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一百七十五章 老夫自有分寸

天才布衣 第一百七十五章 老夫自有分寸

  看到被叶子轩又刺回掌心的银针,公孙水都快哭了。

  你妹啊,叫你不要乱拔,却没叫你刺回去啊!

  公孙水心里有一万头草垩泥马呼啸奔腾,只是在叶芙蓉他们面前,他又不能有更丢人的事态,硬生生咬住嘴边的脏话,在几名金芝林子弟跑上来查看掌心伤口时,他向一脸无辜样的叶子轩吼道:“你手里怎么藏着针?是不是故意的?”

  身边弟子也吼叫不已:“是不是故意的?找死啊?公孙先生也敢刺?”

  叶芙蓉也一拍桌子:“叶子轩,你干吗啊?不忿,打击报复吗?”

  她对叶子轩早就充满反感,除了觉得他敢擅自诊治秦夕颜毒素之外,还有就是弄伤她带过来的公孙水,要知道,公孙水可是京垩城第一名医,父亲见到都要礼让三分,如今被叶子轩刺伤,她担心遭受父亲责骂,于是很不客气想教训叶子轩。

  “你知道公孙先生身份吗?你知道刺伤他的后果吗?”

  面对众人的气势汹汹,叶子轩小媳妇一样低眉顺眼,挪移脚步退后两步呢喃:“我真不是故意的,我就一个小郎中,没有根基没有背景,好不容易有秦司令推荐的机会,可我又解不掉叶夫人的毒素,我哪里敢跟公孙先生对着干啊。”

  “公孙先生的大名谁不知道,京垩城第一名医,子弟成千上万,妙手回春无数人。”

  叶子轩连连鞠躬:“但刚才真是不小心刺到,刺回去也是一时惊慌乱了分寸。”

  “毕竟我没有公孙先生这样的医术,也没有公孙先生见过风浪的阅历,无法做到泰山崩前而不动的从容。”

  他还顺势审视了一下叶大小垩姐,其实叶芙蓉长相还是不错的,身材高挑,脸庞精致,鼻子高挺,嘴巴稍尖,淡淡的妆容,一双不怒而威的眸子,再加上抹着嫩红色口红的樱桃小口,以及两边浅浅的小酒窝,十足美人胚子一个,只是脾气有点火爆了。

  叶子轩虽然不是杨过,却也担心被砍掉手臂,所以态度越发良好:

  “还请公孙先生和叶小垩姐明察。”

  这几句话让公孙水下意识挺直腰板,一时忘记掌心的伤。

  在秦夕阳不引人注意低头浅笑的时候,叶子轩又补充上一句:“所以真是对不起,如果你们实在气愤,我还有两百五十块,算是给公孙先生一点补偿。”他从口袋掏出皱巴巴纸币,不多不少二百五十块,可怜兮兮的递给公孙水他们。

  “滚蛋,二百五?”

  叶芙蓉一脸怒容:“公孙先生要你二百五吗?来人,揍他一顿,再丢出飞龙花园。”

  “不要动手。”

  秦夕颜适时挺直修长娇躯,挥手制止保镖的冲动,扫过众人一眼淡淡开口:“第一,叶子轩是秦司令推荐的,也是得到我应允的,他或许医生还不到位,但绝对算不上神棍庸医,更不是什么江湖骗子,因为我没有给他一分钱诊金。”

  “他也没有对我造成伤害,相反,还让我感觉病情好转,当然,这也可能是公孙先生功劳。”

  公孙水挤出一句:“夫人,请不要用这种人侮辱老夫。”

  秦夕颜没有在意他高傲的语气,继续刚才的话题:“第二,他手上银针确实是针灸用过的,你们冲进来时恰好拔在手里,他被你们吓了一跳,刚才跟公孙先生握手,乡下孩子多少有些紧张,所以忘记把针取下来,这点可以理解的。”

  “你们总不能要求他,从容不迫应付这场面吧?”

  秦夕颜咳嗽一声:“而且号称眼毒的公孙先生没看到银针就握手,他自己也多少有些作用。”

  在公孙水眉头一皱感觉秦夕颜拉偏架时,叶夫人又语气平缓补充:“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公孙先生能解我腿上的毒,银针刺两下渗入的毒素,又算得了什么?自己上点药就是,至于对一个孩子喊打喊杀吗?再说,他也给你们道歉了。”

  秦夕颜直接给此事划上一个句号:“叶子轩再给公孙先生道个歉,同时飞龙花园赔偿一百万,事情就算结束。”

  叶子轩连忙道歉:“公孙先生,对不起。”

  公孙水重重哼了一声,没有接受,但也没有拒绝。

  叶芙蓉不满意的喊道:“三婶,我赞成赔偿公孙先生,可为什么要飞龙花园出,应该让这小子出。”

  秦夕颜淡淡开口:“你觉得他有一百万吗?而且人是我请来的,我有责任,此事就这样定了。”

  见到秦夕颜如此强硬态势,叶芙蓉只好撇撇嘴沉默。

  此时,公孙水一把拍掉纸币,喝出一声:“小子,我真恨不得掐死你,只是看在叶夫人的份上,我今天就放过你。”接着咳嗽一声:“为了你避免再祸害他人,把你给夫人治疗蛇毒的药物留下,我不希望有第二个无辜者被你截肢。”

  公孙水已经拔出银针,还第一时间挤出血液和消毒,同时服用一些抗生素,可让他心里一颤的是,包扎起来的掌心开始感觉僵硬和肿胀,为了不给他人发现,他还把手背负起来掩饰,同时让叶子轩交出药物:“一定要老实交出来。”

  “没有解药,我只是用银针给夫人解毒的。”

  叶子轩一副配合的样子:“而且这银针手法是我独创,力道也只有我能掌握,我以为能治好叶夫人,谁知道没起什么作用,还是公孙先生厉害,随便几副药就能压制毒素,班门弄斧,子轩汗颜,以后一定不再乱给他人针灸解毒了。”

  “哦,不对,还是有几副压制药物的,不能留着。”

  他把箱子中的一些零散东西倒出来,随后用一根棍子敲成渣:

  “解药和针水都毁掉了,公孙先生,这下放心了吧?”

  “你大爷,谁叫你毁掉、、、”

  公孙水焦虑喊出一句,随即话锋一转:“人有罪,药物无罪,你这是浪费。”

  叶子轩谦卑有礼:“谢谢公孙先生教导。”

  秦夕颜的嘴角勾起一抹温润笑意,随即手指轻轻一挥:“子轩,你辛苦了,回房间好好休息吧,公孙先生要给我治疗了,午饭的时候,我再让人叫你,虽然你医术有限,但是哥哥介绍你过来,我就留你几天,让你在京垩城好好玩玩。”

  叶子轩笑着回应:“谢谢叶夫人。”

  叶芙蓉见到叶子轩留下来,马上向秦夕颜喊道:“三婶,你干吗让他留下来,这种人,应该赶走啊。”

  秦夕颜淡淡开口:“我有分寸。”

  公孙水也点点头:“叶夫人说的没错,让他留几天,见见世面吧。”

  他有自己的打算。

  此时,快要走到门口的叶子轩抛出一句:“公孙先生,我虽然治不好叶夫人,但我还是能判断,这毒素挺猛的,最多七天,如果无法得到压制和化解,它就会侵入心脏要了性命,公孙先生千万不要大意,早点配制解药先搞定自己。”

  公孙水振振有词:“老夫自有分寸!”

  叶芙蓉也不耐烦的喊道:“赶紧走,不然我叫人丢你出去。”

  叶子轩摇摇头,笑着离开了房间。

  一个小时后,公孙水挺直身躯缓缓离开秦夕颜的房间,虽然神情一如既往肃穆,只是脸上却多了一丝苍白,额头也有密密麻麻的汗珠,他的右手也不引入注意揣入口袋,掌心已经肿胀了一层,想到叶子轩的话,公孙水心里开始没底。

  尽管口袋又多了一百万支票,但公孙水第一次失去兴奋。

  快要钻入车里时,叶子轩又从阳台出现,向公孙水挥手:“公孙先生,记得治疗啊。”

  公孙水嘴角牵动,怒喝一声:“老夫自有分寸。”

  叶子轩人畜无害:“搞不定记得找我啊。”

  在公孙水他们的车队缓缓驶出飞龙花园时,秦夕颜正雍容华贵的坐在椅子上,待佣人把乱七八糟的东西收拾出去后,她就捏起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水,虽然已经冷却,但她却喝得津津有味,看着从窗口吹入进来的几片雪花,眼神柔和。

  “影子,他们走了吗?”

  秦夕颜又把一杯冷茶倒入嘴里,任由那份冰冷直透喉垩咙和心底,随后目光偏移,看着被灯光拉长的影子出声,话音刚刚落下,影子就晃动了一下,接着慢慢变得立体,最后走出一个面罩女子,很瘦,也很轻,看起来就像是一片羽毛。

  被称为影子的面罩女子回应:“走了。”

  秦夕颜手指摩擦着冰冷杯子,美丽眸子闪烁着一抹柔和:“公孙水还真是一个废物,以为可解江静瑶之毒的他有几分能耐,不然也不能号称京垩城第一名医,结果却连叶子轩一个指头都比不上,这样也好,我就不用找法子除掉这个庸医了。”

  影子淡淡开口:“确实不用。”

  “我中了恒蛇毒,还九死一生。”

  秦夕颜叹息一声:“你说,再有人中一样的毒,会不会有人觉得是我?”

  影子摇摇头:“不会。”

  秦夕颜又是一笑:“第一名医公孙水能不能解?”

  “不能!”

  “中毒者会不会死?”

  “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