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一百五十四章 事变横生

天才布衣 第一百五十四章 事变横生

  清晨,一辆吉普车缓缓驶向过客居。

  坐在副驾驶座上的叶子轩一边吃着汉堡包,一边卷缩着身体躲避窗外渗入的寒意,他看着旁边踩着油门把车子开得飞快的制服女人:“徒儿,秦司令不是让你全天候贴身保护叶夫人吗?你怎么跑出来了?还亲自接我去过客找毒蛇?”

  “秦司令没告诉你吗?”

  花轻舞白了叶子轩一眼:“叶夫人被毒蛇咬伤,至今还没有彻底脱离危险,还可能蕴含人为杀机,秦司令再自大也不敢压制此事,所以昨晚就跟叶老通了电话,叶家连夜派了一队可靠人马过来,凌晨四点接手叶夫人的治疗和安垩全。”

  “叶家给予叶夫人最高等级的保护,如非早上风雨变大,他们怕是已经带着叶夫人回京治疗。”

  她按了一下喇叭,前方一辆红色出租车开得很慢,虽然风雨有点大,但对方却好像不认识路,又没有导航一样。

  喇叭按下,前方出租车速度快了很多,花轻舞接着刚才的话题:

  “我就是一个小医生,性格古怪,还差点让叶夫人截肢的医生,他们哪会让我留在原地?”

  叶子轩闻言流露一丝讶然:“昨晚那么大的风雨,叶家还敢派专机过来,叶老对叶夫人还是挺看重的啊。”

  花轻舞嘴角翘起,带着一丝崇拜:“那当然,虽然叶夫人是一个女人,可她的刚强和才智从不会逊色任何男人,她不仅深得叶老器重,在叶家有超然地位,还在国外打拼出自己的王国,她放在福尔斯财富榜上,能秒杀九成九的人。”

  “这样长脸的儿媳妇,叶老岂会不重视?”

  话题打开,她就毫不避忌把传闻也说出来:“听说叶老还准备把叶氏管辖的几个大型军企,交给叶夫人来打理,那些军企全都是类似宝钢这样的庞然大物,叶夫人一旦接手,她不仅在叶家有话语权,就是华垩国核心层也有一席之地。”

  叶子轩咽入一口牛奶:“想不到叶夫人这么炙手可热,徒儿,你好像很崇拜她啊?”

  花轻舞娇哼一声:“当然,叶夫人一直是我的偶像,我也从来不掩饰自己对她的崇拜和尊敬,哪怕此生不太可能有机会触碰她的位置,我也会努力向她靠拢。”她还挥舞了一下小拳头:“轻舞,努力吧,你一定会是第二个秦夕颜。”

  叶子轩毫不客气的打击:“你就一个医生,还是经常下猛药的医生,没有根基没有背景,你拿什么靠拢叶夫人?”在花轻舞俏脸一冷时,叶子轩用肘部顶一顶花轻舞胳膊:“我告诉你,要想达到叶夫人的高度,只有一条途径可试。”

  花轻舞一边盯着前方路况,一边不置可否问道:“什么途径?”

  她又看到那辆出租车龟速下来,一脚油门过去,擦肩而过,她顺势瞄了对方一眼,一个印度司机。

  她有点郁闷:印国人也来开出租车?

  念头转动之间,出租车又诡异超车过去。

  “拜我为师,正儿八经的做我徒儿。”

  叶子轩把嘴里的汉堡包咽了下去,他像是一个拉皮条的蛊惑女人:“你就不要在驻军医院混了,我看那些老头老太太对你很是排挤,虽然有秦司令给你撑腰,但他们不给你机会,你依然难于有作为,你辞职过来跟我学医,跟你混。”

  “看过古惑仔没有?就是跟我一起打天下。”

  “咳咳!”

  花轻舞闻言右脚一抖,油门踩尽飙了出去,随后又赶紧松掉些许,侧头看了叶子轩一眼:“叶子轩,我是一个言出必行的人,你治好叶夫人的腿,我立马叫你师父,绝对不会耍赖,不过跟你学医还是免了,总感觉你的医术不靠谱。”

  “我还是自己慢慢成长好点,不需要你这个名医指点。”

  前方十字路口那辆红色出租车停下来,转了半个圈也往过客居方向驶去,花轻舞继续刚才话题:“跟你混更是异想天开,都什么年代了,还一起打天下?你电视看多了吧?红旗飘飘,哪里还有什么江湖?也不知道司令怎会看上你。”

  “徒儿啊,你没听人说过吗?”

  叶子轩苦口婆心的劝告:“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你看我,连叶夫人一千万的支票都不要,这份魄力,这份定力,你不觉得我是一个很有前途的人吗?你跟着我一起打天下,迟早会出人头地,不怕告诉你,我麾下已经有数千兄弟。”

  “个个一等一人才,选你进来,是觉得你有理想有热血、、、喂、、喂、、”

  叶子轩见到花轻舞戴上耳塞,只好苦笑着收住话题,他现在越发感觉开国领垩袖他们的牛叉,二十八人发展到八千万,这思想灌输能力实在让叶子轩佩服的五体投地,他连一个花轻舞都难于搞定,思想这东西,还真是一门高深学问啊。

  他把手中的早餐一一吃完,又扫过缓缓开在前面的出租车,随后伸手把花轻舞的耳塞摘了下来,接着一歪头问道:“叶家已经接手叶夫人的治疗,相信他们也有一定把握,不然也不会治疗中途,把你这个全程跟进的名医驱赶出来。”

  叶子轩看着天空苦笑:“他们有信心搞定叶夫人的伤势,咱们今天就没必要这么早出来干活,既然不用顾虑叶夫人的毒素发作,早点晚点抓毒蛇都一样,反正它不会过快跑掉,徒儿,你应该连夜告诉我,这样,我就可以多睡一会。”

  “看叶家态势,他们对叶夫人伤势多少有些把握。”

  花轻舞见叶子轩不再给自己洗脑,露出一丝得胜神情回道:“只是秦司令不希望有变数出生,于他来说,向叶老汇报是迫不得已的事,但不代表他对这批队伍有绝对信心,他更希望你在叶家离开华海前,把叶夫人腿上的毒素化解。”

  “所以才会让我早早去接你。”

  花轻舞把秦世皇意图道出来:“他希望叶夫人平安无事回京,也希望她带着毒蛇真垩相回去。”她神情犹豫了一下:“就如你刚才所说的,叶夫人炙手可热,商业对手想要击败她崛起,叶家内部想要遏制她冒头,她的处境很是危险。”

  “多一点心中有数,就多一点安垩全。”

  她淡淡开口:“咱们跟叶夫人有缘,那就尽力帮她一把。”

  叶子轩想到叶夫人忧郁的眼神,心里莫名一柔:“放心,我一定给她答案。”

  十五分钟后,吉普车横在一处侧靠山陵的小花园,占地面积不大,只有三千多平方,但构建很是别致,有假山,有流水,有树,有桥,叶子轩和花轻舞抵达的时候,门口已经站着一名军官迎接,四周还有二十余人站在硫磺胶上警戒。

  “叶少,花医生,早上好。”

  年轻青官迎接了上来:“我叫秦剑心,秦司令的副官,今天专门接待你们。”

  叶子轩点点头:“秦副官辛苦了,有没有发现毒蛇的痕迹?”

  在花轻舞拿出手套戴上时,秦剑心身躯笔挺地回道:“没有,一点动静都没有,接到秦司令的电话后,我们就在外围喷洒了三道硫磺胶,还安排人手设置监控盯着外围,不给毒蛇跑出去的机会,如果它还在花园,昨晚肯定没溜掉。”

  “叶子轩,你确认它还在花园?”

  花轻舞问出一句:“说不定咬完叶夫人就跑出去了。”

  “你当毒蛇是人啊?有赶紧跑路的思想?”

  叶子轩拍拍她的肩膀:“再说了,风大雨大,它跑去哪里啊?”

  “那就动手找吧。”

  花轻舞扬起精致的俏脸:“只是花园这么大,怎么找?”

  叶子轩环视四周一眼,眼睛瞄到侧边山丘好像有人影晃过,但凝聚目光穿透雨水望过去,他又什么都没发现,看看山丘,再看看花园,叶子轩找不出什么联系,于是散去关注山丘的念头,转而向秦剑心开口:“带我去叶夫人被咬的地方。”

  “再拿几把钳子和一个玻璃罐。”

  秦剑心很快把两人领到主建筑前方,指着一块潮湿的青石地砖开口:“昨天车子就是停在这里,叶夫人是从左侧后门下车的,车门刚刚打开,她左脚落地,右脚刚要离开,就被毒蛇狠狠咬了一口,夫人身子晃一下时,蛇窜了出去。”

  他指着前方草地和桂花树:“就是那个方向。”

  手下也把工具和玻璃罐拿了过来。

  叶子轩轻轻点头,随后撑着伞向桂花树走去,花轻舞也跟了上去,目光好奇环视四周环境:“草地平整不见缝隙,也足于藏匿,桂花树虽然足够高大,可这个季节只有光秃秃的树桠,整个环境一目了然,它不太可能藏匿这里吧?”

  秦剑心也附和一句:“我们事发时也在这里找过,没有见到它的踪影。”

  叶子轩没有说话,只是踩一踩草坪,接着又绕着大腿粗的桂花树转圈,仔细观察了桂花树上下及树干、根部,没看出什么来,不过他没有就此放弃,拿过一把专门剪草的钳子,拨开树底的杂草,杂草剪光之后,众人赫然见到了一个小小的洞口。

  洞口五六厘米左右。

  花轻舞脸上涌现一丝欣喜:“莫非藏在这里?”

  她伸手拿过一把钳子就戳向小洞。

  “嗖!”

  就在这时,叶子轩耳朵忽然微微抖动,一记微不可闻的口哨落入了他的耳朵,接着洞口极速划过一道弧线。

  一蛇飞出!

  一条灰色小蛇从洞口爆射而出,面目狰狞直取花轻舞的咽喉。

  花轻舞根本来不及反应,只能眼睁睁看着毒蛇射来,千钧一发之际,一垩手轻飘而来。

  “扑!”

  叶子轩一把捏住毒蛇脖颈,锋利蛇齿距离花轻舞只有毫厘。

  花轻舞的汗珠,当场滴落下来。

  她弱弱叫了一声:“师父、、”

  叶子轩没有理会她,把毒蛇往秦剑心打开的玻璃罐一扔,随后转身向山丘跑了过去,还厉声吼道:

  “封锁山丘!封锁山丘!”

  山丘一道身影弹起,惊弓之鸟向远处逃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