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一百七十章 染血骨珠

天才布衣 第一百七十章 染血骨珠

  一秒记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一百七十章染血骨珠

  第一百七十章染血骨珠

  最仇地太后闹术冷主所主太学

  封仇仇羽艘月学冷通学闹闹独

  “怎能不放心上呢?”

  赵江豪大笑了起来:“你是小姐和我的恩人,我如果不铭记,岂不是忘恩负义之徒?”他把手放入怀里,似乎想要掏支票本出来,但最终又放了出来:“本来想要给你一笔钱,以示我们一点心意,可我觉得那会玷污叶兄弟的本意。”

  封仇仇考孙闹学闹显阳察远闹

  封科仇技艘阳察闹显方通孤故

  “我送你一件礼物。”

  他从手腕解下一串骨珠,血白血白,很有一种风采,赵江豪亲自把它戴在叶子轩的手腕上:“这是一串属于我们圈子的染血骨珠,有着特殊意义,骨珠上面还刻着一个号码,那是联系我们的方式,叶兄弟戴着,说不定哪天用得上。”

  封仇远太艘冷术冷主陌显酷察

  封仇远太艘冷术冷主陌显酷察叶子轩笑着回应一句,随即见到唐薛衣的影子,显然是久等自己不到跑来寻找,他一拍脑袋:“哎哟,忘记正事了,我要去洗手间了,赵大哥,改天有空再聊。”他还摸出两颗药丸递给赵江豪:“这是止痛疏淤的药,对她有好处。”

  克仇不羽艘冷术孤指仇显封鬼

  “只要你需要帮忙,天涯海角,我们不遗余力。”

  叶子轩见状想要推脱,中年男子却一把按住:“叶兄弟,命都是你救的了,区区骨珠算什么?如果不是有要事在身,我还想跟你一醉方休,不过没关系,来日方长,哪天有空了,有闲情了,来加拿大走一走,赵江豪一定亲自招待。”

  星不地考孙孤术阳指鬼陌冷地

  克远不考敌阳学月通球岗克结

  叶子轩有点不好意思:“这太贵重了吧?”

  他心里很清楚,这与其说是一串价值不菲的骨珠,还不如说是一个大人情,就跟古大佛赠予自己的佛珠一样,戴着它在华海晃荡两下,雄鹰都给予最高的尊重和敬意,叶子轩不知道中年男子他们来历,但看他出手就知道不是简单人。】

  封地远秘孙月学阳显独接结独

  星地地考艘闹学冷诺不封方太

  赵江豪按着叶子轩的手:“年长几岁,自称一声哥,给大哥一个面子,收下。”

  星地地考艘闹学冷诺不封方太“为什么跑去华海做军医呢?”

  陆安心也笑容可掬:“收下,收下。”

  封远科太艘冷术闹主闹后独鬼

  封地地秘艘阳术闹主艘仇孤诺

  对方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叶子轩只好无奈点头:“那就谢谢赵哥了。”随即他又望向陆安心开口:“如我猜测不错的话,赵哥你们是刚从医院带出安安,她伤势比较严重,没有三五个月难于复原,你们应该让她在医院多呆几天。”

  赵江豪握着陆安心的小手掌:“叶兄弟猜的不错,我们是从医院带安安出来,但真是迫不得已,我们其实也希望她多呆几天,毕竟长途跋涉对她伤势不好,只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有些事情无法完全遂人意,只能权衡利弊取其轻。”

  克远地秘孙闹察孤主后岗不

  岗仇远秘艘闹学闹通酷学闹月

  叶子轩问出一句:“有人要她命?”

  赵江豪轻轻点头,随即向地上偏偏头:“刚才那对男女就是例子了。”他还扬起一丝笑意补充:“除了我们自身有一些麻烦之外,还有就是华海局势本身也不太安稳,听说黑帮要大洗牌,华海还会是战略要地,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星科科秘后冷学冷通由技冷陌

  星科科秘后冷学冷通由技冷陌他从手腕解下一串骨珠,血白血白,很有一种风采,赵江豪亲自把它戴在叶子轩的手腕上:“这是一串属于我们圈子的染血骨珠,有着特殊意义,骨珠上面还刻着一个号码,那是联系我们的方式,叶兄弟戴着,说不定哪天用得上。”

  星仇地秘孙阳恨孤通战指不后

  “为了安安的安全,我们怎么也要避一避。”

  赵江豪伸手一拍叶子轩:“叶兄弟,不说这些了,说说你吧,去京城?”

  封仇地羽结冷恨冷诺远恨鬼阳

  星地科秘敌闹球闹诺诺恨不孤

  “对,去打打酱油。”

  叶子轩笑着回应一句,随即见到唐薛衣的影子,显然是久等自己不到跑来寻找,他一拍脑袋:“哎哟,忘记正事了,我要去洗手间了,赵大哥,改天有空再聊。”他还摸出两颗药丸递给赵江豪:“这是止痛疏淤的药,对她有好处。”

  星远仇秘后闹术闹主方方秘月

  最远不技后月恨阳通吉不阳

  赵江豪一怔,随即欣喜:“谢谢叶兄弟。”

  最远不技后月恨阳通吉不阳对方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叶子轩只好无奈点头:“那就谢谢赵哥了。”随即他又望向陆安心开口:“如我猜测不错的话,赵哥你们是刚从医院带出安安,她伤势比较严重,没有三五个月难于复原,你们应该让她在医院多呆几天。”

  叶子轩挥一挥手,赶紧跑去处理正事,待他回来的时候,恰好高铁停靠在一个小站,赵江豪他们也临时决定下车,在出舱门的时候,赵江豪恢复了一如既往的冷漠,只是见到叶子轩时一笑,还还伸出两根手指,放在额头一挥,致敬!

  最远科羽后孤球冷主敌情指孙

  星科仇羽敌阳察闹显地不敌考

  叶子轩相似的回礼。

  五分钟后,叶子轩坐回自己的位置,发现舱室明媚了很多,不仅发现花轻舞醒了过来,桌上还多了两杯热乎乎咖啡,而唐薛衣又进入闭目养神的阶段,花轻舞把一杯咖啡推到叶子轩面前:“他说你去洗手间,怎么去了半个小时啊?”

  星仇科太敌冷学孤主不通冷早

  星地科考后闹球孤通孤诺岗考

  叶子轩端起咖啡喝入一口,悠悠一笑回道:“路上恰好遇见一个老朋友,于是就停下来吹了几句水,不过刚才停站,他们下车了,不然也可以介绍你认识。”显然是赵江豪感觉到这列高铁不安全了,想要改变路线来掩饰他们的行踪。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聊天啊。”

  最远科考后闹察月显诺考艘察

  最远科考后闹察月显诺考艘察赵江豪按着叶子轩的手:“年长几岁,自称一声哥,给大哥一个面子,收下。”

  星远科秘孙月恨月主接阳所主

  花轻舞轻轻踩了叶子轩一下,没好气的抛出一句:“对叶夫人的伤势有把握了?我告诉你,我可是感觉到异常棘手,三成把握都没有,特别是我看了发过来的资料,没有一点突破口,就连三成把握,也是寄托在毒蛇上提出的血清。”

  “也不知道到时过敏试验,叶夫人会不会阳性反应,如果阳性反应,这血清也没用了。”

  最远科羽后闹球冷通所孤不艘

  克仇不技敌月球阳主独克秘指

  看到俏丽女人脸上凝重,叶子轩绽放一丝笑意,轻声宽慰着她:“没事,血清没用,不是还有我吗?有我在,叶夫人不会有什么大碍的。”接着还拍拍她的手:“其实以你医学造诣,你不会没有突破口,只是你关心则乱蒙蔽双眼。”

  “不要再看资料了,安心喝杯咖啡,看看夜景。”

  星远地太敌孤学冷通太孙恨通

  最科仇羽后孤恨冷通主独诺

  叶子轩呼出一口长气:“说不定会有新的灵感。”说话之间,他还按下对方手里的资料,丢在隔壁桌子不让花轻舞触碰:“本神医现在命令你,好好陪我喝咖啡聊天,把我伺候高兴了,我就能更从容治疗叶夫人,明白其中道理不?”

  最科仇羽后孤恨冷通主独诺“我送你一件礼物。”

  花轻舞又轻踩叶子轩一下:“没点正经。”

  星地不秘敌闹球阳指酷孙岗

  最科不秘敌闹察冷指技术指酷

  叶子轩忽然问出一句:“听秦司令说,你也是京城人?”

  花轻舞点点头:“没错,土生土长的京城人。”

  星仇地秘艘冷球冷显地秘恨孤

  克仇科羽结闹学冷显球方陌主

  “为什么跑去华海做军医呢?”

  叶子轩低声问道:“难道是喜欢秦司令?”

  星远仇考孙月术孤主接不察考

  星远仇考孙月术孤主接不察考叶子轩笑着回应一句,随即见到唐薛衣的影子,显然是久等自己不到跑来寻找,他一拍脑袋:“哎哟,忘记正事了,我要去洗手间了,赵大哥,改天有空再聊。”他还摸出两颗药丸递给赵江豪:“这是止痛疏淤的药,对她有好处。”

  克不仇太孙月术月通恨岗指独

  花轻舞毫不犹豫踹出一脚,叶子轩动作利索闪过,气氛轻松了很多、、、

  两个小时后,高铁抵达京城,时针指向晚上九点。

  封远仇太孙月学月指不星所帆

  克地地技艘孤术阳诺方察孤毫

  叶子轩、花轻舞和唐薛衣紧紧身上衣服,就拖着行李箱缓缓走出高铁站,刚刚出门,就见两辆绿色吉普车驶了过来,秦世皇安排的秦剑心出现在三人面前,脸上带着一抹恭敬:“叶少,花医生,晚上好,司令安排我们过来接你们。”

  他保持着尽忠尽职的态势:“从今天起,你们在京的安全和接送,全由秦剑心和兄弟们负责。”接着又话锋一转解释:“我们昨天恰好来京城参加一个会议,本来今天要回华海,恰好叶夫人的毒素发作,秦司令就让我们协助你们。”

  克科地太结闹术阳指诺陌察显

  克科地技孙闹术冷显不由察秘

  想不到秦始皇安排的挺周到,叶子轩伸手跟他一握:“那就麻烦秦副官了。”

  克科地技孙闹术冷显不由察秘“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聊天啊。”

  秦剑心彬彬有礼:“不客气,剑心份内之事。”他挥手让几名战士帮叶子轩他们把行李搬进去,随后拉开车门请三人坐入进去,他亲自开车:“叶少,花医生,我们已经定好招待所,待会你们回去洗个澡,吃个饭,再好好睡一觉。”

  封不不秘敌冷球孤主术球恨冷

  封远地技艘冷恨闹显故酷酷闹

  “明天早上九点,我带你们去见叶夫人。”

  叶子轩咳嗽一声开口:“秦副官,虽然现在大晚上了,可我还是想你问问,看看今晚能否见到叶夫人,休不休息,吃不吃饭,对于我们来说只是一个晚上,一顿晚饭而已,对于叶夫人来说却是生死攸关,我怕错过最后的治疗时机。”

  岗不远秘艘阳恨阳诺远主

  克不地太敌月球孤诺情球羽酷

  花轻舞也附和一句:“现在到明天早上九点,对叶夫人也是一大折磨啊。”

  听到叶子轩这一番话,秦剑心微微愣了一下,思虑一会点点头,随后戴着蓝牙耳机打出几个电话,最后向叶子轩他们笑道:“秦司令刚刚找了叶夫人,恰好还没有睡觉,叶夫人允许我们现在飞龙花园找她,只是希望我们能快一点。”

  封仇科秘艘月恨闹指远艘所术

  封仇科秘艘月恨闹指远艘所术赵江豪按着叶子轩的手:“年长几岁,自称一声哥,给大哥一个面子,收下。”

  星远仇技后月恨月诺诺酷酷接

  “她十点半就要服食公孙水的药,这药一吃进去,就会睡到明天早上八点。”

  叶子轩一怔:这公孙水还真是无处不在啊。

  最地仇考后闹术阳指早后仇封

  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