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一百六十四章 蛇龙之别


    忘忧轩危机化解后,叶子轩就被沈万千他们送入华海医院手术,再醒来已经是晚上七点。

    沈万千包了一个最好的特护病房,所以墨七熊、唐薛衣和梅子书都留在房内陪伴,见到叶子轩醒来就一窝蜂的围了上去,叶子轩动了一下取出子垩弹的肩膀,苦笑一声问道:“我怎么感觉取出子垩弹的伤口,比子垩弹留着时还要疼痛啊?”

    “那是你死撑。”

    沈万千毫不客气打击叶子轩,显然对他闯入枪林弹雨有着不满:“为了英雄救美,你不仅化身奥特曼去救人,中了子垩弹之后也浑然不觉,医生说弹头被你肌肉夹的太紧了,取出来的时候可是极其烫手,再迟一点,弹头都被熔化了。”

    墨七熊也微微皱眉:“哥,你还说没事,都中弹了。”

    “有没有那么夸张?”

    叶子轩知道沈万千想些什么,也清楚他是关心自己,挪挪臀部靠了起来:“我又不是机器,哪里能熔化子垩弹?我这子垩弹也不是敌人打的,是流弹撞入进去的,再说了,就算是敌人打的,也只是一个小伤,你没看我依然完好无损吗?”

    沈万千轻轻晃动扇子:“那是因为敌人没有鱼死网破,也是叶市长及时出现在忘忧轩,不然你绝对凶多吉少,看看现场,对方还有七八十条枪,青门青刀,龙庄龙剑也都到场,死磕下去,他们会有重大损失,但你也无法全身而退。”

    “我知道你要救白秋画,我们也想要救她,可不是这样冒险啊。”

    沈万千看着叶子轩肩膀的伤口,脸上就有一丝后怕:“轩哥,你现在可不是一个人,你身上担负叶宫崛起的重任,怎能为一个女人失去理智呢?如果这颗流弹不是打在肩膀上,而不是不小心打在脑袋,你说,叶宫现在是不是解散?”

    叶子轩苦笑一声:“好了,都是我的错,我不对,以后绝对不逞英雄了,对了,现在情况怎样了?”

    沈万千神情缓和下来,随即叹息一声:“袭击者全被叶市长派人专门看起来,没有他的指令,谁都不可以靠近,违令者格杀勿论,青刀和龙剑则被押去两帮所属之地,听说叶市长要彻查此案,只是在我看来,这是叶市长偏袒三帮。”

    在叶子轩竖起耳朵聆听时,沈万千又补充上一句:“他显然担心雄鹰报复,对投降的袭击者下手,于是就拒绝把三帮枪垩手送去普通监狱关押,而是打着严重事件,派垩出重兵专门看守,听起来是防止后者跑掉,实则是变相保护他们。”

    “让青刀和龙剑回去指认一些证据,也等于是给他们一个活命机会。”

    梅子书也出声附和:“留在华海,绝对活不过明天。”

    叶子轩又问出一句:“古先生和龙先生他们开会开的怎样了?”

    沈万千摇摇头:“还不知道,估计情况也不乐观。”

    “确实不乐观,不过我们还活着!”

    这时,大门口传来一阵爽朗笑声,随后古大佛和龙傲天相续出现,两人脸上都带着温润笑容,在沈万千他们礼貌性打招呼时,古大佛也一个箭步冲了上来,按住要起身的叶子轩开口:“别动,你身上有枪伤,躺着,一动容易撕裂。”

    龙傲天挥手让龙三等人把几份礼物放下,然后让他们离开病房关上房门,显然担心人多嘴杂招惹事端,他也走到叶子轩身边笑道:“本该早点来探望你,无奈早上处理几个蟊贼,下午又被叶市长叫去开会,所以直到现在才来看你。”

    “子轩,谢谢你,你又一次救了秋画。”

    古大佛一握叶子轩完好无损的手:“不然这次损失可就大了。”

    龙傲天笑着拉开椅子坐下:“现在损失也很大啊,忘忧轩这样被三帮一血洗,一年半载都怕没生意,再加上死去兄弟的抚恤金和宾客们的赔偿,雄鹰怕是要拿出几年的利润才能抹平,不过老古说的对,秋画活下来,比什么都重要。”

    “秋画在安抚死者家属,所以无法过来看你,让我转告一声,谢谢你。”

    古大佛一脸和蔼的拍拍叶子轩手背:“待她忙完,就过来医院服侍你。”

    “我没事。”

    叶子轩悠悠一笑,随即一指沈万千他们:“何况有这么多兄弟陪我,她不用赶着过来帮手,让她专心处理事情吧。”

    “古先生,龙先生,三帮早上也袭击你们了,没事吧?”

    “如果我们有事,还能出现在你面前吗?”

    龙傲天捏起一支雪茄,只是没有点燃:“两支三帮小队分别袭击我和老古,只是他们低估我们身边护卫,现身不到五分钟就被宰了一个干净,虽然我们也死了几个兄弟,但比起对方情况好很多,四十人横死,估计够他们喝一壶了。”

    “放心吧,我们是老江湖。”

    古大佛一脸信心:“他们占不了便宜,三帮估计也知道这一点,不然早就直接杀上雄鹰花园,而不是选择忘忧轩。”

    “高市长被双规送去京垩城,江静瑶他们也都离开华海,三年内不得再涉足一步,江大春过几天也要结束审问。”

    叶子轩把沈万千的谈判结果苦笑着道出:“我以为没了这些人折腾,华海可以安静一些日子,想不到三帮会来一场千里奔袭,搞出忘忧轩血案,再加上市长拉偏架,看来华海还是无法太平,我现在有点怀念在警局做临时工的日子。”

    “华海这几百年,风浪就从来没有歇过。”

    古大佛笑了起来:“谁能咬牙挺过来,谁就能成为一代霸主。”

    叶子轩轻声问道:“叶市长叫你们开会,应该没什么大垩事吧?”

    龙傲天和古大佛相视一眼,齐齐笑着摇头:“没事,就是让我们小心点,注意点,安抚好死者家属,最好不要让这种恶劣事件在他代理期间发生,还叮嘱我们不要对枪垩手下狠手,一切走法律程序,避免事态扩大,让华海不得安宁。”

    龙傲天也补充一句:“他也会警告三帮,不得再来华海闹事。”

    沈万千微微皱眉,数百条人命,只是警告,可见叶狂人的偏袒。

    叶子轩犹豫着问出一句:“三帮说,雄鹰血洗了东瀛总堂,杀掉他们三百多人。”

    他想要得到最后的确认。

    “不是雄鹰做的。”

    古大佛很痛快的回应:“虽然我们对洪帮潜入华海很不爽,可是谷小曼和三司死了,事关谷家成员,我们不至于这个时候再去招惹三帮,估计是有人想要坐收渔翁之利,所以趁着这个关键时刻挑拨,三帮一时蒙蔽,也可能是借题发挥。”

    “于是就袭击了忘忧轩,在我看来,后者可能性大点,毕竟他们要为谷小曼等人讨回公垩道。”

    说到这里,古大佛微微挺直身躯:“只是无论如何都好,我们跟三帮的大战帷幕算是拉开了,我也不在乎是否有人坐收渔翁之利,血洗忘忧轩还袭击我们,我们总是要做点事的,连同十三年前的旧账一起算,免得他们以为雄鹰好欺负。”

    龙傲天补充上一句:“还有龙氏。”

    龙秀姑的死,早上杀手的攻击,都让龙傲天觉得,有必要露出獠牙。

    叶子轩一怔:“你们要反击?叶市长不是要你们息事宁人吗?”

    古大佛淡淡一笑:“息事宁人十三年了,再做缩头乌龟,我们都老了。”

    整个房间慢慢安静了下来,一抹说不出的凝重,在叶子轩心头开始环绕:莫非华海真要风云变色?

    他不知道古大佛和龙傲天要做什么,可是清楚一场黑帮洗牌要来临,不知这是不是上官龙期望的?

    夜色渐渐深了下去,市长办公室却亮起灯火,高市长的文件资料早已经移交到京垩城,房内关于她的东西也全部搬了出去,只剩下办公桌和沙发,叶狂人却不在乎环境的简陋,也没有另找住地,他就在办公室隔壁一个杂物房住了下来。

    这间杂物房很简单,只有一张上下床、一张桌子、一把椅子,床上棉被叠成棱角分明的豆腐块,桌子放着几本军史杂志,很是简陋,但因为叶狂人的存在,而使整间屋子都显得满满当当,仿佛再插入一根针,都会引发整个屋子爆炸。

    此时,给人岩石般坚硬感觉叶狂人,正穿着一件白色衬衫,端坐在桌子前翻阅资料,但他给人的感觉却不是翻阅,而是在审视、在寻找,因为翻阅,只是简单扫视,而审视、寻找则可以发现每一个字后面内容,吃透其中含蕴的精神。

    叶狂人手里拿的,是关于叶子轩的资料。

    “叶子轩属蛇,失踪孩子属龙,岁数有点出入。”

    看完资料,叶狂人没有找到答案,眼中有些茫然,龙蛇接近,却有天渊之别。

    五分钟后,叶狂人拿起一支铅笔,在一张白纸上勾勾画画,很快半截飞龙玉石呈现在纸上。

    虽然跟叶子轩脖子带的玉石有些出入,但形貌已经有七八分相似。

    他眯起眼睛瞄了一眼,随后拿起手机拨出一个号码,电话另端足足六下才接听:

    “三哥,你还记得当年老爷子给你的飞龙玉石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