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一百六十章 白秋画的身份
    一秒记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一百六十章白秋画的身份

    “这肯定是洪帮的报复。”

    在三辆黑色车子条件反射停在路边时,沈万千马上作出一个推测:“谷小曼连同三司一起死在华海,无论是洪帮还是谷家都异常愤怒,只是谷家现在不便明面上出手,最多是督促警方赶紧破案,警方难有作为,只能让洪帮来捣乱。”

    当几名沈家成员拿起电话运作时,沈万千把判断连珠带炮告知叶子轩:

    “谷小曼来华海除了自己**作祟之外,更多是洪帮蛊惑她打出一片天地。”

    “如今谷小曼横死,洪帮肯定要为谷小曼做点事情,不然他们无法向震怒的谷家交待。”

    叶子轩一边扫视前方环境,一边聆听沈万千说话,忘忧轩现在已经炸成一锅粥,至少七十名枪垩手向忘忧轩发动攻击,虽然这些枪垩手看起来是千里奔袭,但手里枪垩械足够弥补他们的疲惫,忘忧轩虽然守卫不少,但根本无法跟来敌抗衡。

    这让他担心起白秋画的安垩全。

    只是他也清楚,贸贸然向这些袭击者冲击,只会成为对方枪靶子,所以他努力压制心底的焦虑,寻思着如何破局,虽然墨七熊他们第一时间报警,也相信雄鹰堂口接到汇报,但叶子轩还是决定做些事情,至少,他要让白秋画活下来。

    “洪帮、青门、龙庄虽然平时小打小闹,偶尔还会争点地盘,但紧要关头,三帮向来是同一个鼻孔出气。”

    “十三年前如此,十三年后也一样。”

    沈万千扯开一个领子吼道:“因为他们背后大佬也是同穿一条裤子,谷家,江垩家,周家、、今日一战,肯定是连带专案组事件一起发泄,只是我没有想到,他们会直接带枪来攻击忘忧轩,这伙人实在太猖狂,太极端,太不知死活。”

    这时,一个沈氏成员把电话递给沈万千,后者聆听两句话后望向叶子轩,神情变得更加凝重:“刚刚收到消息,洪帮海外东瀛总部昨晚被人血洗干净,男女老少三百多口一个不留,其中还有二十多名前去谈生意的青门和龙庄骨干。”

    “这就可以解释三帮为何今天联手袭击忘忧轩,显然他们认为是雄鹰攻击了海外总部。”

    沈万千找到了一切原因:“这也可以解释三帮为何敢带枪攻击。”

    叶子轩一脸震惊:“东瀛总部?”

    唐薛衣也是嘴角一牵,似乎想起了什么。

    叶子轩感觉到口干舌燥,自己利用蝴蝶效应掀起华海风云,莫非上官龙也用洪帮海外总部毁灭,拉开华垩国三大黑帮跟龙古的较量?这未免玩得太大了,这摆明是让华海乱局,难道上官龙要撬动华垩国黑帮洗牌,便于他叶子轩杀出血路?

    这战略也太高瞻远瞩了。

    心里有着无数念头和疑问,只是叶子轩来不及太多思虑,注意力很快转回到忘忧轩的危机。

    砰砰砰!远处的杀喊声越发激烈,惨叫声也不断破空,近百名敌人似乎收到的是格杀令,完全不理会撞见的是不是雄鹰子弟,见到人影闪过就开枪,很快杀得忘忧轩血流成河,沉闷枪声也划破雨空传出,让附近路过的行人四处躲避。

    叶子轩见到忘忧轩处于风雨飘渺中,白秋画的手机又无法打通,他就从一名沈氏手中拿过枪垩械,沈万千一把拉住他,低声喊出一句:“轩哥,我知道你对白小垩姐有感情,可此刻不是讲感情讲勇气的时候,而是出手有没有用的问题。”

    “他们人多枪多,心里还填充着一股子仇恨,咱们几把破枪冲上去就是送死。”

    他死死拉着叶子轩的胳膊:

    “再等一会,大批警垩察和支援就要来了,雄鹰子弟也会杀到。”

    “不能再等了,再等下去,白秋画就要死了。”

    叶子轩又夺过一把枪,还往腰部多揣两个弹夹,神情不容置疑:“我必须去看一看,尽点力,放心,前面攻击猛烈,后面倒是薄弱,我从背后绕过去,看看能否撞见白秋画,不用担心,我有两把枪垩械,身手又不差,完全足够自保!”

    梅子书他们下意识喊道:“我们跟你一起去。”

    叶子轩一把按住他们:“你们两个都受伤,别说冲锋陷阵了,就是跑路都不够快,冲上去那才是靶子,就给我安分呆在车里,保护好沈少的安垩全!”接着又盯向唐薛衣:“你也别想着跟我去,给我看住他们两人,我一定会回来的。”

    唐薛衣很干脆:“好!”他知道叶子轩劝无可劝,所以干脆遵循后者意思。

    “轩哥——”

    墨七熊他们纷纷喊叫,叶子轩却是一摆手,像是猎豹一样靠近前方枪战中心。

    沈万千向阿兵吼道:“赶紧调特垩警过来。”

    这时,青门、洪帮、龙庄三支联合队伍已经攻破忘忧轩大门,缓缓推入到十几处美轮美奂的建筑,青门领队是一个瘦小的中年男子,眼睛细小,一副皮笑肉不笑样子,龙庄领队是一个女子,体重起码两百斤,但挪移速度却相当惊人。

    当三方将近九十人涌入到十几处建筑面前时,三方领队就相视一眼,把九十人的队伍分成十五支,杀意盎然向面前建筑压过去,青门领队向龙庄领队微微偏头,两人带着几名手下走入主建筑大厅,他们已从活口嘴里知道白秋画在这。

    “砰砰砰!”

    枪声四处响起,青门领队扶了扶遮挡雨水的眼镜,气势磅礴的步入忘忧轩大堂,他枪法不错,距离又很近,枪口所指之处,都是应声而倒的雄鹰子弟或者工作人员,没有多久,大厅就到处都是鲜血,男男女女的尸体倒了在各个角落。

    好些还在抽搐,显然没有完全死去。

    青门领队领着三名枪垩手向里面走去,不放过任何一个死角,他接到的任务,那就是血洗整个忘忧轩。

    “嗖!”

    念头转动之间,楼上疾然扑下两个身影,手中匕垩首锋利摄人。

    从两人视死如归的态势和动作,青门领队判断出这怕是雄鹰两名强手,而且他们肯定是知道惊变后就躲藏在暗处,等待机会击杀落单的人员,面对鱼死网破的对手,青门领队没有丝毫惊慌,枪口一抬射出了子垩弹,上身同时向后仰起。

    子垩弹划着华丽弧线,没入雄鹰子弟前胸。

    在一股鲜血迸射出来的时候,青门领队险险躲过另一名雄鹰子弟劈出的匕垩首,同时膝盖向上势大力沉的顶起,砰的声响,扑来的对手被青门领队狠狠顶在腹部,向侧狼狈的摔倒下去,还没发出嚎叫,青门精锐已经把枪顶在他额头上。

    “砰。”

    扳机一扣,后者脑袋开花倒下。

    与此同时,慢半拍的龙庄领队举起右手,一颗子垩弹从枪口喷出。

    一抹硝烟从青门领队面前划过,射入一名还没死透的大堂经理,一抹血箭带着弧线溅到空中,容颜俏丽的大堂经理脑袋一歪,失去生机死,只见她流淌的尸体中,左手紧紧藏在后面,青门领队过去把她踢了开来,一支袖箭赫然入目。

    青门领队向龙庄领队竖起大拇指,随后默然无声地走到吧台。

    他拔出一把匕垩首,毫无预兆,猛然刺了进去。

    匕垩首锋利,臂力惊人,一刀下去,木质吧台被刺穿,一人跌出,胸膛染血。

    “青刀,干的不错。”

    龙庄领队沙哑的声音响起:“不愧是青门的得力干将。”

    “哪里有龙剑妹妹厉害?”

    青刀看了差不多两百斤的龙庄领队阴阴一笑:“远赴千里,却依然精神抖擞,从门口到这里,杀了七成的人啊。”

    “没法子,龙庄比较穷,需要多杀几个人补贴家用。”

    龙庄领队嘿嘿一笑:“好了,别废话了,上去找白秋画吧,听一名活口说,她昨晚睡这。”

    说到最后一句,她舔一舔嘴唇。

    青刀意味深长的戳穿对方心思:“你想睡她吧?别多想了,时间不多,速战速决,毕竟华海现在还不是我们的。”

    “华海迟早是我们的!”

    龙剑娇笑一声:“十三年前,我跟你杀入这里,十三年后,我跟你再度联手。”

    “看来唐宫余孽,注定要全军覆没。”

    两人一边谈话一边向楼上推进,他们清楚忘忧轩不可能有枪垩械,所以推进的很是肆无忌惮,几名联军也是大摇大摆,扳机时不时扣动两下,就当他们要转入二楼拐弯处时,一道修长的白影轻飘飘落下,美丽眸子暴射出一道慑人寒芒。

    坚硬皮鞋狠狠踢中两人的脑袋,数道鲜血从其口鼻中溅射。

    结结实实的砸落在地上,尘土飞扬,下一秒,她右手一挥,一把匕垩首钉进第三人的咽喉!

    “砰砰砰!”

    青刀和龙剑见状同时扣动扳机,子垩弹像是雨水一样倾泻过去,只是白影却像早料到对方动作,先快半拍滚入拐弯处的走廊,两名受伤的联军条件反射挣扎着坐起,胸口顿时被打成四五个洞,在血花绽放的同时,瞪着不甘的眼神倒地。

    “白秋画!”

    龙剑喝出一句:“别躲了,出来吧,我们不杀你。”

    半空幽幽传来白秋画不置可否的冷笑:

    “龙庄第一剑,青门一刀,联手杀入忘忧轩,还杀我这么多雄鹰子弟,真当我以为你们是来超度他们的?”

    青刀也沙哑喊道:“真不杀你,你身上流着龙庄的血,我们为什么要杀你?”

    龙剑也咳嗽一声:“我们拿下华海,还需要你帮忙,又岂会杀你?”

    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