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一百四十九章 毒蛇咬伤

天才布衣 第一百四十九章 毒蛇咬伤

  华海驻军招待所,一楼竹叶青餐厅。

  叶子轩、梅子书、墨七熊、龙傲天、古大佛、白秋画和秦世皇欢聚一堂,足够容纳十二人的餐桌上,摆着八菜一汤,全是秦世皇让自家大厨做出来的,只是桌上没有酒,只有饮料和茶水,但就算没有酒精刺激,依然挡不住众人兴奋。

  叶子轩最先举起一杯茶水,望着秦世皇真挚一笑:“秦司令,今天要谢谢你,如果不是你及时出现还带来黄金甲,我们三兄弟就要吃大亏,搞不好还会被徐洪刚当场毙掉,是你给了我们最直接的支持,这一杯,我们三兄弟敬你。”

  墨七熊和梅子书也站起来齐呼:“敬秦司令!”

  他们此时好像忘记小腿上的伤痛,目光炯炯的看着秦世皇这个强者,今天遭遇也给两人上了一堂生动的课,这人还是需要权势来傍身,没有强大地位和影响,他们再能打也掀不起大风浪,碰撞权贵只会像今天这样被人枪顶脑袋暴揍。

  徐洪刚对他们的拳打脚踢,是他们人生成长的一个里程碑。

  “哈哈哈!”

  一向冷冰冰的秦世皇今天格外开心,脸上笑容是副官他们十年难得一见,他笑着端起一杯茶水:“我支持你们不假,但要说完全庇护就过奖,其实大家心里都清楚,就算我没有带着黄金甲出现,徐洪刚他们也要不了你三兄弟的命。”

  “最坏的结局,就是两败俱伤。”

  秦世皇显然看得很透,目光玩味盯着叶子轩补充:“不过我还是愿意接受你们的敬意,除了我归还你一个大人情外,还有就是我愿意结交你们这些汉子,你们虽然只有二十岁,可铮铮铁骨,还有兄弟情深,秦世皇发自内心地敬佩。”

  “来,三位儿郎,干了这杯茶。”

  秦世皇挺直身躯:“以后就是忘年交了。”

  “喝!”

  在龙傲天和古大佛他们的会心笑容中,叶子轩三人跟秦世皇重重碰杯,然后四人一口把杯中茶水喝个干净,秦世皇重重放杯落座,连呼痛快,似乎喝得很舒心,白秋画迅速给他们倒上,叶子轩又举起茶杯,望着龙傲天和古大佛开口:

  “龙爷,佛爷,咱们有过交情,但交情不深,甚至我跟佛爷还有过节。”

  叶子轩言语带着一股感激:“可这次,你们不惜代价不顾后果,乱了整个华海给高市长施压,还派八百人贴身保护我们三兄弟,让我们能够安然度过监狱危机,这份魄力,这份情意,子轩感激,铭记在心,将来有机会,一定偿还。”

  虽然电视新闻当初只是播出超市工人罢垩工画面,但叶子轩心里很清楚,那只是冰山一角,龙古昨天在华海掀起的动静不亚于投下一颗原子垩弹,这固然给高市长带来巨大压力,但也让龙氏雄鹰损失数十亿,还撩拔了政垩府的底线和神经。

  总之,龙古牺牲颇大。

  “子轩,不用对我们太感激。”

  龙傲天扬起一丝笑意,摆摆手回道:“正如秦司令所说,我们固然起了作用,但真正扭转全局的人是你,何况我们也欠你不少人情,秋徽的性命,龙秀姑的沉冤得雪,我和古大佛的冰释前嫌,以及孤儿院大火真垩相,都是你的功劳。”

  古大佛轻轻点头,附和一句:“我们损失的钱财,丧失的人脉关系,相比你带给我们的好处来说,微不足道,单单我跟龙傲天和解,它就值一千个亿,对了,你还救了白秋画,揭穿洪帮的居心,子轩,要说感谢的话,应该是我们。”

  他本来还想说,叶子轩给了他们三兄弟重新坐在一起的机会。

  龙傲天呼出一口长气:“正如我在八号法庭说的,我们夹着尾巴生存了十三年,他人看着光鲜,实则就是龟孙子,忍气吞声就为了日子好过一点,十三年过去了,日子虽然好过了,但血性和尊严却丢了,再忍下去,我们都要老了。”

  他微微挺直自己的腰板:“一个人,如果从出生到死去都在忍,都在妥协,都在做缩头乌龟,活着还有什么意义?所以这次特审事件,与其说为子轩你奋不顾身,还不如说是我们想要呐喊,想要告诉世人,我们也是有二两骨头的。”

  “所以,老古说的没错,子轩,我们该谢谢你。”

  墨七熊冒出一句:“大家都别谢了,喝了这一杯吧。”

  叶子轩跟龙傲天他们大笑起来,随即五人重重碰了一下杯子,把茶水倒入了喉垩咙,彼此都感觉到一阵痛快淋漓,待杯中茶水又倒满后,叶子轩就把目光望向白秋画,声音轻柔:“这一杯,该敬白小垩姐,不为什么,只为法庭时情意。”

  叶子轩也没有避忌众人在场,也没在意白秋画淡淡娇羞:“当徐洪刚拿着枪顶着我时,我感觉到你的惊惧,但更感觉到你的杀意,如果他一枪毙掉我,你一定会出手杀了他或者同归于尽,白小垩姐,子轩何德何能让你这样义无反顾?”

  在古大佛意味深长的笑容中,白秋画也没有扭扭捏捏,端着茶水嫣然一笑:

  “不管你认不认,你都是秋画心中的男人。”

  秦世皇和龙傲天他们齐声叫好:“够直接!够豪放!不愧是女中豪杰。”

  墨七熊和梅子书也都拍掌,叶子没有在乎他们的起哄,上前一步,在她额头轻吻,随后把茶水一碰倒入嘴里。

  没有出声,但这是最好的回应。

  叶子轩放下杯子落座后,眼里闪烁一抹光芒:“本来今天还要敬沈万千,龙队长,戴局长,可惜他们公务繁忙,又跟咱们案子有着牵扯,暂时不能太过亲近,这份心意只能改日再报答,龙先生,见到龙队,替我转告一声,谢谢她。”

  龙傲天悠悠一笑:“好,一定转告她。”

  欢声笑语过后,白秋画幽幽一笑:“对了,也不知道沈少跟他们谈得怎样了?”

  戴局长在法庭撂下一句话之后,高市长和江大春他们就显得异常被动,虽然他们很不想放过叶子轩,可是戴局长出来主持大局,他们就再也无法颠倒黑白钉死叶子轩,如果公事公办,虽然可以让叶子轩入狱,但也毁掉端木他们前途。

  进去了,虽然不会受苦,但要出来,很难,毕竟政敌眼睛不是瞎的,卡一卡,变数太多。

  所以商量一番后,端木雄、徐洪刚和高市长最终决定和解,他们不再状告叶子轩伤人,但上官宁和华中学生也不得告他们胡作非为,两段视频也必须完全销毁,叶子轩思虑一番,又跟华晨龙他们协商后,最终决定跟端木雄他们和解。

  具体和解细节,叶子轩没有参与,只是全权交给沈万千负责,为此,沈万千当场请辞可有可无的副组长一职,这也让端木雄他们松了一口气,不然有沈万千这个活宝影响专案组,谁也不知会出什么变故,于是答应跟作为代表的沈万千对话。

  “放心吧,沈家小子看似粗俗,一个暴发户样子,实则比我们在场任何人都要精明。”

  龙傲天嘴角勾起一抹笑意:“他代表子轩跟对方谈和解细节,只赚不赔。”接着他眉头一皱:“不过和解归和解,你们不能太掉以轻心,和解只是说明对方暂时委曲求全,子轩伤人一事不再法律上追究,不代表他们彻底放下仇恨。”

  “明面上对付不了你,但他们暗地里肯定会找机会下手。”

  龙傲天终究是过来人:“徐洪刚他们不会这样吃哑巴亏的。”

  墨七熊摸着脑袋:“那和解个球啊?和解还有什么意义呢?”

  梅子书伸手拍拍墨七熊:“这和解是双方这一局平手,避免两败俱伤,不代表不进行下一局对抗。”

  古大佛也目光平和看着叶子轩,指一指自己笑道:“当初你落了雄鹰的面子,我都要白秋画想法子砍掉你的手,还一而再再而三的袭击,他们比雄鹰集团庞大很多,面子也金贵很多,伤人一事会停止法律追究,但恩怨却不会就此停止。”

  “没错。”

  秦世皇也点点头,看着叶子轩抛出一句:“徐洪刚是一个疯子,背后有徐家撑着,手底下也有不少亡命之徒,今天被你打了三枪,还被迫着和解消掉此事,心里哪会舒服?就算他忍着,徐家也不会这样算数,一定会想法子报复你。”

  “虽然在华海,有我和老龙、老古他们撑着,但有些东西防不胜防,你们出入务必小心。”

  秦世皇忽然摇摇头,作出一个决定:“不了,你们这些日子就住在驻军基地,好好养身体养伤,待伤口痊愈了,有自保能力了,再作打算,不然墨七熊和梅子书有伤,你再有能耐也无法一边照顾他们,一边应付对方处心积虑暗算。”

  他还不容置疑的作出决定:“我是你上司,就这样定了。”

  龙傲天也点着头:“对,留在驻军基地,徐洪刚他们再狠厉,也不敢来这里闹事。”

  叶子轩摸摸脑袋:“这会不会太麻烦了?”

  “你已经很麻烦我了。”

  秦世皇看了叶子轩一眼:“还在乎再麻烦几天?”

  叶子轩看看墨七熊和梅子书,没有心高气傲拒绝帮助,点点头:“好,那就再麻烦秦司令。”

  秦世皇哈哈大笑:“是一条痛快汉子。”

  “秦司令,不好了。”

  这时,房门忽然被人敲开,一名年轻军官出现在门口,一脸焦虑喊道:

  “叶夫人被毒蛇咬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