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 第一百七十二章 心有猛虎,细嗅蔷薇

第一百七十二章 心有猛虎,细嗅蔷薇



    在全场听到花轻舞喊叫一震时,叶夫人眼睛微微眯了一下。

    她苍白的脸上绽放一丝笑容,看着花轻舞轻声问出一句:“第二种毒素?是不是可以认为,我又中了一种毒?”

    花轻舞点点头:“可以这么说。”

    儒雅男子他们脸色齐齐一变,花轻舞的确认等于告知,有人又给叶夫人又下了毒,他们这些整日跟着的人嫌疑最大,当下踏出一步:“花医生,饭可以乱吃,话却不能乱说,有些东西你最好确认后再说,不然你要为此负上责任的。”

    “你能肯定、保证、确认叶夫人中了第二种毒?”

    没等花轻舞说话,叶子轩淡淡开口:“我可以肯定花医生的话,有人对叶夫人又下了毒,不过这个毒并非指他使用了某种毒素,他是一个手段高明的人士,他给叶夫人服食了一些无毒无害的东西,但这东西遭遇蛇毒就会引起反应。”

    “变成第二种毒。”

    他呼出一口长气:“最终变成现在这种复杂局面。”

    儒雅男子他们闻言,当下齐齐跪了下来喊道:“叶夫人,我们绝没有异心,但凡你发现我们有一点问题,我们愿意人头落地甚至全家陪葬。”儒雅男子还抬起头:“夫人,你知道,我们从小在叶家长大,聆听叶老训斥,哪敢害你?”

    花轻舞冷哼一声:“一定有人下毒,不然叶夫人不会这种症状。”

    秦剑心微微一怔,这些保镖有问题?他们可是叶老派的人。

    叶子轩淡淡开口:“叶夫人,解毒之后,一定要揪出下毒者,大卸八块。”

    儒雅男子他们全都脸色难看,想要辩驳却觉得没意义,只能等叶夫人明察,同时他们相互张望一眼,想要看看是否有可疑的人,可是只看了一眼,他们就齐齐摇头,都是生死兄弟,还是叶老一垩手培养起来的人,怎么可能作出大逆不道一事?

    秦剑心却奇怪发现,听到花轻舞的判断,叶夫人脸上不仅没有凝重,也不见半点愤怒,只是目光平和望着叶子轩:

    “那这样的毒素,小神医有没有法子解掉?”

    叶子轩笑着揉揉脑袋,挥手让花轻舞给叶夫人端一杯热水,随后摸出手机叹息一声:“这种毒虽然有点复杂,但还是可以化解的,一个一个破局就是,只是需要一点时间,我要看一看针灸手法,这样待会对夫人施针才不会有差池。”

    儒雅男子他们几乎要吐血,临时抱佛脚?

    花轻舞对叶子轩也是无语,叶夫人眼里却越发流淌一抹亮光,神情复杂地看着叶子轩开口:“你随便学几下,就可以为我解毒?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你比公孙水先生要高明多了,称得上一等一天才,行,我给你半个小时,够不够?”

    她悠哉悠哉喝着捧着水杯,丝毫不担心叶子轩失手,似乎对后者有着绝对信任。

    “半个小时,够了。”

    在叶夫人低头喝着热水时,叶子轩手指在手机上不断滑动,虽然他可以用舍利子手套来取得效果,可这样当着叶夫人面摸来摸去不太好,驻军医院时因为情况紧急迫不得已,现在来一次就有点占便宜,所以他最终决定用针灸来化解。

    叶夫人幽幽一笑:“我等你。”

    儒雅男子头皮发麻,总感觉不太靠谱,只是叶夫人压着不敢出声,搞不好还会被扣一个下毒帽子。

    半小时后,在叶夫人喝完一杯热水时,叶子轩咳嗽一声:“叶夫人,可以了。”

    花轻舞接过一句:“我来做下手。”

    叶子轩看了她一眼,随后立马让花轻舞把叶夫人的腿放在茶几上,他也没有太多耽搁,直接从花轻舞带的箱子中,取出几十个针水,切口调制一番,然后就打开一盒长短不一的银针,消毒过后,就在配制的针水上拿捏尺度沾取一番。

    儒雅男子他们下意识喊叫:“你要干什么?”换成以前,他们肯定会制止的,哪怕被叶夫人责骂也要制止,毕竟叶子轩给他们感觉实在不靠谱,只是现在有下毒嫌疑死死压着,他们也不敢动手,只能用言语劝告:“夫人,三思啊。”

    叶夫人再度喝出一句:“闭嘴!叶神医不会害我的。”

    花轻舞也对着他喊:“你是不是不想叶夫人解毒?”

    儒雅男子泄气,沉默。

    周围的声音根本干扰不了叶子轩的心神,捏着银针的指尖一动,那枚最为细长的银针便在冷光中刺入叶夫人的膝盖,银针刺入过半,叶子轩便发现针尖碰触到叶夫人一条经脉,意念间,叶子轩指端轻捻,银针以一种奇妙的频率震颤。

    一抹抖动旋即沿着小腿经脉,如蜘蛛网一般飞速蔓延到叶夫人全身。

    叶子轩又拿起第二枚银针,在药水上过了一遍,随后让自己的精神更加专注地沉入到叶夫人小腿,不断搜寻着经络相互交叉的位置,背后数名白衣男子微微皱眉,一时看不透叶子轩的把戏,只是能感受到叶夫人脸上渐渐堆积的痛苦。

    儒雅男子一脸焦虑,却被叶夫人举起的手指,压制了回去。

    “嗡!”

    叶子轩落入第二针,银针没有人三分之一,一股说不出的滚烫,开始在叶夫人小腿上蔓延,脸上痛苦也更加旺盛,在花轻舞微微皱眉的时候,叶子轩又拿起第三根银针,嗖嗖嗖的刺入叶夫人小腿,一针快过一针,竟全部扎入了小腿。

    当十二根银针都刺入进去后,叶子轩就把一些药粉洒了上去,同时手指在银针上如风一般划过,一阵轻微锐响划过众人耳朵,叶夫人的娇躯也不受控制抖动一下,动作幅度之大,众人都看得清清楚楚,儒雅男子踏前一步:“夫人。”

    叶夫人没有说话,只是微微摇头,示意他们不要轻举妄动。

    “嗖!”

    当药粉和药水全部倒完,叶夫人脸上痛苦达到极致,几近无法忍住要喊叫出来时,叶子轩双手一错,同时把十二根银针拔了出来,伤口顿时液体横流,叶夫人也瞬间坐直身躯,一大口乌黑的血液便喷吐而出,小腿更是抖动不已……

    “徒儿,扶叶夫人进去休息,十分钟后用热水擦拭身子。”

    叶子轩把银针丢在桌子上,随后拿过酒精消毒一番:“我待会亲自给她注射带来的血清,毒素还没完全化解,但算是度过了危险。”他还扭头望向儒雅男子:“哪个谁,赶紧去准备几间客房,床要大一点的,我待会要好好睡一觉。”

    在儒雅男子微微咬着嘴唇时,叶子轩又看着虚弱的叶夫人补充一句:“叶夫人,我还可以肯定,第二种毒素绝对不是他们下的,毒素症状一看就是老手所为,份量,火候拿捏到位,叶家这些保镖杀人放火可以,下这个毒有点困难。”

    “夫人,你不用怀疑这批人,也不用换掉他们。”

    叶子轩又笑着开口:“至少,我是相信他们品格的。”

    儒雅男子他们身躯一震,眼露无尽感激,齐齐呼道:“谢叶少信任。”

    叶子轩悍然破毒,在叶夫人面前份量十足,如今却不顾前嫌为他们洗清嫌疑,六人心里止不住一暖。

    再度望向叶子轩的眼神,也多了一抹恭敬和尊重。

    叶夫人轻轻点头,途中转角,贴着花轻舞耳朵一笑:“叶子轩真是一个人物啊。”

    “一个子虚乌有的第二种毒,直接把这批桀骜不驯的保镖人心收买了。”

    在叶夫人的毒素得到控制时,远在华海的市长办公室,金紫嫣正捧着一个盒子走入房间,毕恭毕敬把盒子放在叶狂人的面前:“叶市长,这是来自三帮的礼物,他们很感谢叶市长主持公垩道,一点心意,希望大家将来还有合作机会。”

    “还给他们。”

    叶狂人把手中厚厚书籍一丢,看都没有看黑色盒子的东西哼道:“我从来就没有为他们主持公垩道,我对三帮也从来没有好感,这次只不过是在合法范围内拉偏架,报一报我侄子的血仇,告诉他们,三帮跟龙古集团一定会有一个了断。”

    “只是了断之后,让他们马上给我滚出华海。”

    叶狂人手指敲击桌子:“我不喜欢看到唐宫余孽,同样,不喜欢看到三帮成员。”

    “了断之后胆敢停留,有一个毙一个。”

    “对了,叶子轩去哪了?他不在医院。”

    金紫嫣似乎早料到这个话题,轻柔回应:“他去了京垩城,为你三嫂子治疗毒伤。”

    “治疗毒伤?公孙水是饭桶吗?手底下一堆国医圣手,难道还治不好嫂子的毒?”

    皱眉之后,叶狂人又多了一丝兴趣:“叶子轩会解毒?这小子怎么什么都会啊?”

    金紫嫣脸上如水平静,声音轻缓回道:“听说医术不错,驻军医院时叶夫人面临截肢,也是叶子轩度过难关,如果不是公孙水当时打包票能治疗,估计叶子轩会完全治好叶夫人,他现在胆敢上京垩城治疗,就表示他有一定的把握。”

    “不然哪敢赴京?”

    “派人盯着他,一定不能让他出事!”

    叶狂人忽然褪去张狂,捏起带回来的百合花,放在鼻子轻嗅:“老爷子八十大寿快到了,我看看能否送一份厚礼。”

    心有猛虎,细嗅蔷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