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一百五十三章 叶家夫人

天才布衣 第一百五十三章 叶家夫人

  一秒记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秦世皇确实是一个老江湖。

  叶子轩只是告知这蛇存有玄机,他马上就反应到有人要对叶夫人下杀手,还目光炯炯看着叶子轩等待确认,叶子轩呼出一口长气,他清楚秦世皇的性格,王者一怒,血流成河,于是一握他的胳膊开口:“我现在无法给你具体答案。”

  “因为我还需要确认。”

  在秦世皇皱起眉头时,叶子轩声线平缓而出:“不过我可以肯定的是,这蛇毒不像是华海本地蛇类具备,换句话说,咬叶夫人的蛇不该在华海出现,当然,也可能这蛇打了鸡血,跟香港后棱蛇翻山越岭跑去广东白云山打酱油一样。”

  “我现在只能判断它不是华海本地蛇类,具体是何方神圣需要找到它才知道。”

  叶子轩做事向来小心:“也只有把它拿下,看看它的归属,我才能给你最后的答案。”

  秦世皇若有所思的开口:“可是毒蛇咬了小妹后就跑掉,现场早不见它的踪迹,去哪里找它出来?”

  “没事。”

  叶子轩呼出一口长气,手指一点外面风雨:“华海环境对于咬人的毒蛇来说,暂时还是很陌生很不适应,此刻又是风雨交加,如果我估计不错的话,咬人的毒蛇还在花园里,估计藏在某个角落养精蓄锐,你派人在外围喷点硫磺胶。”

  “不给毒蛇溜出花园的机会,等天亮了,我亲自去把它找出来。”

  听到叶子轩这几句话,秦世皇眼睛微微一亮,似乎看到了希望,随即大手一挥开口:“何必等到明天?我现在就调重兵把过客居围个水泄不通,让人把整个花园翻一遍,一寸一寸的翻,只要它还藏在花园,我就一定能够找它出来。”

  “秦司令,听我的,今晚不要大动干戈,这不仅会打草惊蛇,还会惊动真正的蛇。”

  叶子轩一语双关的开口:“秦司令难道不想找到大蛇吗?”

  秦世皇瞬间领悟其中意思,嘴角勾起一丝笑意:

  “好,我听你的,今晚不去打草惊蛇,我只派几个亲信秘密喷洒硫磺胶。”

  叶子轩点点头:“谢谢秦司令。”

  “哈哈哈,应该是我谢谢你,叶子轩,你真是本司令的福星,化解一个又一个危难。”

  秦世皇一脸赞许:“现在天王老子要打你主意,都要先问一问本司令手中的枪。”

  “秦司令,叶子轩,叶夫人想要见见你们。”

  这时,花轻舞走出特护病房,把几名医院领垩导驱赶出去后,向叶子轩和秦世皇抛出一句:“我刚刚对叶夫人检查了一遍,身体各项指数恢复了不少,毒素虽然还存在,但没有今晚开始时那样凶猛,也就是说,毒素暂时得到了遏制。”

  “从化验结果来看,叶夫人至少赢得二十四个小时。”

  她目光复杂望向叶子轩:“你赢了一半。”

  叶子轩悠悠一笑:“我一定会赢完另一半的,徒儿,先叫几声师父来听听。”

  花轻舞不置可否的哼道:“等叶夫人彻底脱离危险再说吧。”

  或许是危机化解些许,举步走入房中的三人都多了一丝轻松,此时,特护病房除了观察仪器的两名护士之外,再也没有其余医护人员的影子,秦世皇手指轻轻一挥,让这两名护士也离开,显然毒蛇蕴含玄机的意外让他变得小心起来。

  花轻舞眼里划过一丝诧异,但看了秦世皇一眼却没多问,转而向微微闭眼的叶夫人开口:

  “叶夫人,秦司令和叶子轩来了。”

  这时,秦世皇口袋微微震动,他摸出手机又退了出去。

  叶子轩则把注意力落在叶夫人身上。

  虽然只是漫不经心的睁开眼睛,但却让叶夫人整个人变得灵动起来,那修长高挑的身形,如空山灵雨般秀丽的轮廓,不沾一丝人间凡俗的气质,让等候的叶子轩一时之间屏住气息,他救治时观察过的神韵,被睁开眼的丽人全部推翻。

  叶子轩看着叶夫人那张令人难以相信的清丽脸容,感受着她那高贵凛然且不可侵犯的气质,特别是对方微微侧头望向他的眼睛,让叶子轩精神生出了恍惚,并不是因为那一刻美丽眸子的魅力,而是因为叶夫人眼中流露出的刹那忧郁。

  那份忧郁,有着一份来自心灵深处近乎绝望的孤寂和忧伤。

  这是一个苦命却坚强的女子。

  在叶子轩看着叶夫人的时候,侧转过来的叶夫人也顺势瞥了一眼叶子轩,正见他目光清澈的看着自己,灿烂如星的眼眸有一种儒雅温润的范,还有那似笑非笑的嘴角就如内心深处某个梦境般,竟让她那颗自认沧桑的心掠过一抹涟漪。

  这抹涟漪跟情爱无关,只是让她想起当年跟丈夫第一次相见时的时光。

  样貌不同,气质却有几分相似。

  一瞥之下竟然再无法挪动,双目相视,时光仿佛在这一刻忽然停止转动。

  在花轻舞的眼中,叶夫人见到叶子轩后,突然间变的更加明亮起来,也多了一丝生机和朝气。

  但这种美丽就如昙花一现,随着叶夫人眼中升起的一丝忧郁之色,刚刚腾升的亮丽很快就消失不见。

  叶夫人心里一颤:怎么会见到叶子轩而起涟漪呢?

  念头转动后,她的眼神又恢复成一潭秋水,水光潋滟下深藏着难言的情感。

  “脱俗超凡,阳光清澈。”

  叶夫人笑容恬淡安宁:“果垩然是一个少年英雄啊。”

  毫无疑问,这一句是赞叶子轩的话了。

  叶子轩恢复心智,随即笑着回应:“叶夫人过奖了,我就是一个想要混口好饭吃的小子,没有野心,没有目标,今天能够暂时迟缓夫人毒素发作,除了恰好懂得一些解毒之术外,更多是老天眷顾的使然,跟什么英雄扯不上关系啊。”

  花轻舞抛出一句:“别谦虚了,这会显得你狂妄,因为你无形中踩踏了我们。”

  叶夫人幽幽一笑:“花医生说的没错,是你的功劳就是你的功劳,没必要遮遮掩掩。”

  “只要光明磊落,堂堂正正,他人言语又何须在意?”

  叶子轩摸摸脑袋:“夫人教训的是。”

  叶夫人轻轻咳嗽一声,脸上绽放一丝玩味:“你言重了,我怎么会教训你呢?你保住我的腿,还有可能护住我的命,我感激你还来不及呢,我让花医生叫你进来,就是想要亲口对你说一声谢谢,保腿之恩,还是需要当场表示心意。”

  她向花轻舞侧头,后者马上从桌上拿起一张早就开好的支票,笑容明媚递到叶子轩手里:

  “未来师父,记得请吃饭。”

  一千万?

  好大的手笔!叶子轩摆摆手:“叶夫人真不用客气,这是子轩份内之事,换成其余医生,见到夫人这种症状,还有点能力,也一定会毫不犹豫出手,再说了,我也算是还秦司令一个人情,他刚刚帮了我一个大忙,这钱,真不能收。”

  叶子轩态度很是坚决。

  叶夫人看着叶子轩把支票递回来,脸上闪过一丝赞许,她从花轻舞口中知道,叶子轩就是一个小小副官,见到一千万应该会欣喜若狂,谁知却不为所动,她当然不会认为,叶子轩是为了在秦世皇面前表现,副官表现再好也赚不到一千万。

  她笑着劝道:“这是你应得的酬金,你何必抗拒呢?”

  花轻舞也适时捣乱:“是啊,过了这村没那店。”

  叶子轩摇摇头:“不能收”

  叶夫人玩笑出声:“你觉得我的腿不值一千万?”

  叶子轩再度摆手:“叶夫人,我不是这个意思。”

  “好了,不为难你了。”

  风韵女子扬起一丝笑意:“这支票,我会放在秦司令那里,哪天你需要了,或者要成就大垩事,你就找他要。”

  叶子轩点点头:“好,谢谢夫人。”

  风韵女子轻轻挥手叶子轩坐下来,看着眼前清秀的小子,眼神多了一抹柔和,又想起自己希望渺茫的孩子,如果他还活着,只怕跟叶子轩差不多大了,就在她微微伤感时,叶子轩轻声问出一句:“叶夫人,我想要问问,咬你那条蛇的形貌。”

  “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如果记得,还请你跟我描述一下。”

  叶夫人美丽眸子一眯:“你觉得这蛇有古怪?”

  秦世皇从外面走入了进来,环视四周一眼,见到没有外人就叹息一声:“小妹,你就把详细情况跟子轩说一说。”

  “他需要抓住那条蛇,研制一番给你解毒。”

  显然,他还不想让妹妹知道另有乾坤。

  “全身灰色,跟座垫差不多颜色,拇指大小,大概二十厘米,行动无声,咬人不痛。”

  叶夫人把记忆中的毒蛇印象告诉叶子轩:“它逃窜速度很快,嗖一声就消失。”

  叶子轩点点头:“谢谢叶夫人。”

  接着爽朗一笑:“我今天任务完成了,叶夫人,我先回去休息了,明天还有要事处理。”

  “大哥,你们有事不能瞒着我。”

  在叶子轩准备起身离开时,叶夫人伸手一把拉住他,随后目光平和看着秦世皇,眼睛如水清澈:“咱们曾经说过,不能有秘密,子轩问蛇的形貌,肯定不是解毒这么简单,不然见到我毒素控制,你脸上怎会不见欣喜,反而流露一股凝重?”

  她显然也是一个细心的人。

  花轻舞微微讶然,似乎没想到还有隐情。

  “你啊你,就喜欢追根究底。”

  秦世皇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告诉妹妹:“子轩猜测咬你的毒蛇不是本地蛇类,简单点说,存在幕后黑手袭杀你的可能,具体情况,要等子轩找到毒蛇才知道,我不想告诉你,是不想你担心,毕竟你有伤在身,此时更需要静心养伤。”

  叶子轩叹息一声:“夫人不必揪心,这只是我的猜测,未必真实,也可能是我判断错误。”

  叶夫人对叶子轩有着说不出的信任:“虽然你我只是第一次见,但我感觉得出,你是一个少年老成的人,不会无的放矢,你猜测有人要害我,多少有七成把握,叶子轩,谢谢你,”随即又望向秦世皇:“哥,你不用担心我,我不会胡思乱想的。”

  “有你保护,我安心的很。”

  “如果是我的敌人迁怒于你,或者你商业上的对手,我自然不会放在眼里。”

  “我随时会把他们揪出来沉了黄浦江。”

  秦世皇轻轻哼了一下:“就怕是叶家几个、、”说到这里,他忽然发现自己说得有点多了,于是马上把话吞了回去:“在没有化解毒素和伤口痊愈之前,你就老老实实呆在医院里,不要再去静安寺了,花轻舞,你给我贴身照顾好叶夫人。”

  花轻舞点点头:“秦司令放心,我一定照顾好叶夫人。”

  “叶兄弟,谢谢你。”

  叶夫人显然也不想在外人面前讨论谁要袭杀自己,转而把目光落在文静幽雅让叶子轩脸上:“你真是一个好孩子,年少,老道,又不乏锐气,长得还这么斯文,如果我的孩子没有失踪,他也是你这个相似年纪了,只是不知会什么样子。”

  秦世皇止不住皱眉:“小妹,你又来了?”

  或许是刚从生死关头走了一遭,叶夫人变得伤感些许:“哥,你说,我是不是真的找不回他了?”

  “叶夫人,别失望,别伤心,一切随缘。”

  叶子轩轻声开口:“他来了,缘聚,他走了,缘散,你找他,缘起;你不找他了,缘灭。走过的路,见过的人,各有其因,各有其缘,每一寸土地,你都在上面生过死过,每一个众生,都做过你的父母,心存希望,感恩苍生,缘聚自能相见。”

  叶夫人听到这一段话,却如一颗猛然拭去尘土的珠玉,在灯光的照射下光彩炫目:

  “叶子轩!”

  她瞬间发现,这个年轻人像是阳光一样照暖了心里,也彻底留下不可磨灭的影子。

  叶子轩笑着回头:“夫人,明天见!”

  秦始皇扫过他一眼,眼神很是玩味,装叉成功!

  看着叶子轩的背影,又看看坐直身子的叶夫人,花轻舞微微恍惚,她忽然发现,两人的神韵有三分相似。

  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