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一百七十四章 两大神医

天才布衣 第一百七十四章 两大神医

  此时,门口,一个白衣保镖正贴着叶儒生开口:“大哥,想不到这叶医生真有道行啊,一出手就让夫人好起来,看夫人早上胃口大开就知道状态不错,就那一盒银针,几十瓶针水,两支血清,一千块都不用,比那些国医见效多了。”

  “当然,夫人看着的人,哪里会差?”

  叶儒生对叶子轩变得恭敬起来:“小神医不仅医术不凡,人品也是杠杠的,我们得罪他两次,他却不仅没有发飙,对我们落井下石,反而为我们洗清嫌疑,这让我着实惭愧啊,在朝堂上站久了,自认牛叉,就看不起这些江湖布衣。”

  “殊不知自己什么都不是,看来以后要改改性子。”

  他的眼里有着一丝怀念:“现在有点想念以前的日子,叶老气势如虹的时候,可以整天训斥我们不能忘本,我们夹着尾巴乖乖做人,虽然没有耀武扬威的快垩感,却也不会浑身戾气,好像全天下人都欠咱们似的,更不会无端对人喝斥。”

  “不过也不仅是我们,社会的发展,让很多人都变得心浮气躁,很难见到谦卑有礼。”

  他扭头望了叶夫人卧室一眼:“叶神医算是难得的一个。”

  白衣保镖点点头:“叶神医确实挺谦逊的,早上还问我吃没吃早餐,没吃帮他拿一份、、、”

  此时,外面响起了汽车声音,随后一阵脚步声,叶儒生眉头一皱:

  “忘记公孙水他们早上过来。”

  话音几乎刚刚落下,一群衣饰华丽的男女就走进了大门,走在前面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女子,以及一个五十多岁的蓝衣老者,他们急匆匆朝着秦夕颜房间走过来,叶儒生脸上涌起一丝恭敬,踏前一步喊道:“叶小垩姐,公孙先生。”

  “你们怎么这么早过来啊?”

  年轻女子胸部一挺,俏丽蕴含一抹霜意:“我们当然要这么早过来,再不过来,三婶就要被你们治死了,听说昨晚又从华海来了什么江湖郎中,装神弄鬼给三婶看病,叶儒生,你是叶家老人了,难道不知道那些郎中都是骗钱的吗?”

  “如果不是我昨晚喝醉了,我昨晚就过来阻拦他们。”

  在灰衣老者皮笑肉不笑的冷哼时,年轻女子又点着叶儒生的肩膀骂道:“放着公孙水这么好的医生不相信,却去胡乱相信一些神棍庸医,我告诉你,最好三婶完好无损,如果三婶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会把保护不力的你们全部活埋。”

  叶儒生挤出一句:“叶神医是秦司令介绍的,秦副官亲自带来的,而且他的确有点、、”

  道行两个字还没有说出来,年轻女子脸色变得更加阴沉:“秦司令?那家伙靠得住吗?靠得住,就不会让三婶两次遇险,一次掉入黄浦江,一次被印度佬算计,他这么不靠谱,你还去相信他介绍的庸医,叶儒生,你是不脑子进水?”

  叶儒生咳嗽一声:“叶神医确实不简单。”

  “叶神医?”

  留着山羊胡子的灰衣老者冷笑一声:“我怎么没听说过有姓叶的名医啊?金芝林册子从没这个人物。”

  白衣保镖也硬着头皮:“夫人确实好了不少、、、”

  留着山羊胡子的老者微微眯眼,拍拍白衣保镖的肩膀道:“你们千万不要说,是你们华海见过的那人,我记得你们曾经说过,对方是自学成才,却连行医执照都没有,还差点截肢叶夫人,你们当时都那么清醒,现在怎么被忽悠了?”

  身后一堆人哄笑起来,显然对自学成才很是不屑。

  叶儒生眼皮跳了一下:“确实是他,只是、、、”

  “只是什么,你们真是气死我了。”

  一脸冷艳的年轻女子差点就给两人一记耳光:“那是十足庸医,上次差点把三婶的小腿截肢了,所幸公孙先生及时赶到化解危机,你们怎么还敢让他给三婶治疗呢?公孙先生,走,走,快点去见三婶,我担心那王八蛋真把三婶小腿切掉了。”

  她一把推开两人,大步流星领着公孙水走进卧室。

  “叶小垩姐,别进去,叶神医估计正在针灸。”

  叶儒生忽然想起叶子轩叮嘱过,没事最好不要让闲杂人等打扰:“你们闯进去会打扰他们的。”

  “针灸?”

  年轻女子一脸震惊:“中毒用针灸?叶儒生,你真是老糊涂了。”

  说话之间,她第一个推门房门闯了进去,恰好见到叶子轩把十二根银针从秦夕颜腿上拔掉,秦夕颜跟昨晚一样发出一记闷哼,小腿抖动了一下,年轻女子顿时大怒,气势汹汹的冲了过去:“混蛋,敢胡乱对三婶乱施针,不要命了。”

  她一脚向叶子轩踹过去。

  “神经病!”

  见到年轻女子二话不说就踹来一脚,叶子轩抬脚轻轻一压,一顶,直接把年轻女子碰撞回去:“好端端打人干吗?”

  “还敢还手?”

  年轻女子愤怒不已:“来人,把他抓起来!”

  “住手!”

  就在几名保镖从后面绕上来要对叶子轩动手时,缓过劲来的秦夕颜脸色一冷,不怒而威的喝道:“你们干什么?”

  年轻女子一怔,冲到秦夕颜身边喊道:“三婶,他是一个庸医,拿你的脚开玩笑,我帮你教训他。”

  她还向山羊胡子老者挥手:“公孙先生,快给三婶把脉和检查,有没有事?”

  “芙蓉,这是叶子轩,也是小神医。”

  秦夕颜制止那些冲动保镖,看着年轻女子淡淡开口:“是我请来的,不是江湖骗子。”

  叶芙蓉大声喊道:“截你肢,还不是江湖骗子?”

  此时,山羊胡子瞄了秦夕颜一脸,又看看她要遮掩的伤口一眼,上前一步,恭敬请过秦夕颜的手腕,没有多久,他就向叶芙蓉他们一笑:“老天厚爱,叶夫人的病情没有被他人胡乱治疗恶化,相反,今天情况比昨天要好上不少呢。”

  “估计是老夫这两天开的药起了作用,叶夫人只要再喝两个疗程,相信情况会更好。”

  在秦夕颜幽幽轻笑时,叶芙蓉满脸欣喜:“谢谢公孙先生,公孙先生不愧是京垩城第一医。”

  公孙水挺直腰板,居高临下看着洗手的叶子轩:“只是希望叶夫人不要再让江湖郎中诊治了,治得好是运气,一旦用错药,恶化病情,那叶夫人就冤了,而撞大运的概率是万分之一,驻军医院时如非公孙及时赶到,夫人小腿危也。”

  叶芙蓉也连连点头:“就是,就是!”接着向叶子轩吼道:“还不滚蛋?给他两百块,让他滚。”

  没等秦夕颜出声,叶子轩站了起来,看着公孙水一笑:“公孙先生,你真能解叶夫人的毒?”

  公孙水一脸傲然:“当然!”

  叶芙蓉他们也都出声:“没看叶夫人伤势好转吗?这都是公孙先生的功劳。”

  “好,我滚,我滚。”

  叶子轩站了起来,向公孙先生伸出手笑道:“很高兴认识公孙先生。”

  公孙水撇撇嘴:“赶紧走吧,我不想让你太难堪。”他礼貌性跟叶子轩一握手。

  “哎哟!”

  这一握,公孙水忽然惨叫一声,发现掌心多了一枚银针。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刚才用银针测试叶夫人的毒素,忘记从手里拿下来了。”

  叶子轩一脸惊讶,还连连鞠躬道歉:“真是对不起,扎到公孙先生了,不过公孙先生能解叶夫人的毒,一样可以解手上的毒,实在不好意思。”叶子轩还上前一步,伸手把银针猛地一拔,公孙水止不住又惨叫一声:“谁他妈让你拔啊?”

  “不能拔啊。”

  叶子轩大惊失色:“好,不拔,不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