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一百五十七章 因为我们是兄弟

第一百五十七章 因为我们是兄弟

    一秒记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下午,华海依然大雨淅淅沥沥。

    在华海驻军给叶子轩他们安排的一套偏僻房子里,正饭菜飘香洋溢着聚餐的欢笑,差不多三十平方米的客厅,茶几被一张可以旋转的圆桌代替,上面摆着一个电磁炉,炉上有着一个铁锅,锅里煮着三个肉骨头,热气腾腾,香气诱人。

    受伤的墨七熊、梅子书坐在椅子上等着开锅,花轻舞和阿兵忙碌着把配菜断上来,忙碌却快乐,沈万千却拿着话筒对着电视唱歌:“我们是**接班人,继承革命先辈的光荣传统,爱祖国,爱人民,鲜艳的红领巾飘扬在前胸。”

    “不怕困难,不怕敌人,顽强学习,坚决斗争,向着胜利,勇敢前进,向着胜利,勇敢前进,前进!”

    墨七熊他们全都皱着眉头,看着他自娱自乐的表演,很是痛苦和纠结,这倒不是歌曲的陈旧和老土,而是沈万千的歌声实在太难听了,平时讲话很是响亮,但唱歌却变成杀人无形的嚎叫,如非碍于他谈判的劳累,众人会冲上去群殴。

    一曲终了,沈万千彬彬有礼向人鞠躬:

    “谢谢大家捧场,谢谢大家厚爱,是你们,让沈万千找回昔日欢乐时光。”

    “为了感谢大家,我准备再唱一首回报大家。”

    沈万千向墨七熊他们挥手:“掌声在哪里?”

    墨七熊和梅子书毫不客气拿起红萝卜砸过去,听他一曲已经被中一枪还难受,再来一首,估计午饭都不用吃了,沈万千见到红萝卜砸来,双手在半空转了一转,把两根萝卜一一接住:“小样,想要暗算本少?本少也是练过两天的!”

    话音落下,他的眼睛就瞪大,墨七熊和梅子书扬起双手,各自夹起了三根萝卜,抖动手腕就要扔过来,花轻舞眼疾手快,一把横在众人中间喊道:“全部给我住手!我洗菜洗的那么辛苦,你们几个却拿来玩?还有没有我花轻舞的存在?”

    她威吓着墨七熊和梅子书:“再闹,我以医生名义禁止你们吃这顿火锅。”

    两人垂头丧气放下手中红萝卜,叶子轩已说了,从今天起,他们的伤势就由花轻舞负责,必须毫无条件听从后者的安排,两人心里抗议花轻舞的霸道,却也不敢嘴上说出来,除了没有火锅吃,花轻舞还让他们见识过打针的痛或不痛。

    “沈少,你也不要唱歌了,准备洗手吃饭。”

    花轻舞抽出纸巾擦擦手:“我去叫叶少吃饭。”

    “你们说,为什么印度佬吹竹箫,蛇就会翩翩起舞。”

    就在花轻舞要去叫叶子轩吃午饭时,叶子轩捧着一个大大的玻璃罐出来,手里还拿着一根竹箫,一脸郁闷的向众人发问:“而我吹了一个多小时,它硬是没有半点反应呢?是印国人天生就会玩蛇呢,还是我的方法或节奏有出入?”

    他还把玻璃罐放在茶几,然后拿着竹箫吹起来,很卖力,但罐子中的小毒蛇却没半点反应,安排趴在罐子底下不动。

    在沈万千他们瞪大眼睛神情愣然时,花轻舞却是一脸哭笑不得,从过客居山丘回来后,叶子轩就捧着玻璃罐钻入隔音效果极好的书房,她原本以为叶子轩是对大头陀被抢走生闷气,没想到他是躲在书房玩蛇,当下扬起俏脸抛出一句:

    “叶少,这蛇没有价值了。”

    花轻舞知道在场众人都信得过,于是也没有太多避忌:“叶夫人已经被送回京城,毒素也得到了化解,就连毒蛇咬人是不是意外,咱们现在也一清二楚,是有黑手故意为之想要叶夫人的命,而且唆使毒蛇咬人者是印王座下大头陀。”

    “咱们除了不知道幕后黑手,其余一目了然。”

    “你留着这条蛇干什么?”

    花轻舞显然想到自己的命悬一线:“让我一刀砍了它吧,免得它溜出去害人。”

    “对,对。”

    沈万千也远离这条毒蛇,似乎对这爬行动物很是忌惮:“叶少啊,玩蛇和吃咖喱是印国人的天赋,咱们学不来的,再说了,你就算把它吹的翩翩起舞又怎样?你还算用这招去泡妞?我告诉你,这玩意太丑陋了,女孩子见到就散伙。”

    “交给花医生人道毁灭,大大的有赏、、、不,我买只海东青给你玩。”

    墨七熊摸着肚子喊道:“什么人道毁灭,多可惜啊,这蛇虽然小了点,但也是肉啊,把它剁了,然后打火锅多好,梅子书可是查过这种蛇的来历,在印国,它被称呼为恒蛇,传闻通人性的,价值十几万美金呢,不能卖,那就吃。”

    来自山里的墨七熊深知粮食不易:“免得浪费啊。”

    “想到十几万美金一锅的蛇肉,我的肚子都开始激动了。”

    梅子书给出一个精准数字:“市场价十三万,这条还能杀人,二十万跑不了。”

    墨七熊拿盘子一敲,无比激动的开口:“二十万,二十万啊,吃掉也比活埋好啊。”

    花轻舞喊出一句:“不能吃。”

    沈万千也出声附和:“对,绝对不能吃,太可怕了。”

    “停!”

    眼见众人为一条蛇吵个不亦乐乎,叶子轩马上举起竹箫一挥开口:“我告诉你们,这蛇,一不能被拖去活埋,二也不能被你们吃进肚子,它对我还有很大用处,暂时不能挂掉,你们赶紧吃火锅,吃完后替我想想办法,如何训练它。”

    花轻舞柳眉一紧:“留这邪恶玩意干吗?”她对这蛇没有半点好感,想到差点死在它蛇齿之下,花轻舞就冷汗飙出。

    “叶少莫非是想要训练它杀人?”

    文弱的梅子书挤出一句:“这恒蛇具有一定忠诚性,改变主人怕是很难。”

    叶子轩避重就轻的笑道:“再忠诚也是一个畜生,饿它几天就老实。”接着话锋一转:“我要它听话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我要长期从它身上提取血清,我想要研制出可以化解它毒素的最佳解药,下次你们遇见此事就能从容对待。”

    “我可不想再耗费精力为你们推拿。”

    花轻舞他们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他们算是了解叶子轩的想法,这是为众人着想的未雨绸缪,避免出现类似状况无法解救,当下也就不再喊着毁灭小毒蛇,不过暂时也没帮叶子轩出谋划策,让他赶紧把毒蛇搬去阳台摆放免得影响胃口,随后,花轻舞他们就准备开饭。

    在叶子轩把毒蛇搬到阳台时,沈万千捏着白纸扇出来,晃动两下低声问道:

    “叶少,你在担心?”

    叶子轩淡淡一笑:“担心什么?”

    沈万千显然是一个聪明人:“担心回京的叶夫人,无法彻底清除毒素,所以就研制解药以防变数?”接着贴近叶子轩耳朵低语:“轩哥,你我兄弟,说一句交心话,你的善心是好的,只是有些事情,如果可以,还是不要卷入进去。”

    他声音低沉:“叶家内部争斗也是暗波汹涌,这远比你我踩江静瑶和端木雄要复杂要凶险,踩人,更多只是面子之争,家族权力争斗,那可是实打实的利益啊,很多内部成员都选择明哲保身,你一个外人踩入进去,真会万劫不复。”

    叶子轩叹息一声:“你觉得,我会卷入进去吗?”

    “或许你无心卷入,可是站在叶夫人阵营,总会招致他人炮火。”

    沈万千神情犹豫了一下:“知道高市长为什么会迅速双规离职吗?除了不痛不痒的两千万要做做样子外,最重要的是把位置让出来,给叶狂人淬炼一下积累政治资本,华海这些日子风雨飘摇,局势动荡,是一个考验,但也是一个机遇。”

    “因为这时候的华海最容易出政绩。”

    “叶狂人需要政绩干什么?还不是希望被叶老高看一眼,将来资源多分配一些。”

    沈万千脸上很是真挚:“你如果跟叶夫人走的太近,还三番五次替后者着想,谁都会认定你是叶夫人的人,到时叶狂人给你下几个绊子,你在华海发展可是异常艰难,叶狂人不同高市长,高市长就是一个戏子,一个当年缓和华海局势让龙古放心的戏子。”

    “叶狂人却是实打实的红二代,有背景,有人脉,有死士,还心狠手辣,你很难碰撞的。”

    “听我的,不管叶夫人发生什么事,你都最好袖手旁观。”

    “叶夫人聪慧卓绝,手底能人辈出,她自有能力应付一切,不需要你靠上去锦上添花。”

    “我知道你感觉憋屈,只是羽翼未丰,很多事都要忍一忍。”

    叶子轩安静聆听沈万千叮嘱,脸上自始至终没有情绪变化,待他说完,叶子轩才拍拍他的肩膀:“沈少,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可是你也知道我有底线,秦司令跟我是过命的交情,他没有叮嘱的东西,我不会上心,但他拜托我的事,怎么也要尽力。”

    “换成是沈少你,在沈家内部面临危机,如果需要,我也一定帮忙,无论多么凶险。”

    叶子轩一握他的掌心:“因为我们是兄弟!”

    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