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一百五十一章 舍利子手套

天才布衣 第一百五十一章 舍利子手套

  一秒记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截肢?

  气氛一沉,整个病房以及走廊都死寂下来,挤到前端的叶子轩也是一惊,随后凝聚目光扫视房内情况,正见前面宽大病床躺着一个风韵的妇人,一身华贵,一脸精致,昭华逝去,却不曾让她有太多苍老,虽是沉睡,典雅端庄却不减。

  只是风韵妇人此刻却陷入昏迷之中,脸色惨白如纸,她被微微架起的左腿肿胀如球,束缚血液渗透的纱布和胶管,在惨白灯光中绷紧如弦,让人感觉它们随时都会因肿胀崩断,而悬挂的药水却再也无法滴入进去,情况看起来很严重。

  生死关头,病房挤着不少人,显然想要群策群力。

  在病床旁边,不仅站着秦世皇和几个领导,还有几个身穿白大褂的医生,其中一个妙龄女子格外扎眼,一米六八左右的身高,亭亭玉立的往那一站,虽然穿着一件白大褂,但露出嫩藕一般的胳膊和滑润的玉肩,浑圆天成,完美无瑕。

  整个人看上去充满青春活力,又不失性感和成熟。

  只是她此时脸上却是一股子肃穆,流露出来的专注让人感受到她的权威,她也聚焦着所有人目光。

  秦世皇目光死死盯着她:“截肢?花轻舞,你说,叶夫人要截肢?”

  他无法接受这个结果,一脸震怒的吼道:“这不可能!怎么会这样?”

  气氛一沉,医院领导他们额头渗汗,谁都没有想到,花轻舞会抛出这样一个结果,想要表达一些东西,却又不敢卷入进去,毕竟耽误不起叶夫人病情,此时出头的人很容易招惹祸水,而且截肢错了,自有作出决断的花轻舞承担责任。

  面对秦世皇的震怒,花轻舞没有丝毫惧怕,相反挺直修长的身躯,她手中拿着一份化验资料,目光炯炯看着秦世皇开口:“没错,叶夫人必须马上截肢,她中的蛇毒很是奇特,普通血清根本就无法遏制,它发作不快,但难于控制。”

  “至少在没有毒蛇样本之前,无法配制出遏制蛇毒的药物或针水。”

  她连珠带炮的向秦世皇建议:“我观察了叶夫人伤势,还比对了一些化验数据,发现蛇毒正慢慢蔓延,而且它的每一点扩散都会带来肿胀,它就像是硫酸一样慢慢腐蚀叶夫人,现在毒素已经向膝盖靠过去,肿胀也跟着一寸寸变大。”

  “现在只是侵蚀小腿,很快就会侵蚀大腿。”

  在众人竖起耳朵安静聆听时,妙龄女子呼出一口长气:“换句话说,当叶夫人身躯也变得肿胀时,那就表示毒素也侵入到躯干,现在要想保命,最好的法子就是截肢,直接把毒素部分切除,不然它会不可遏制侵蚀心脏,侵蚀脑干。”

  “秦司令,我知道你很难接受,可是如今必须有壮士断臂的悲壮,不然叶夫人怕是熬不到明天早上。”

  秦世皇嘴角牵动了几下,低声喝出一句:“只有截肢吗?只能截肢吗?”他看着沉默下来的医生和专家,恨铁不成钢的骂道:“这么多医生,这么多专家,难道就化解不了这个毒?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平时只知寻欢作乐,关键时刻一点用处都没有。”

  “秦司令,我知道你很愤怒,也清楚你难于接受。”

  花轻舞不在意自己背黑锅,她给出自己的专业意见:“可是此刻责骂他们没有意义,你就是把他们全部枪毙了,也换不来叶夫人一条命,这时你需要的是决定,决定是否截肢,我希望你能早点拿出决心,这样,叶夫人就可以少截一点。”

  话语很残酷,让人很难接受,却没有人去质疑,事关叶夫人生命和腿脚,没有绝对的把握,哪个敢出声异议?

  医院领导神情犹豫了一下,也低着头回应:“秦司令,如今只能如此了,这肿胀不可遏制啊,虽然我们正派人研制解毒药方和针水,可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弄出来,万一耽误了叶夫人截肢的最佳时间,到时就会面临生命危险啊。”

  “截肢虽然残酷,可比丢了性命要好啊。”

  一边是截肢保命,一边是拿命等解药,这是一个艰难的选题。

  秦世皇很是为难,而且他也无法做主,他盯着妙龄女子再度喝问:“花轻舞,你确定只能截肢吗?”

  这不是一个很好回答的问题,也是需要一个承担责任的问题,可妙龄女子却挺直胸膛回应:

  “现在的情况,只能截肢,而且是越快越好,秦司令与其孤掷一注等解药,还不如马上下令截肢!”

  “秦司令,请相信花轻舞的专业。”

  “其实、、、也不一定要截肢的。”

  就在秦世皇要跟京城叶家连线时,一个声音弱弱在病床旁边响起,这个带着希望却跟主流观点完全相反的不和谐声音,顿时惊得整个病房一寂,随后凝聚目光看过去,正见一个小子戴着塑胶手套,在叶夫人是小腿上有模有样的点刺。

  “什么人?哪个科室的?”

  医院领导脸色一板:“叶夫人是你能动的吗?”这时候还捣乱,岂不是要秦司令毙掉自己?

  另一个医生也喊道:“谁的人?赶紧领出去。”他担心是不知天高地厚的实习生。

  秦世皇停下拨打电话出去的手指,挥手制止医院领导他们的喝斥,淡淡抛出一句:“他是我的副官,叶子轩。”

  他不想过多解释叶子轩身边,所以直接用副官带代替:“他懂点医术。”

  听到是秦世皇的副官,医院领导他们顿时闭嘴,虽然觉得懂点医术是个不靠谱的字眼,也不认为叶子轩会比全院精英优秀,但出于给秦世皇面子,也就没有出言讥讽,秦司令说是他的人,出了事就由他自己负责吧,自己也好趁机撇开点责任。

  花轻舞扫过叶子轩一眼,微微眯起美丽眸子:“你是医生?”

  秦世皇也望着叶子轩,希望他有一个漂亮履历,让叶夫人的解毒有点希望。

  “不是。”

  叶子轩手指在叶夫人的伤口滑过:“我自学成才。”

  “靠!”

  花轻舞毫不客气吐出一句:“无照行医?”

  医院领导也目瞪口呆,良久挤出一句:“秦司令,他不是医生啊?”

  接着又补充一句:“小兄弟,这可是叶夫人,你千万不要乱来。”

  秦世皇挥手制止他们出声:“子轩,你有办法不让叶夫人截肢?还能保证她不受生命威胁?”

  叶子轩呼出一口长气,盯着风韵女子的蛇齿伤口出声:“我可以暂时控制毒素蔓延,只要让我赢取一点时间配制出解药,叶夫人就不用截肢,我不敢百分百保证,但还是有九成信心,秦司令如果信得过我的话,就调一队人手给我帮忙。”

  他舔一舔嘴唇:“我能在两小时内,让叶夫人的肿胀消掉大半,还可以让她醒来。”

  他呼出一口长气:“我需要她醒来,问一问当时情况,才能最终化解她的毒素。”

  在其余医生不置可否的目光中,秦世皇眼睛一亮:“当真?”

  叶子轩点点头:“当真。”

  花轻舞挺直身躯喊道:“秦司令,你情愿相信一个自学成才的江湖郎中,也不相信哈佛医学院毕业的花轻舞?”

  她骄傲的捍卫着自己专业:“如果你决定让他治疗,行,我们会尊重你的决定,让他放手一搏,只是我需要提醒你,不截肢保住性命的几率微乎其微,你耽误了最佳截肢时间,叶夫人就性命不保,这是我作为一个医生,很不愿意看到的。”

  秦世皇身躯微微一怔,他清楚花轻舞的专业,目光不由自主望向叶子轩,显然想要多一份信心。

  叶子轩淡淡一笑:“咱们可是过命的交情。”

  “好!”

  秦世皇也是一个果断之人,虽然这一赌要押上妹妹性命,但他想到截肢对妹妹也是生不如死,就决定放手一搏,何况叶子轩在他心里一直是一个靠谱的人,他大手一挥:“我就让你主持大局,你要什么人,要什么药,尽管开口,全部满足。”

  “子轩,只要你保住叶夫人的腿,叶夫人的命,你可以向我开任何一个条件。”

  叶子轩轻轻摇头:“秦司令,你我之间,何须这种俗气?”

  他找人要来纸笔,在上面写了要什么样的医生和药物,随后交给秦世皇去安排,秦世皇赶忙让医院领导全面配合,没有多久,病房就多了五个药剂师和十个药箱,全是最昂贵疗效最好的进口药物,叶子轩又给了他们一个写好的药方,让他们就地配制。

  而他趁着这个空挡,重新走到昏迷叶夫人的身边

  “叶子轩,你最好再想一想,这可是关系叶夫人性命一事。”

  花轻舞一字一句开口:“一旦失手,一旦耽误,你可就是千古罪人。”

  叶子轩耸耸肩膀:“花医生,放心,我能治好叶夫人。”

  “我就不信你有这个能耐。”

  花轻舞嘴角上扬:“如果你能治好叶夫人,我花轻舞拜你为师,治不好,我也不用提条件了,你肯定被枪毙了。”

  叶子轩笑了笑:“一言为定。”

  随后,他就从怀里掏出一个黑色盒子,正是曾经在车祸现场救人薄如蝉翼的手套。

  叶子轩动作轻缓戴上,取来一剂配制好的药粉撒在掌心。

  花轻舞撇撇嘴:“这是什么医术?我怎么从来没见过,还不如跳大神来的神秘。”

  叶子轩淡淡开口:“井底之蛙,等着叫师父。”

  下一秒,叶子轩就把戴着手套的手,缓缓落在叶夫人的小腿。

  掌心吐力,药粉融化,随着手套挪动留下痕迹。

  花轻舞开始不以为然,跟很多人一样觉得装神弄鬼,但她眼睛很快变得僵直。

  肿胀如退潮的海水一样,不知不觉的消散下去,而伤口缓缓流淌出一丝青色液体。

  握着电话从门口回来的秦世皇,脸上也涌现一丝震惊,只是他震惊的不是叶夫人肿胀消散,而是叶子轩带着的手套。

  那一副舍利子手套。

  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