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天才布衣> 第一百八十章 空小寒
  徐徐冷风,惨白灯光,道不尽的萧杀。

  白秋画带着两名雄鹰高手站在阔大的擂台,青刀也带着两名好手站了上去,一个体型魁梧庞大,一个脸上有一道狭长刀疤,一看就是不好招惹的角色,不过也都在众人的意料之中,第一战多少有开门红性质,站上去的高手自然不凡。

  四周面向观众席的大屏幕,清晰呈现六人神态,不少人开始丢出筹码下赌。

  这世道从来就没有公平,白秋画他们生死玩命,权贵却拿他们性命豪赌。

  风,拂过众人衣衫,气氛凝重,青刀悠悠一笑:“龙小垩姐,晚上好。”

  看到青刀意味深长的笑容时,白秋画美丽眸子动了杀机,似乎想起忘忧轩横死的数百兄弟:“青刀。”

  “白秋画,你是龙庄成员,却替雄鹰出战,你不担心龙庄主伤心吗?”

  青刀轻轻咳嗽一声,上次被叶子轩落叶手打中胸膛,至今都还残留了一点内伤,他嘴角勾起一抹轻浮的笑意:“咱们上次一战还没结束,赌局也还没有结果,你赢了,我自断一臂,你输了,跟我回三帮,怎么样?要不要放手一战?”

  白秋画冷哼一声:“好,赌约依然有效。”

  “嗖!”

  话音一落,青刀张张嘴,白秋画以为对方要回应,谁知青刀脚底一滑,整个人向自己爆射过来,欺身而上先发制人,左手一探伸长两分,一个类似鹰爪东西杀气四射,两名雄鹰高手怒吼一声,闪出武器冲上去,青门好手也面无表情挡了过去。

  只是眼里都有一丝怪异光芒。

  在四人打成一片时,白秋画正敏捷地侧滑出一步,缠住了青刀撕开自己衣服的鹰爪手,她的手臂如青蛇一样缠在鹰爪上,稍一用力鹰爪已然挡开,白秋画没有丝毫停滞再下杀手,她娇喝一声,右手一闪,一把精致的匕垩首已落在掌心。

  她俏脸一沉无情砍去,空中光芒暴涨。

  显然白秋画在匕垩首上下的气力,并不比近身战上用的功夫要少,抉择只是在闪念之间,在她空手缠住青刀的鹰爪后,白秋画就知道后者也会压住她手腕,所以她已换杀招,匕垩首就是杀手锏,白秋画初始没亮武器难免会让人生出错觉。

  虚虚实实向来是白秋画的手段,白色光芒甚至寒碧了青刀铁板一样的脸庞。

  这一刀下去,白秋画完全可以将被自己缠住的青刀手臂劈成两半。

  可出手之后白秋画却嗅到危机,一抹无法形容的危机。

  危机不在青刀,而是来自身后,完全就是下意识反应,刺眼光芒银河一般倾泻,匕垩首电闪般掠过,青刀紧要关头却是爆出无尽潜力,猛地挣脱缠手,随后一个倒仰竟翻了出去,那一翻,就算蛟龙出海鱼跃龙门,都没有他这样的矫捷。

  青刀避过了白秋画必杀的雷霆一刀,整个人如苍鹰展翅一般落在雪地。

  白秋画眼里划过一抹惊讶,似乎讶然青刀的深不可测,却更惊骇身后的惊涛骇浪,一人无声无息的潜到了她身后。

  一掌轻轻按下。

  白秋画躲闪不开只来得及稍移身躯,但那一掌蓄谋已久怎会落空?她一转身,脸上有着刀疤的青门高手,已经把掌心的力量,毫不留情击在她的侧肋之上,白秋画娇躯一震,先是整个人喷血后退,然后才感觉到身体中“咔嚓”脆响。

  还没等她站稳娇躯,一只大脚又踏了过来,点在她的腹部,势大力沉。

  白秋画感觉那不像是一脚,而更像是千斤锤子砸在她的身上,等她落地的时候,她的肋骨已经断了一根。

  白秋画又不可遏制的吐出一口血,感觉整个人散架一般的她扭头环视擂台一眼,两名跟着自己上场的雄鹰高手已经倒地,虽然没有悲惨死去,但也重伤无力再战,眼里都流露一抹悲愤,他们拳头多了几枚银针,显然是遭受偷袭落败。

  而且银针十有八垩九涂有药物,不然不会这样轻易落败。

  “卑鄙、、、”

  白秋画咬牙半跪在地上,看着笑容诡异的青刀三人,知道自己还是天真了一点,坐席上的雄鹰子弟也都发现同伴被暗算,义愤填膺喊叫不公,却遭致数十名见证的垩江湖大佬喝斥,数十个红点也落在坐席,威慑着雄鹰子弟的蠢蠢欲动。

  叶狂人他们没有举动,只是望向龙傲天和古大佛,让他们诧异的是,两人对此没有丝毫情绪波动。

  此时,青刀正看着白秋画淡淡一笑:“规矩可从来没有说过不能使用暗器。”

  “连刀剑都可以用,区区银针算得了什么?它比起刀剑还小很多呢。”

  白秋画咬着嘴唇站起:“废话少说,我还能再战。”

  “秋画姐姐,这三个人就交给我吧。”

  没等白秋画向青刀三人发动攻击,一道轻盈身影像是燕子一样翻上擂台,一把按住杀气盎然的白秋画,空小寒让人把两名雄鹰高手抬回去后,脸上绽放一丝人畜无害的笑容:“他们给你承受的,他们给你伤害的,小寒都会替你讨回来。”

  白秋画嘴角牵动一下:“我再叫两个人帮你。”

  青刀冷哼一声:“咱们的赌局呢?”

  白秋画吞下一口鲜血,正要出声回应,空小寒却笑着摇头制止她,随后眨着细长的眉毛,露出白森森的牙齿道:“我来承接秋画姐姐的赌局,我一人打你们三个,你们输了,自断一臂,我输了,秋画姐姐跟你们走,我也把命搭上。”

  青刀大笑一声:“好。”

  “嗖!”

  青刀在大笑声中一勾手指,侧对空小寒的刀疤汉子瞬间扑了上去,手里握着一把还没见血的锋利战刀,气势如虹,颇有一股不成就成仁的态势,空小寒冷冷一笑,一把推开身边的白秋画,随后不退反进空手迎了过去,身形之快,宛如流星燃尽。

  两人交错而过,随后各自冲出四五米站定。

  但让在场人惊讶的是,锋利匕垩首不知什么时候到了空小寒手里。

  而且刀刃还滴落着鲜血。

  这血是谁的?

  在众人跟青刀和魁梧男子一样诧异时,只听扑的一声清脆炸起。

  千百点血,随夜风飘了出去。

  站立的刀疤汉子一脸死寂,一道血线在腰部蔓延,随即咔嚓一声,拦腰而断,分成两截倒在地上,断口处肆意喷射着鲜血,目及之处、触目惊心,他上身趴在地上呈现难于置信的样子,原本握刀的手还微微张开,显然是没想到锋利匕垩首会被夺走。

  在场万余人都睁大了眼睛,喉垩咙不受控制的蠕动,青刀和魁梧男子也都僵直了身体,虽然两人已经再度举起了利刃,他们的刀刃虽然和灯光一样璀璨,可是他们的脸色和眼色却已变成死灰色,空小寒的血腥和霸道,让他们从心底出寒意。

  就连叶狂人脸上也罕见一抹动容。

  空小寒看都不看地上尸体,只是在刀锋上一抹。

  “当!”

  锋利匕垩首断成两截掉在地上。

  下一秒,他身子又一弹,像是一道影子飘了出去,目标直取还在愣然的魁梧男子,青刀一刀劈出,却是落了一个空,再挥刀追击上去,空小寒已经叼住魁梧男子的手,猛地一扭,手腕咔嚓断裂,匕垩首掉落,后者怒吼一声,左手轰出一拳。

  拳头巨大,蕴含悲愤,如被击中,不死也残。

  空小寒没有跟对方硬撼,只是身子一挪,轻盈转到他的背后。

  他像是树懒一样贴在魁梧男子背部,嘴巴落在后者的脖子上。

  在青刀暗呼不好的时候,空小寒牙齿一露,一咬,一股鲜血扑的溅射。

  “扑!”

  喷出的热血,蒙蔽了冲来的青刀眼睛。

  “啊——”

  在魁梧男子身躯晃动捂着脖子伤口嚎叫时,空小寒一按他肩膀跃了出去,落在抹掉眼帘鲜血的青刀面前、、

  青刀全身毛发竖起,下意识劈出一刀,却被空小寒点在手腕,刀落,人退。

  太快了!实在太快了!

  青刀脸上凝重连连退后,空小寒不给他**机会,身子跃起,双脚连踢,取向青刀下阴要害,青刀不能不挡,可手刚刚抬起,空小寒又转为出手,他出手远比出脚要快,出手也比出脚要狠,修长手指变成青刀用过的鹰爪,狂喷而出。

  撑死也就三秒,空小寒先后抓出了九爪,全部抓在情况脖子上的一点,青刀虽然也算彪悍,但终究连番受创且还有伤在身,躲避不及,被阴森森的空小寒连拍九爪,一大口血已喷了出去,下一秒,空小寒左手成拳,势大力沉的挥出。

  “砰!”

  空小寒一拳打在青刀脸上,青刀五官变形,鲜血长流、、

  空小寒脚步一挪,再度魅影一样靠近青刀,一垩手抓向青刀脖子。

  就在这时,一道光华闪现,有如白雪倾泻。

  光华已将他掩盖,不可匹敌。

  青刀终究是青门第一刀,手上也自然不止一把刀,左手一垂,一刀在手,刀锋乍起。

  空小寒向左一侧,躲开摇晃,可是胸膛却多了一道血痕,鲜血淋淋,有如厉鬼。

  空小寒淡淡一笑,却没有在乎鲜血和疼痛,他也没有给青刀再度出刀的机会,一脚点在青刀的胸膛。

  青刀再度跌飞出去,鲜血狂喷让人心颤,他无力再战、、、、

  徐三少点燃一支雪茄,饶有兴趣的对叶狂人笑道:“这小子有点意思,只是撑不到最后。”

  “三帮的几个老怪物还没出手,一出手,最多七招,必死无疑。”

  叶狂人没有说话,只是把一颗话梅丢入嘴里,同时拿出手机查看一条信息:

  叶子轩消失不见。(www..)