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一百六十八章 风雨侵城


    下午三点,风雨交加。

    叶子轩、唐薛衣和花轻舞坐在一列从华海驶向京垩城的高铁,知道叶夫人腿上毒素再度发作后,叶子轩就马上收拾东西前往京垩城,考虑到风雨天气对航班的影响,叶子轩最终选择高铁前行,他也需要一点时间来梳理症状和研究小毒蛇。

    特等舱被花轻舞包了下来,可以容纳十二个人的明亮舱室,如今只有三个人相对靠坐,关闭玻璃门后,花轻舞就把情况向叶子轩告知:“叶家组织的治疗队,前天对叶夫人一番检查和治疗后,就着你的成果让肿胀彻底消除了下去。”

    “叶夫人的小腿也可以挪动,精气神也恢复了七八分,还能翻阅一些文件。”

    在叶子轩往嘴里塞着一个汉堡包时,花轻舞又补充上一句:“叶家聘用的公孙医生就认为毒素化解,皆大欢喜宣布叶夫人平安无事,他们还获得叶家的五百万奖励,只是今天早上,起床的叶夫人发现,伤口又开始慢慢肿胀了起来。”

    “还带着一点乌黑。”

    花轻舞递给一张照片,清晰可见小腿伤口恶化:“虽然黑块范围不大,也没有在驻军医院时蔓延迅速,但是它却不可遏制的扩散,截止到我去华海医院找你的时候,叶夫人的小腿已经肿了一圈,残存知觉,却无法跟昨天一样挪动。”

    她呼出一口长气:“公孙医生他们弄出不少方案,也尝试着用老法子去化解,结果却不起半点作用,叶夫人想到你的手段,就给秦司令打了电话,秦司令正在东北参与一个军事会议,无法及时赶回来带你去京垩城,所以就给我电话。”

    “让我带你直接去京垩城找叶夫人。”

    叶子轩眉头一皱:“大头陀呢?大头陀手里有解药啊。”

    花轻舞苦笑一声:“大头陀当天就被他们砍了脑袋,送到印王面前出恶气去了,叶家把他带回京垩城审问,折磨一番没有问出幕后黑手,就直接要了他的命,没有要解药,除了不相信他会给解药外,是因为公孙先生宣布夫人解了毒。”

    “真是一群废物。”

    叶子轩恨铁不成钢的骂出一句:“叶夫人在华海多留两天,我就可以把她毒素全部清理干净,结果他们却强制带人回去,一晃过去三天,也不知道毒素有没有变异,最让我愤怒的是,有大头陀这毒者不用,却去依靠什么公孙医生。”

    “再好的医生,也不如毒蛇主人,大头陀手里没有解药,他哪里有胆量玩蛇,不怕咬一口挂掉?”

    花轻舞脸上涌现一抹无奈,拿起一瓶净水灌入一口:“你说的我都知道,只是有些事不是我们可以左右,秦司令也有他的苦衷,十三年前他没有保护好妹妹和外甥,心里觉得一直亏欠叶家,这次叶夫人被毒蛇咬了,更是感到愧疚。”

    “所以叶家要带夫人离开,他也不便反对,不然人家随便堵一句保护不力,秦司令就无话可回。”

    她从脚边提起一个箱子,放在叶子轩的前面,箱子打开,有毒蛇,有血清:“子轩,我知道你觉得憋屈,也知道你很愤怒,只是希望你不要跟他们计较,咱们当务之急是治好叶夫人,相比那些情绪发泄来说,叶夫人的安垩全最重要。”

    叶子轩把嘴里的汉堡包吃完,随后看着灯光中俏丽的脸颊:“你都把话说到这份上,我再纠结就显得小器了,行,我忍着。”接着玩世不恭一笑:“花徒儿,咱们也说一点正事,如果这次我治好了叶夫人,你会不会正式拜我为师?”

    对于叶子轩来说,叶宫总是需要一个医生,他虽然医毒无双,可不能把精力放在上面。

    花轻舞嘻嘻一笑,随即收住笑容:“一切救完叶夫人再说。”

    叶子轩拿过资料翻译两下:“别啊,现在说啊,你知道吗,我远赴京垩城救叶夫人,一是给秦司令面子,二是同情叶夫人,三是想吸引你,如果不是这三个因素,我傻乎乎冒险跑去京垩城干吗?去感受京垩城的风雪,还是给人家送脑袋?”

    “你知不知道我有大把仇人在京垩城?”

    叶子轩伸出手指在花轻舞面前晃荡:“江垩家、端木、林家、徐家等等,我在华海落尽他们颜面,他们一直虎视眈眈盯着我,准备找一个机会干掉我报仇,离开华海这片土地,我就等于失去家园的小白兔,随时都可能给大灰狼吃掉。”

    “我出门的时候,墨七熊他们都快哭死了,觉得我是自取灭亡啊。”

    坐在旁边的唐薛衣微微睁开眼,冷漠眼睛看了叶子轩一眼,随后又缓缓闭上,专心关注舱室外面的动静,叶子轩依然目光平和看着花轻舞:“争执一番,我答应唐薛衣二十四小时跟着,他们才勉强答应,徒儿,你还是从了为师吧。”

    前来京垩城,无论是墨七熊他们,还是沈万千或白秋画,都觉得蕴含着巨大危险,毕竟不是秦司令亲自带着叶子轩去叶家,他和花轻舞算是孤军深入,一不小心就会成为江静瑶他们猎物,特别是徐家如知道叶子轩进京,只怕杀机重重。

    至于徐家他们会不会获知叶子轩行踪,没有几个人能够作出判断。

    但他们也都清楚叶子轩性格,无法阻拦之下只能让唐薛衣跟随。

    有这个石头一样的家伙在,众人心里也就安心一点。

    花轻舞显然也清楚叶子轩跟京垩城几大家垩族的恩怨,见到叶子轩真挚的目光就微微一动,随即咬咬诱人的红唇:“你治好叶夫人,我就拜你为师,从我的角度看来,虽然你是自学成才,但比公孙他们强多了,摆你,比拜他们好十倍。”

    “好,一言为定。”

    叶子轩脸上涌现一丝高兴,随后漫不经心的问道:“这什么公孙的,京垩城很有名吗?”

    花轻舞神情犹豫了一下,随即轻声接过话题:“他叫公孙水,五十岁左右,京垩城医学院医学博士,传闻祖上是皇宫太医,除了精通西医治疗百病之外,还懂得中医的养生之道,一直以来都被京垩城权贵器重,凡是有疾必定要他诊治。”

    “特别是他六年前治好江静瑶的恶疾后,身价更是一夜暴涨,成为京垩城炙手可热的医圣。”

    正在翻看血清系数的叶子轩微微停滞动作:“江静瑶的恶疾?”

    花轻舞嘴角勾起一丝笑意:“是啊,当初江静瑶感染了什么奇寒之疾,不仅中毒的一条腿快保不住,性命也只剩下屈指可数的日子,后来公孙水机缘巧合找到诊治法子,不仅受伤的腿保住,奇寒之疾也驱除了,整个人也恢复如常。”

    “这完全就是起死回生的医术,所以整个京垩城都沸腾了。”

    她还幽幽一笑:“如果不是公孙水治好江静瑶,你在华海都根本不会跟她冲突,因为她早死了。”

    叶子轩闻言叹息一声,沉默着没有告知真垩相。

    花轻舞没有捕捉到叶子轩的神情变化:“公孙水的出诊费一百万起步,是我年薪十倍,他还广收各种门徒,自创金芝林,传闻只要打着金芝林招牌出去,诊金或薪水都不会太差,我一度想拜他门下,可某些缘故,我最终打消念头。”

    叶子轩恶作剧笑道:“他想要潜规则你?”

    “滚!”

    花轻舞白了叶子轩一眼:“龌蹉念头!”

    也就在叶子轩进京的当天下午,一名龙氏高管在回家路上,被一辆超重大货车冲撞,车上四人当场丧命。

    十分钟后,华海一处豪华住宅楼里,响起了凌乱枪声,雄鹰一名大堂主,被人乱枪打成了筛子。

    紧接着,华海街区有八垩九家商铺,也被人扔进了煤气罐,寂静的黄昏中,爆炸声惊天动地。

    在经过短暂休整和喘息之后,洪帮、龙庄和青门开始向雄鹰和龙氏发动袭击、、、、

    而这个时候,市政垩府的大礼堂主席台,身穿一袭白色西装的叶狂人,在全场数百双官员眼睛中,潇洒又狂放的来了一个探戈姿势,标准又刚劲,随后站在一支拳头大的金色话筒,挺直身躯,张着嘴巴,飙出刺穿夜空刺破耳膜的高音:

    “风在吼,马在叫,黄河在咆哮,黄河在咆哮!”

    “河西山岗万丈高河东河北高粱熟了、、、”

    疯狂却霸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