身穿一袭警服,挺着啤酒肚晃悠悠出现,人畜无害的脸上有着无奈:

    克远地远情羽太学封诺太考岗两千万?江大春望向林国光,却发现后者不见踪影了。

    见到他出现,江大春他们都下意识起身,比见到秦始皇还要恭敬,就连徐洪刚也微咬嘴唇,停止跟同伴窃窃私语。

    戴局长咳嗽一声:“第一,江大春跟高市长涉嫌权钱交易,就地免去专案组长一职,改由本局担任,沈万千为副。”

    封科地地鬼羽太术克考不酷故刘援朝嘴角牵动,却也不知如何反驳,敬重专案组,就容易被沈万千打脸,不敬重,又是对江大春无礼。

    戴局长瞄了他们一眼:“你进入夕阳监狱的隔天,就收取高家两千万,这还不是权钱交易?这事被沈老直接拿到会议桌上斥责,觉得你们是利益输送,不利于案件的公正性,加上监狱死伤数百人,包括六名京警,办事不力,让他们很不满意。”

    最地科地情秘太学克羽封显孙见到他出现,江大春他们都下意识起身,比见到秦始皇还要恭敬,就连徐洪刚也微咬嘴唇,停止跟同伴窃窃私语。

    在江大春一脸愕然僵直身体时,戴局长又补充一句:“第二,华海警方十分钟前刚刚破获一起杀人放火案,涉及五十多条人命,包括谷小曼!”他意味深长望着高市长:“高胜寒握着火把在现场被逮个正着,是不是凶手自会甄别。”

    戴局长轻轻咳嗽一声:“第三,高胜寒受伤和石头坞斗殴两案,我已经掌握足够证据,叶子轩伤人事实毫无水分,但全都事出有因,我手里有两份视频以及三十名学生证人,如果你们想要案子彻查,我就会公事公办,公布视频,依法判案。”

    星地仇不独考技球克太封接不沈万千瞪大眼睛,一副无辜的样子:“不好意思,都怪我当时太激动太兴奋,没认真看就以为自己上位了,一把揣着聘书跑到这里来了,但也不能都怪我啊,这副字写得这么小,又不是我印的,要骂就骂警察部那些人,一个副字都印不好。”

    “但端木雄、徐洪刚也要坐上三年,军职前途就此撸掉,而高胜寒一旦杀人罪成立,数罪并发,怕是要死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