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一百五十章 风雨之夜

天才布衣 第一百五十章 风雨之夜

  叶夫人被毒蛇咬了?

  欢笑声音瞬间一沉,虽然叶子轩几个人不知道叶夫人是谁,但秦始皇当场掉落的杯子和震惊神情,他们马上能够意识到是一个重要的人物,而龙傲天和古大佛的脸色也都变得凝重,随即就听到秦始皇喝道:“怎么会被毒蛇咬了呢?”

  他一边向年轻军官喝问,一边让人把衣服拿过来。

  感觉到秦始皇的愠怒,年轻军官一脸紧张的回应:“叶夫人今天去了静安寺吃斋菜,车子还绕到后山冒雨去放了生,可能是下雨的原因,车子里面钻入了一条小蛇,回到住处,叶夫人要下车,可能是踩到小蛇了,就在她腿上狠狠咬了一口。”

  “伤口不大,出血也不多,但齿印有点深。”

  他低声补充一句:“小蛇跑得很快,咬完就溜掉了。”

  秦始皇脸色一黑:“怎么现在才告诉我?”

  年轻军官低声回应:“我本来想要第一时间给司令电话,可叶夫人说只是小伤,不要麻烦你干正事,只是挤一挤伤口的毒血,就让我送她去军医院处理伤口,虽然军医打了血清,还说没什么大碍,可是我感觉它在变肿,心里有点乱。”

  “于是趁着回来给夫人收拾衣物,跑来这里向司令汇报情况。”

  “你怎么做副官的?”

  秦始皇狠狠瞪了他一眼:“你究竟是谁的副官?她要你不给我电话,你就真一根筋不告诉我?你就不能机灵点传个信?我告诉你,叶夫人没事就好,真出什么事,我跟你都吃不了兜着走,走,快带我去医院,看看叶夫人情况怎样。”

  “还有,汇聚整个华海专家在线,把伤情告知他们探讨,尽快给出一个诊断结果。”

  “同时联系花轻舞,让她马上滚回来给叶夫人治疗。”

  年轻军官马上回应:“是!”

  秦始皇恨铁不成钢的瞪了副官一眼,随后就向叶子轩他们摆摆手:

  “各位,舍妹有点事,先走一步,你们慢慢吃,改日有空再叙。”

  龙傲天和古大佛齐齐点头:“秦司令先忙。”

  看着他即将消失的背影,叶子轩神情犹豫了一下,随即端起杯中茶水一口喝完,向白秋画他们抛出一句:“我懂一点医术,我去看看能否帮一点忙,毕竟秦司令帮了我不少,秋画,你待会安排墨七熊和梅子书入住,多安排一点人保护他。”

  古大佛和梅子书他们都知道叶子轩妙手神医,特别是白秋画,曾经中毒九死一生,都是靠叶子轩出手救活,当下点点头:“好,你去帮秦司令,我们会照顾好七熊和子书,你自己也小心点,现在是多事之秋,凡事谨慎为上,随时保持联系。”

  叶子轩点点头,起身冲出门去。

  “你怎么来了?”

  在秦始皇拉开车门刚刚靠在座椅上时,叶子轩也从另一侧坐了进去,见到他跟着过来,秦始皇眼里闪烁一丝好奇:“有什么要事跟我说,还是担心自己有危险?”随即又摇摇头,叶子轩不是这种贪生怕死之人,何况墨七熊和梅子书没跟过来。

  “我想跟你去看看。”

  叶子轩反手关上车门,连珠带炮的开口:“我会一点医术,看看能否帮点忙!”他犹豫着补充一句:“从你神情判断,叶夫人应该对你挺重要的,所以我想要尽一点力,多一个人多一个机会,而且我医术并不会比专家差,你也应该看到我表现。”

  “下午法庭的时候,七熊和子书的枪伤,都是我止住血的。”

  秦始皇挥手让副官开车离开,随后目光玩味看着叶子轩:“想不到你还会医术,你还真是一个全才啊,看来在你身上赌一把真没错啊,不过待会你不用抢先出手,看看军医和专家能否搞定,他们束手无策的时候,你再出来走两步。”

  他叹息一声:“毕竟她身份显赫,不容马虎。”

  叶子轩点点头:“明白。”

  “她是我妹妹。”

  看着呼啸拍打车窗的风雨,秦始皇脸上多了一丝伤感:“一个苦命的妹妹,她比我小十多岁,早早嫁入根红苗正的豪门,或许是命薄承受不住这种福气,嫁入的第七年,她六岁儿子就因为一个意外掉入黄浦江,尸骨无存,随后整天以泪洗脸。”

  叶子轩没有出声,只是安静的聆听,他不诧异秦始皇此时的伤感,他心里清楚,秦始皇刚强的意志下也有一面脆弱,偶尔也需要一个观众倾听:“虽然我们无数次告诉她,孩子已经死了,让她走出阴影,不再为死去的孩子束缚,可她就是不听。”

  秦始皇的嘴角勾起一丝无奈:“不仅每年都会来华海上香祈福,还养了一个团队专门找那孩子,每年都是五六百万的花费,十三年来从不曾断过,我们都觉得这是大海捞针,而且孩子百分百死了,可她却坚定认为奇迹会出现,不过这也是一件好事。”

  “为了豢养这团队找孩子,刚强独立的她远离家族权力争斗,远赴国外坚韧打拼。”

  “这十几年下来,她已是一等一女强人,财富惊人啊。”

  “前些日子回来静安寺祈福,也算是散散心休休假,没想到今天却会被毒蛇咬了。”

  秦始皇对这个妹妹显然格外怜爱:“真是苦命的人儿啊,希望她平安无事。”

  叶子轩轻声宽慰:“秦司令放心,叶夫人一定会吉人天相的。”

  “我一定不能让她有事,多年前没保护好她和外甥,已经是我此生最大愧疚,她再出事,我百死莫赎啊。”

  秦始皇眼神前所未有温柔:“她可是我唯一的亲人了。”

  叶子轩点点头,示意他宽心:“秦司令不要多想,叶夫人必定平安。”

  接着他提醒一句:“她受伤了,你要不要给她夫君打个电话?”

  听到叶子轩提起远在京城的妹夫,秦始皇的眼皮跳动了一下,接着冷哼一声:“他就是一个废物,有什么好通知的?虽然失去爱子会让人撕心裂肺,可他终究是一个男人,应该痛苦过后坚强起来,担负起照顾小家和安抚妻子的责任。”

  “可他倒好,只会喝酒迷醉,还不如一个女人坚强,虽然他是叶老的儿子,但我真看不起他。”

  “算了,不要提他了。”

  秦始皇挥挥手,结束这个让他郁闷的话题。

  叶子轩笑了笑,没有再继续说这些东西。

  虽然风雨吹拂,天空不断亮起闪电,但车子依然开得很快,十五分钟后,车队就横在华海驻军医院门口,那里早有十多名医院领导在等待,见到车队抵达车门打开,他们就纷纷亮起雨伞靠了过来,给秦始皇遮挡风雨,显然副官早有安排。

  秦始皇没有跟他们客套,直接抛出一句:“情况怎样?”

  叶子轩走快两步,贴着人群聆听病情。

  “打了血清,处理了伤口,化验没有什么大碍。”

  一个头发花白的医院领导,小心翼翼地开口:“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伤口包扎一个小时后慢慢肿胀,连带着小腿变大,怎么消炎都没用,可能有些东西漏掉没有检验到,也可能是某些药物起了反应,我正安排专家会诊,相信很快会有结果。”

  “废物!”

  秦始皇听到病情变重,按捺不住情绪喝出一声:“一个小小蛇伤,你们医院都治不好,是该说你们医术有问题?还是你们态度不重视?一个个平时就会养尊处优,关键时刻却给本司令掉链子,让专家一个小时给出诊断结果和治疗方案。”

  “一定要拿出方案,而且一定要好的结果。”

  “叶夫人有事,我一定毙掉你们这些饭桶。”

  医院领导擦拭着汗水:“是,是。”他感觉实在郁闷,怎么会在一个蛇伤上阴沟里翻船呢?

  其余人也都是背后生出冷汗,谁都知道,秦司令心狠手辣,叶夫人又位置显赫,真出事,小命九成难保。

  “花轻舞来了没有?”

  秦司令眼神流淌一丝光芒:“赶紧把她叫过来,这女人医术手段凶猛,但向来有效,让她试一试。”

  医院领导小声应道:“她已经到了病房,正给叶夫人检查呢。”

  叶子轩眼中多了一丝好奇,秦始皇今晚两次提到花轻舞,显然也是一个人物。

  一行人很快走入驻军医院,一部早就备好的电梯张开等待着,或许是叶子轩貌不起眼,也或许是他走得太边缘,进电梯的时候,他跟几个副官和医生都被卫兵毫不客气挡了出来,关心妹妹病情的秦始皇也没有发现,径直坐着电梯上了八楼。

  叶子轩苦笑一声,问了一下所在楼层后,就从安全梯跑了上去,八楼,七号特护病房,叶子轩抵达的时候,走廊和门口拥挤了不少人,叶子轩耗费两分钟,还打着秦始皇的幌子,他才挤到人群的最前端,还没站稳脚跟,就听到一记权威的女子声音:

  “秦司令,叶夫人必须马上截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