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一百六十七章 要么服从,要么滚蛋

天才布衣 第一百六十七章 要么服从,要么滚蛋

  在叶狂人快驶回市政垩府大楼时,天空的雨水小了很多。

  没有大雨笼罩的市政大楼露出清新面貌,也露出数十名华海官员的笑容,两个小时前,身处各个角落甚至外地的各局一把手,都接到金紫嫣打来的电话,让他们十一点半前,全部赶往市政垩府开会,除了戴局长之外,任何人不得缺席。

  谁都知道叶狂人的背景和性格,于是各局一把手纷纷赶赴市政垩府。

  有几个要位上的头头稍微迟疑,表示现在手头事多难于抽身,而且今天恰好是周日,有点不方便回去工作,叶狂人没有听任何解释,也没有给他们任何面子,直接告知如果他们没有准时赶到市政垩府开会,那么就在手头事情再加两件。

  其一是推荐合适人选接任其一把手位置,其二就是交接所有要务且三天内离开单位。

  感觉到新官上垩任的气势,所有想要彰显地位的官员立刻改口。

  叶狂人虽然前两天就已经抵达华海,但因为恰好是周末以及忘忧轩血案,没有第一时间召开会议跟各级要员一见,今日,事件稍微平和下来,叶狂人就准备跟他们碰碰面,市长车队很快驶入市政垩府,这里将是叶狂人展示自己的地方。

  数十名华海官员和秘书,早就冒雨排成两队等候叶狂人。

  叶狂人所在的车子正要开入进去,叶狂人却忽然出声喊司机停下来,随后脸色阴沉的从车内走出来。

  在迎接官员止不住一怔的时候,叶狂人走到大门右侧,蹲下来,微微偏着脑袋观察着,他观察的目标是雕刻在市政垩府外墙的国徽,当金紫嫣也钻出来站在地上时,数十名官员也都挪移脚步走了过去,全都一脸诧异看着叶狂人的举动。

  国徽在雨水中散发着冷辉,但国徽的缝隙之间有几片红色痕迹,远看不太明显,近看却是影响着美观。

  这痕迹,好像是被人用红色液体泼的。

  叶狂人没有出声,只是扯下自己的白色西装,二话不说就用力擦拭红色痕迹,他的力气很大,神情也很认真,嚓嚓的来回擦拭,看得数十名官员目瞪口呆,差不多十分钟,红色痕迹被叶狂人硬生生擦掉,只是他的白色西装也破烂了。

  “一群尸位素餐的废物,连国徽被玷污都没察觉。”

  叶狂人神情冷漠的哼出一句:“你们眼睛长得真高啊。”他环视了数十名官员一眼,眼神像是刀子般绽放寒芒,这些在官场几经沉浮的垩江湖元老,竟然无人敢对视叶狂人的目光,在他转向自己时都止不住的低头,甚至心里莫名惊惧。

  “你们,有一个算一个。”

  叶狂人把白色西装丢给金紫嫣,点着一个个肥头大耳官员:“从明天起,全部四点钟起床扫大街。”

  说完之后,他就推开雨伞,头也不回就往里走去。

  数十名肃立迎接的官员全部低下头,连呼吸都无形放慢半拍,全都没有想到,叶狂人看起来四肢发达,但头脑却一点都不简单,相反对细节有着一种变态要求,虽然很多人都是第一次跟叶狂人见面,但叶狂人天生的强势让他们忌惮。

  “十分钟后开会,摘掉手表关掉手机。”

  远远传来叶狂人一句狠话:“要么服从,要么滚蛋!”

  叶子轩站在窗口看着叶狂人车队离去。

  虽然叶狂人来医院没什么过人举动,一言一行还带着朋友般的温暖,可是叶子轩总感觉他有一丝怪异,在他获取的资料和认知中,叶狂人根本就不可能这样和颜悦色,而且自己也算是得罪过他,他还赏识自己?这未免有点匪夷所思。

  只是无论如何都好,百合花的香气还在,人参也毫无水分摆在茶几,叶子轩摸摸还有些发痒的鼻子,走到茶几旁边拿起人参,扫过两眼就知是价值不菲的老参,还辨认它们没被做手脚,叶子轩叹息一声:“叶市长的手笔还真大啊。”

  “叶市长来过了?”

  就在叶子轩把人参放回去时,房门再度被轻轻敲响,笑容妩媚的白秋画提着一个食盒,声音轻柔的开口:“看来叶市长对你挺赏识的啊,在我印象中,他可是一个极其自负的人,相比秦司令也不逊色,跑来看你,显然你对他胃口。”

  牛仔裤,白衬衫,今天的白秋画难得一身清新装扮,但是生活精致的她始终能够在含蓄中显露品位和独到眼光,她的衣服也许不是最奢华的,但永远是最合身最能体现她气质的,今天还特意用白色的爱马仕丝巾将那一头青丝扎起来。

  这让白秋画散发出浓郁的青春气息,还有恋爱中的甜蜜幸福。

  叶子轩笑了笑:“谁知道他葫芦里卖什么药呢?不过人家毕竟是华海市长,给脸总是要兜着一点的,不然以后在华海怎么混饭吃。”随后他又看着打开食盒的女人:“雄鹰不是一堆事情吗?你怎么来了?如果忙,你不用过来看我。”

  “我能照顾好自己。”

  白秋画嫣然一笑:“事情永远都是忙不完的,只能是暂时告一段落,恰好我现在有点空,所以就来看看你,你为了救我受伤,我前两天又忙着处理忘忧轩后事,今天再不来,那会让你寒心的,到时有女人趁虚而入,我就吃大亏了。”

  叶子轩摇摇头:“想太多。”

  “没法子,我是一个容易吃醋的女人。”

  白秋画从食盒端出红豆莲子糖水,糖水还冒着热气,甜丝丝的味道弥漫半空,白秋画温柔体贴的靠在叶子轩身边:“来,刚熬好的糖水,喝两口润润喉吧!”她拿起汤匙轻轻搅拌,糖份不多却足够让人寻味,随后向叶子轩幽幽开口:

  “张嘴!”

  叶子轩笑着喝入糖水。

  白秋画满意地扬起诱人小嘴,荡漾着夺人心魄的笑容:“真是好孩子。”

  只是一口糖水还没有融化,叶子轩忽然想起一个问题:“感觉好久没见龙秋徽了,你知道她跑去哪里了吗?”

  白秋画狠狠白了叶子轩一眼,随后把第二勺糖水送入了自己嘴里,站起来娇哼一声:“不知道。”她还伸出手指一戳叶子轩的脑袋:“小家伙,气死姐姐了,喂你吃糖水,你却想着另一个女人,赶紧哄哄姐姐,不然我会不开心的。”

  叶子轩看着娇嗔的女人,脸上多了一丝无奈:“我只是好奇她的动向,比较她帮了我不少。”

  “我知道!”

  这时,房门又被人重重推开了,沈万千像是一个圆球一样滚入进来,笑嘻嘻站在两人面前:“她一直跟着戴局干活,前几天押送高市长去京垩城,估计明天会回来,只是龙傲天好像不希望她再回华海,在京垩城活动准备把她留在京垩城。”

  他意味深长的补充一句:“毕竟,华海太危险了。”

  白秋画幽幽一笑:“太好了,希望龙秋徽留在京垩城发展,这样,就少一个人抢轩轩。”

  “白小垩姐,你可知道,你们玩的有点大了。”

  沈万千给自己盛了一碗糖水,咕噜咕噜喝入一大半,随后心满意足的开口:“把三帮打了一个大马趴,让他们一夜回到解放前,如今他们也厉兵秣马,听说准备聚集三千精锐,再度杀入华海,看来不用多久,华海又要血雨腥风了。”

  “来就来,怕他们干什么?”

  白秋画一脸傲然:“再说了,三千精锐,根本不够雄鹰塞牙缝。”

  沈万千轻轻咳嗽一声:“白小垩姐,如果没有官方插手,我相信,三千精锐涌入华海,就等于肉包子打狗,有来无回,你们有足够实力干掉他们,可你不知道,五分钟前,叶市长召开了五套班子会议,确定了彻查龙氏和雄鹰的方案。”

  “最多下午,你们旗下产业就会遭受大清查。”

  “雄鹰和龙氏底子清不清白,我不敢妄加议论,但这样一查,你们生意肯定大受影响,也会让人心变得涣散。”

  沈万千在沙发上坐了下来:“至少短期内没有人敢跟你们做生意了。”

  白秋画一怔:“叶市长清查龙氏和雄鹰?”

  叶子轩眼睛一眯:“叶市长动作还真快啊。”

  白秋画恢复了平静,嘴角勾起一丝笑意:“龙爷和佛爷他们考虑的还真是高瞻远瞩,早就猜到官方会来这一垩手,非法资产在瘫痪华海时就趁机转掉,现在还营业的产业几乎都是合法,我当时还诧异他们为什么撇掉这些赚垩钱的场子。”

  “现在一想,怕是早料到今天。”

  “至于合法产业,就算存在一些弊端,也有提前换上的法人扛着。”

  “两大集团会有损失,但想要伤筋动骨,难。”

  叶子轩脸露赞许:“佛爷和龙爷果垩然是老江湖。”

  “砰。”

  话音刚刚落下,房门又被人推开了,露出花轻舞那一张俏丽的脸,还没等白秋画出声询问是谁,花轻舞就喊出一句:

  “子轩,不好了,叶夫人再度毒发。”

  “秦司令请你马上赴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