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一百五十六章 叶狂人
    一秒记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一百五十六章叶狂人

    叶子轩的出声很破坏和谐。

    至少在其余人听来很是刺耳,秦剑心和花轻舞没有想到他会阻拦对方带走人,儒雅男子他们更是没想到叶子轩傻乎乎冒出来,在花轻舞下意识一拉叶子轩时,秦剑心低声抛出一句:“叶少,这是叶家的人,他们是来保护叶夫人的。”

    花轻舞也低声一句:“是啊,没必要起冲突。”

    叶子轩一抹脸上的雨水,笑容恬淡望着四名白衣男子:“他们保护叶夫人,我没有意见,他们给叶夫人治疗,我也没有意见,可你们不能抢我的人啊,这神油哥是打伤的,他也愿意向我归降,你们这样出来摘果子,好像不垩厚道吧?”

    “想要借他一用,也该问一问我吧?”

    印国男子也连连点头:“对,对,我是他的人,我归降他。”

    “啪!”

    一名白衣男子直接出手,把印国男子当场打晕。

    叶子轩目光如水清澈:“打晕还给我?谢谢。”

    三名身材魁梧的白衣男子脸色一寒,正要喝斥什么却被儒雅男子伸手制止,他目光戏谑的看了叶子轩一眼,似乎有点不可思议后者的不长眼,为了刷点存在感,连叶家都敢叫板,随后一笑:“好,跟你说一声,这人,我们借走了。”

    叶子轩果断回道:“不借!”

    正要继续转身离去的儒雅男子他们停下脚步,目光齐齐盯着让他们不耐烦的叶子轩。

    儒雅男子很平静的开口:“你说什么?”

    语气平和,字眼却很不友善。

    花轻舞和秦剑心也向叶子轩摇头,示意他不要跟这些人对抗,叶子轩却像是没看到,淡淡开口:“我已经说了不借,你们该尊重我的意见把人还给我,如你们非要带走他的话,那就拿出相应的法律文件或身份,光明正大把他带走。”

    “这样把他带走,我不同意。”

    虽然不清楚印国男子知不知道背后黑手是谁,但叶子轩觉得总是要亲口问一问,或许可以给秦司令和叶夫人问出一些不为人知的东西,而印国男子到了白衣男子他们手里,叶夫人要想知道真垩相就存在变数,谁知他们会不会大打折扣,甚至干脆隐瞒。

    花轻舞在车上的那一番话,让叶子轩对叶家人也不是很信任,当然,某种程度来说,这是叶家自己的事,可不知道为什么,他对叶夫人有一种特别的同情,似乎是她苦命的遭遇,也似乎是她孤寂的绝望,让叶子轩不由自主想要帮忙。

    念头转动之间,叶子轩转到他们的去路,像是一尊雕石堵住。

    花轻舞喃喃自语:“这小子还真有几分硬气啊。”

    秦剑心却一脸苦楚,四处打电话找秦司令,他可不想见到冲突发生,一边是司令器重的叶子轩,一边是牛哄哄的叶家人,任何一方发生意外,他都难免吃不了兜着走,他想要劝告叶子轩,可想到后者悍然面对江大春等人又散去念头。

    他只能尽快搬出秦司令解决难题。

    “小子,叶家办事,岂容得你叽叽歪歪?”

    这时,一名头上长有白瘌痢的男子,眼睛一瞪喝道:“赶紧滚蛋!”

    儒雅男子偏头望向秦剑心:“秦副官,这人是谁?”

    秦剑心打了一个激灵,赶忙出声回应:“这是叶少,叶夫人的脚就是他治疗的,今天抓蛇引出敌人也是他的功劳,他还是秦司令的贵宾。”他一边向白衣男子介绍叶子轩的来历,一边摸出电话给秦世皇电话,他可不想两方大打出手。

    “就是要截叶夫人小腿的庸医?”

    白瘌痢男子恍然大悟点头,冷笑一声:“小子,你该庆幸昨晚没对叶夫人截肢,不然你现在早就被我们抓去活埋了,学点皮毛医术也敢出来招摇撞骗,真是不知死活,赶紧滚蛋,再敢阻拦我们带走犯人,小心我们旧账新账一起算。”

    花轻舞脸颊止不住一烫,知道对方把截肢一事扣在叶子轩头上,她想要出声解释,可叶子轩没有给她和秦剑心机会,抹掉脸上的雨水淡淡开口:“截肢有截肢的特殊情况,换成你们在昨晚出现,也一样会对叶夫人作出截肢的诊断。”

    花轻舞脸上流露一丝感激,似乎没想到叶子轩如此维护自己。

    在白衣男子戏谑一笑时,叶子轩又补充上一句:“之所以不用截肢,是因为我灵光一现,想到法子控制叶夫人毒素,这也是你们现在底气十足的缘故,因为我已经把叶夫人治疗的七七八八,你们出现不过是跟今天一样又摘我果子。”

    儒雅男子笑容变得阴冷:“你说,我们又摘果子?”

    叶子轩语气平缓而出:“我走了九十九步,你们只走最后一步,却宣称一切胜利是你们的,这是很无耻的行径,如果你们觉得自己厉害,让神油哥放蛇咬你们其中一个人,叶家能够轻易解毒的话,我马上当众宣布自己是井底之蛙。”

    花轻舞一扯叶子轩衣袖:“子轩,算了,别跟他们争这些了。”

    儒雅男子没有动怒:“看在秦司令份上,我不为难你,把路让开。”

    叶子轩语气平静:“把人留下。”

    白瘌痢男子按捺不住,一个箭步冲上来:“老子废了你垩。”

    他毫无征兆出手,身影掠过之处,风雨呼啸,刺耳的破空声撕裂开来。

    看到这一幕,秦剑心微微一震:好快!

    刚才那速度,他只是看到一个残影,一眨眼白瘌痢就已经冲到叶子轩面前。

    面对来势汹汹的白瘌痢,叶子轩只是抹一抹湿漉漉的脸,神情依旧很平静,甚至还带着一丝不屑。

    “杀!”

    贴近对手的白瘌痢怒吼一声,那蕴含内劲的拳头狠狠砸向叶子轩,叶子轩的双眼跳跃了一抹光芒,白瘌痢这一拳看似简单,实则暗藏极为恐怖的汹涌力量,他的嘴角止不住牵动起来,叶家果垩然不同凡响,一个酱油人物就有这种身手。

    叶子轩伸出左手画了一个圈,手掌顷刻贴在对方拳头上,白瘌痢顿时爆发出全部力量,狠狠压在叶子轩的掌心,一声闷响,拳掌相交,但并没有白衣男子他们想象的,叶子轩跌飞出去,叶子轩像是落叶一样后退,从容化解对方力量。

    “嗯!”

    一进一退,叶子轩退出五步时,白瘌痢也前进了五步,拳头力量也变成强弩之末,就在他感觉气力不继的时候,叶子轩淡淡一笑,掌心一震,把对方拳头狠狠震开,随后右手顺势冲出一拳,来不及躲避的白瘌痢脸色一变,双手交叉。

    “砰!”

    叶子轩的拳头气势如虹打在对方交叉手臂结点,强劲力量瞬间来了一个碰撞,翻滚的雨水向四周扩散,白瘌痢感觉身体像被一辆高速行驶的列车撞到一样,不受控制地向后跌飞出去,途中还喷出一小口鲜血,腰身一扭,他勉强落地。

    只是冲力依然让他噔噔噔后退。

    “白瘌痢!”

    一名白衣男子瞬间反应过来,冲上前用身体挡住同伴后退的冲劲,两人又被震退一米才稳住身形。

    地上四道双腿拖出的深深痕迹。

    儒雅男子的神情罕见有了一丝动容,叶子轩的强大已经超乎他的想象,难怪印国男子会被他抓住。

    “不堪一击。”

    叶子轩收回右拳,并没有趁对方倒飞的瞬间去追击,他的眼中充满着自信和狂妄,在白瘌痢脸色难看要再度冲锋时,儒雅男子已经伸手一把拉住他:“你不是他对手,别自取其辱了。”随即又望向叶子轩开口:“小兄弟,你很强。”

    “不知尊姓大名,师承何人啊?”

    在花轻舞的炽热目光中,叶子轩吹一吹拳头:“别说那些没用的,赶紧给我把人留下。”

    儒雅男子笑了笑:“小兄弟,此人涉及叶夫人袭击一案,我们必须把他带走调查,这一点是谁也阻挡不了,哪怕你身手再厉害十倍,也一样不会停滞我们的脚步,你打伤白瘌痢,确实不简单,但因此觉得天下无敌,就有点自大了。”

    他扭一扭脖子:“白瘌痢,你们带犯人先走,我来领教小兄弟手段。”

    叶子轩叹息一声:“那我只能把你们留下——”

    “叶少,秦司令请你电话。”

    秦剑心见到双方要彻底开战,脸上焦虑变得极其严重,所幸秦世皇的电话终于打通了,他三言两语把事情讲完,随后就得到秦世皇的指示,秦剑心横在双方中间连连鞠躬,制止冲突发生,接着把防水耳塞递给叶子轩:“秦司令有要事跟你说。”

    叶子轩眉头一皱,知道不是什么好事,但对于秦世皇还是给面子的。

    “子轩,让他们把人带走吧。”

    电话另端的秦世皇叹息一声:“叶夫人十分钟前已登机回京,他们又绝对信心解毒,咱们揪着一个嫌犯也没多少用,这种执行任务的棋子所知有限,我们知道毒蛇咬人不是意外就足够,叶老答应全力追查凶手,一定会给我们答案的。”

    他犹豫了一下:“高市长已经被双规,代理市长很快走马上垩任。”

    “他是叶家要员,跟叶家关系搞僵,以后日子难过。”

    叶子轩淡淡问道:“叶家人?”

    “叶夫人的小叔子!”

    秦世皇抛出一句:“叶狂人。”

    ps:谢谢老混混打赏102995逐浪币。

    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