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一百五十二章 暗藏玄机
readx();    一秒记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一百五十二章暗藏玄机

    华海,雷雨交加。

    叶子轩怎会有这一只手套?他是从哪里得到的?秦世皇的目光在舍利子手套停留了三秒,震惊也足足凝固了三秒,但他很快收敛心神恢复如水平静,没有再去思虑舍利子手套来历,踏前一步向聚精会神的花轻舞问道:“情况怎样?”

    “这小子有点邪门。”

    花轻舞看着慢慢消减和流淌青色液体的伤口,又看看满头大汗的叶子轩回道:“叶夫人的肿胀在消减,伤口也不知道流出什么东西,表面上看,情况确实有好转,肿胀没向膝盖靠近,脸色也不继续苍白,但具体情况要检查才清楚。”

    她对于没有绝对把握的事情,总是不会说的太死,而且叶夫人没有彻底脱离危险之前,一切美好现象都可能是回光返照,搞不好叶子轩就是那个用木板专治驼背的垩江湖骗子,所以低声反问一句:“秦司令,你这副官究竟哪来的啊?”

    “情况在好转?真的?”

    秦世皇没有回应花轻舞的话,只是关注妹妹的伤情,凝聚目光细细观察妹妹一番,发现确实如花轻舞所说,妹妹的态势看起来好了不少,至少肿胀得到了一定遏制,脸颊也多了点血色,他刚毅的脸上流露出知道病情来的第一抹轻松:

    “这小子,没让我失望啊。”

    旁边的医院领垩导也小心翼翼挤出一句:“秦司令,看样子叶子轩确实有点道行啊,我们想尽办法遏制肿胀蔓延,结果都没有成功,他就这样推拿几下,肿胀就消去不少,虽然不知道其中手法和原理,但能做到这一点比我们都强啊。”

    “可惜小神医让我们拔掉叶夫人身上所有仪器,方便他对叶夫人的病情控制,不然就可以看看身体各项指数变化。”

    他毫不吝啬的赞扬着叶子轩,想要以此来讨得秦世皇欢心,弥补自己办事不力的后果。

    “算你有点自知之明。”

    秦世皇对医院领垩导重重哼了一声:“你们也确实该反省反省了,这些年来只知道吃喝玩乐,医学研究没一点成绩,此次事了,必须召开大会好好总结,同时给我裁掉一成关系户领垩导,用他们空出来的工资奖励有想法有能力的医师。”

    “别想着忽悠我,到时我会亲自检查结果。”

    医院领垩导额头渗出冷汗:“是,是。”

    秦世皇大手一挥:“今晚,你们一切都听叶子轩的吩咐,他要什么,给什么,就算要你的耳朵做药引,你也给我割下给他!”在医院领垩导心惊胆战时,秦世皇又补充一句:“但是,没有他指令,你们也不要做多余的事,安分呆着。”

    “我担心叶夫人本来没有那么严重的病情,被你们这些庸医乱搞一通变得不可收拾。”

    他想到差点把妹妹一条腿截掉,心里就一阵后怕,也多了一丝恼怒。

    医院领垩导嘴巴张启两下,想要喊叫不是自己判定截肢的,但最终又硬生生吞了回去,此时反驳不是明智之举。

    “秦司令,是我说要截肢的,别为难他们了。”

    花轻舞落落大方承认错误:“不过事情重新来一次,我依然会作出截肢的决定,第一,当时情况确实不乐观,两者权衡取其轻,第二,叶子轩这种解毒手法很诡异,相信世界上没几个人会,他的出现,是特殊因素,是叶夫人运气。”

    秦世皇呼出一口长气,目光又落在叶子轩的手套,这确实是特殊因素。

    “秦司令,他真是你副官?”

    花轻舞又问出一句:“怎么看起来你好像挺器重他的?他好像也不会惧怕你,而且一个副官有这医术?。”

    秦世皇瞪了花轻舞一眼:“你也不怕我,怎么说?副官就不能学点医术?什么逻辑!”

    花轻舞摇摇头:“你们肯定有一腿。”

    秦世皇差点就一脚把她踹飞,想想对方是女人就算了。

    此时,叶子轩淡淡开口:“徒儿,给师父擦擦汗。”

    虽然叶子轩动作看似简单,就是在叶夫人小腿上轻轻推拿,偶尔放点药剂融入,或用手指点刺,可是从他挤牙膏一样艰难的神情可以判断,这推拿蕴含的力道和玄妙耗费他不少精力,事实也如此,二十三度的病房没有阻止他的汗水。

    医院领垩导和花轻舞微微一怔,一时没有反应过来,随即秦世皇向花轻舞偏头:“叫你呢。”

    花轻舞神情有些尴尬,显然想起两人有过的赌约,她想要反驳叶夫人还没有度过危险呢,但看到满头大汗的叶子轩,最终还是忍住小性子,取出吸汗巾为叶子轩擦拭,近距离看着男人专注神情,还有一丝玩世不恭,花轻舞眼皮微跳。

    这个男人有点邪魅。

    花轻舞对叶子轩作出一个判断,同时又有点难堪,她虽然早已经成年,却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感受男人气息,也是第一次这样触碰男人的身体,不知道为什么,当手指触碰到叶子轩脖子或胸膛肌肤的时候,花轻舞感觉自己心跳加速。

    “谢谢。”

    叶子轩笑着抛出一句:“改天为师请你吃饭,顺便替你打通任督二脉。”

    花轻舞俏脸一冷,想要一掌扇飞登徒子,却最终只是白了一眼,风情万种。

    此时推拿已经进入尾声,叶子轩呼出一口长气,把双手从叶夫人小腿上移开,又把手套消毒一番放入小盒子,随后向医院领垩导要过一些仪器,最后他犹豫着要了一盒银针,在苍狼身上针灸带来的奇效,叶子轩也想用在叶夫人的腿上。

    在叶子轩摸着叶夫人手腕把脉时,外面二十多名待命的医生议论纷纷。

    “拿针?还要银针?”

    “莫非他以为银针可以解毒?这可是二十一世纪啊。”

    “真是异想天开!”

    “院长啊,这下子会不会给咱们带来灭顶之灾啊。”

    “对啊,他一个江湖郎中,没有行医执照,万一出了什么问题,到时可怎么办啊?”

    一些没挤入挤进来的领垩导也在想:“无论如何,我得为秦司令着想,秦司令被他蒙蔽了,我可不能视之不理!”

    “全部闭嘴。”

    听到医生在外面非议叶子轩,原本脸色就不太好看的秦世皇哼了一声,这些尸位素餐的家伙向来只会考虑自己,于是走到门口对他们吼出一声,二十多人马上闭嘴,还挪移脚步远离病房,如不是领垩导让他们待命,怕是早就撒腿跑了。

    叶子轩没有在意他们议论,心平气和正给叶夫人把脉,然后又看了看叶夫人的伤口。

    最后,还用听诊器听了听叶夫人胸腔里的声音。

    这让花轻舞很是奇怪:“你不是中医吗?怎么也用听诊器?”

    “谁说我是中医了?”

    叶子轩瞄了一眼足够制服诱惑的女人,漫不经心的抛出一句话:“不管黑猫还是白猫,能抓住老鼠就是好猫!现代医学,也就是传统意义的西医也在用板蓝根、蒲地蓝之类的药,中医自然也可以用听诊器了,一切都是为了病人嘛!”

    这一句话,让花轻舞对叶子轩的印象改观不少,懂医术的人很容易死守自己阵地,她见过太多固步自封的中医,也见过很多鄙视中医的西医,也有一些打着中西医结合幌子的名医,但像叶子轩不偏不倚说出一番道理的还是屈指可数。

    叶子轩简单检查完后,就取出银针开始针灸,一根一根刺入叶夫人的左腿,执针的手很稳,一点都不抖动,在这种针灸过程中,哪怕细微的抖动都有可能对疗效造成影响,他下针稳准快,很快,银针就在叶夫人膝盖下面形成保护墙。

    花轻舞的眼睛亮起,对眼前男人又多一丝好奇,她懂得针灸,也见过不少针灸大师,但比起叶子轩都差点火候。

    她轻声问出一句:“你这针灸有十年功夫吧?”

    叶子轩诚实告知:“这好像是第三次施针。”

    花轻舞闻言差点摔倒,这小子还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啊。

    秦世皇此时也绷紧了神经,虽然对叶子轩有信心,可是见到他用银针刺入小腿,秦世皇还是有点紧张。

    他对妹妹的宠爱由此可见一斑。

    从叶子轩拿针出银针开始,他就目不转睛的盯着叶子轩的手。

    但到后面,他却有一种眼花缭乱的感觉,看叶子轩在伤腿上扎针,竟然给他一种视觉享受。

    这小子还真是让人匪夷所思。

    秦世皇流露一丝赞意,随后又黯淡了两分,他又想起了那一副舍利子手套。

    “唔!”

    当叶子轩落下最后一针时,叶夫人忽然发出一声痛叫,咳嗽着睁开了美丽眸子、、、

    花轻舞他们齐齐欢呼:“叶夫人!”

    “醒了。”

    叶子轩扯开一个领子,随后向花轻舞抛出一句:“我去休息一下,剩下手尾给徒儿你处理,消毒伤口,化验液体,给叶夫人吃点东西,只要不动银针,毒素就不会蔓延过膝盖,肿胀也不会肆意腾升,徒儿,好好干垩,你会有前途的。”

    花轻舞白了叶子轩一眼,却没有跟他斗嘴,只是第一时间去检查叶夫人情况。

    “秦司令!”

    在秦世皇脸上涌现高兴要去探视妹妹时,叶子轩一把拉住他的胳膊,径直来到外面偶尔飘飞雨水的走廊上,把一干医生全部驱赶出去,秦世皇看到叶子轩这副态势,眼睛掠过一抹锐利:“子轩,你叫我出来,是不是有要事跟我说?”

    叶子轩淡淡开口:“这蛇有玄机。”

    秦世皇眼神一冷:“你是说,有人要毒杀叶夫人?”

    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