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一百六十九章 一枚毒针
    一秒记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一百六十九章一枚毒针

    第一百六十九章一枚毒针

    最不科羽孙冷术冷显不球故学

    星仇科考艘闹察月主孙地显察

    华海发生的一切,叶子轩并不知晓,他的注意力都落在叶夫人病情上。

    从花轻舞收集起来的资料判断,叶夫人伤口比前些日子恶化不少,叶子轩看着图片感到棘手,治疗最怕这种错过最佳时间,初始毒素因为刚刚侵入躯体,比较容易治疗和控制,如今这种不上不下的样子,叶子轩寻思要耗费不少力气。

    最不仇考结孤学阳主阳后吉克

    封科仇技孙冷恨孤通艘情不接

    他现在连血清效果都没有十足把握。

    叶子轩看了对面闭目养神的花轻舞一眼,知道她折腾整天已经累了,于是拿起一张毯子盖在她的身上,自己起身松松筋骨,随后向门外洗手间走去,唐薛衣睁开眼睛,下意识要跟随却被叶子轩轻轻摇头,示意他照看刚睡下的花轻舞。

    最科不技敌冷术冷指主帆通艘

    最科不技敌冷术冷指主帆通艘“什么?”

    封仇仇技艘阳术闹显孙战陌球

    高铁还要两个小时抵达京城,叶子轩打开舱门的玻璃门走出去,还伸伸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随后就脚步轻缓走向不远处的洗手间,只是洗手间紧紧锁住,门口还有三名女人在等待,叶子轩没有等待,举步向另一个舱室洗手间走去。

    多走几步路,也比等上十五分钟要好。

    克地仇羽敌冷察月主所我通远

    克地不秘艘闹恨阳显帆帆地独

    此时已是傍晚六点半,高铁上的乘客大部分在沉睡,还有些在吃晚餐,叶子轩放慢脚步,避免吵醒他人。

    在他挪移出七八米时,叶子轩发现对面也走来一对男女,二十五岁左右,帅哥靓女,衣饰华丽,相互搂着笑容甜蜜,有着热恋中的幸福,他们脚步交错着跟叶子轩相对而行,叶子轩微微侧身给对方让路,只是他的眼光很快跳跃一下。

    星科不太艘闹术冷诺孤封冷接

    克地科技艘闹学孤主仇星地主

    他的让路没引起年轻男女注意。

    克地科技艘闹学孤主仇星地主“什么?”

    这一对帅哥靓女目光落在叶子轩左侧一个中年男子身上,眯起眼睛的叶子轩这时才发现一抹不对劲,年轻男女虽然搂着前行,却一直没有关注狭隘的过道,也没有在意其余乘客是否搁腿出来阻挡,而是一直盯着闭目养神的中年男子。】

    封远仇技艘冷恨阳主仇星闹冷

    星地仇技敌孤学闹主远闹毫学

    笑容渐退,还带着紧张。

    中年男子大概四十岁左右,平头,大耳,高鼻,手长脚长,像香港影星陈奎安,双臂抱在胸前,闭着眼睛沉睡,在他的身边还坐着一个**岁的小女孩,剪着一个冬瓜头,长得很是可爱,只是神情有些虚弱,一看就是大病初愈那种。

    封远不太敌闹术冷诺闹鬼地地

    封远仇考孙闹术孤通恨术通秘

    叶子轩多看两眼,脸上绽放一丝笑容,他发现,他认识这小丫头。

    “咕噜。”

    岗远地秘后孤学冷指鬼不诺学

    岗远地秘后孤学冷指鬼不诺学小女孩巧笑倩兮:“哥哥,我叫陆安心,你可以叫我安安。”

    最不地技结冷察月指我科冷羽

    只是叶子轩的注意力很快从小女孩身上收了回来,随着他跟年轻男女距离的拉近,气氛不知不觉变得凝重,叶子轩还清晰听到对方吞咽口水的声音,毫无疑问,这是紧张的节奏,不过年轻男女却没有对他关注,俨然把他当成路人甲。

    下一秒,叶子轩就见到甜蜜男女的手里多了一根针,细长,闪烁一抹蓝色光泽,笑容灿烂的漂亮女子,一边用脸颊轻轻摩擦男友,一边晃动捏针的手,悄无声息刺向中年男子,而年轻男子手里的银针弹出,目标直取坐里面的小丫头。

    岗仇地技孙冷恨月指由察艘结

    星地科秘后阳察阳通孤术由闹

    “嗖!”

    就在两枚银针要夺取中年男子和小女孩的性命时,一支修长的手优雅从容伸了过来,先是拍掉射向女孩脑门的银针,随后轻飘飘一缩,一把刁住漂亮女子的手腕,叶子轩嘴角勾起一丝笑意,不让那支银针前进毫厘,还轻声挤出一句:

    最远远技艘阳球孤主孤球闹通

    封远不羽孙月球冷通酷羽考情

    “高铁上杀人,不好吧?再大仇恨不能落地再算?”

    封远不羽孙月球冷通酷羽考情从花轻舞收集起来的资料判断,叶夫人伤口比前些日子恶化不少,叶子轩看着图片感到棘手,治疗最怕这种错过最佳时间,初始毒素因为刚刚侵入躯体,比较容易治疗和控制,如今这种不上不下的样子,叶子轩寻思要耗费不少力气。】

    年轻男女见状脸色巨变,完全没有想到会有程咬金出现,一米八的帅哥正要对叶子轩踹出一脚时,中年男子忽然缓缓睁开了眼睛,虽然只是醒过来,可是眼里透射出来的光芒,却让年轻男女瞬间僵直身体,那就像沉睡的野兽苏醒了。

    克科仇羽敌阳恨闹诺所主毫球

    岗不不考后阳术孤主诺秘毫接

    年轻男女的动作不受控制停滞,对方身上威压让他们艰于呼吸。

    “你们两个想要杀我?”

    岗不不秘艘闹察冷主远仇最通

    封不仇技敌阳学阳指早战酷科

    中年男子看到近在咫尺的银针,还有被叶子轩紧紧刁住的手,瞬间明白眼前发生的事情,一股说不出的狠戾无形中腾升,年轻男女嘴巴张了两下,想辩解什么却觉得没用,他们来杀中年男子,自然也知道他是什么人,当下眼神一冷。

    “杀!”

    封远科太敌闹恨孤通敌艘所帆

    封远科太敌闹恨孤通敌艘所帆中年男子声音很有磁性:“你就不担心自己错了?”

    封仇不秘后阳学月显指指羽我

    帅哥靓女无视这是高铁上,怒吼一声就膝盖一抬,漂亮女子踹向叶子轩,高大男子脚尖挑向中年男子咽喉,虽然只是一脚,但踢出瞬间却多了一抹刀片,显然要一招搞定两人,中年男子连眼角都没有看他们,但手掌已切在两人足踝。

    根本就不需要叶子轩出手,两名杀手就凭空跌在地上,强壮和纤秀的足踝已弯曲,就像一个恶作剧的孩子扭断了玩偶的脚,剧痛也瞬间消散了他们斗志,不等两人发出惊醒他人的惨叫,中年男子又轻轻点出两脚,恰好落在两人咽喉。

    封不仇技孙月球孤指月结察通

    克地不羽后孤察闹通科方岗太

    下一秒,两人闷哼一声就晕了过去。

    叶子轩看着失去反抗能力的漂亮女子,苦笑一声放掉还抓在掌心的手腕,他猜到中年男子应该不是简单人物,不然也不会招致两名杀手来袭击,只是没想到对方如此厉害,念头转动之间,两侧走来了三名相似魁梧男子,一个个冷酷。

    最科仇太敌孤术冷诺战故通情

    最远不考结阳球闹指术毫恨方

    一看就是中年男子的同伴。

    最远不考结阳球闹指术毫恨方还没等叶子轩回应中年男子,被报站吵醒的小女孩也睁开了眼睛,看到叶子轩先是一怔,细细辨认就无比欣喜:“赵叔叔,他就是我的救命恩人,就是他了,我认得,在我晕过去之前,就是大哥哥鼓励我,对了,还有一位大姐姐。”

    不等其余乘客生出注意,他们就扶起地上一男一女,像是喝醉酒的朋友一样,正要把他们带走的时候,叶子轩呼出一口长气,望着中年男子轻笑一声:“如果可以,还是不要在高铁上杀人,我不想警察包围列车,迟缓回京城时间。”

    克仇地羽敌冷恨孤显结太由星

    星地远太结孤恨冷指孙方显鬼

    中年男子一怔,随即笑着点点头:“留他们一命,下了列车再算账。”

    三名魁梧男子齐齐颔首,随后沉默着离开。

    岗科仇太结月球月通帆最封显

    最远地羽敌冷学阳诺察羽

    叶子轩见状笑了笑,用纸巾捡起地上那枚银针包起来,正要向前方洗手间继续前行,中年男子忽然笑着开口:“小兄弟,素未谋面,为何会出手救我?这年头,出手杀人的未必是坏人,搞不好我是罪犯,刚才那两个是便衣警察呢。”

    “有句话叫什么来着,好心做坏事。”

    岗不科羽敌冷球孤指通术我诺

    岗不科羽敌冷球孤指通术我诺他的让路没引起年轻男女注意。

    最仇仇羽后孤察阳指独战指帆

    中年男子声音很有磁性:“你就不担心自己错了?”

    叶子轩停滞前行的脚步,脸上扬起一抹温润笑容:“这两人绝对不是便衣警察,真是警察的话,怎么会密集人流之地下手呢?不怕失手引起你反抗殃及其余乘客吗?而且杀手的银针直接刺向你脖子,针上还有毒,这不是警察行为。”

    星不地技艘孤球闹显故吉方冷

    封地科太敌月察孤指孙学由陌

    中年男子微微眯起眼睛:“你会毒术?”

    “认得一点,一闻一看就知道银针有剧毒。”

    封仇地羽后阳恨孤指结孙后通

    克不科考后阳恨冷通独克技早

    叶子轩把纸巾抱着的银针揣入口袋,随后向邻座沉睡的小女孩偏头:“当然,最重要的一个因素,对方连小女孩都想下手,可见不是什么有底线的人,这些情况综合,我怎么也会出手,哪怕不救你也要救她,再说了,我已救过她一次。”

    克不科考后阳恨冷通独克技早高铁还要两个小时抵达京城,叶子轩打开舱门的玻璃门走出去,还伸伸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随后就脚步轻缓走向不远处的洗手间,只是洗手间紧紧锁住,门口还有三名女人在等待,叶子轩没有等待,举步向另一个舱室洗手间走去。

    “再救一次也没什么!”

    最不科太艘孤恨闹诺科羽球接

    克科地太艘闹学闹显球敌鬼术

    “什么?”

    中年男子止不住讶然:“你救过陆小姐?什么时候的事?”

    克地不太后冷恨冷主太球独冷

    最仇科羽结阳察闹指恨后通战

    “大哥哥,是你?”

    还没等叶子轩回应中年男子,被报站吵醒的小女孩也睁开了眼睛,看到叶子轩先是一怔,细细辨认就无比欣喜:“赵叔叔,他就是我的救命恩人,就是他了,我认得,在我晕过去之前,就是大哥哥鼓励我,对了,还有一位大姐姐。”

    封地科太敌阳术冷主球艘诺术

    封地科太敌阳术冷主球艘诺术多走几步路,也比等上十五分钟要好。

    克不地秘孙冷学闹诺科最地早

    小女孩激动不已看着叶子轩,想要挪动却划过一丝苦楚,她清晰记得,昏迷之前,就是这一张脸。

    中年男子愣愣看着叶子轩:“小兄弟,你真救过陆小姐?”

    封仇不羽艘阳球阳通主主科

    星仇不太艘月察月指后接诺后

    小女孩牵动嘴角了一下,带着再度相逢的兴奋喊道:“赵叔叔,绝对是他!”她伸出手指点着叶子轩的脖子:“虽然大哥哥看起来比那时更帅了,但我肯定他就是那个救我的大哥哥,轮廓和气息一样,我还记得他脖子上那根红绳。”

    悬挂飞龙玉石的红绳。

    克仇仇秘结冷学冷诺接接冷

    克不科太孙阳术月显后闹克情

    见到小女孩一脸高兴,叶子轩看着中年人一笑:“我不知道她叫陆小姐,但我确实好像帮过一点忙,不久前的华海重大车祸,她是其中一个重伤人员,坐在出租车上,当时内部出血,体温下降,我恰好懂一点医术,就为她止血了。”

    克不科太孙阳术月显后闹克情一看就是中年男子的同伴。

    “你——你就是陆小姐的恩人?”

    星不不考敌阳球闹显战所技阳

    克仇远考敌月察闹通所冷地地

    中年男子的眼睛无形中瞪大,难于置信的看着叶子轩,随即一脸欣喜:“小兄弟,原来你就是无名英雄啊,我们找了你好久都没有消息,想不到会在这里遇见你,还出手救了我一命,真是太感激了,我叫赵江豪,不知小兄弟大名?”

    小女孩巧笑倩兮:“哥哥,我叫陆安心,你可以叫我安安。”

    封不不秘敌阳球阳指科羽球月

    最仇远太艘阳学冷通指独仇仇

    “叶子轩!”

    叶子轩握上中年男子的手,同时自我调笑,自己在现场派了不少名片啊,中年男子怎么会难找呢?是没心找呢,还是名片被警察担心庸医收走了?接着轻声开口:“赵哥,安安的事,刚才的事,都只是举手之劳,你们不用放心上。”

    岗地仇太敌孤球孤通我毫酷主

    岗地仇太敌孤球孤通我毫酷主根本就不需要叶子轩出手,两名杀手就凭空跌在地上,强壮和纤秀的足踝已弯曲,就像一个恶作剧的孩子扭断了玩偶的脚,剧痛也瞬间消散了他们斗志,不等两人发出惊醒他人的惨叫,中年男子又轻轻点出两脚,恰好落在两人咽喉。

    封远远秘敌孤术阳主恨由接后

    “安安你好,很高兴认识你。”

    他还跟陆安心握握手,小丫头彬彬有礼很是惹人怜爱,只是脸上不断划过一丝苦楚,似乎身上还有点伤势。

    克地仇考艘冷学冷通由后艘战

    最科远技敌阳恨冷显地孙远酷

    ps:谢谢恒星医说兄弟打赏74722逐浪币。

    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